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昆明暴恐袭击考验中国新疆政策

针对西北偏远地区新疆持续多年的叛乱,中国采取的遏制战略遭遇戏剧性的失败,这给北京方面带来严重的政策挑战。

矛盾的一方是反对中国控制其能源丰富的家园的维吾尔族穆斯林。这一矛盾上周六晚间在中国腹地爆发:地处中国西南的昆明市遭遇恐怖袭击,导致33人丧生。挥舞砍刀的袭击者在该市主要火车站发起的血腥攻击还令人质疑:中国政府对维吾尔“分裂主义”的强硬回应,是否只是成功地制造了一场更加棘手的危机?

官方的新华社昨晚称,中国警方已逮捕3名参与攻击的人员,并确定这个团伙的头目是阿不都热依木•库尔班(Abdurehim Kurban)。警方上周六在火车站当场击毙另外4名犯罪嫌疑人,并抓获一人。

没有任何组织声称对这次袭击负责,但北京方面一贯坚称,其在新疆的斗争对象是未指明的“分裂主义”分子,而不是“维吾尔”活动人士。这种区别很重要,因为它暗示,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地区(如新疆和西藏)的紧张局势要归咎于境外敌对势力,而不是中国政府自身的政策。

去年新疆发生的若干冲突导致100多人丧生。这些冲突大多发生在偏远地区,有关具体事件相互矛盾的报道无法得到独立核实。

昆明发生的大屠杀是去年10月以来这一矛盾第二次蔓延至新疆以外。去年10月,3名维族人驾车在天安门广场冲撞人群。虽然那是一起发生在中国首都市中心的具有高度象征意义的攻击,但它仅导致两名路人丧生。

与此形成对照的是,上周六发生的大屠杀在地点和死亡人数两方面都令人震惊。昨日昆明天气晴朗、鲜花盛开,令人对不到48小时前发生的惨剧更加觉得难以置信。

“伤亡人数和暴力行为的冲击力都达到空前的高度,”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China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International Relations)反恐问题专家李伟表示。

“恐怖威胁显然正蔓延到新疆以外。这次袭击是经过精心组织策划的。参与者之前受到良好的训练。”

此次恐怖袭击的一些受害者在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九楼接受治疗,一些官方媒体所称的“中国的9•11事件”的野蛮性在这里可见一斑。

大部分伤员都是头部被砍伤,他们剃光头发的头皮上满是纵横交错的长疤痕和缝线。

曹念(音译)描述了他23岁的女友王鸿丽(音译)后脑被砍中的那一刻。“我在车站给她送行,就在这时(攻击者)出现了。”他说,“起初是一个人,然后出现了六个人。我们蹲下来时,他们砍中了她。”两人踉踉跄跄逃出车站,跑了大约400米才得到救护。

未在袭击中受伤的曹念说话时,一辆推车从他熟睡的女友身旁推过,车上是另一名伤者。此人头部右侧有一道深深的伤痕,伤口已被缝合。他的耳内仍有明显的血块。

“我们都对这场悲剧感到震惊,”纳舟怀(音译)表示。他是一名回族商人,此刻正在顺城清真寺等待正午祈祷开始。“他们杀害了普通人——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我们相信,你甚至不应该杀死一只蚂蚁。”

顺城清真寺外似乎没有警察执勤,昆明火车站的安保也令人惊讶的宽松,这里再次挤满了旅客。

在地处昆明市中心的顺城清真寺外,一块横幅标语敦促信徒加强民族关系和团结、建设和谐社会。

虽然在维族和回族聚集的大树营附近停着大量警车,但街上几乎看不见警察。

“人们都很害怕,生意下滑了。”一名餐馆老板说,“上周日他们在这里抓了一些维族人。”这些拘留无法得到证实。但在其他地方,在中国全国人大和政协举行年会前夕,有迹象显示一场可能的反弹正在酝酿当中。

上周三,一位知名维族学者以分裂罪被提起公诉。李方平是代表这位学者的人权律师,他在自己的博客上贴出了中国西南城市南宁警方的一份通知。通知要求当地居民报告到达该市的任何维族居民、商人或游客。南宁警方拒绝就此份通知置评。

“这是对中央政府自上而下的维稳要求的一个反应。这是他们一贯的办事方式,”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李伟表示。

“这是一种非法和夸张的反应,不会解决危机,只会使事情变得更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