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附中学生讲述:母校为何敢因雾霾停课?

北大附中何以敢在雾霾天决定给学生停课?北大附中03届校友现身讲述他眼里的北大附中:因为校门可以拆,编制可以撤,言论可以禁,但附中的精神是不灭的。

新闻背景:北大附中初中部因雾霾停课 教委要求其恢复上课

北京连续几天发布雾霾橙色预警,北大附中初中部今天停课一天。海淀区教委表示,北大附中初中部属于个案,目前海淀区教委已经派人去学校要求其恢复上课。按照市教委统一要求,目前只是要求学校停止户外活动。

昨日,北大附中初中部发出紧急通知:2月25日(周二)停课一天,2月26日(周三)是否停课,请各位同学及家长于25日下午15点后关注校园网初中部“通知”栏目进行确认。记者从北大附中核实到,该校初中部确实停课一天,高中部学生和教师还正常上课上班。据该校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初中部虽然停课,但学校启动了一个特殊情况学习平台,学生在家也能与老师沟通互动学习,为保证学期总课时没有减少,学校将进行补课。

对此,海淀区教委表示,北大附中初中部停课属于个案,按照市教委统一要求,目前只是要求学校停止户外活动。海淀教委工作人员表示,区教委已经派人去学校要求其恢复上课。另外,记者从东城、朝阳、石景山等区县教委了解到,目前没有中小学停课。

那么,如何看待教委叫停北大附中初中部雾霾停课?

北大附中03届校友周祚在知乎网做了如下回答:

楼上有位说北大附中的上级是北大党委而非海淀区教委,这个不对,确实上级主管单位是海淀区教委。

或者说,不要以为北大附中和许许多多的中国机构一样,有上级单位来管理,就能管的住。

这个学校,还是有一点风骨的。

附中北门附近有个宣传栏,和其他学校一样,功能是介绍学校多么的高大上。

来,看看母校是怎么介绍的:

北大附中致力于培养个性鲜明、充满自信、敢于负责、具有思想力、领导力、创造力的杰出公民。他们将来无论身在何处,都能热忱服务社会 ,并在其中表现出对自然的尊重和对他人的关爱。

屌爆了,对不对?

面对教委的问责,母校老师昨天做出的回应是:

“无论网上的新闻如何充斥我们的眼球,官方某委的做法如何让我们寒心。孩子们,你们的健康是第一位的。让你们在本已雾霾的天空下拥有最后的温暖我深信是附中的愿望也是我们的责任。鉴于此,请相互转告,明天我们继续自学,请大家合理安排好自己的学习时间。孩子们,附中不会让你们受半点委屈!北京,也希望你早日康复。”

屌炸天了,对不对?

更屌的是,母校还有个学生自己办的报纸,叫做《银杏时报》,当天,来自附中的小记者在头版文章中悍然写下:

银杏时报记者已致电教委值班电话,对方称不接受电话采访,要求当面出示记者证并申请采访,并以报警为挟拒不回答记者的提问。

这,就是我的母校,我的老师,我的同窗。

和隔壁的人大附中相比,北大附中似乎从来不以高考分数和北大清华录取率而著称。(好吧其实这只是好汉不提当年勇而已当年我毕业的时候北京市状元和海淀区前三名全都在我们班全班30多个人28个上北大清华还有两个剑桥的这种事情我会乱说?)我们在中学中学到的,乃是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还有那么一点点前人风骨。

这风骨体现在放羊式的兴趣教学中;体现在教学楼大堂学生自己经营的咖啡屋中;体现在数不清的社团和兴趣小组之中;

体现在每一个曾经和正在这里求学的学子,感动并践行一生的信念。

说回本题:

亲爱的题主,或许你们很难理解,为了让你们的人生不像北京空气那样被污染,你们的老师和学校承受了多大压力。这没有关系,我只请你珍惜。不仅是珍惜这难得的假期,更是珍惜能够挺直腰杆,自由追梦的这段日子。因为路途艰险,呼吸艰难,哪一天你们毕业了,还请把火种保留在心中,似我这样,默默地把附中的金字招牌扛在肩上,活出个模样给那群王八蛋看看!

放心,你的学长学姐们,还有很多很多的好人,都会支持你们的。

因为校门可以拆,编制可以撤,言论可以禁,但附中的精神是不灭的。

写到这里,临表涕零,不知所云。

以上。

====================2月27日追加==================

1. 不管怎么说,谢谢大家的关注。5个小时赞同过千,即使对我来说,也是个很奇妙的体验。

2. 但话说回来,我在知乎那点微末的影响力,其实对这个问题起到了不好的影响:我并不是事件的当事人;对问题问的事件缺乏充分的了解,只是看到新闻来随便感概几句;更何况我已毕业10多年,对如今的附中的情况并不算熟悉。这些因素让我这篇答案只能止于抒情,或陷入无聊的跑题对喷,如果被你们狠狠地点“没有帮助”,我也无怨言。

3. 因此,这里提供一部电梯,如果看了这篇答案觉得不解渴,请从这里出发看一些更有价值的答案:
关于本次事件始末和靠谱分析,请点击这里一直关注事件的12级附中学弟的答案

关于事件核心的北大附中校长王铮以及他在深圳中学的往事,请点击这里看深中学弟的答案

如果你认为雾霾停课纯属小题大做吃饱撑的或者对北京雾霾缺乏感性认识,请点击这里(附赠友邦人士评论集)

如果你不关心本次事件,但是自认为是教育资源不公的受害者,觉得我的优越感深深刺伤了你,又怕拐到这个话题上被我喷死,请点这里抱团取暖。

4. 在评论和其他答案中让我感到诧异的事情是:我们天朝子民实在是太擅长“推己及人”了,你自己上学的时候是什么样,你觉得现在的学生也是什么样,或者觉得学校就应该是什么样。其实不是的,学校和学校,学生和学生,可以很不一样,即使在天朝。我非常喜欢深圳中学一个小孩子写的文章:我的深中观_深圳中学吧(很长,别怪我没提醒),看完了,即使是我也惊叹:哇哦,现在的小孩子不能小看啊。我甚至迫不及待地想引用这些孩子们的话,省得你们没耐心看到结尾:

“这不是一个属于梦想者的时代。但是,正因为没有人梦想,我们才必须去梦想;正因为那希望太渺茫,我们才必须去坚守希望;正因为有太多的黑暗,我们才必须去寻找那一束光芒。如果,我们不能找到那照亮我们走出黑暗的光芒,如果那光芒不再闪耀,那么,我们就要点燃自己,去成为那一道光。”
“And, if we cannot find the light to take usout of the darkness and if light no longer shines, THEN WE MUST BE THAT LIGHT.”

5. 其实,作为一个狮子座、很装逼、时常秀优越感的学长,我这次真心地想谢谢你们,我的学弟学妹们,和深中的好孩子们,有些当年没有想透彻的事情,关于附中精神,附中与我,我与世界,在看你们的稚嫩文字时候突然想明白了。更重要的是,你们给了我前行的力量,让我看到希望。请放心,我也会尽力增加你们前行的力量,如果需要任何方面帮助,请不要含羞尽情发私信给我。

6. 这个回答在传播过程中看到很多许久不联系的同窗都出现了,心里好暖。毕业多年了,始终心怀愧疚觉得自己丢了大家和老师们的脸,看到大家都很好,就好开心。但最想问候、和最心怀愧疚的姜民老师、张思明老师、胡蕾老师和金仲鸣老师,大概很难看到这些文字,当年我年少轻狂,根本不好好上课,几乎白白浪费了和这些高尚可敬的人们相遇的缘分。每当想起,心中追悔莫及,只能用余生怀念,请遥受不肖学生一拜。

7. 还有那位素未谋面的王铮校长,默默地在心里点上一遍“赞同+感谢+关注”,同为理想主义者,我们一起前行。

写到这里,再次临表涕零,再次不知所云。
再次以上。

以下来自附中银杏时报

雾霾下的附中
吴博石 为北大附中2012届毕业校友

记得在50年校庆的访谈专场上,有位老校长在接受访谈的时候,说他眼中的附中精神是「敢为天下先」。当时我不甚明白这个精神的含义——那时附中刚开始如火如荼的改革,人人都热衷于提炼自己心目中的附中精神。各种精神的版本我见过很多,这句于我印象也不算深,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在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我脑中蹦出来的第一个记忆居然是访谈的这段话。

那则新闻标题是这样的:「北京连续几天发布雾霾橙色预警,北大附中初中部今天停课一天」

更具体一点的新闻则是这样的:「初中部虽然停课,但学校启动了一个特殊情况学习平台,学生在家也能与老师沟通互动学习……」,「对此,海淀区教委表示,北大附中初中部停课属于个案,按照市教委统一要求,目前只是要求学校停止户外活动。海淀教委工作人员表示,区教委已经派人去学校要求其恢复上课。另外,记者从东城、朝阳、石景山等区县教委了解到,目前没有中小学停课。」

这件事儿突然炸开了锅。孙玉磊老师都发状态说:「不发声,你如何敢说自己对得起你身上北大附中四个字……」。作为一个失败的毕业生,我很长时间在外人面前不以附中人身份自居了,不想给母校丢人。可我为什么又决定写点儿什么呢?我手举我这学期的课表和手头攒的任务对天发誓,我绝对不是「没事儿干」,更不是「闲的蛋疼」。我只是生气,只是难过,只因我看到了这样一条状态——

「作为北大附中高中生,我必须说一句。北京教委你丫不服怎么着,一天有人不上课你就一天要骂街怎么着?危害全市的学生的东西那么多:垃圾食品 拐卖儿童 领导的孩子仗势欺人。这些东西你们不去惩罚焚烧厂 不去声讨卫生部 不去治理社会安全 不去更改教育体制 反倒来逼迫我们北大附中停止保护孩子们的正确行为 恢复上课?不上课怎么着了?不上几天课中国就会毁灭?你们这群就知道定规矩 逼学习 你们还会干什么?我建议,所有的学校都放假,直到AQI低于100恢复上课。还是那句话:你行你们上,不行别BB!」

这就是我站出来的原因。是的,相比教委的举动,这条状态更让我觉得不舒服。真的,因为我觉得我看到了一名学生在维护他的学校——以让这所标榜公民教育的学校蒙羞的方式。

首先这位同学攻击的对象错了,因为海淀区教委才是要求附中恢复上课的机构。

其次,海淀区教委的地位是海淀区的统管教育口的行政分支。中学生的安全问题,属于教委的管辖范围内。至于海淀区教委能不能管附中,这是另一个复杂的历史问题,暂时按下不表。

其三,教委做出这种行为的理由有什么?我想了几条可能的:

①严格执行市教委规定。

②停课波及面太广,会影响家长正常上班,不是所有家长都有能力留在家照顾孩子,也可能影响社会稳定。而停止户外上课是一种比较好的利益平衡的方案。

③不是所有学校都有条件建设网上的课堂,保证不误课。而教委需要考虑到全市全区所有中小学校的现状。

④初中的课业太重,一天的课都不能够耽误。
…………

列完以后,我发现这几条都未必成立。总的来说,我觉得是政府部门反应太慢,要平衡、考虑的因素太多,因此才没有将学生的生命安全摆在绝对的首位。这样的做法,在北京如此严重的雾霾天气的时间背景下,在社会重视个人健康尤其是中小学生的健康问题的时代背景下,于很多人而言,显然是难以接受的。

其四,作为群众能做些什么?短期看来,当然是通过更有效的渠道,更理智地表达自己的意见。长期看呢,则是提出更多有意义的建议,例如让全市中小学校都建立起相应的网上授课系统,能够更好地适应雾霾、暴雨等天气的停课需要;例如为所有幼儿园购置空气净化器……当然这都是随便谈谈,但每一个或许可行的建议,在我看来,都比谩骂更有意义。

其五,我也想知道,附中究竟是顶住了多大的压力,才将停课的决定坚持到底。我为自己毕业自这样的学校感到骄傲,至少我绝对认同学校的做法,我个人认为学校的价值判断是正确的。

最后,附中自改革之后一直在强调公民教育。要是这种教育下,学生仍沾染了大众的恶习——没有逻辑、没有政治常识、没有思考、没有观点——只会骂政府。那么,我必须悲观地认定:附中的公民教育失败极了。铮哥说:「北大附中培养个性鲜明、充满自信、敢于负责,具有思想力、领导力、创造力的杰出公民」。在我看来,这种高培养目标下培养出来的学生,该是未来社会上发明出消除雾霾方案的人、是身居高位而决定允许所有学校停课的人、是呼吁社会重视学生健康安全问题的人,不该是附和的人、跟从的人、没有主见的人和没有能力去改变现实的人。

我能理解这位小同学的愤怒,可我希望他也能理解我的用心。我们都爱附中,而如我们所见,附中现在的确艰难——在内,培养目标定得很高,而学生素质的培育又是一件太艰难的事情;在外,就连第一个站出来决定停个课都会受到行政力量的阻拦,可想而知前方道路究竟有多么不平坦。幸好我见到了其他一些状态,让我对附中又有了更乐观的看法。有的学生写文章发在日报,有学生贴出了教委电话寻求解决途径,这都很好,你们很棒。

祝福你附中,愿你在雾霾中能够继续坚守。祝福你附中,愿你与日月江河永远同在。

被误解的停课——全方位还原停课真相

采写:银杏时报记者 王笑楠 王虹锦 孙静文
学生记者 王笑楠 王虹锦 为北大附中高一学生
学生记者 孫静文为北大附中高二学生

25日,新京报记者杜丁撰写的一篇题为“北大附中初中部因雾霾停课 教委要求恢复上课”的新闻稿在网络上流传甚广;26日,中新网更是发出一篇标题为“北大附中初中部雾霾停课遭教委叫停后继续停课”的消息。一时间校内校外反响强烈。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为此,银杏时报的记者采访了初中部的陈伟聪校长和方燕主任,以及初高中的学生。在下文中,我们将尽可能的全方位还原停课的事实。

此“停课”非彼“停课”

这次初中部的停课其实不应该被称为停课,学生是有相应的作业和学习任务的。两天时间中,各科教师会通过教学平台发布作业和学习任务,要求学生自主完成;学生如果有疑问可以随时通过在线答疑平台求助老师。陈校长表示,根据网络教学平台的资料下载次数的数据看,几乎所有同学都能很好的自主完成学习任务。

这次的停课也并不是一个临时的决定,初中部的家长、学生、老师在停课前对于这个方案是知晓的。2013年10月,北京市教委推出了《北京市教育委员会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试行)》,其中“红色预警”的应急措施中包含“中小学、幼儿园停课”。同月,北大附中初中部在网站上放出关于由于雾霾停课后后将施行的应急预案的通告,并在之后的家长会上通知了学生家长,一旦有特殊情况就会启动这个预案。

至于复课以后会不会有补课,陈校长表示要视情况而定。“如果学生们有需求,希望回来之后老师给补补课,那我想老师们应该也是义不容辞的。但是如果学生掌握的情况没什么太大的问题,老师也觉得问题不大,那可能就没有补课的必要了。我们会根据实际情况在教学方面进行调整。”

此外,据了解,为了保证答疑系统能在不受网络影响的情况下正常运行,所有任课老师都回家办公,不选择在有无线网的校园中办公是由于用网人数众多可能带来的风险。在此期间初中部办公室照常上班,维持原有的初中部对外工作。在学生返校后,学校会收集老师和学生的意见,并且进一步完善网络教学系统。

教委与学校矛盾尖锐?

在采访中,初中部校长和主任都表示社会各界都应该理解教委的举动,学校与教委并不存在网上描述的尖锐矛盾,二者是相互理解的。

陈校长表示,教委有严格的运行规定,需要严格执行北京市有统一的雾霾预警的处理意见中的相关规定,可以理解教委的举动;同时教委也很理解学校的决策,复课的要求并不是命令,而是建议。“教委和学校都是学生利益考虑的,只是考虑的角度不一样。同时,教委和学校的决策都要承受来自于社会各个方面的压力。”方燕主任也认为教委在这个时候是处于两难之中的,这个决定很可能是经过了周全考虑艰难做出的。

对于在社会上引起的舆论,方燕主任表示:“社会上只是借着这个事情热闹,因为这个矛头一下就指向了一个政府和一个个体的关系。这个时候附中应该保持低调,不要助长社会上的混乱和言论。”

同时,她认为,此次事件的焦点不应该放在停课或者学校与教委关系上,而是思考,作为一个公民我们能做什么,从根本上解决雾霾问题才是关键。

停课事出有因,具有特殊性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此次停课是经过周全考虑、且有完善安排的。

首先,初中部学生户外活动较多,且无法限制学生的户外活动。目前,初中部的学生每天都有一节体育课和一个长达四十分钟的大课间,学校安排的户外教学和给学生自由活动的时间比一般学校多。而且初中学生活泼好动,不容易听从学校“减少户外活动”的要求;依照北大附中自由民主的氛围也不会强制要求。

其次,初中部有完善的应对雾霾天气的停课预案,方燕主任直言,这个时候启动这个预案是非常合适的。在网络技术的支持下,学生能够完成自主学习。

学校注重对学生自主学习能力的培养也是停课的重要原因之一。陈校长解释,现在社会上的传统观念是学习就是要坐在教室里,而北大附中的教育理念在向“学习是自己内化的一个过程”转变,这期间老师给学生提供帮助——这样的一种思想在附中其实从初中到高中是一致的:希望每一个同学能够自立,能够安排自己的学习,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她也阐述了实施过程的困难:“但是目前,这样一种理念,不要说在全国,可能在北京市大家也未必都能理解,王铮校长做改革的压力是很大的。”

学生表示停课对学习不会有影响

记者采访了几位初中同学,他们表示这次停课对学习不会有什么影响。据悉,学生们认为在家学习的好处在于可以自由安排学习的时间和学习强度。

停课期间,初三的住宿生统一在东楼二层一间教室自习。在采访中,初三学生表示自习的效率很高,气氛也比较轻松,大家都很喜欢这样的学习方式。旁边的办公室中有一台电脑,供他们进行网络资料下载和网上答疑。一位初三同学告诉记者,两天中基本没有老师来检查,老师只是不定时地走过就去看一眼。

从学生口中记者了解到,学生家长大多对这次停课持支持态度。

高中部为何不停课?

在初中学生停课在家自学的同时,与初中生共享同一校园的北大附中高中同学仍在浓浓的雾霾中坚持上课。这一情形引起了高中同学的疑惑:初中部停课,高中部为何不停?

由于学校要求教师不得在任何场合、任何形式发表关于雾霾停课的言论,记者没有得到老师方面的解释。

在受访的高中学生中,近八成学生对高中部不停课的决定感到愤愤不平,认为高中部也应当实行停课的措施,提出的理由多数为初高中应当得到等同的处理。高中生的健康就不值得关心么?高中生也是人!”一位高一学生这样说道。

对国家规定的不满也是较为普遍的,根据《北京市教育委员会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试行)》,红色预警需要“预测未来三天严重污染”。由于北京空气质量在21日-26日间在“严重污染”和“重度污染”间变动,“红色预警”并没有启动。一位同学无奈道:“所谓的停课条件就是说说而已。‘预测未来三天严重污染’这种说法太不靠谱了,即使已经连续好几天严重污染,也可以以没有预测到为由不启动红色预警。”

同时,当记者问起“停课是否能更有效保证学生身心健康”时,学生看法不一。受访同学大多同意“在哪里吸雾霾都一样”的观点。同时,记者得到的最普遍的回答就是半开玩笑的“停课对学生心理健康有很大帮助”。这一观点看似好笑,却也不无道理。部分同学提到,天灾降下,要求学生在家休息是学校对此的反应,多少能够让学生看到学校在主动积极地应对,也是一种心理慰藉。

雾霾,停课,北大附中在此事上起到的带头作用可谓惊天动地,它究竟给社会带来了什么影响?国家法规的完善程度,雾霾如何从根本解决,以及雾霾停课带出的其他思考,更是社会舆论的焦点。停课也许事小,但它带来的影响和它映射出的问题都十分值得探讨。等到雾消霾散,我们期待还有其他事情随着北京的天空一同明朗起来。

【雾霾停课事件】对该事件的个人观点以及对其他个人观点的个人观点
王天时 2014.2.26

第一次在银杏时报吐槽,写到一半去卫生间都忘了冲水了…… 总之可能有偏颇或不当之处,还望毫不留情一针见血的指出来。

前情大概已无需多讲了,大致就是初中部因雾霾停课,教委遣人前来要求复课。大概该是首先需要考虑的,也是我最后才想到的,是这件事情的真实性。现在暂时没有办法证实,问到我会试着放在人人上或者这里的评论里的。那么假设它是真的。首先毋庸置疑的,从学生的健康考虑,这个抉择是应当支持的。这既是无疑的,便也是不必赘述的。

但是教委真的该骂吗?我并不在意某些地方的匿名网民怎么说,他们大可以成为随波逐流的大众,成为媒体的利器。但我不能接受的是北大附中里也有人如此做。教委做了什么?教委已经出台了一套空气污染应急措施,明文写着橙色警报意味着学校停止几乎所有户外活动。此时北京正当橙色警报,而有一个学校却说因此直接停课了。如果就一句话不说地默许了,那岂不是各个学校下雨下雪就都是要停课的节奏了么。好歹也算是和教委沾点边,于是就派个人去了表一下态。只是雾霾和雨雪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雾霾有一个指数,一个很大的指数,而且大家都很关心。然后教委就无奈而苦逼的成了靶子。那么在骂完之后请看结果是什么呢?教委方面上了一两个网站的头条引起一场小小的骂战,让本身就不喜欢教委的附中学生更不喜欢教委了,可能还会被接线员要求加奖金,已经有制度了媒体和学生也闹不大,那么这一小点压力似乎不算什么;反观北大附中,照常停课两天,北大附中的学生们还因有了可以共同喷的“敌人”而无比团结。那么教委在这出戏里便也就是一个抢了戏的龙套。当然所谓戏是完全不带贬义的,因为整部戏的出发点便是保护学生的健康,而最终所做到的也是如此。又或说是北大附中的一手妙棋。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完全有想多了的可能。或许是出于对教委的同情心,或者对BDFZ的学生所抱有的希望,现在我在这里呼吁大家看清槽再吐。包括我自己的文章,你完全没有理由相信它,我自己都不相信。比如我完全没有考虑家长们的立场和能力,因为我想不到家长将会如何影响这件事,欢迎补充与评论。

另一件我想说的事情,是大众的眼睛是盲目的。说雪亮的人大多在拍马屁(←某相声演员)。试问在吐槽之前有几人上网搜索了教委关于空气污染的政策?惭愧的说,我也没有。这很像你听说某人是坏人,便冲过去二话不说把他干掉了。你很开心,因为你为民除害了。然后呢?没了。你不再理会,他也不可能再来找你。而且这甚至就发生在你身上。人人上我看到一个分享,是两张图的对比。其中一张便是此事件的新闻标题截图,另一张则讲的是南京空气污染红色警戒,全市中小学停课一天。然后无数人就这个话题展开口水捐献活动。这很屌,因为北京市是橙色警戒。如果这些人都不是色盲,能分清 “红” 和 ”橙“ 两个字,那么这场骂战是令人无奈的。只能说现如今口水已然降价到不动脑倒贴了。如果你上网搜索,一分钟便可以找到北京教委的空气污染应急预案(试行)。在其中也明文规定了,红色预警时中小学停课。如果标准相同,那么假如北京是红色预警而南京是橙色预警,该被骂的便改成了南京市教委?这就是我所见证的血淋淋的真实。这种现象,不得不说,是很常见的。我并没有什么办法,我只是希望在北大附中的各位自重。

雾霾和两个我们不愿思考的问题
彭博 2014.2.25

对于停课,孰是孰非不愿意讨论,因为事情实在一目了然,搬大道理打出“论教育的目的”之类,我不想做。我想说点别的。

北大附中之不按规矩办事,远非一日之寒。附中学生自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母校有变革的基因”。这次雾霾和教委的一点不愉快,也是一样——教委你自执行你的规则,我自有我的道理。教委来人,我猜,寒暄几句,打个哈哈,端茶送客——甚至可能,如果媒体不做声,教委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含混过去。

但是遗憾的是,新京报报道了,教委回话了,北附反应了。北附和教委在新闻里对立,这是第一次。那么作为对附中教育实验的一个关注者(和不大主动的参与者),我不得不提出一个问题——不是设问,而是真心地期待回答:教委,教育体制规则的执行者,对北大附中,教育体制的一份子,进行的实验,到底有多大容忍度?我们的“论教育的目的”之类的大道理,是否和教委的利益/“体制的利益”冲突?教委的底线在哪?我们摸到了吗?

单说这个新闻,简单直接,舆论也是一边倒。但是北大附中做的哪件事,像它一样毫无争议,简单直接?允许早恋,取消班主任,不穿校服,某些科目没有期末考,学习内容不直接和高考相关,这些在我们学生教师眼里稀松平常的事情,真正放到舆论的焦点下,我们还有把握获得舆论的绝对支持吗?相信各位也还记得在改革过程中我们见识到的种种声音,听说的种种艰险,和经历的种种曲折。说服、带领这个小圈子进行改革,尚且摩擦种种,那么让舆论接受我们的改革,又会有多长的过程?如果在林林总总的各种改革措施中,真的存在触及体制利益的内容,又曝光成为热点,而且还没有舆论支持,那么我们面临的就不止是教委,而是教委、家长、学生、其它学校、杂七杂八等等。且不说是否得到善终,至少校园不再是安宁之地,“公民教育”“教育自治”的好理想有化为泡影之虞。

扯远点,说“教育理想”。北大附中决策层对远景的看法,我不知道。也许是独善其身,也许是兼济天下。如果是后者,那么北大附中的模式有推广的可行性吗?教委容许我们作为异类存在,外界认可我们为精英教育,局部稳态也许可以实现。但是理想主义者们中国教改的大梦是否能走出北大附中?

要回答这个问题,不如先问:我们的实验成功吗?不可谓不成功,但是也算不上完美。笔者是博雅(出国党)高三学生,在一周前的选课居然面临“今夜选课无可选”的窘境。这说明即使是北大附中堪称豪华的资源,用于堪称少数的几千学生,目前尚且不能完全满足改革的需要,推而广之,中国匮乏的教育资源,用于巨大的学生团体,是否和北附的教育理想相适应?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其它学校的学生自然可以说我们是手握特殊资源,在天子脚下享受特殊待遇的特权阶级,是“吃着特供蔬菜的体制内群体”。

那么,“教育公平”,是否是“教育理想”的一部分?

尾声

如果理想主义者们想培养北大附中的示范效应,现在是动手的绝好机会——带领北京市的中学走出雾霾吧!这是使命的召唤!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匿名
    2014年2月28日18:47 | #1

    某领导,下次出门请记着戴口罩。北京,也希望你早日康复。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