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血腥暴恐袭两会

距离中国两会仅一天之隔,昆明1日晚间21时20分发生了震惊世界的砍杀事件。一伙统一着装的男子持械冲进昆明火车站广场、售票厅,见人就砍。经查明,这是一起由新疆分裂势力一手策划组织的严重暴力恐怖事件。截至多维新闻发稿前,事件已造成29人死亡,143人受伤,其中重伤73人,轻伤70人。民警当场击毙4名暴徒、抓获1人。

这起针对平民和无辜百姓的暴力恐怖袭击发生后,受习近平和李克强委派,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2日凌晨赶赴云南昆明指导处置。同样的反恐规格,在2013年吐鲁番鄯善县鲁克沁镇乌鲁木齐市及和田市接连发生暴力恐怖袭击事件时有过先例。彼时,习近平作最高批示、俞正声赴疆喊打、孟建柱反恐誓师、郭声琨及张春贤现场指挥,已然将新疆反恐运动推向最高潮。仅8月之隔,同级别的雷霆会战,便从新疆走入了内地,在美丽的昆明制造了这场血腥屠戮。

在主流舆论场和民间舆论场,一支支默哀的蜡烛点起,莫名的恐慌开始在虚拟的场域中蔓延。2日出版的《人民日报》头版聚焦暴恐事件,除了左上角的新闻动态外,下方的配评更是直指暴恐分子。“这一丧心病狂的暴行,是赤裸裸的暴力恐怖犯罪,极大地危害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后果。”决不能手软,要坚决打击、严厉制裁;出现一起就打掉一起,露头就打,严打狠打;对于那些胆敢以身试法、搞暴力恐怖活动的犯罪分子,要依法从严惩治,绝不姑息,绝不手软……诸多此类的决绝态度和语段成了暴恐之后的主要声音。

“迅速组织力量全力侦破案件,依法从严惩处暴恐分子,坚决将其嚣张气焰打下去。”这是习近平在第一时间作出的批示,除《人民日报》外,各大报系也基本沿着这个思路谋篇布局,控诉暴徒的反人类行径。央视呼吁撕开暴恐分子的丑恶嘴脸,《新京报》直击要害讨伐暴力犯罪不可容忍。因为不论在任何国家,任何社会,任何时代,针对无辜者,以平民为攻击目标的暴力袭击行为,就是不折不扣的恐怖暴力犯罪,是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借口都无法为之辩解的。不管喊出怎样动听的口号,对无辜平民施暴,将整个社会当做敌人的组织和个人,也注定会被整个社会公众视为罪犯,对这样的团伙、个人,不应给予任何同情、支持和附和。

《京华时报》马上评论来稿——《血腥恐怖不可能延迟正义的春天》,也是字字血泪,句句沉痛:无数双悲伤的目光投向昆明,无数颗慈悲的心飞往昆明。无需节制悲伤,不必强忍愤怒,面对受难的同胞,眼泪也是立场,愤怒也是方向。鲜花不会因为风吹而停止生长,暴力吓不住渴望和平的公民。

《环球时报》亦是头条聚焦,虽然无立场鲜明的社评助阵,但胡锡进在个人微博所发的感叹已经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环球观点,“昆明广场上的穷凶极恶之徒!他们是谁?望官方尽快查清,及时向全社会通报。相信他们这样作案有制造最大影响和震动之意。让我们在第一时间就先用唾沫淹死他们,让他们知道这就是他们所能从这个社会得到的回应。无论他们是谁,决不让他们得到一丝同情。”

在众声喧哗中,《南都周刊》送上应急小贴士——“面对暴力砍杀事件怎么办”:首先,面对突发事件不要围观,否则先死的可能是你;其次,如果正处在公共场所暴力事件当中无法逃避时,找大型遮蔽物遮掩及卧倒;第三,切勿激怒暴力事件实施者,更不要惊恐喊叫;第四,尽量稳定情绪,观察现场情况,时机成熟时迅速撤走远离现场;第五,不要拿出手机拍照发微博;最后,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变通。

从昆明市政府新闻办作出的定性来看, 这是一起由新疆分裂势力一手策划组织的严重暴力恐怖事件。与以往定性暴恐不同,此次加入了“新疆分裂势力”的前缀。虽然同为反人类反社会行径,但暴力恐怖势力与民族分裂势力分属于不同类别的“三股势力”,前者指的是通过使用暴力或其他毁灭性手段,制造恐怖,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而后者则从事着对国家构成的世界政治框架的一种分裂或分离活动。从暴力恐怖势力到分裂势力的扩张,足见中国反恐任务之艰巨和繁重。

鉴于传统安全领域和非传统安全领域的交织,人们看到,新疆恐怖袭击在内地发生着一些变化:一是连续作案,多点频发,例如巴楚“4·23”事件、鲁克沁“6·26”事件、和田“6·8”事件等;二是将恐怖袭击对象由主要面向汉族转向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多民族,甚至连妇女也不放过,例如巴楚“4·23”事件;三是打破东疆平静稳定的社会形势,如“6·26”事件;攻击一线派出所和警察,例如和田“7·18”事件、巴楚“11·16”事件、莎车“12·30”事件;四是自杀式袭击浮出水面,例如“6·29”劫机事件;五是外溢到内地,例如北京金水桥“10·28”事件;六是独狼式碎片化袭击,各个事件是独立的,没有团伙组织上的联系。

此外,暴恐策划者也开始选择最为恰当的时间和地点来实施恐怖行为。比如天安门金水桥事件当天,七常委正在距离天安门不远处的人民大会堂开会,引起的舆论震荡不可谓不剧烈。而被封锁掉的发生在除夕夜当天的暴恐事件,也是出于扩大舆论影响力的考量。因为在一片“欢欢喜喜过大年”、“过个太平年”的和谐之声中,有一起令人紧张的恐怖袭击很容易产生轰动效应,也是对新疆当局乃至中共反恐最直接的挑衅。循着同样的逻辑和心理考量,当中国传统的“元宵节”与充满西方浪漫色彩的“情人节”在14日这一天撞车,新疆阿克苏地区乌什县传来噩耗,令各方媒体倍感突然。这一次,新疆分裂势力选准了两会前这个敏感时间点,再加上事件发生在人流密集信息扩散迅速的火车站附近,不仅容易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更能在短时间内产生剧烈的社会震撼和信息爆炸,造成更多、更严重连带效果和恐慌情绪。很显然,这正是犯罪团伙选择火车站下手的初衷所在。

从噩梦中醒来,谁都不想从噩梦中睡去。在暴恐带来的恐慌下,谣言开始潜滋暗长,网络意见领袖的口水战也让昆明之殇更甚。火车站暴恐消息传出后,紧随其后一则“昆明市大树营今晚也发生了暴力事件”的消息也开始在网络间盛传。因为处在暴恐氤氲之下,又是人们判断力最为感情用事的关头,这则“谣言”很快传至四方,将昆明带入了“死神来了”的暴恐重重雾霾中。时隔不久,央视新闻出面辟谣,《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也发出微倡议,“请不要肆意传播血腥和谣言”。因为血腥画面只会助长暴徒嚣张气焰,伤害孩子的心灵。造谣、传谣、信谣,只会扰乱人心,与当下的昆明有百害而无一利。

至于网络意见领袖们的口水战,则是从一则至今不明出处的语录而起,“从来不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让你盲目地仇恨,莫名地恐惧,稀里糊涂地活,不明不白地死。”作家天佑、媒体人罗昌平、活跃在公共事件的李承鹏等人纷纷转发,使得这一语录迅速成为捅向昆明的另一把刺刀。司马南、吴法天紧随其后附议,“李承鹏, 你还真是一条行动的汉子. 在人们心头滴血时刻, 能讲出如此有深意的话。是谁‘从不告诉你发生了什么’?刚刚发生, 谁弄清了事实吗?谁又隐瞒事实吗?‘盲目仇恨、莫名恐惧、稀里糊涂地活、不明不白地死’枪口指向谁?学南方系借恶案遗责制度攻击政府吗?”

这一次,司马南和吴法天们是对的。因为“从来不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是封锁信息,而是需要等一等真相。面对十多个家庭的支离破碎,照例大谈“没有无缘无故的暴力和仇恨”,为暴恐分子的反人类行径辩护,无异于往人们滴血的伤口上撒盐。要知道,此次事发的火车站,本是流动人口集中之地;惨剧发生的站前售票口,更是最普通的平民百姓才会频繁光顾的公共场合,夜晚时分,出没在这里的人,都是为生计、为工作、为家庭奔波劳碌的普通人,他们口音不同,家乡各异。就算那些施暴者有一千种理由,一万个说法,又凭什么把滴血的屠刀,挥向这些和他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的无辜者?残暴至此,已是人性无存。

在汹汹民意下和知道发生了什么后,天佑、李承鹏纷纷删除了微博,转而开始讨伐暴徒。其中尤以李承鹏的反转最为明显,“无论是谁,无论出于何种目的,无论什么种族,选择火车站这种人流密集场所,目标对准无辜的平民,这等邪恶,这种不择手段制造影响,其心必诛,必下地狱。”就此,左右派的口水战才算是告一段落。

英国诗人丁尼生说过,暴力是盲目的野兽。或许对非洲的野生土狼来说 暴力是唯一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是对人类来说,还有第二条道路可走。新疆暴恐事件的一再发生,也给习李时代的当政者敲响了警钟,十八届三中全会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任重道远。可见的暴力之下,又有多少尚未成形的暴力火苗在潜滋暗长?当所有人都可能成为血腥屠戮的下一个无辜受害者时,反恐不应再有态度之别,打击暴力恐怖行径不应再以反思之名拖延搁置。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3月2日18:30 | #1

    这个司马南,小人之心,什么时候都要跳出来露露丑。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