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央行用“非常规”手段压低人民币 下跌加剧香港对内地贷款的风险

中国央行正在用一种非常规的手段推动人民币的市场化改革:加强干预。

在连续一周半引导人民币走软后,中国央行周五加大了压低人民币的力度。中外资银行的外汇交易员都表示,当日中国央行要求大型国有银行在内地市场大规模买进美元。此举出乎市场预料,导致人民币出现2005年汇改(放弃长达10年的钉住美元的汇率政策)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周五人民币收盘价为1美元兑人民币6.1450元,创10个月新低,年内累计跌幅达到1.5%。

交易员们说,这些国有银行的美元买盘规模超出了预期。某大型外资银行驻上海的一位交易员说:“没人敢和中国央行对着干,没人敢大举买进人民币。”中国央行官员和四大国有银行的管理人士均拒绝对此置评。

虽然与许多大幅震荡的货币相比,人民币的这点跌幅算是小的,但是对于受到严格管制的人民币来说,这标志着一个重大转变。据熟悉央行思路的知情人士说,加强干预是央行为汇改做的准备。

中国央行每个交易日都会设定一个中间价,然后允许人民币汇率在中间价上下1%的范围内浮动。中国央行近日表示,打算在今年有序扩大人民币交易区间。多年来,人民币一直在稳步升值,期间虽然出现过几次回调,但押注人民币升值的热钱仍然源源不断地涌入中国。知情人士称,中国央行希望压低人民币汇率,为扩大汇率的双向浮动范围创造条件,让投机者出局,缓解人民币升值压力。

一些分析师预计人民币将进一步下跌,但他们都认为这不过是人民币暂时脱离长期稳定升值的轨道,因为中国经济依旧在增长,尽管速度放慢。

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分析师常健说,在真正的双向波动预期建立前,人民币短期将面临进一步下行压力。不过她维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年底前触及5.95元的预期不变,理由是中国的贸易顺差和资本流入局面仍将持续。

过去一年人民币不断升值造成了大规模的投机性资本流入,其中一些资本流入绕开了跨境资本管制。瑞银(UBS AG)估计,2013年这种“热钱”流入规模超过了1,500亿美元。据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的数据,去年总共有2,440亿美元跨境资金流入中国。官方数据表明1月份这一趋势加剧。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份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为763亿美元,创一年新高。

资本流入加大了中国政府管理经济的难度,造成了房价飙升,并导致金融系统充斥着过多的资金。中国坐拥3.8万亿美元的庞大外汇储备,央行可能动用部分外汇储备来提振人民币。不过中国央行官员在过去一周中称,央行将避免通过频频干预外汇市场来推进人民币汇率市场化。

从理论上讲,人民币走软有利于出口,将帮助降低中国出口商品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中国出口商正艰难应对来自越南、孟加拉国等国家的出口竞争,这些国家的出口商品价格更加低廉。

但熟悉央行想法的人士称,央行近期的干预并不为了扶持出口业,并指出,人民币此前已经历一轮长期升值。人民币自2005年汇改以来累计升值了30%以上,自2010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每年都在上涨。2013年人民币兑美元上涨了2.9%,同期一些新兴市场货币大跌。

其中一位人士称,人民币汇改没理由开倒车。

中国国内外很多分析师一致认为,出口商此前呼吁将人民币汇率维持在低位,但未能如愿。芝加哥的保尔森中心(Paulson Institute)研究员马 (Damien Ma)表示,出口商的努力没能成功。保尔森中心是美国前任财政部长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创办的智库。

一些出口商表示,经过持续数年的升值后,人民币需要进一步贬值并且不再回升,才对出口业务有利。

大行(Dahon Bikes)首席执行长戴夫•霍恩(Dave Hon)表示,看到人民币下跌他很高兴,但不能高兴得太早。大行是一家生产折叠自行车的美国公司,在中国南部广东省的工厂生产,产品大多销往美国。

霍恩表示,只有人民币持续贬值才能帮助像大行一样的公司。他说,和其他业务涉及多种货币的公司一样,大行也进行了对冲操作,以控制人民币短线波动的影响。

广东另一家制造企业、在中国注册成立的鹤山柏威皮革制品有限公司(Heshan Bestway Leather)的德国总经理乌韦•赫茨勒(Uwe Hutzler)对人民币能否持续下跌表示怀疑。他说,人民币升值趋势依旧。

长期以来,美国和欧洲的批评人士一直谴责中国将人民币汇率维持在低位以提振本国出口。

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众议员蒂姆•墨菲(Tim Murphy)表示,中国央行的最新举措是外汇操纵的明显例证,需要他提出的法案来加以阻止。墨菲针对中国的汇率政策提出了一项众议院法案。

人民币下跌加剧香港对内地贷款的风险

人民币过去一周的意外下跌,引发了人们对于香港银行业对中国大陆(尤其是那些试图从大陆相对较高的利息中获利的客户)贷款大幅增加的担忧。

上述跨境贷款的增加意味着,如果中国大陆经济大幅放缓(可能导致坏账激增),香港银行业将很容易受到冲击。

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 简称:香港金管局)在一封回应一些提问的邮件中表示,香港银行业有必要对其大陆敞口保持严格审慎的管理,这一点怎么强调都不为过。但该机构对人民币下跌的影响不予置评。香港金管局负责监管香港的银行业,实际上充当了香港中央银行的角色。

中国央行的官员也表示,他们担心境外对中资公司的贷款激增导致了资金大幅流入国内,其中一些可能是短期和投机性资金。

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中国大陆一直都是通过香港与全球金融体系相连接。

香港金管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年底,香港银行业的外币贷款规模升至纪录高点2.9万亿港元(合3,680亿美元)。其他数据则显示,多数外币贷款流向了大陆企业。而在2005年,即中国开始人民币汇改的那一年,香港银行业的外币贷款规模总计仅为4,860亿港元。

不过,鉴于中国央行已将人民币推低至逾六个月低点,香港外币贷款不断上升的趋势或将发生改变。Mizuho Securities Asia Ltd. 驻香港的银行分析师安托斯(Jim Antos)表示,人民币上涨时,对这类贷款的需求将会上升,反之,需求会下降。

大和资本市场(Daiwa Capital Markets)驻香港的银行分析师胡月明(Grace Wu)表示,人民币走软将抑制大陆公司在香港贷款的兴趣。人民币下跌会使借入外币贷款的代价上升。

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 LPC)的数据显示,去年大陆的借款人从香港获得了560亿美元的美元计价贷款,占贷款总额的71%,而2012年这类贷款为210亿美元,2009年只有43亿美元。据瑞士银行(UBS AG)估计,仅过去12个月,香港银行业向大陆市场提供的流动性就在1,500亿美元左右。

瑞银指出,2010年香港银行业向大陆借款人发放的跨境贷款仅占其存款总额的五分之一,但现在已飙升至4,270亿美元左右,占香港银行业存款总额的三分之一以上。

虽然大陆企业从香港获得的贷款中有些是出于真正的融资需求,但也有些是为了从大陆较高的利率和人民币之前的升势中获益。大陆企业,尤其是在香港有离岸帐户的小企业从香港银行业贷款,因香港贷款利率较低。其中的一些企业随后将借来的资金存入利率较高的大陆银行。

人民币的升值提高了这些企业的回报率。自2005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累计升值33%左右。

香港银行业的贷款利率主要参考伦敦银行同业拆息(Libor)。目前Libor仅为0.55%,而大陆一年期贷款利率在6%左右。

瑞银驻香港的银行业分析师安以信(Stephen Andrews)表示,如果正如他们怀疑的那样,香港银行业向大陆企业发放贷款中的较大一部分被用于套利,那么一旦宏观经济环境发生改变,这些头寸很可能被迅速解除;受套利和套汇机会驱动的跨境、跨币种贷款很少能有好的下场。

但另一方面,很多分析师认为人民币当前的跌势是暂时的。他们指出,虽然香港银行业并未指明有多少贷款发放给了大陆客户,但他们的不良贷款总体处于低位。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去年发放给香港企业客户的贷款为1,148亿美元,占其贷款总额的10.5%。渣打集团有限公司(Standard Chartered PLC)未予置评。

另外,很多向香港银行业贷款的大陆借款人都有较好的信用评级。去年因贷款安排而上头条新闻的企业包括电脑巨头联想集团有限公司(Lenovo Group Ltd.)和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联想集团去年以比Libor 仅高出1.4个百分点的利率获得了12亿美元5年期银团贷款。阿里巴巴则获得了80亿美元贷款。

联想集团对此不予置评,记者也未能联系到阿里巴巴置评。

而信用评级较低的房地产公司往往通过发行高收益率债券来融资。总部位于北京的小型房地产开发商当代置业(中国)有限公司(Modern Land (China) Co.)在1月份通过发债筹得人民币11亿元(约合1.79亿美元),债券的收益率为11%。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对当代置业的评级为B。

但一个警示信号是:至少已有一家香港银行向大陆市场发放的贷款出现不良贷款飙升。东亚银行有限公司(Bank of East Asia Ltd., )去年大陆业务的不良贷款大幅增加了85%,至8.4亿港元。东亚银行是排在汇丰控股和渣打集团之后的香港第三大银行。对于整个银行业而言,令人担心的是大陆不良贷款的上升可能会蔓延至香港发放的贷款。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