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哦卖糕的: 乌鲁木齐和昆明

2009年7月5日。我在德国,柏林,宿舍里。上着我们同济校友的Chicken8(我们称为鸡巴)论坛,突然看到有人发了个帖子,说新疆出事了,乌鲁木齐发生恐怖袭击,十分严重。

我立刻打开Skype给家里的座机打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又给老爸的手机和老妈的手机打电话。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再尝试家里其他在新疆的亲戚,全都无法联系。

网上看到有人说国内可以打通新疆电话,于是给上海的朋友发短信求助。过了十几分钟他回了短信,说我家里人都没事,而且情绪还挺好,还劝我别担心。

我怎么可能不担心?

于是就这样,一连半年都无法和家里直接联系;或者通过朋友转达,或者由北京的表妹用两个电话头尾相接,analog地与家里通话。老爸还有一次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到甘肃,就为了能在酒店里和我通个电话。

期间我还给家里写过一封信,他们收到了。他们也给我写了回信,但我至今都没有收到。

这件事就这样慢慢过去,我2010年夏天回到了新疆过暑假。

昌吉地方很小,陪老妈逛街,总是能在街上遇到些熟人。有那么一两次,和路遇的熟人打完招呼走远后,老妈小声跟我说:“他们家的XXX去年七五让人打死了。”

后来有些家庭聚会,或者老妈老爸同事一起聊天的场景,闲谈中也偶尔会有谈起七五的片段。谁谁谁的老婆那次被砍死了,谁谁谁的老头子被打瘸了,等等。

家里有亲戚在乌鲁木齐某医院工作。当天下午她去办公室取东西,门诊大厅里血流成河,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同学,你知道血腥味是什么样的吗?如果你不曾体会,其实也很容易想象:你去过市场里卖肉的地方吗?就是那种味道,差不多。

如果我不是生在新疆,可能不会在一年之后还能获得对这次事件有这么高分辨率的认知。然而这些伤痛已经过去,事实却一直摆在那里,说起来也不像当时那么恐怖。就好像一个广州的女同事来上班,走进办公室还是和往常一样和大家打招呼,脱去上衣,理理头发,打开电脑,泡杯茶然后坐下,一边看邮件一边不经意地说:“唉,今天早上又被抢了呢。”(呵呵)。

我这么说,是因为2012年我再次回国的时候,有时候还是不经意会听到邻里聊天说起谁家的谁谁谁“那年”在乌鲁木齐大街上被一棒子打出了脑浆。

有人被从自行车上打下来,下巴落地并完全脱落,只留了一点皮连着。有孕妇活着被人剖腹,已经成型的婴儿被扔进馕坑。有人不顾五六岁男孩的哭喊“不要打我妈妈!”在旁边用铁锹拍打着他的母亲。

汉族人愤怒了。有人组织强壮的汉人,只要见到维族人就打。有打死的,汉族人立刻被判了死刑。

因为,掀起民族之间的盲目仇恨,这正是恐怖分子头目——热比娅,希望看到的。

她希望新疆把汉族人都赶出去;如果赶不出去,就杀掉。如果杀不掉呢,就让他们自相残杀。热比娅是个商人,很会算账,绝对是导演派的。

今天的昆明。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热比娅导演把这盘棋下大了。她认为民族过于和睦,不利于她的剧情发展。所以,制造了这么一个环节。

果然。一些这样的言论出现了:

“凭什么哈密瓜们为非作歹就没人管?凭什么?”
“给他们好吃好喝,给他们高考加分,他们还想怎样?”
“取消了新疆的行程。我想,我再也不会去新疆了。”

说这些话的人,是没有搞清楚他们该恨谁。他们把恐怖分子和民族人士、甚至是新疆这个地域混淆起来。热比娅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群众演员。不用付工资,不用管茶水。他们自动就会彻夜不眠地在朋友圈、在微博、甚至有些有话语权的记者在媒体上开始创造这种氛围。

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立场,也不懂得为自己的言论负责。

新疆还有很多汉族人。其实,新疆的绝大多数维族人也是十分善良的。在乌鲁木齐和昆明犯下罪行的,不是这些人。

可是,上面那些言论终将祸害到的,是这些善良无辜的人。

民族之间的仇恨一旦升温,新疆的汉族人和维族人都将面临危险。你还在给热比娅当免费的群众演员吗?

最后,一句题外话:上海用的天然气,全部来自新疆。而且天然气在上海比在新疆便宜一些。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匿名
    2014年3月2日15:18 | #1

    虽然已经到了国外,但脑子还是被洗糊涂了。

  2. 匿名
    2014年3月2日15:36 | #2

    上海用的天然气,全部来自新疆。而且天然气在上海比在新疆便宜一些。
    可悲的新疆人。

  3. 匿名
    2014年3月2日20:27 | #3

    傻逼一枚,白上大学,白出国。

    要不就是自甘五在装逼

  4.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日13:15 | #4

    楼上的没被洗过,连人味也被泥垢熏没了

  5. 匿名
    2014年3月3日00:56 | #5

    说到新疆的绝大多数维族人也是十分善良的,不是恐怖分子和民族人士,请问在中国大多一线二线城市偷东西,抢东西,贩毒的,他们是恐怖分子和民族人士嘛?不,他们也是你们十分善良的大部分维吾尔族人之一。上海天然气都来自新疆怎么了?没给你们钱?有种在你们新疆里自己用,连人都不要来大陆,社会会安定很多

  6. 汉魂
    2016年12月30日12:25 | #6

    维猪已经狠下心了,汉人也该狠下心来。民族之争没有对错的,是你死我活的。既然只能保全自己,何必在乎要灭汉族的突厥杂种。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