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要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文/澜夕

昨夜,昆明发生惨剧,数名暴徒持刀上街砍人,造成两位数的死亡结果,一时风声鹤唳,人人自危者有之,以怨报怨者亦有之。

我简单看了一下事情经过,以及牵涉进来的民族矛盾,然后在微博上说了一句“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这句话来自老聃,意思是说,若被治之民己不畏惧死亡,再用死亡来威慑他们,是没有意义的。这句话在应用层面的延伸,可以是“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也可以台湾的”雾社事件”。前者年代久远,我们先来谈谈后面这件事情。

“雾社事件”,发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台湾,为《马关条约》,台湾正处于“日治”阶段,除了驻军以外,也有为数不少的移民被日本政府安置于此。大为台湾的数支原住民部落(以赛德克族为主)对日本的统治政策(主要是土地政策)极为不满。而又不被赋予对话权利,故而计划发动暴力袭击以示反抗,但是因为日本军队有着现代化的武器等力量上的压倒性优势,所以台湾原住民部落选择了日本在台湾设立的学校作为袭击目标,在举办运动会时,集体冲入雾社公学,用长刀和弓箭将未成年的学生、妇女、教师皆数砍杀,造成134人死亡。2012年,台湾导演魏德圣拍了一部名为《赛德克巴莱》的电影,就是讲的这段历史。

好了,现在肯定有人会很愤怒。日本对台湾,是赤裸裸的侵略行为,而在反抗侵略时的暴力抗争,不能和疆独、藏独的恐怖行为,相提并论,你这是在混淆概念。

而这,恰恰是“武夫”思维带来的惰性结论。侵略与否成立永远不能以侵略看单方面的意志来作为判断标准,比如二战期间日本对华战争,在当时的日本看来,绝非侵略战争,而是为了建立“东亚共荣圈”。同理,在长期以来的教盲和灌输下,以汉人为主的中国公众,也丝毫不会觉得1949年后的中国(PRC)在对西藏、新疆等地区,是有着侵略成分的。

换而言之,强奸与否,不是强奸者说了算,而是被强奸者说了算,如果不承认这个底线,那我们不妨倒退回原始社会,今天我带人去端你家寨子,明天你再带人来取我的人头。

新疆是一个很特殊的区域。历史上的角色一直在汗国和藩国之间跳砖。辛亥革命之后,中华民国首先接管新疆,主政者名叫盛世才,此君军队出身,手段决绝。一度有过佣兵自重之心,先亲苏以借力清洗军阀力量,后来苏联势力渐大,盛世才开始靠拢国民党,而共产党则联合苏联,支持新疆独立成立”东突厥斯坦”(没错,共产党正是”东突”的发起者)对国民党政权展开反抗,而盛世才则保持了铁腕统治,十年镇压死伤超过万人。到了1949年,盛世才随国民党败退台湾后,他在兰州的岳父一家老小十一口被灭门复仇,这是后话。

1945年后,共产党策划的新疆独立运动终见成效,国民党无力治理新疆,其新疆的军事大员也在大势己去后相继投共,随着王震将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驶入新疆,这个比盛世才更有决断手腕的中华人民共和开国上将又反过来对新疆表态:当初让你们独立(民族自决与联邦制),不过是说着玩玩儿,现在都消停下来吧,盛世才和国民党的政策还是挺好的,我们共产党也要延续。

王震是个什么人呢,连中共最大的左派毛泽东都认为王震是”左倾”,你们应该就能明白大体滋味了。在王震主政新疆期间,他的政策是公开的,而且很简单,就一个字“杀”,凡是不敢动手的军人,立刻撤换,七年杀了一万多人,他还想杀,但是北京坐不住了,撤了王震的职,派装甲军团去新疆制止杀人杀得停不了手的王震部队。

这就是新疆的现代史,教科书里没有,媒体基本上也不会提及。要么被割让,要么被利用,要么被哄骗,要么被镇压,即使王震走了,共产党开始了一定程度上的怀柔,但是新疆仍然只是汉族政权的一块版图。很简单的一个历史事实是,中国截至到1996年,总计做过45次核试验,其中大部份都在新疆进行。美日、欧洲都有科研报告,推测的致死致伤人数实在不低,连做足的防护准备的核试验执行军队及政府科学家,都在改革开放后持续上访,申请赔偿,就不用说那些在核试验期间只被通知“回家关门,不要出门”的新疆居民了。

所以我很难自欺欺人的说,维族是汉族的同胞。我也很难理直气状的质问,你们凭什么要对我们抱有恨意?如果是维族执政,然后在汉族城市做上述事情不知道汉族又会怎么看待“民族统一”这个口号。

当然,站在和田、喀什、昆明等死难者的角度,的确可以反诘:你们的灾难固然可悲,但是与无辜的我等又有什么关系,把张家的仇往李家去报,何故于此?

昨天晚上,我用很简单的归谬法,证明了这种反诘同样无法站得住脚: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了迫使天皇及日本海外军队的投降,同盟军阵营中的美国向日本本土的广岛和长崎两座城市投下核弹,以无差别攻击造成大量平民伤亡,实现了使“二战提前结束”的诉求。若是上面的反诘成立,那么毫无疑问,我们应当清算美国的这场行动,并对整个以美国为轴的整个同盟军挂上“恐怖份子”的标签。

归谬的目的,在于证明逻辑是否自洽,并挤出利益水分,同样以平民为攻击对象实现政治诉求,若甲行使即为正义,而乙行使则为恐怖,那么这又将回到两儿辩日的时代,度量失衡,界线模糊,最后只剩下比拳头。

1945年以来,美国多次的庆祝二战胜利,却从未在任何公开场台,宣布对日的核武器攻击是完全合理的,美国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其学术界却鲜少对此课题做出过多的辩证,并非噤声,而是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投向广岛和长崎的两颗原子弹,是不具备正当性却又不得不实施的军事行动。同盟军对因此而伤亡的日本平民负有完全的人道责任,但是如果历史重来,核弹还是要扔,因为只要天皇一天不投降,海外日军就会新增一天的时间对同盟军的士兵造成损失,这个代价,会给同盟军各自在国内带来极高的民众压力,所以越过程序正义的红线,为了结束战争,同盟军中最大的军事单位美国就一定要背负这宗原罪。

程序正义究竟重不重要,一度是美国大学及公共社区中的热议课题。一名歹徒在纽约市中心放了炸弹,一旦爆炸可能伤及数以万计的无辜平民。警方捉到了这名歹徒却无法从他嘴中获取炸弹情报,而警方此时收到一条线索一一只要在这名歹徒面前,杀死他1岁的儿子,就可使其崩溃而拿到情报阻止惨剧,那么应不应该这么做?当然,这是一个没有正确答案的两难场景。在Reddit等社交平台,美国人比较倾向于“黑色英雄”的出现,一个具体的应用场景是一一一名妻儿因为炸弹而危在旦夕的男人,设法完成了“原罪行动”,他在那名歹徒面前勒死了后者1岁的儿子,歹徙崩溃交出情报,纽约万民获救,然后这个充当”黑色英雄”的男人举枪自杀,为其犯下的凶杀罪案伏诛。此场景是旁观者都愿接受的结果,危机平息,而为了平息危机而需要沾满鲜血的双手,却又由他人承担,与己无关,牺牲最小,欢喜皆大。

可惜的是恐怖份子也是这么想的,一旦恐怖袭击的计划制定完成,那么对于执行者而言,死亡就不再是一项阻碍行动的威慑存在,而人类社会迄今尚未出现比死亡更高形态的制裁。由于媒体在题材上的挑选,美国对于恐怖主义的反击通常都是热点,但是美国内部亦有制衡力量(比如对中东办公室),一方面针对法律范畴之内的诉求开启对话,一方面给予恐怖分子嫌疑犯一定程度的透明空间(前段时间关塔那摩还有塔利班的战俘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不断完善思考,永远承认还有更高明的解决方案尚未找出,永不停止对中东政策的反思。

对于任何民族、宗教上的矛盾,对话和制裁一定是相辅相衬的双轨,只有对话而无制裁,就会带来绥靖后果,只有制裁而无对话,就会遭致物极必反,而且这个路径一定是艰难、复杂、多变而且充满妥协的。

中国的问题,在于不承认事情的上述特性,在执政党以及大多数民众看来,解决藏、疆问题,只需找到一条万能的真理或是政策即可。可以一劳永逸乃至万古长青,而按照咱们执政党的尿性,显然只会单向选择制裁而非对话,你杀过来,我杀回去,论斗狠比勇,两边倒是都不逊色。

从效率出发,我很厌恶这种“武夫”思维,这也是我引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原因,人家已经做出觉悟公然行凶而且压根就没有逃窜意图,你摆出一副红了眼的斗鸡姿态,高呼“对待恐怖分子决不手软”有你妹的用啊?有意思的是,一向以精英份子自居的铅笔社主力成员李子暘,又开始跳槽到反智主义(说民粹主义也不为过)的阵营,说“索维尔在《知识分子与社会》一书中,严厉抨击了知识分子面对綦力犯罪总要寻找所谓深刻社会原因的愚蠢心态,并用数据指出,加大警力投入,可立竿见影地降低暴力犯罪率。自作聪明地卖弄”深刻“,是知识分子的重大道德缺陷。” 亲,把所有新疆人都关到监狱里去,还可以杜绝掉外面的暴力犯罪率呢。还有皇帝认为把书都烧掉、把读书人都坑杀掉,就可以立竿见影的造就万世王朝呢。知识分子或许愚蠢,但是所有抱怀一竿子愿景、用军备竞赛的理论来解开结的无缺陷完美专家,都是往洪水里撒盐还嫌不够多的自作聪明者。

惨剧的最大意义,不是在于争先恐后的在微博上点蜡烛(见别人没点蜡烛还跟人急大喊你有没有同情心啊),而是从中吸取足够的经验和教训,理解动因、原理以及方法,从仰望星空开始追寻世界万物的运行道理那一刻起,人类一直以来就是如此学习和进化的,孤立的观察事件,对瞬间反应的依赖,让情绪凌驾于智力智商,都是一种偷懒行为。

有小朋友很悲惯,说你这么高冷,要是在昆明被砍杀的是你的家人,你还会这么说吗?当然不会。但文明之所以成为文明,就是因为能够钳制人性中的非理性冲动,如果我老婆被人打了一拳,我会急得想要捅对方一刀;如果我老婆被人捅了一刀,我会气得想要杀对方全家。这就是很典型的非理性,没有什么不可承认的,但这不构成逻辑上的断裂,因为在判断公众事件时,排除自我情感因素是最基本的常识,在有陪审团制度的国家,无论是控方还是辩方律师,都被严禁向陪审团提出或诱导回答“如果你设身处地”之类的问题,因为数千年过去了,人类不能继续重演审判苏格拉底的闹剧。

前面说了,新疆的问题,在于“对话”渠道的缺失,在中国政府的反复渲染下,新疆的很多犯罪嫌疑人,都被冠以“恐怖分子”的名号,同时指责西方在对待恐怖分子的定义上双重标准,基地组织你们就公认他们是恐怖份子,一到中国内部的这些“恐怖分子”上,你们就没那么斩钉截铁了。双重标准的原因很简单,比如基地组织,其政治主张都是公开且不被保密的,本拉登生前就在录像带里说他所赞助并训练出来的人肉炸弹,是为了“摧毁美国和以色列”,很显然,当这项诉求被提出之时,关于恐怖份子的定义,就无需进行商榷了。但是中国无论是在西藏还是新疆的问题上从来都对这些“恐怖份子”的诉求讳莫如深,境内是看不到任何诉求的,仿佛那些暴徒个个都是疯子,不要命的制造血案,是想要“吓唬汉人”。这就是我说的关于“对话渠道缺失”的举证。他们想要什么、他们代表多少人、他们是多数还是少数、他们在施暴前有过多少次试图对话的尝试……这些问题,公众统统不知,只需要跟着政府的节拍走,履行“老鼠上街,人人喊打”的义务就可以了。国内的民众,你自然可以如此操纵。但是西方媒体显然不吃这套,不知情,则无定论,所以海外是不可能单凭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一份通稿就当你的传声筒的。

无论是否持有独立主张,新疆的少数民族,也就是维吾尔族人,一直都有“民族自决”的诉求,一是延续反殖民潮流,一是共产党在解放新疆时做出过承诺。你可以在土地等政策上对汉人实施先签约后撕毁的行径,但是新疆人不认共产党对于契约的违背,这个”民族自决”,往大了说,可以是独立立国等大事,往小了说,也可以卑微到“你要往我这儿做核试验,能不能事先打个商量,问问我的意见”这种小事。但是无论大小,共产党是一概不予理会的,你纵有千言万语,我这儿就没有可以申诉的公堂。1949年,为”解放”新疆立下汗马功劳的新疆民主同盟代表阿合买提江·哈斯木受毛泽东邀请,乘飞机前往北京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结果中途飞机莫名其妙的坠毁,机上无一人生还,从此新疆再无真正意义上的民族政治领袖,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又出了个热比娅·卡德尔。

现在汉人普遍害怕维人,觉得他们享有“两少一宽”的优厚政策,又尽是小偷和骗子,维人上辆公交车都有身体周围自带斥力屏障的效果,但是维人其实也都很怕汉人。汉人在新疆四处打洞开采石油,又是驻军又是殖民,维族自己又不被授予政治权利,对中央决定说不得半个“不”字,要么一直忍着,要么突然爆发,两条选择哪边都是万劫不复。

于是,维人逆反,汉人盲从,两边谁都不真正了解对方,就被推上了战场的对立两端。如果放弃思考,用雷厉风行大快人心的方法,当然是“严惩不怠”、“绝不姑息”、“加重安保”、“谴责恐怖”等方便快捷的做法,但是2008年在库车你们是这么做的,2009年在乌鲁木齐你们也是这么做的,2011在和田和喀什你们还是这么做的,历史一再重演,说明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不动脑子就能完美解决的啊。

说到头,我压根就不具备对新疆问题的话语权,这是国务院领公饷的官爷们才需要操心的事儿,我只是对一群喘着粗气的西西弗斯说“你们在做的是无用功”这句事实罢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匿名
    2014年3月3日00:02 | #1

    孩子,你不懂!中国还在中世纪,那些维族人也一样,所以有时不能用现代的眼光去看,新疆之事,除非退出,否则无解。新疆能丢吗?不敢想象呀,对中国人来说,简直比世界末日还匪夷所思!所以说王震那套是管用的,事实证明时间会抹平一些事的。

  2. 匿名
    2014年3月3日00:13 | #2

    照这个理论,米国人更是可恶了,为啥不跟拉登好好对话呢?为啥要派特种部队杀人呢?以色列人就更可恨了,跟巴勒斯坦人好好对话好好提高人家的生活不好吗,干嘛强占人家的土地呢?

  3. 匿名
    2014年3月3日00:13 | #3

    “雾社事件”其实就是目前中国少数民族所面对的困境。

    赛德克族爱“出草”,出草是啥?就是割掉一个人的头(主要是敌对族群),每个赛德克族男孩成年前都要做一次,也就是杀一个人,日本人上岸后当然禁止了这种行为,而且规定赛德克人只能在特定的地区活动,不能在自己的地方打猎,只能从事低下的工作(为日本人担担抬抬),其小孩也不能再在面上纹身等。尽管整个族群对此都颇有怨气,但经历过年少挫折的族长莫那·鲁道还是忍着。

    直到有一天,族长的儿子在招呼日本人的酒席上打翻了酒杯,结果被日本人大骂,小儿子不服气顶了几句,日本人打了他,结果后来又被其兄弟打伤,两者关系开始变得更加紧张。几天后,一群年轻人找到莫那·鲁道,强烈要求他带领大家反击日本人,莫那·鲁道看着这群一面白净的孩子,终于下定决心说:“日本人比森林的树叶还繁密,比浊水溪的石头还多,可我反抗的决心比奇莱山还要坚定!”

    再后来就是赛德克人,联合其他少数民族对日本人运动会进行袭击,也就是“雾社事件”了(对在场会说汉语的人全部放走),后来惨被带路党出卖,虽然赛德克族后来几乎被日本人灭族(赛德克人坚拒投降,男的宁愿战死,女的宁愿自杀,只有少数人走去附近的族群避难),但其勇敢的行径依然为后人所称道。中华民国在战后将原日本台湾总督府于雾社(今南投县仁爱乡)所设立的日本人殉难纪念碑拆除,改立原住民抗日纪念碑。1973年将莫那鲁道遗骸归葬于纪念碑后方,当地设有雾社事件纪念公园及莫那鲁道之墓。

  4. 匿名
    2014年3月3日00:14 | #4

    恐怖分子的定义在于他的行为,而不是诉求!俺是读法律的,俺是这样理解的,美英的法律也差不多吧,英国不也镇压北爱共和军吗?持不同政见,也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不然会被人耻笑的,呵呵。

  5. 匿名
    2014年3月3日00:19 | #5

    @匿名

    SB,苏联解体了,俄罗斯就不能活啦,结果活得比苏联时代更好吧!南斯拉夫也解体了,欧洲很多多种族的国家都各自独立了,不见得谁缺不了谁。

    当然如你所说,中国还活在中世纪的话,那么也就只有两条路,要么中央集权高压统治,勉强维持所谓的国家稳定直到崩溃,要么就是中央集权崩溃,争议地区迅速独立,历史惯例,真的无法避免。

  6. 匿名
    2014年3月3日00:23 | #6

    雾社事件?事实证明后来日本把台湾治理的很好嘛,台湾人不但服管至今也在怀念那段时光,所以说霹雳与怀柔是可以收服一个地方的,缺一不可,其他的就让时间冲淡吧!这个世界无法绝对公平公正!就好比维族也不是原住民嘛,原住民呢?都在地下呀,谁能为他们主持公道呢?

  7. 匿名
    2014年3月3日00:32 | #7

    匿名 :
    恐怖分子的定义在于他的行为,而不是诉求!俺是读法律的,俺是这样理解的,美英的法律也差不多吧,英国不也镇压北爱共和军吗?持不同政见,也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不然会被人耻笑的,呵呵。

    那么你知道当年英国是谁掌政吗?没错就是铁娘子戴卓尔夫人(连美国最NB的总统之一,搞垮苏联的里根也要退让三分),当年她的镇压举动在英国是有巨大争议的,结果也并未压制到共和军的暴力袭击,反而是更多,差点连自己都炸掉。后来戴卓尔夫人下台后,英国政府主动和共和军的政治组织“新芬党”谈判达成停火协议,给予自治权,今天北爱尔兰就是自治的,苏格兰,威尔斯这些也是,只不过名义上还在不列颠旗下罢了。

    好好填补自己的知识再去炫耀自己的身份吧,不然怕你做死一辈子时薪100,哈哈。。。

  8. 匿名
    2014年3月3日00:43 | #8

    楼上那个二楞子,哥再跟你说几句吧,世界上没有不可接受的事,但它可不可能发生就要另说了!我乐见中国民主化,与世界主流接轨,但新疆还是不可能独立,这是零概率事件,只讲一条,扎根新疆的汉人不比维族人少。暴力事件升级是双边的,政府其实也是乐见的,对外紧张会舒缓内部的压力,国人我是了解的,向往万众一心的感觉,但平时根本做不到,一盘散沙,连普世价值观都有大把的人此之以鼻,正好在这些事上有难得的共识!还有一个共识是赚钱!

  9. 匿名
    2014年3月3日00:45 | #9

    那些认为时间能“冲淡”的,可惜你活不了那么久,看不到中华大帝国哗啦啦崩塌的那一刻!
    英国曾经日不落,后来都纷纷独立了,英格兰与苏格兰时间磨合多久了,按理英格兰与苏格兰比中国与东土磨合得更好,但今年9月18日苏格兰就一定要从英国独立出去了!
    美国屠杀印地安人多久了,但早晚印地安人会脱离美国而独立,美利坚帝国也早晚会哗啦啦地崩塌掉,届时连曾融合得很好的夏威夷、得克萨斯都会从美国独立出去!

    时间真会冲淡血迹和一切吗?除非维族人是像满族人这么文明和善于融入汉文化的民族,而中华民族历史上曾有多少个满族呢?绝无仅有吧。内蒙早晚也会独立成南蒙古共和国,西藏早晚会独立成图博共和国,……连汉人都会跟另外汉人说拜拜,独立成很多个汉人国家呢,台湾一定会完全独立,并为全球华人或汉人所认可。世界大趋势是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毛太祖很蠢,其很多论断都是错的,但他这个“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的论断确是颠扑不破的宇宙真理!

  10. 钻牛角尖
    2014年3月3日00:50 | #10

    首先,关于领土和主权,基本是继承链条+实力确认。PRC继承ROC,也就保证了对新疆、台湾这样地方的主权继承。像外蒙古那样在ROC期间独立出去的,PRC就没有天然继承权,如果想要就必须搞侵略和殖民。东突两次叛乱立国,都在1~2年内被扑灭,1946年第二次被灭,ROC还在,所以PRC继承新疆领土和主权毫无疑义,翻脸不认账也很正常,谁叫你没外蒙那个运气叛乱成功呢?所谓殖民说,完全没有法理依据,从来没听说不出自己主权和领土的范围,叫殖民的,用民族来混淆主权,不合逻辑。台湾也是一样,只要最后属于ROC的领土,PRC都有天然继承权,除非你发起叛乱独立出去。

    其次,新疆不只是属于维族的,汉族、回族和哈萨克等族在新疆的历史比维族还长,如果扯民族,新疆也不必定属于维族,否则维族驱汉灭回的口号,也不会叫那么久。

    再次,汉族新开发区域,很多不是维族传统领地,而是人烟罕见的不毛之地,不能说出石油了,就成了维族的了,原先你干什么去了呢?国界之内,当然是谁开发谁受益,否则东营人可以说胜利油田是他们的,辽宁人也可以把大庆油田据为己有。

    至于核试验,没有特别要针对维族,只是那边人迹罕至,最适合用作基地,是个科学决定,而不是政治决定,如果确实造成了对周边少数居民的伤害,那应该进行国家赔偿,这无可厚非。

    说到底,落后民族的自由度比较少,很多所谓天经地义的权力,其实经不起推敲,如果执著于此,最后反而适得其反。

  11. 匿名
    2014年3月3日00:51 | #11

    苏格兰与英格兰合并、融合了整整三百多年,曾经融洽相处得这么好,但最终到今年还是要分家,要说拜拜了,苏格兰就要独立了,时间真能“冲淡”一切历史恩怨和血迹吗?苏格兰勇士华莱士的幽灵,怕是正在嘲笑某些无知中国人呢。

  12. 匿名
    2014年3月3日00:52 | #12

    就是铁娘子的决心让恐怖分子崩溃了,因为知道没有希望。北爱还在英国呀,但共和军呢?绑架人质要挟政府的事以前很多,但现在不多见了,因为各个政府都不会退让,宁愿牺牲人质,也不给希望。意大利一个总理不就是这样被牺牲的吗?好政治家与老好人是冲突的。

  13. 匿名
    2014年3月3日00:59 | #13

    @匿名
    北爱尔兰早晚会从大英帝国独立出去,成为北爱尔兰共和国的,只是你恐怕无法活着看到那一天罢了,北爱共和军的精神还在,北爱的独立意识也仍在,只要历史条件成熟,北爱独立意识就又会被唤醒,届时可能不是武力冲突,也会像苏格兰一样和平地跟英国说拜拜,和平地分家了。

  14. 钻牛角尖
    2014年3月3日01:03 | #14

    在一国主权之下,你要独立,只有一条路:
    发动叛乱/公投独立+主权政府被迫认输/主动承认

    除此之外,都属于一厢情愿。

    美国南方曾经要独立,可惜联邦政府不答应,那么只好内战。这次苏格兰要独立,如果英国政府答应,自然立国,但要不答应,也只能通过打赢内战来实现。

    这里存在一个收益与成本比例问题,和双方承受损失的心理底线,谁玩不起就认输。

  15. 匿名
    2014年3月3日01:07 | #15

    匿名 :
    雾社事件?事实证明后来日本把台湾治理的很好嘛,台湾人不但服管至今也在怀念那段时光,所以说霹雳与怀柔是可以收服一个地方的,缺一不可,其他的就让时间冲淡吧!这个世界无法绝对公平公正!就好比维族也不是原住民嘛,原住民呢?都在地下呀,谁能为他们主持公道呢?

    怎样说呢?对粪青来说,在31事件前,你的说法是明显的汉奸口吻,31事件后,怎么变得又这么动听,合情合理的呢?真会选位置坐啊。

  16. 匿名
    2014年3月3日01:10 | #16

    印第安人独立?它的国界怎么划呀?哈哈!有点脑子好不好?美国分裂?可能吗?你不知道美国的爱国主义搞得多好吗?美国崩溃,那些民贼独夫可就高兴了,这个警察终于完蛋了!我可不希望美国完蛋哟,美国主导的世界是有史以后最和平安宁的世界!我们现在对有些罪恶不能容忍,却不知这些罪恶在以前太平常不过了!

  17. 匿名
    2014年3月3日01:12 | #17

    所谓“国家统一”或“国家主权”根本就不重要,尤其是对那些共产主义专制国家的人民而言,只有国家分裂了才对人民大众是最有利的。可惜,中国人的脑子都被洗坏了,视“大一统”或“国家主权”比他爹娘的命还重要,只能说是脑壳都坏掉了……像欧盟申根国家那样,根本就不太在乎什么国家,虽然国界仍在,民族语言也不同,但大家都是可以畅行无阻,视国家如屁,那有多好,多自由!

  18. 匿名
    2014年3月3日01:14 | #18

    楼上搞的那帽子好大哟!汉奸?呵呵,我是讲历史,借鉴别人也成汉奸?

  19. 匿名
    2014年3月3日01:17 | #19

    @匿名
    美国如不分裂,则天理难容!当然了,中国如果不分裂,则天理、地理还有人理就都更难容了!
    中国是天怒地恨人怨的最丑陋国家,应该被分为八万瓣,这也是神的旨意,中国不大分尸则不足以赎其罪!

  20. 匿名
    2014年3月3日01:21 | #20

    呵呵,楼上那家伙讥笑别人被洗坏了脑,孰不知自己的脑袋也是有问题的,只是从这个极端到了另一个极端而已!

  21. 匿名
    2014年3月3日01:23 | #21

    西谚有云:神欲灭之,必先疯之。
    其实,对中国而言,应该是:神欲灭之,必先蠢之。
    看中国人大多都那么蠢蠢地执迷不悟,在拼命维护“大一统”或“国家主权”,只能说这地方是所多玛、蛾摩拉,是神要毁灭之地。

  22. 匿名
    2014年3月3日01:27 | #22

    哈哈,原来上面那位是张献忠转世哟,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也有点道理哟,人不但龌龊,而且还糟蹋了地球嘛!

    怎么说呢,心理阴暗,充满戾气,精神错乱!

  23. 匿名
    2014年3月3日01:38 | #23

    钻牛角尖 :
    在一国主权之下,你要独立,只有一条路:
    发动叛乱/公投独立+主权政府被迫认输/主动承认
    除此之外,都属于一厢情愿。
    美国南方曾经要独立,可惜联邦政府不答应,那么只好内战。这次苏格兰要独立,如果英国政府答应,自然立国,但要不答应,也只能通过打赢内战来实现。
    这里存在一个收益与成本比例问题,和双方承受损失的心理底线,谁玩不起就认输。

    笑了,英国是联邦制,知道什么是联邦制吗?苏格兰有自己的国旗,国歌,你认为是中国的一个省么?另外苏格兰独立,人家是文明人,玩的叫全民投票,够票数的自然OK,不够的以后再来,你猜全世界和中国一样还在中世纪么?

    美国独立战争才是你说话中的典型,爱自由的美国人赶跑了宗主国不列颠。南北战争实际起因是南方多田地,需要黑奴,而北方已经开始工业化,由北方开明派主导的国会要求南方马上停止使用黑奴(也就是嘴皮上占领下道德高地),结果南方不服,一气之下南方诸侯就“独立”去了,和民族啊,主权啊这些根本无关,经典电影《乱世佳人》说的就是这段历史,近年还有部叫《The Cold Mountain》的,Nicole Kidman当女主,也是套好片。

    最后,美国宪法也是给予各州高度自治权的,所以我们看到有些州有死刑,有些没有,Utah州的摩门教徒还能一夫多妻。。。

  24. 匿名
    2014年3月3日01:49 | #24

    @匿名 你以为全世界和中国一样都还在中世纪么?

    中国确实是个比中世纪更野蛮的国家,中国人也都是蛮族的未开化之人。

    参看~

    国家算个啥东西?
    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hyxz/201311/Article_20131128151132.shtml

  25. 匿名
  26. 匿名
    2014年3月3日01:56 | #26

    匿名 :
    楼上搞的那帽子好大哟!汉奸?呵呵,我是讲历史,借鉴别人也成汉奸?

    屁话,台湾抗日并不局限于少数民族,日本19世纪末已经开始在台湾殖民,当时的台湾人也并没有像现在那么浓厚的民族意识,今天我们看到的李登辉之流,你当然可以用洗脑教育成功之类一语盖过,正如我天朝就不乏此类人物。

    这样吧,我建议你为汪精卫翻案,为啥?他主动率领伪政府投降,挽救中国人不用经历第二,第三次南京大屠杀,这明显是英雄啊,那里是汉奸呢,汪精卫大英雄死得真冤,今天咱们李登辉去拜靖国神社就是对的,因为日本人没有再发动第二次南京大屠杀,救了多少中国人命啊!对不?

    说你是五毛吗?不至于,但明显你比他们高级点,懂卖弄些语言伪术,阴阳怪气,好走不送。

  27. 匿名
    2014年3月3日02:19 | #27

    你还别说,不是二战大背景,抗战胜利还真是未知数,所以我对美国一直有好感呀!人是趋利避害的,在无法抵抗的恐怖面前是会臣服的,久之就心服了,清亡后,有些汉人不是不愿剪辫子吗?那些恐怖分子就让他们面临无法抵抗的恐怖吧!你嘛,好比国观的傻粪,不过是另一种傻粪!呵呵!

  28. 匿名
    2014年3月3日02:25 | #28

    戴卓尔夫人?是撒切尔夫人吧?台湾是这样译的?呵呵!

  29. 匿名
    2014年3月3日03:31 | #29

    在评论别人观点的时候,要多做点功课,了解一下新疆的历史及维汉之间的关系的演变再来谈这次暴力事件。本拉登不是美国人,而这些人却是中国人怎么能拿到一起比较呢?新疆确实不能独立,但肯定有更好的办法,比如民国时就有比较好的处理新疆的政策。!!!多学点!!!!另外拿钱发帖子的脑残的居多说的多了就露馅了

  30. 匿名
    2014年3月3日09:30 | #30

    @匿名 ……中国是天怒地恨人怨的最丑陋国家,应该被分为八万瓣,……

    㖿,希望这天早到来!到时候俺也可以像孔圣人一样周游列国拉;是周游各个华人列国,语言和文化习俗都相同,毛年轻时的湖南芙蓉国独立梦想和夙愿也实现了!到时吊丝娶个外国新娘都不用到越南柬埔寨了,从湖北到山西找对象就是从楚国出国到晋国娶外国姑娘了,多好哇。
    到时候,俺出国游历在各个华人国家里周游列国,拜访各位外国友人,也包括你们这些外国网友,跟你们这些外国友人在QQ上网聊,然后到贵国去访问,还可以从淘宝网下单“海淘”,直接从外国网购一根大麻花当午餐,多好哇! 亲,期中国早点分,盼分家这一天早点来到,俺用汉语出国游!

  31. 你家二大爷
    2014年3月3日06:02 | #31

    看你的意思,你就是个极端主义恐怖分子,因为你能够跟他们一个语境,你理解他们

  32. 钻牛角尖
    2014年3月3日16:32 | #32

    @匿名
    真是要笑死了,也只有酸儒才会对着欧盟发出羡慕的感叹,也不想想人家打战打了几百年,才将就成眼前这幅模样。
    第二次世界打战才过去不到一百年,就有人忘了欧洲火药桶是什么意思了,自己去youtube上搜,世界战争频度动画,
    欧洲那块就没消停过。

    中国文人记吃不记打的德性,晚明东林党诠释得很充分了,一味强调私权诋毁公权,却不像欧洲资产阶级那样能自己上战场,指望泥腿子饿着肚子卖命保卫自己,哈哈,最后都肥了满洲杀星。

    什么时候,中国人能自己武装自己,自己保卫自己,能够怀里揣着枪相安无事的时候,再来谈分裂国家,战斗民族只有欺负别人的份,随便分几块都没问题,但酸儒民族呢?一分裂恐怕只能当肥肉了。

    做什么都别做不切实际的文艺青年,要自由就先自强,自强到不需要依赖国家保护,那么自然国家就没有存在的理由。

  33. 匿名
    2014年3月4日04:27 | #33

    按您的观点,现在不应该有中国,而应该是秦韩赵魏楚燕齐。。。@匿名

    匿名 :
    那些认为时间能“冲淡”的,可惜你活不了那么久,看不到中华大帝国哗啦啦崩塌的那一刻!
    英国曾经日不落,后来都纷纷独立了,英格兰与苏格兰时间磨合多久了,按理英格兰与苏格兰比中国与东土磨合得更好,但今年9月18日苏格兰就一定要从英国独立出去了!
    美国屠杀印地安人多久了,但早晚印地安人会脱离美国而独立,美利坚帝国也早晚会哗啦啦地崩塌掉,届时连曾融合得很好的夏威夷、得克萨斯都会从美国独立出去!
    时间真会冲淡血迹和一切吗?除非维族人是像满族人这么文明和善于融入汉文化的民族,而中华民族历史上曾有多少个满族呢?绝无仅有吧。内蒙早晚也会独立成南蒙古共和国,西藏早晚会独立成图博共和国,……连汉人都会跟另外汉人说拜拜,独立成很多个汉人国家呢,台湾一定会完全独立,并为全球华人或汉人所认可。世界大趋势是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毛太祖很蠢,其很多论断都是错的,但他这个“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的论断确是颠扑不破的宇宙真理!

  34. Ryan
    2014年3月5日05:35 | #34

    太荒谬了。还提民族自决。按照这种理论,那白种人就应该撤回美洲大陆,甚至所有人都回到非洲去生活。还用民族理论来讨论,那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35. FU
    2014年3月10日15:02 | #35

    很多中國人大概不知道,日本官方及日本人在霧社事件後的反省,遠優於現在的中國政府及多數中國漢人。

  1. 2014年3月3日14:05 | #1
  2. 2014年3月4日22:28 | #2
  3. 2014年3月8日10:54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