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昆明的恐怖

3月1日北京时间晚上9点多,云南首府昆明火车站发生神秘杀人案。中国官方《中国日报》通过新浪微博发出的简短报道,也透露出令人不寒而栗的神秘气息:

@中国日报:【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案件已造成28名群众遇难113名群众受伤】3月1日晚9时20分,10余名统一着装的暴徒蒙面持刀在云南昆明火车站广场、售票厅等处砍杀无辜群众,截至2日1时已造成28名群众遇难、113名群众受伤。公安干警当场击毙5名暴徒,其余暴徒仍在围捕中。

*神秘的中国特色*

昆明火车站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杀人事件,立即成为中国互联网各大门户网站首页的重要新闻,成为中国网民热议的话题,也立即成为世界媒体报道的热题。

在当今世界,非常不幸的是,滥杀无辜的大规模恐怖杀人事件几乎在任何国家都有可能发生。

然而,中国跟一般国家不一样。

昆明发生火车站大规模杀人事件之后,中国向全世界呈现出一种令人惊恐的中国特色,使杀人事件平添了一层恐怖。

中国当局在事件发生之后采取了怪异的信息封锁措施。3月2日北京时间凌晨,一位中国网民通过腾讯网的社交媒体“微信”发出了这样的抱怨:

“才一会儿的功夫,昆明事件从各大门户网站的双首页消失了。砍杀事件让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禁令让你明白为什么发生这些事。”

与此同时,另一位中国从事职业新闻报道的网民通过中国用户最多、社会评论最多的微博网站新浪微博也发出了这样类似的抱怨:

“‘从来不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让你盲目地仇恨,莫名地恐惧,稀里糊涂地活,不明不白地死。’这是一位记者同行对今晚昆明事件的感慨。”

*神秘的信息封锁*

如今,即使是不研究传播学的人也大都知道,突发事件发生时,封锁消息会造成有利于谣言传播的社会环境。中国共产党当局在采取有力措施封锁消息、制造谣言传播环境之际,又通过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微博,要求中国民众“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

@人民日报:【微倡议:请不要肆意传播血腥和谣言】面对发生在昆明的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在表达悲伤与愤怒的同时,也请注意:①请不要传播血腥画面,那样只会助长暴徒嚣张气焰,伤害孩子的心灵;②请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谣言只会扰乱人心。我们相信,真相终将大白,暴徒必被严惩。逝者安息,伤者平安!

显然,中共当局正在左右手互博或自相矛盾。

现在人们还不清楚中共当局此时此刻为什么要这样自相矛盾。

到了3月2日早上,中国当局依然在神秘地封锁消息。一位中国网民3月2日早上通过微博发出了这样的哀鸣:

“睁开眼就打开电视,想通过央视看看昆明惨案最新进展,但看了20分钟央视的朝闻天下,从晋济高速交通事、打车软件、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民间借贷、北京锅炉罚款、冬季残奥会。。。却没昆明半点信息,呆掉了,不相信央视能如此淡定,直怀疑昆明事件是不是自己做的噩梦。”

*语焉不详的指控*

昆明火车站杀人惨案发生大约12个小时,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在官方将杀人案定性为恐怖袭击之后,在将定性向前推进一步,声称昆明火车站杀人案乃“新疆分裂主义势力有组织的暴力恐怖事件”。

中国官方的这种说法包含着极大的逻辑和情理跳跃—新疆分裂主义势力要将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为什么要跑到昆明去杀人?难道新疆分裂主义势力愚不可及,要蓄意激起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汉人的愤怒,从而将他们一举击溃或消灭吗?

到了北京时间3月2日晚上,中国当局对昆明火车站发生的事件依然是语焉不详,顾左右而言他。

日本主要报纸《朝日新闻》发表记者金顺姬北京时间3月2日晚上从昆明发出的报道,题目是:

中国・昆明の無差別殺傷、当局「組織的なテロ」と断定
中国·昆明发生乱杀事件、当局定性为“有组织的恐怖袭击”

报道说:

“国营新华通讯社3月2日报道说,昆明市政府将事件定性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分离主义势力组织的暴力恐怖事件’。然而,中国当局没有出示将事件定性为新疆分离主义势力所为的具体证据。

“中国将在3月5日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国各地为此部署了严密的警戒措施。这次事件造成许多人死伤,看来要对习近平领导班子造成重大打击。”

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3月2日发表驻北京记者布里斯·佩德罗莱蒂的报道,题目是:

La Chine sous le choc après le massacre de la gare de Kunming
中国被昆明火车站发生的屠杀震惊

佩德罗莱蒂在报道中也对中国官方说法所包含的大幅度跳跃提出了间接的质疑,并试图填补中国官方说法当中的部分空白:

“中国当局已经将这次袭击事件定性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分裂主义势力和恐怖主义分子所为。新疆地处中国西部,与昆明相距1500多公里。目前,袭击者的身份和这次袭击的来龙去脉没有多少细节透露出来。

“突厥族的信奉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人如今生活在中国当局层层加码的高压和警察控制之下,在2009年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发生民族冲突之后尤其如此。在过去的两年里,那里也发生几十起用轻武器(刀具和自治燃烧弹)袭击警察的事件。在去年10月,一家维吾尔族三口人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驾驶汽车冲撞自杀。”

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3月2日发表记者安德鲁·雅各布斯和储百亮(Chris Buckley)的报道。这两位美国记者在描述昆明火车站的杀人事件时表达了跟《朝日新闻》记者金顺姬大同小异的看法:

“在昆明火车站广场和售票厅,在警察射杀四名袭击者,终止了攻击之后,那里身体横陈,许多人在血泊中呻吟。中国政府誓言要给民族分裂的那个西部地区带来稳定。但这一场景对中国政府这一誓言的令人惊恐的反驳。中国政府说,袭击者就是从新疆来的。”

*新疆与中国,暴政与恐怖*

昆明火车站发生的屠杀,在全中国和全世界引起震惊,也引起众多的中国公众对恐怖主义和政治压迫、恐怖主义和国际政治、恐怖主义与基本人权、什么是恐怖主义等问题进行严肃认真的反思。

许多人的反思显然是中国当局所不愿意看到的,例如:

“原因不是借口,所以恐怖主义永远不会被允许和原谅。原因不是借口,所以谴责恐怖主义也不是取消反思的理由。但在某些人看来,原因就是借口,所以在911时,他们欢呼恐怖袭击,说什么美国的行为是原因,所以活该。而在今天,他们又不许人们反思,因为在他们看来,反思原因就是在找借口。我只能说,这是一群还没进化好的畜生。”

(注:在2001年恐怖分子袭击美国的时候,中国国内一些狂热支持中共政权的“爱国青年”甚至中国官方人事表示欢呼,认为美国是咎由自取,并且通过中共控制严密的互联网发出他们的这种欢呼。)

“因為我朋友圈里有一些朋友需要普及,所以我加了括号內容:按比例杀几百万不觉得恐怖(50年代初土改、镇反),活活饿死几千万不觉得恐怖(59一61年因大跃进、浮夸风造成的大饥荒),肚子里杀掉无数不觉得恐怖(长达三十多年的強制计划生育政策),坦克架机枪上街不觉得恐怖(25年前的广场事件),几把刀,就恐怖了,就要毫不留情了,说你是傻逼,我都觉得侮辱了傻逼。”

(注:“25年前的广场事件”,显然是指25年前中共出动野战军开着坦克杀入北京城镇压要求民主的和平示威者。直到今天,中共当局依然禁止中国人公开谈论当时的天安门屠杀事件,将25年前的“天安门事件”列为不成上网的禁忌词。)

“在恐怖主义之中生活了六十几年的人,谈论起昆明火车站的事件居然像第一次遇到恐怖主义一样。别大义凛然地说‘我反对一切针对平民的恐怖主义行为’,说得好像你反对过中共政权一样,说得好像你刚才呼吸的不是PM2.5爆表的空气一样,说得好像你孩子没吃过地沟油喝过毒奶粉一样,难道只有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才叫恐怖?难道只有平民间的杀戮才会让你觉得恐怖?说真的,这片土地上的恐怖比你谴责的恐怖恐怖多了,该你谴责了。”

“新疆的问题和其他民族问题的根源是用所谓的民族政策而不用统一的法律。中国不应该长期以政策代替法制和法治。这不是现代文明国家的政治方式,而是封建专制统治方式。”

在中国网民进行上列的严肃认真的反思的同时,中国当局依然在顾左右而言他。

昆明火车站的杀人袭击事件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中国当局为什么要刻意封锁消息?为什么要顾左右而言他?

全中国,全世界在围观。

在许多人看来,中共对新闻、对信息的封锁是一种更为恐怖的事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