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随想:谈革命(7)

来源

谈革命[7]:为啥俺不看好“暴力革命”的方式?

上周有几位读者建议谈谈乌克兰的事情。考虑到网上已经有不少专门的文章分析乌克兰的局势,所以俺改为:继续写“谈革命”系列的后续博文。毕竟此系列已经中断一年,不赶紧补上,心中过意不去。

★事先说明

本系列中断了一年。考虑到某些读者比较健忘,或者某些读者在看本文之前,没有看过本系列的其它博文。如果你属于这两种情况,建议先把本系列前面的博文看完(目录在“这里”),然后再看本文。否则的话,可能会因为某些概念的混淆,导致误解。
在本系列前面的博文中,俺已经界定了几个关键术语,包括(“政治变革”、“革命”、“改良”、“非暴力革命”、“暴力革命”、“上层革命”、“下层革命”)。为了打字省力,本文就不再重新定义这些术语了。

★历史案例的前车之鉴

本系列的上一篇《回顾“最近50年的革命史”》,俺汇总了32个国家的革命。
其实最近50年发生的革命远不止这个数目。为啥俺只选这32个?首先,俺只挑选“成功”的案例;其次,俺只挑选“推翻独裁、建立民主”的案例。虽然有 些国家建立的民主体制还很粗糙,但已经好于之前的政治体制(比如现在的俄罗斯依然算是“威权主义”,但比起苏联的“极权主义”,已经好很多了)。
在这些案例中,“下层非暴力革命”有18起,从数量上大于其它类型(上层革命,下层暴力革命,外国武装干涉)的总和。

◇对于“上层革命”

如果你看过本系列的第4篇《为啥改良不可行?》,你就明白:天朝的“上层革命”跟“改良”是同样不靠谱的。

◇对于“外国武装干涉”

这种途径显然是不靠谱的。因为天朝是一个“大国”(无论看“人口”还是“地域”还是“军事”都算大国)。最近100年来,通过外国武装干涉推翻某个大 国的政权,只发生过两次——分别是两次世界大战。二战之后虽然也发生过“利用外国武装干涉推翻独裁实现民主”的例子(比如越南推翻柬埔寨的红色高棉政权,美国推翻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但这些例子都是针对“中小型国家”。即使是针对中小型国家,总数也很少(只有3个)。
提醒一下:在非洲发生过很多次“利用外国武装干涉推翻旧独裁,建立新独裁”。这类案例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

◇对于“下层暴力革命”

其实这条路也是比较难走通的——从俺整理的历史案例可以看出:利用“下层暴力革命”实现民主化的案例很少(只有3个)。但是在天朝的民众当中,那些想要推翻朝廷的人里面,依然有很多人企图用“暴力革命”的方式来推翻中共政权。
所以今天这篇,俺就来分析一下:当今天朝很难用“下层暴力革命”的方式来“推翻独裁,实现民主”?

★从“军事”的角度分析

大部分网友总是把“革命”等同于“暴力革命”。之所以会有这种根深蒂固的误解,原因之一是: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基本上都是通过暴力方式(也就是“武装斗 争”)来完成。但是要记住:很多历史上成功的经验放到现代,未必就适用。比如古代的“武装斗争”和现代的“武装斗争”就完全不同。

◇冷兵器的特点

在古代,战争基本上都是冷兵器对抗(著名的“红衣大炮”直到明朝末年才投入实战,至于火枪的普及就更晚了)。冷兵器相比当代武器的特点是:
1. 更容易制造
无论是弓箭还是刀枪,民间手工作坊都可以生产。
2. 更容易掌握
无论是弓箭还是刀枪,普通人经过【自己摸索】,都可以掌握。而且大部分冷兵器都是“单兵武器”,一个人就可以操作。
3. 不具有大规模杀伤力
基本上还是“一对一”的杀伤,缺乏“一对多”的杀伤。

上述几个特点导致了:在冷兵器时代,如果民众组织反政府的武装力量,双方在兵器方面的差异不会太大(只有“量”的区别,没有“质”的区别)。而且冷兵器的战争,人海战术多数情况下能奏效。

◇现代武器(热兵器)的特点

“热兵器”与“冷兵器”的特点正好相反。
1. 更难制造
即便是最基本的步枪,也不是随便找个民间手工作坊就能造出来。至于飞机、坦克就更甭提了。
2. 更难掌握
复杂的武器(比如战斗机),光靠“自己摸索”是搞不定的。有些复杂的武器(比如坦克)往往需要多人团队协同才能用起来。
3. 具备大规模杀伤力
这个特点,想必大伙儿都明白的。比如一战中德国广泛应用机关枪,导致英法联军在索姆河战役中,一天阵亡6万人(全都倒在机枪阵地前)。

现代武器的这个几个特点决定了:民众在缺乏外部帮助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自行组织“民间反抗军”进行有效作战。在人类现代史上,所有“下层暴力革命” 能够成功,反抗军基本上都得到了某种外部援助。常见的“外部援助”有两种:其一是由外国直接提供武装支持(包括武器和人员),其二是本国的部分政府军倒 戈,从而给反抗军提供武器和人员。
举例1
比如辛亥革命属于“自下而上的暴力革命”。武昌起义能成事,靠的是一部分武汉新军倒戈。
举例2
老毛能打赢老蒋,苏联的军事后援非常关键。比如老毛为啥能首先拿下东北?因为1945年苏联对日宣战后,闪电式击败东北的日军,缴获大量日军装备,后来苏军把很多军事装备给了林彪的四野。
举例3
当年柬埔寨的红色高棉(柬共)能够利用武装斗争夺权并建立极权统治,关键因素是中国对红色高棉的大力支持。红色高棉的很多高层军官都到中国南方(云南、广西)接受游击战训练。同时中国还慷慨地提供大量军火给红色高棉。

★从“政治”的角度分析

 

◇关于“政治组织”的问题

在近代和现代,那些采用“武装斗争”方式企图夺权的,基本上都会建立一个相应的政治组织(政党)。比如辛亥革命爆发前,孙中山搞了很有名的“同盟会”。比如50年代,卡斯特罗发动古巴革命之前,成立了“七二六运动”。
但是在目前的天朝,缺乏类似的政治组织。
当然,目前没有不等于将来没有。但是大伙儿要明白一点:成立一个“以武装斗争为目标”的政治组织,(相对于非暴力抗争的组织)要冒更大的风险。就算能 够成立,能否发展壮大也是一个问题;就算能发展壮大,从成立一直到发展壮大,这当中可能要等好多年。比如:孙中山在1894年成立“兴中会”(同盟会前 身)。距离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有17年的间隔。
作为对比,再来看看“非暴力革命”。在本系列的第1篇《解释相关概念,澄清常见误区》,俺提到了:成功的非暴力革命不一定需要有政治组织来领导。比如:印尼在1998年发生了推翻苏哈托的非暴力革命,就是印尼大学生自发组织的,并没有某个政治组织在其中起关键作用。

说到印尼的这次“非暴力革命”,顺便扫盲一下。有些同学以为是革命之后才发生“排华惨案”,其实把顺序搞颠倒了。整个事件的大致经过如下:

1. 1997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导致印尼经济崩溃。
2. 苏哈托为了转移视线,刻意挑动马来族对华人的仇恨。
编程随想注:转移矛盾是独裁者惯用的伎俩
3. 在1998年5月中旬(5.13至5.16)发生了全国性的排华惨案。大量华人被杀,大量华裔妇女被强奸。
编程随想注:当时天朝的外交部长唐家璇居然说:“中国不干涉印尼内政”。这位唐外长直到7月份才改口:“表示强烈关注和不安”。
由此可见,咱们的朝廷一贯以来都是:对内很硬,对外很软

4. 到了5月19日,排华惨案引发了首都雅加达的大学生上街抗议,数万名大学生包围并占领议会大厦。
编程随想注:印尼首都的大学生比1989年在北京的大学生要牛逼
5. 当天,苏哈托召集军方高层,要求开枪镇压。军方高级将领抗命,军队保持中立。
6. 两天后的5月21日,无奈的苏哈托被迫宣布下台。

 

◇关于“民众支持度”的问题

俺在博客上不止一次提到“二八原理”。对于天朝民众,80% 以上都是“沉默的大多数”。所以,要推动政治变革,需要尽量争取剩下那部分人(不到20%)。
在这些支持政治变革的人里面,又可以根据“二八原理”再次分为两类:少部分人愿意为政治变革付出较高的成本/代价;大部分人则不愿意。
所以,如果要推动“暴力革命”,只能争取到很少比例的民众支持。以天朝目前的社会现状,这个比例肯定连 1% 都不到。
相对而言,“非暴力革命”会好很多。因为通常而言,“非暴力革命”的转型成本远远小于“暴力革命”。所以“非暴力革命”比较可能争取到较多的民众支持率。

★从“后果”的角度分析

前面分析了种种原因,说明“暴力革命”比较难成功(不是不可能,是比较难)。下面俺来假设一下,一旦“暴力革命”成功了,可能会有什么问题。

◇暴力革命的成本

很显然,“暴力革命”的成本比“非暴力革命”要高出很多。主要的成本在于:军事行动会造成很多附带性的伤害。这里面包括了人员的伤亡,对经济的冲击,对城市/农村的破坏,等等。
大部分的“非暴力革命”,都能以和平方式收场,所以成本就会小很多。极个别的“非暴力革命”因为遭到暴力镇压,演变为暴力抗争。那么成本就会有所提高。最近50年来,有18次【成功的】非暴力革命,其中3次遭到血腥镇压,以暴力方式收场。具体如下:
罗马尼亚:军队镇压示威民众,部分军队倒戈,内战持续不到一周,齐奥塞斯库被推翻。
利比亚:军队镇压示威民众,民众成立自由军,欧美提供空中支援(禁飞区),内战持续半年,卡扎菲被推翻。
乌克兰:警方和民众的冲突持续一周左右,军方中立,亚努科维奇被推翻。
另外,叙利亚的“非暴力革命”也是以暴力方式收场。其内战至今没结束,革命是否能成功还不好说。即使最终成功了,转型的成本也偏高——基本上接近“暴力革命”的成本。

虽然“非暴力革命”有可能以暴力方式收场,但出现的比例是比较低的。而如果是“暴力革命”,几乎铁定会有军事冲突。所以“非暴力革命”相比“暴力革命”的成本要小很多。
对于“非暴力革命”的支持者,如果遭遇官方的血腥镇压,要尽量想办法避免“叙利亚模式”,尽量争取“罗马尼亚模式”。

◇产生新独裁的风险

假设天朝出现了某个很牛逼的政治组织,并且领导了一场成功的暴力革命,推翻了中共。那么接下来会怎样?
这样一个政治组织,必定具有足够的强的军事实力,同时也具有了足够强的政治影响力。万一这个政治组织的领导人具有野心,或许就会成为新的独裁者。这岂 不是转了一大圈又回到原地?(说实话,咱们天朝已经吃过一次亏了,老毛就是以民主为名,发动暴力革命,然后成为新独裁者)
相对而言,“非暴力革命”不太容易出现某个【长期一枝独秀】的政治组织。如果非暴力革命同时有多个实力相当的政治组织参与,本来就可以避免某组织“一 枝独秀”。即使某个国家的“非暴力革命”只靠单一的政党来推动。但是因为这个政党没有军事实力做后盾,该党掌权之后如果执政业绩差,还是很容易被换下台。
举例1
比如韩国在80年代的非暴力革命中,有不止一个政党(包括金大中的党和金泳三的党)参与反抗军人独裁。所以南韩在推翻军人独裁之后,就很自然地过渡到了多党制。
举例2
比如80年代波兰的团结工会,规模很大(成员占总人口三分之一),后来成功挑战波兰共产党(迫使“波共”实行多党制,然后在大选中击败共产党)。在当 时,团结工会堪称一枝独秀。但是几年之后,波兰涌现出很多新的党派,团结工会一枝独秀的局面立马就消失。如今波兰政坛,已经找不到“团结工会”的影子了。

★总结

综上所述,“暴力革命”存在如下几个显著的缺点:
1. 往往具有更大的转型成本。
2. 即便能成功,可能也要耗费更长的时间(时间成本)。
3. 成功之后,万一领导暴力革命的政党或个人蜕变,可能会出现新的独裁(比如咱们天朝的毛太祖)。
相对而言,“非暴力革命”可以比较好地解决上述几个缺陷。这也就是为啥最近50年来,“非暴力革命”成为主流的原因。
本系列的下一篇,俺来分析一下:为啥不用暴力,也能推翻政权?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