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戈:也说宋彬彬道歉

1月12日,宋彬彬从纽约赶回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原北师大女附中),在东一楼,在安放着卞仲耘副校长铜塑雕像的会议室里,宋彬彬向当年的老师、同学以及老师的后人道歉。这是是继陈小鲁之后,又一起标志性的道歉事件。之所以称之为标志性的事件,其原因在于:她和陈小鲁不但都有中共高级干部家庭的背景,而且都是红卫兵运动中标志性人物。一个是首都红卫兵西城纠察队的主要负责人,一个是当年在天安门城楼给毛泽东带上红袖章,使之成为最著名的红卫兵。当宋彬彬的道歉在媒体报道后,舆论很快出现认同的声音;但很快又出现了质疑甚至“诘难”的声音,这倒是宋彬彬始料未及。

我是认同陈小鲁和宋彬彬的道歉的。相比那些不敢道歉、甚至没有悔意的人,相比那些试图重回“文革”的人,这种道歉说明她分得清是非,说明她天良未泯。质疑宋彬彬道歉的原因,多少和卞仲耘校长之死有关。不过,这个有关只要不涉及刑事,宋彬彬的道歉是可以接受的。

道歉说明她分得清是非天良未泯

自中共建政以来,在他们的操纵下,以群众的名义不知干过多少伤天害理的恶事。从土改到清匪反霸,从三反五反到对资改造;在他们的怂恿下,多少人死于“群众斗争”的现场?只不过红卫兵运动涉及的范围空前而已。
知道土改真相的人,谁能指出一处不打人、不伤人、无私刑的土改场景?在那里,人性被扭曲,那些被操纵的农民以难以想象的野蛮,做出难以启齿的邪恶刑罚。包括那些曾经的善良农户,一时间也成为敢于作恶的痞子。不过这是在农村,没有现场的阅历,谁会相信这是事实?

三反五反运动始于50年代初,运动的主要对象集中在工商业界。毛泽东在1952年1月23日,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电报:“凡属大批地用钱管物的机关,不论是党政军民学哪一系统,必定有大批的贪污犯,而且必定有大贪污犯(‘大老虎’)。各单位要将注意力引向搜寻‘大老虎’,穷追务获,不要停留,不要松劲,不要满足于已有成绩。要根据情况,定出估计数字,交给各部门,为完成任务而奋斗。在斗争中还要根据情况的发展,追加新任务。是指那些涉案金额较大的对象。

“大老虎”是毛泽东设计出来的

“大老虎”是毛泽东设计出来的,至于这些涉案对象在哪里,涉案金额有多少,谁也说不清。于是根据“大老虎”这个概念,就有了打虎队。打虎队当然是积极分子组成,其实也是搞的群众运动。于是就有“群众不太懂政策”搞的通宵战、戴高帽子、挂黑牌、乱打乱绑乱罚跪、生追硬逼成为普遍现象。这里当然有真“老虎”,更多的则是假“老虎”;苦打成招,甚至发生了多起自杀事件。其实打虎队和红卫兵是一回事,只是前者行于密室之内,后者行于光天化日之下。而真正的罪人,是他们背后的操纵者。

反过来再看宋彬彬的道歉。道歉当然是对过错而言,如果是罪行岂能以道歉了之?况且,红卫兵运动从根本上讲,是中共运动群众、再把群众引向痞子运动的特例,特就特在这次运动的群众,是多数尚未成年的中学生。不但最早的红卫兵组织出现在中学,抄家、破四旧、打砸抢的“红八月”的主力,也是中学红卫兵。至于大学红卫兵则是以后的事了。所谓群众运动,从来就是中共在背后运动群众,红卫兵运动岂能例外?中共和他们的老板毛泽东才是文革灾难的罪魁祸首。他们所犯罪行,当然就不是道歉的问题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