李江琳:清除了維族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中國政府要想一勞永逸地處理好邊疆民族問題,應該發揮理性派的作用,和理性派達成某種諒解和合作。這是良性處理民族問題的最好路徑。清除掉理性派,中國邊疆的非漢民族地區,將永無寧日。

中央民族大學的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中國警方以涉嫌“分裂國家”而拘捕,只會使得本來就緊張的西北地區民族關係雪上加霜。伊力哈木是新疆非漢民族中的理性派。中國政府要想一勞永逸地處理好邊疆民族問題,應該發揮理性派的作用,和理性派達成某種諒解和合作。這是良性處理民族問題的最好路徑。清除掉理性派,新疆問題的麻煩就更大了。

新疆問題和西藏不同

近年西藏和新疆的民族關係日趨緊張,各類衝突事件此起彼伏。我在研究當代西藏問題的時候,常聽到熟悉新疆的朋友說,新疆和西藏的情況有很大的不同,新疆的民族關係問題更嚴重更棘手。

西藏是單一的藏民族和中央政府形成雙邊關係,由於藏民族是全民信教的民族,又有具備無與倫比道德感召力的達賴喇嘛作為精神領袖,而達賴喇嘛多年來一直公開聲明“中間道路”的方針,所以,儘管中國政府一直呈現一種以達賴喇嘛為敵的惡劣姿態,達賴喇嘛卻始終對中國政府抱著希望,希望中國政府有朝一日良知發現,和藏人坐下來談判,讓藏民族在中國憲法框架內獲得自治權。達賴喇嘛這樣說了,藏民族就會同樣地追隨。即使年輕一代裡有越來越多受過現代教育的人希望西藏能獨立,能復國,但未能成為藏人訴求的主流。藏人的主流是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中間道路是和平的非暴力的政治主張。我前不久在印度的某佛教聖地遇到一群從境內來的藏人,大家一起一路上口誦六字真言,到了山頂年輕人大叫一聲“西藏自由”。我問,“西藏要獨立嗎?”大家竟然齊聲笑著說,“不獨立不獨立。”這說明,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在境內藏人中也是家喻戶曉深入人心的。

新疆的問題就更為複雜。首先,新疆的非漢民族不是單一的,即使是在最大的非漢民族維吾爾族中,還有宗教流派和地域的不同,其政治訴求有所不同。再者,新疆沒有像達賴喇嘛那樣一個全民服膺、全民崇敬,並且具有崇高國際信譽的精神領袖。過去半個多世紀裡,西南西北地區的非漢民族遭遇都很慘烈,但是只有西藏問題始終在國際政治舞台上活躍,只有藏民族在尋求和中國政府談判,爭取民族自決權的鬥爭中始終得到全世界人民的廣泛支持。究其原因,主要就是藏民族有單一的領袖,單一的訴求。簡單地說,藏民族是統一的,團結的。而新疆的非漢民族缺乏這一條件,所以始終沒有形成一個組織或領袖,成為中國政府面前的單一談判對象。相比藏族而言,新疆非漢民族的處境更為困難。非漢民族人民在高壓狀態下倍感沮喪和絕望,其反抗就會更激烈。而有朝一日中國政府想通過談判協商來改善民族關係的時候,它在新疆找不到一個單一、能夠一錘定音的談判對象,想要談出一個和平來也會更困難。而新疆非漢民族的反抗卻不會停息,只會越來越激烈,越來越頻繁。中國政府應該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了,和人類歷史上以往的情況完全不同,由於技術的進步,世界上已經不存在絕對的封閉地區,你不可能把一個民族斬盡殺絕,不管你殺人的能力有多大。

理性派伊力哈木

伊力哈木是維吾爾知識分子中的理性派。伊力哈木受過完整的現代教育,精通漢語,了解新疆也了解中國。他在中國的首都北京工作生活多年,對於新疆的民族問題,他的態度一直是理性的。

伊力哈木指出:“在新疆,有一种倾向,那就是反恐扩大化问题。以反恐的名义掩盖其他矛盾,包括地方政府的无能以及维稳部门的无能。其实,新疆的主要矛盾并不是反恐问题,也不是恐怖主义问题,而是权力(不受制约)的问题,权力的不平等以及权力被既得利益集团控制和垄断的问题。”這一判斷,可以說是切中要害。他是一個有勇氣也有洞察能力看到和說出問題的人。對於這個要害問題,他向中國政府提出的建言是:“政府应该做的是什么?不是一再高压,而是要首先对自己动手术。治理不好自己,它也治理不好这个国家。治理不好自己,不去改变对待维吾尔人的方式和思维,不尊重人民的发言权,包括民族自治的权利,那么维吾尔人与政府的矛盾会越来越突出”。

尊重民族自決權是當今的歷史潮流,為全世界所公認。中國作為一個多民族的大國,不管政府打算拖多久,最終也繞不過去民族自決權這一關。尊重民族自決權,多民族的國家長遠來說才能攏在一起,以大欺小的民族壓制政策,不管帝國貌似多強大,最終也免不了分崩離析。中國的領導人如果有一點長遠見識,就必須直面民族自決權問題。而面對新疆這樣的多民族地區,處理民族問題的最好合作夥伴就是伊力哈木這樣的理性派。

可惜的是,現在的中國政府還不在這個思路上。中國政府現在實行的是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式強人政治,沒有周永康的周永康式維穩手段,它把一切不同的聲音都看成敵人,它以為消滅了這些敵人,不同的聲音所指出的問題就算解決了。於是,維穩的刀子終於落到了指出問題的理性派伊力哈木頭上。

當今世界沒有比這更愚蠢的了。

當理性的聲音沉寂以後

這次中國政府拘捕問罪伊力哈木,可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伊力哈木是一個北京的大學教師,他在互聯網上創建和主持維吾爾在線,提倡非漢民族和漢人之間的對話,他的活動就是他的言論,他的言論都是公開的。公開地說理,正是伊力哈木的理性表現。中國政府其實也知道,按照法律來治罪于伊力哈木是很難的,於是在公佈拘捕伊力哈木的消息後,指揮網評員在網上瘋狂轟炸,成千的匿名網評員狂呼“槍斃伊力哈木”,此情此景酷似文革。這種做法是蠢上加蠢。因為它不僅向維吾爾民族,也向藏人和其他非漢民族傳遞了一個信號:和中國政府理性溝通是不能成功的,爭取自己的權益只能走別的路。

除了伊力哈木所一直在身體力行的理性的、和平的、非暴力的說理溝通意外,還有什麼路可走?清除了理性派以後怎麼辦?
只有一個可能性:中國邊疆的非漢民族地區,將永無寧日。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3月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汉魂
    2016年12月30日12:08 | #1

    省省吐沫星子吧!你给找出世界上两个没有矛盾的民族来,乌克兰和俄罗斯那么相近的两个民族现在还不是撕破脸动枪杆子,更何况汉族维族是两个根本不同的民族,宗教文化相互抵触。维汉之间的战争已经全面开打了,根本不存在什么中间派。共党的民族政策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赶紧取消自治区,废除民族标识以大国民取代民族概念。

  2. 汉魂
    2016年12月30日12:11 | #2

    汉人根本不在乎维族有没有中间派,汉人掌握的对资源绝对优势压制维族,让维族死多少全由汉人说了算。民族之间的斗争,是争土地、资源、生存空间的争夺,没有对错只有输赢。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