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惨案:谴责与反思不可偏废

笑蜀

相比大陸當局的疆藏政策,民國疆藏政策高明太多,尤其是楊增新的治疆政策。大陸當局疆藏政策全面僵化全面失敗,而將疆藏問題徹底封閉不許討論更不許批評,則最失敗。疆藏政策必須全面反思和調整,必須問責王樂泉等人及負責機構。這都沒有問題。
但是,如果因此把昆明慘案完全歸因為壓迫反抗關係而予同情,則萬難苟同。我們並不知道昆明慘案的真相是什麼。真相未明即如此斷言,是否太立場先行、太意識形態化?新疆問題不同內地問題,不同西藏問題,而的確有複雜的國際背景。壓迫是長期的和全面的,但縱然如此,跟昆明慘案之間也只是或然而非必然關係。未明真相前就把或然誇大為必然,差之毫釐必然謬之千里。這就好比敘利亞問題。敘利亞動盪之初確實就是反抗壓迫反抗專制,所以國際社會一邊倒地支持反抗軍。但後來的反抗軍就複雜太多了,不乏被所謂聖戰綁架的陰影,國際社會的態度也為之一變,再沒有一邊倒的支持。今天的新疆問題,跟敘利亞問題並非沒有相近之處,來自中東的宗教原教旨主義和現代恐怖主義未必不是重要成因,因而未必是壓迫反抗能夠完全解釋的。
當然無論什麼原因,當局對疆政策都難辭其咎。新疆問題全面複雜化之前,有六十年的相對承平時間,這漫漫六十年難道不是當局自己浪費的麼?全面複雜化難道不等於對疆政策的全面失敗麼?無視人心迷信暴力與高壓,則是對疆政策全面失敗的總根子。所有這些必須正视必須抨擊。
但所有這些並不能自動賦予恐怖襲擊以正當性,不能說人世間只有制度之惡,其他一切惡都不是惡,其他一切惡都是正當的需要同情的。甚至对昆明慘案這種有組織的屠戮無辜平民,都試圖同情。是的,昆明慘案真相未明,但無論什麼真相,有組織的屠戮無辜平民都屬於恐怖襲擊,都是萬惡,都罪在不赦。原因不是理由,任何原因都不能為恐怖襲擊開脫。無論真相是什麼,昆明慘案都是中國版的911,我的態度跟我當初對美國911的態度完全一致,即無條件譴責恐怖襲擊與哀悼逝者。
但,僅僅譴責與哀悼仍不夠。原因不是理由。但原因必須澄清,真相必須澄清,才可能避免悲劇。如果說对恐怖袭击的盲目同情反映人心之毒可能助長恐怖,那麼以需要無條件遣責為由壓制討論與批評、拒絕反思與調整則是典型的制度之惡。这不僅助長仇恨和絕望,為宗教原教旨主義和現代恐怖主義提供了溫床;甚至其本身就是一種恐怖主義。兩種都屬於極端勢力,屬於互為鏡像的共生關係。
這即是說,無條件遣責和全面反思不衝突。不僅不衝突而且不可偏廢。不僅政府要反思,全民都要反思,知識界尤其要反思,我自己也必須反思。當民族地區那麼多悲劇發生,當達賴、伊力哈木的理性溫和的聲音都被無情地全面剿殺,我們做過什麼說過什麼?我自己做過什麼說過什麼?今天的悲劇,難道沒有我們、沒有我自己的一份責任?覆巢之下無完卵,事到臨頭還不全面反思包括反思自己,還只是一味地掩飾或一味地推諉,還只是仇恨一切痛駡一切,這個民族就真的是深淵了。無條件譴責恐怖襲擊的同時,堅決要求真相,要求公開,要求自由討論,堅決批評和問責,則應該是全民反思尤其是知識界反思的第一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