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枫:乌克兰何处去(3)

乌克兰政治危机已经走出暴力阶段,但正在走进微妙阶段。代理总统图契诺夫宣布要在周二组成团结政府,但现在推迟到周四。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是总理人选。在亚努科维奇与反对派的最后协议中,规定回归2004年宪法。亚努科维奇逃亡后,乌克兰议会宣布立刻恢复2004年宪法,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削减总统权力, 扩大议会和总理的权利。但现在季莫申科明确拒绝出任总理,连是否参加竞选总统也不像刚出狱时那么明确了。季莫申科党的议长、现任代总统图契诺夫和与亚努科维奇谈判的主持之一亚奴森科都有意竞选总统,拳击手克利奇科也有意竞选总统,还有更多的人。但问题不是谁当总统,而是乌克兰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其中很大的难题是族群分裂。

乌克兰的族群分裂有一个有意思的信号。乌克兰过渡政府已经通缉亚努科维奇,但将要求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审判,这是没有先例的。图契诺夫(或者不管什么人) 都清楚,审判亚努科维奇非常容易滑如族群对抗的黑洞,刺激东乌克兰的分裂主义。于是他们想出这个主意:把亚努科维奇交给国际刑事法院审判。但国际刑事法院 不是最高法院,也就是说,不是下级法院判不下来,或者有上诉,才向上级上诉。国际刑事法院是在所在国司法系统不能主持正义的时候,根据普遍法则发起审理, 所以只有国际刑事法院自己能起诉、审理,而不接受个别国家或者组织的“上诉”。塞尔维亚的米洛舍维奇、苏丹的巴希尔都不是塞尔维亚、苏丹起诉的,而是国际 刑事法院自己起诉的。另一方面,藏独不能向国际刑事法院起诉中国,这也是他们到西班牙搞鬼的道理。但乌克兰过渡政府现在提出这个一个奇怪的要求,只能说明 乌克兰已经对自身的司法没有信心,或者这个案子的政治含义远远大于刑事含义,自己已经不敢接这个烫手山芋了。另一方面,国际刑事法院也不见得就会接这个案 子,这不是国际刑事法院主管的种族灭绝或者其他反人类罪,顶多是亚努科维奇滥用公权,镇压示威群众。两个性质的问题。

但族群分裂是裂隙暴露,示威的起因还是亚努科维奇拒绝签署欧盟协议。这不是加入欧盟,而是加强和欧盟的联系,享有欧盟成员的部分待遇,同时也承担欧盟成员 的部分义务,包括能源价格市场化。图契诺夫已经宣布,向欧盟靠拢是第一要务,同时谋求与俄罗斯的对等关系。当然,重点是在前半句。

很难说乌克兰的政治危机起源于欧美的阴谋,俄罗斯更不是挑动的黑手。但乌克兰的政治危机自始至终绝对笼罩在美欧与俄罗斯争夺的阴影之下。冷战之后,在最初的玫瑰色淡去之后,美欧与俄罗斯之间的互相猜疑有增无减。毫无疑问,美欧在总体上处于进攻性态势,俄罗斯处于守势,但这不是出于俄罗斯和平忍让的本质,而是国力衰颓使然。但乌克兰(如果事态发展到了白俄罗斯也是一样)不一样,不仅文化上这是俄罗斯的始祖,在战略上这也已经是俄罗斯的腹地,而不仅仅是门户了。乌克兰彻底倒向美欧,甚至加入北约,这对俄罗斯是不可接受的。在现在这个敏感时候公开签署欧盟协议等于是向俄罗斯摊牌甚至叫战,俄罗斯可能会“被迫”采取现在尚不可预测的极端行动。欧洲已经有人在建议乌克兰不要急于签署欧盟协议,而是等风头过后,大家都心态平息了,再签署协议。如《乌克兰何处去(2)》中所分析 的,经济上的原因也使得现在急于签订欧盟协议对乌克兰不利,可能造成经济灾难。

但问题是,示威的起因就是亚努科维奇拒绝签署欧盟协议,示威后新上台的总统或者总理不尽快签署欧盟协议,等于立刻政治自杀。但签署了欧盟协议,又将立刻面临经济崩溃的现实,也是政治自杀。乌克兰现在不需要口号,而是需要切实可行的政治经济路线,问题是似乎没有任何一家反对派提出了这样一条政治经济路线。谁都想当总统,但对当了总统后具体干什么,似乎都语焉不详。

乌克兰的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本来俄罗斯的150亿贷款可以缓解财政破产的城门之火,但现在这近水泡汤了。欧盟和美国似乎有道义上的责任,帮助乌克兰 避免财政破产的危机。但欧盟和美国都有难处。在2008年之后,欧盟已经救援过好几个国家了,比如希腊、爱尔兰、西班牙,但条件苛刻,激起受援国人民的强 烈反弹。这些都是欧盟国家,而乌克兰不是,欧盟不可能给乌克兰援助而不附加至少与希腊、爱尔兰、西班牙等同等苛刻的条件,但这样苛刻的条件乌克兰根本没法 接受,否则就是经济自杀。但欧盟不施援手,则是道德自杀。这对于道德主义的欧盟老爷们来说,也是不可接受的。

英国外长黑格正在急访美国,与美国国务卿克里会晤,商谈对乌克兰援助的事宜。美国已经表示,会补充欧盟和IMF的援助,已经暗示了美国不会挑头,也不会出大头。球已经踢回欧洲了。乌克兰经济25年都没有恢复到苏联解体时的水平,未来几年里也难有突如其来的起飞。乌克兰财政部声称需要350亿美元的援助,才能避免破产危险。即使这是狮子大开口,实际需要减半,这依然是很大的数字。在乌克兰现在的经济社会情况下,还债能力是一个问题。为了补偿风险而大幅度提高 利率对乌克兰又是不可承受之重。在美欧都面临严俊的预算环境情况下,大把撒钱而不考虑乌克兰坏债风险和国内政治资本消耗更是难上加难。美欧政府都在和议会一分一分钱死磕,哪里有这350亿闲钱可以撒到乌克兰?这还和美联储大手笔注入几百上千亿美元不一样,那只是流动性信用额度,和真金白银是有差别的。乌克兰需要的可是真金白银,没有花把式好玩的。

对于俄罗斯来说,对策同样艰难。俄罗斯不愿意看到乌克兰向西方一边倒,手里有很多厉害的牌,但几乎没有一张牌不是双刃剑,而且每一张牌的长远影响对俄罗斯 都远非确定。提高乌克兰对俄罗斯的贸易成本可以立刻伤害乌克兰经济,但伤害的主要是亲近俄罗斯的东乌克兰。提高天然气价格可以使整个乌克兰受冻,但同样是 东乌克兰受害更大,因为那里的重工业才是耗能大户。军事占领更加不可思议。在沙皇时代,乌克兰都不是军事征服的,现在师出无名,动用这个大杀器,不仅乌克 兰人心寒,白俄罗斯人、哈萨克人甚至很多俄罗斯人都会心寒,很可能促成更多的以地区主义而不是民族主义为特征的分裂主义。这还没有考虑俄罗斯军力已经今非昔比的问题,乌克兰那么 大,要占领可不容易。

但无所作为也是不行的。基辅示威是欧盟协议为起因的,但后来转向乌克兰民族主义情结大爆发。乌克兰议会已经取消俄语的法定地位,加上二战时代一些乌克兰民 族主义分子与纳粹勾结,不能不引起东乌克兰俄罗斯裔族群的担忧。他们的分裂主义情结是有历史和文化基础的。东乌克兰有些地区俄罗斯裔过半,但乌克兰裔还是 有相当数量,还有鞑靼人。甚至在1954年前根本就是俄罗斯领土的克里米亚,俄罗斯裔也只占58.5%,而乌克兰人占24.4%,鞑靼人占12.1%。另 一方面,即使在俄罗斯裔过半的克里米亚,一旦分裂,乌克兰裔也可能有受迫害情结,而反对分裂。鞑靼人也对俄罗斯没有好感,斯大林对车臣人下手狠毒,对鞑靼 人也一样。克里米亚尚且如此,哈尔科夫、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和广大农村更加如此。

对于俄罗斯来说,经济上下重手伤害得最多的是“自己人”,军事上出兵更加不可取。但鼓动东乌克兰闹独立呢?事实上也不简单。且不说东乌克兰的非俄罗斯族 裔,俄罗斯族裔可能有心独立,但未必愿意并入俄罗斯。对他们来说,最理想的状态是保持与俄罗斯高度亲近,但也与欧盟拉近关系,事实上就是亚努科维奇想走但 没有走成功的路。即使是俄罗斯族裔,真心拥护普京的人也不是那么多,保持一定的距离不失明智。俄罗斯对此也能容忍。

但这只是乌克兰分裂的第一步。在经济压力下,乌克兰余部会要求加速与欧盟的整合,但这就不由乌克兰了。有了希腊的前车之鉴后,欧盟对加入有政治、经济、社 会发展程度上的严格要求,乌克兰离达到欧盟要求还差得远,在可预见的将来根本没有被欧盟接受的希望。欧盟自身已经被众多经济危机国家拖累,对于再增加一个 以面积计欧洲第二大国家没有热情。何况乌克兰与俄罗斯一起400年,到时候来一个旧情复燃也说不定。另一方面,乌克兰的最西部曾经是波兰的地方,在二战后 被斯大林划入乌克兰。这里的语言、文化、宗教上都更加接近波兰。如果从乌克兰分裂出来,并入波兰,不仅立刻就加入了欧盟,而且离加入欧元都远比乌克兰要接 近。他们反正本来对乌克兰就无感。

这样看来,如果乌克兰分裂,很有可能分裂为三块。东乌克兰成为独立的以俄罗斯族裔为主的国家,中乌克兰(包括基辅)成为乌克兰族裔为主的国家,西乌克兰则 在独立后并入波兰。基辅对阻止国家分裂实际上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力量。警方现在自身难保,担心遭到示威群众清算。军方对于直制止东乌克兰分裂难有作为,介入 就等于刺激俄罗斯军事干预,而与俄罗斯军事对抗是不可思议的。如果东乌克兰分裂了,阻止西乌克兰独立在法理上就说不通。何况乌克兰作为独立国家只有25年历史,军队的效忠和国家意识并不坚固,很可能也是坐视了之。

当然,这一切都是推测。一个混乱、分裂的乌克兰并不是好事,但世界历史不全是由好事构成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