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汇塘渔夫:罗诸侯江苏强拆十字架,黑衣人昆明乱砍过路人

第三季第12回《罗诸侯江苏强拆十字架,黑衣人昆明乱砍过路人》

书接上回,这香港这里为了明报主编被砍的事情上街游行抗议,打出口号也是颇为悲切的“他们不能杀死我们所有人!”。一副等着被杀的样子。

而香港警方则已经发现,两个凶手分别从火车站和渡轮离开香港,返回大陆了。如今就等着大陆警方如何抓捕这两个凶犯了。不过,这个事情既然到了大陆,就看大陆这里的斗法了。上回说了,CP自己都清楚是自己帮派里面哪个主使干的,而上回只说明报和梁振英的过节,还有一个要紧的就是那个离岸公司数据爆料的事情,原来明报也有份参与,只是这个背景就复杂起来,这刘主编到底是因为这个被砍还是梁特首的事情,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只有CP自己清楚了。

上回书还说了,广隶的一个秘书,后来做了海南副诸侯的被抓了,可是为何如此晚被抓呢,原来,这个副诸侯知道广隶有些危险,就另外巴结了一个高层,哪一个呢?就是月月鸟人家族。月月鸟人虽然退位多年,可是家族却控制了中国电力的整个系统,势力依然庞大。比之广隶,月月鸟人有一个超级优势,就是所谓的红二代身份,月月鸟人因为是周恩来的养子,故而地位在红二代中辈份是极高的,虽然智商有些问题,口吃,可是,因为CP内部和黑帮无异,这辈份也是极重要的,故而月月鸟人就占着便宜,垄断了电力系统。

鸟人的女儿鸟淋,一直在到处寻贪,这广隶的秘书就自动找上门去,要把一块地送给鸟淋。鸟淋一看,欢喜万分,可是,这个地若是直接给了鸟淋占位的国企,那不是白要了。故而鸟淋就在香港买了一家空壳公司,一共一万港币,然后拿着这个一万港币的公司,就拿了价值几个亿的地皮,当然,付的钱就少了很多,据说只有几千万,还是银行付的钱,鸟淋就等着地皮升值,转手一卖就赚钱了。

可是,鸟淋如何可以买下香港的公司呢,原来,鸟淋也有香港的身份证呢。按照CP内部的规定,凡是在大陆做官的,或者国企做高管的,都不可以拿香港身份证的。不过鸟淋和很多官员其实都拿了香港的身份证,还有其他国家的护照在身,方便随时出逃啊。

而鸟淋在香港还有一个相好,叫做黎亮的,原来也是在京城的一个小官吏,后来去了香港鬼混。据说床上弄女人有些本事,专找熟妇下手。鸟淋由香港的贵妇介绍,就搭识了黎亮,自然就要去上床试枪了。被肏了以后,满心喜欢,就经常去香港找这个黎亮偷欢,弄得香港这里的CP人士都知道这个事情。而黎亮既然搭上这个有钱有势的熟妇,自然就趁着机会捞钱了。黎亮办了一个空壳公司,就要鸟淋让大陆的国企出钱收购了,这样来钱又轻松又合法。这鸟淋见奸夫开口,立刻应允,就找了月月鸟人出头,让鸟人家族的钱袋子三峡总公司出头,花巨资收了这个空壳公司。

这三峡总公司因为鸟人的关系,里面污七八糟,贪腐成风,行内尽人皆知,可是无人敢说这里的内幕。故而这三峡公司越发肆无忌惮,简直到了明火执仗地贪污地步。

只是最近王奇山开通网络举报,结果很多被勒索过的商家都出来举报了,还有一些因为利益分赃不均的,也跟着起哄。这里王奇山一看,事情很大,就出头找了西七帝,西七帝一看鸟人家族,事情也比较麻烦,虽然大陆P民大约没有喜欢鸟人的,可是,CP内部鸟人还是很有势力,故而不敢对鸟人轻举妄动,就让王奇山慢慢查,不要动的太猛。

王奇山自然知道鸟人的一切,就先把三峡总公司的老总换掉,这个就和处理广隶的心腹蒋洁敏一样的手法,来个明升暗降,让其没有实权,然后抓几个手下一搞,自然什么都招了。不过因为其他地方的事情还是超多,故而这里只是先开了一个头,等到广隶的事情结束了,估计才会慢慢收拾这个摊子呢。

而鸟人家族还有一个事情也被人揭开了,就是鸟人的幼子鸟蛹,这鸟蛹据说曾经和李嘉诚的儿子吃饭时问人家,你爹的钱多还是我的多,这李嘉诚的儿子听了,立刻说,当然你多了,我爹哪里可以和你相比啊。鸟蛹听了大喜。因为鸟蛹来钱容易,虽然鸟蛹是鸟人后代几个中智商最低的一个,却是最有钱的一个。因为鸟人见这个儿子不成器,就不让他做官,只是经商,结果鸟蛹不费力气,就赚得盆满钵满,气焰无比嚣张。

其老婆原来也是个红二代,不过呢,也变成了香港人,还是香港滑冰协会的主席,这个都是CP安排的。而虽然这个头衔并无多大利益,可是,这个家庭自有其门道。原来,这对男女有个女儿,如今也就二十出头一些,却名下有很多固定资产,其中在东莞就有一个大溜冰场。这鸟蛹的老婆就让香港冰滑队一直去自己女儿的溜冰场训练,自然费用就是冰滑队付了。这个事情被香港媒体曝光以后,香港冰滑队不敢多说什么,只说这是协会安排的。鸟蛹的老婆不敢出头应对,只是不发声。鸟人家族可谓贪得无厌,将来也是一个和坤的下场呢。

再说广隶的一个人马,江苏的罗诸侯,虽然暂时靠着李源潮的说情没有被立刻抓进去,可是这心里也就慌慌的,因为自己罪孽深重,知道将来必无善果,所以情绪低落。

这天就坐车外出到下面去,突然看见路边民房上树了一个十字架,当时就心里咯噔了一下,原来有人曾经警告他说,因为作孽太多,要被上帝惩罚的。如今突然在路边的民房上看见十字架,心里就发慌了。这个就是恶人的心态。我等P民看见十字架,从来也不会心里发慌的,而且还会去到教堂里看看的。

这罗诸侯就问边上的人,为何这民房上会有十字架,边上人答,可能是当地百姓自己树的吧。过了一会儿,罗又看到一个十字架,心里就有些憋了,心想这不是要我的命吗。到了地方,就问当地官吏,为何这里有这许多十字架,当地官吏说,这是P民自己修建的。

原来,当地一些百姓因为看不惯CP的作为,自动信了上帝,自己花钱造了小教堂在里面念经做礼拜。当地官吏并不阻止,因为这些基督徒也好,天主教徒也好,都是与人为善,也从来不和官家争辩的,对于当地官吏而言,这样的人家多了,当地风气反而好了,自己落得轻松,何苦自找麻烦呢。若是地方上流氓众多,滋事不断,那才是麻烦事情呢。

可是罗诸侯因为心中有鬼,看了这十字架十分烦恼,就说这个十字架太高了,影响不好,要当地官吏拆除,官吏有些不解,罗诸侯大怒道:如果你们不拆掉十字架,我就撤掉你们。当地官吏听了都有些害怕,就连忙去找大吊车来。

这里教徒们还不知道呢,突然就来一帮人,要拆掉这十字架,教徒们就说这个都是我们自己造的,又没有碍到你们,为何要拆,来拆的人说,上面的领导看见了,说十字架太高,影响不好,让我们来拆的,你们去找上面说吧,我们只是奉命办事。这教徒们哪里会强行阻拦呢,除了胸口划划十字,只好眼睁睁看着自己辛苦树的十字架被强行拆掉了。虽然也有教徒去找官员论理,可是江苏地界上,罗诸侯乃是最高级别的官吏,其他官吏哪有权力否决呢。所以,一时间,江苏各地都接到指令,要拆掉P民们自己树的十字架。结果一时间,大吊车都被调集到这些有十字架的地方,开始大拆除了。罗诸侯不想想,自己已经罪孽深重了,如今还要拆掉这十字架,这不是更加深罪孽了吗,只是这恶人已经一条道走到黑,也不管这许多了。将来罗诸侯必遭恶报,等到这天来的时候,说书的再来细说罗诸侯的下场。

世上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不可以做的,尽可能不要做,否则总有后果的。前文说到,这西七帝去拜毛僵尸,就是一个例子,这一拜不要紧,后果很严重啊,因为很多灾害就开始来了。

其实有些事情还有其他的因素,只是很多事情都是一个累积的过程,今天做一样,明天做一样,时间久了,积怨就越来越深了。

就在西七帝一门心思搞两会的时候,昆明这里就出了一个大事情,看官也都知道了,就是一帮黑衣人,在3月1号的晚上,穿着统一服装,拿着刀在昆明火车站大肆屠杀,见了人,不论老幼妇孺,上去就是一刀,如果发现没死的,立刻还要再补上一刀,残忍无比。而且这些个黑衣人每人手上都不止两把刀,一把刀插入被害人身体后,也就不拔了,立刻再拿出一把刀来继续杀人。这火车站晚上都是普通百姓,哪里见过这个事情,一时间都被杀的傻掉了,有回过神来的立刻就逃,逃的慢的就遭殃了。

就在短短半个钟头不到,这伙人就当场杀死了28个,杀伤一百三十多个。现场可谓极端惨烈,等到警察赶到,杀了其中4个凶徒,又抓了一个,结果发现还是一个女杀手。

此事事发突然,各方均无防备,等到看到结果,惨案已成,震惊大陆和全球。这个屠杀来的很突然,而CP这里也一时间蒙了。等抓了几个逃跑的凶徒,才知道事情还要复杂。

原来这伙人是在境外收了人家的钱,按照这个时间段来闹事情的,境外有人给了一个亿,要他们在指定的几个地方杀人放毒。这些个地方,已经知道的就是云南,四川和广西,如今云南已经动手,其他两个地方还没有消息。

这些杀人的团伙,都是有着伊斯兰的星月标志在服装上的。当时究竟属于哪个组织的,其实一时半会也无法弄清楚的。故而CP这里一开始说的是“暴徒”,并无指明身份,可是,诡异的是,云南当地却接着说这是“东突”分子干的。这下就把视线引到“东突”身上了。

其实,这里面有很多不明之处,以说书的来看,这个其实和广隶余党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东突”若是要袭击,按理是在新疆才是最合理的,因为那里做完事情,一转身,就变成当地人,警方很难查询。而跑到内地,就凭着维族人的面孔,太容易辨别了,无疑就是送死,故而拿人钱财乃是唯一合理的解释。而且若是“东突”无有杀人还要钱的理由,杀人就是了。这一亿必是广隶的死党出的份子,而且,广隶在争发伪掌权十年,最清楚那个地方才是最薄弱的地方,最容易下手,若是用这些个内部情报指点恐怖组织,破坏性和轰动性才是最大的。

还有一个就是,“东突”也好,“东伊运”也好,都是被定性恐怖组织的,CP已经派了很多人再盯住,而且还和其他国家的人合作,在境外也盯着,如此一个大行动,CP居然毫无线索,有些说不过去,换言之,如今实施屠杀这些个组织,可能只是几个私底下的零星组织,本来不再重点看守的范围内,因为财力和人力都不够这些组织搞一次大规模的行动。

不过,要是CP内部有人盯着这些组织,知道这些零散组织的优势和劣势,然后加以利用,那么事先无法察觉就说的过去了。广隶的人马乃是最可能的知道这些事情的人了。

故而说书有八成把握说,这个其实乃是CP内斗的蔓延,只是这次是把维族人一起拖了进来。

而对于“东突”,说书又要多说一些背景,看官也好知道这“东突”的来历。

其实,“东突”乃是当初苏联一手扶植起来的,东突的创始人就是一个苏联人,目的很明确,也是要让新疆像外蒙古一样从中国独立出去。当初,新疆闹独立的时候,CP也参与其中,乃是“东突”的始作俑者之一,而当初在新疆镇压“东突” 的就是大名鼎鼎的盛世才。毛泽东的一个弟弟就是被盛世才抓住枪毙的。看官可明白了,若是今天抓住一个人说他和昆明或者乌鲁木齐的惨案有直接关联的,是组织者之一,要枪毙这个人,P民可有意见呢?

CP自己其实对这个支持“东突”的事情还颇为自豪的,美其名曰“三区革命”。这个在CP自己的出版物中都有说明。当初的“东突” 的标志和如今在昆明杀人暴徒服装上的标志几乎完全一样!也就是说,在1949年以前,CP是公开支持新疆独立的!

后来民国的总统蒋介石就和苏联讨价还价,最后苏联同意不再支持“东突”,可是,“东突”的主要人员蒋介石也不可以抓,结果这部分人一半回到苏联,还有一半就加入了CP!其中一个叫“包尔汗”的还做了正鞋副主席!

1949年以后,盛世才在大陆的所有亲属被彻底灭门,一个不留。而CP在1949年以后也突然改变了立场,不允许新疆再闹独立,而且,连有限的自治权也全部被剥夺。这下“东突”也好,维族人也好,就觉得上当了,故而就开始和CP发生冲突,不料CP可比他们厉害多了,王震过去,一闹就杀人,杀得当地人怕死了。不过,这仇也就结下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仇恨其实是在加深,深到胡耀邦去新疆视察的时候,感到不可以这样继续下去了。

结果胡耀邦就开始对维族和其他族裔和解,允许当地人建造清真寺,这个举动产生了两个方向的作用,一个作用是缓和了汉人和当地人之间的仇恨,让当地一些人觉得汉人还是可以友好磋商的,另外一个就是常年被压抑的愤怒也从这个时候喷发出来了。故而CP内部也是两派尖锐对立,一派是要继续缓和,另一派就是要继续镇压。

结果胡耀邦一死,自然镇压派就占了上风,结果又开始加紧镇压,这下让原来对汉族有些好感的人也彻底绝望了。

等到CP让王诸侯掌权新疆以后,事情就开始更加恶化了,可是,CP这里根本无人知道可以如何处理新疆的事情,就由着王胡作非为,而更加诡异的是,在王连任两届新疆诸侯之后,古月帝居然继续让其再做一任,这下让新疆的事情再无解决的可能了,王诸侯在新疆的时候,大肆贪腐,连着一根电线杆都要从老家山东运过来,搞得当地汉维两族怨声载道,而且也极度加深维族对汉族人的仇恨。而新的“东突” 再次在这个时间段开始活跃起来了。

这个仇恨终于在2009年7月到达爆发的顶峰,7月5日,从新疆各地按照约定过来的维族人拿着大刀和棍棒在乌鲁木齐开始疯狂杀汉人,其残暴程度远远高于昆明,而新疆王当时竟然手足无措,而且事先连一点防备都没有做,汉人被杀的晕头转向,向政府求救的时候,竟然得到的说法是政府无力保护,要他们自保。这下汉人也愤怒极了,在7月7号,自己也拿起刀棍,走向街头示威,打出的口号就是“杀死热比亚,赶走王乐泉”。只是这个时候,那些杀人的新疆人早已坐火车从乌鲁木齐返回自己的老家了。

而CP当时做的事情就是在新疆断网,把互联网和移动通信网全部关掉。任何关于7月5号事件的照片不可以在网上发布。互联网断网一直持续很久。说书只是看到新疆的朋友偷偷拍下的照片,到上海出差的时候看了几眼。只能这样的比喻,若是看见过印尼屠杀华人的血腥照片,那么这些照片是属于同一等级的。惨不忍睹!!!

看官就疑惑了,为何CP如此庞大的情报机构居然对这个动员全新疆的维族人去到乌鲁木齐的举动毫无察觉呢,这里就有机关了。原来,广隶和新疆王当道的时候,虽然维稳费超过军费,可是,这都是为了忽悠古月帝等,自己好趁机捞钱的把戏,这新疆王也在新疆,尤其是乌鲁木齐建了一个所谓的监视系统,耗费银子无数,可是,这个系统的大部分金钱都进了负责这些系统的公安和争发伪还有情报机构负责人的私人口袋了,最后的系统就是一个空架子,毫无用处。而那些贪官也只知道贪钱,哪里会关注这里维族人要闹事情了呢。结果就造成了7.5惨案。

可是,惨案发生以后,CP又拼命封杀真相,其实就是为了掩盖自己的无能和贪腐。结果,这个事情就这么拖了下来,成为维汉两族永远无法调和的裂痕和伤口了。等到西七帝上台,已经无法收拾了,虽然西七帝让鱼正生再去新疆采取镇压手段,可是,于事无补了。这个说书的以前曾经说起过,只是维族人这次借着广隶的死党的金钱再次发难,也是出乎意料的。如今已经成了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死循环了。

如今,当局也是着力不让这个昆明事情继续吸引关注,不让P民多问几个为什么,因为一问,必然就要涉及到如此庞大的维稳系统竟然对这样恐怖的暴力袭击毫无所知,官方究竟在干什么,难道只会抓几个网上发发帖子的人吗?天价维稳费到底去了哪里?这新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引得维族人要跑到昆明大开杀戒?这些事情CP都是无法正面回应的。故而如今就是不谈此事,只说两会了。

P民也对维族杀手的残暴无法理解,可是,若是看到下面大陆论坛上的一个帖子,或许可以知道其实比之更加残暴的思想还在汉人这里呢:

帖子如下:“前苏联亡党亡国的最大的沉痛教训就是,当反党势力走上街头集会发动暴乱时,苏联红军官兵不敢向他们开枪,导致局势恶化最终无法挽回。因此人民解放军广大官兵要吸取苏联灭亡之教训,只要反党势力敢冒头,敢上街集会游行教唆反党活动,解放军就要敢于开枪。哪怕对面是你们的爹娘和儿女也不要手软,爹大娘大不如共产党大,儿亲女亲不如共产党亲,作为党领导下的枪杆子,解放军就是要有大义灭亲的觉悟!”

帖子如今已经被网站删除,不过很多网站都有这个帖子的截图。看官试想,若是连着自己的亲爹妈和儿女都可以杀的,其他人如何杀不得?若是杀人,如何不残暴呢?

说起这次昆明的惨案,不由得想起今年的春晚。CP办的春晚,每年都有一个节目预示这当年的灾祸。据说是从当初费翔唱的“一把火”开始有了这个规律的。(当年大兴安岭着火)。

今年的春晚的节目十分诡异,居然出现了样板戏《红色娘子军》的片段,里面有一段舞蹈,就是娘子军穿着统一的军装,拿着大刀在翩翩起舞。说书的好多年从来不看春晚,也是过了好几天看到有人评论这个节目,深感意外,当时觉得怎么样板戏回潮,莫不是要为薄熙来平反了?现在看到昆明的事情,这才明白无论CP如何审查,如何避免所谓的讽刺节目,就是全部唱赞歌的,还是逃不掉暗示灾难的命运,所谓天意啊。

只是广隶死党这么一搞,应该是加速广隶集团的覆灭,只是若是这些个死党已经策划好更大的灾难,搞得狼烟四起,举国陷入混乱,那么来个乱中取胜,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这个毛泽东以前就屡试不爽的。

而西七帝这里几乎已经明着告知各界广隶已经束手就擒了,而大陆媒体更加缺德,说广隶的原名乃是元根,连着祖上是哪一个都给刨出来。真是墙倒众人推啊。

说书的也好奇,要问一句:元芳,你如何看昆明的事情,可是元根的人做的?

欲知元芳如何回答,且听后回。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