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兴杰: 地缘政治笔记(3)

新克里米亚战争即将爆发吗

3月1日,俄罗斯议会通过了普京关于在乌克兰领土内使用武装力量的提议,而此前俄罗斯装甲部队已经进入克里米亚半岛。同一天,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总理阿克肖诺夫改组强力部门,将强力部门直接归于自己的领导之下。这两件事情表明,克里米亚半岛其实处于战争状态。

1854年3月,英、法、奥、奥斯曼帝国以及萨丁王国组成的联合部队对克里米亚半岛展开围攻,那场战争改变了黑海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160年后的今天,普京先发制人,给西方大国出了一个难题。100多年前的那场战争,俄军虽败犹荣,现在的俄罗斯在黑海沿岸几乎无险可守,克里米亚半岛是俄罗斯成为黑海国家的唯一支柱,因此,普京也是无奈之举。

与160年前的克里米亚战争不同的是,当下这场战争可以成为奇怪的战争,战争目前停留在口水和意志力的较量上,普京的强势衬托出乌克兰政客们的孱弱无力,同样也让奥巴马等西方国家领导人束手无策。无论克里米亚半岛未来的命运如何,可以肯定的是,经过这场风波,俄罗斯在黑海沿岸的影响力将扩大,乌克兰借黑海舰队基地掣肘俄罗斯的的资本不复存在。与欧亚大陆另一端的地缘政治之争相比,世界政治权力斗争的焦点还是在欧洲地区,这与1914年的情形又有几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争夺的焦点是在黑海北岸,而不是南岸的黑海海峡,由此可以看出,俄罗斯的地缘空间已经被压缩到何种程度。

【奇怪的战争】

“奇怪的战争”被特指二战期间,英法军队躲在马奇诺防线背后,看着德国吞并波兰,而英法却又对德国宣战了。而现在克里米亚也出现了一场奇怪的战争:

第一怪是,本来乌克兰问题的焦点是新政府如何组建,亚努科维奇藏身何处,而现在突然变成了克里米亚半岛要不要独立或者并入俄罗斯;

第二怪是,俄罗斯军队已经进入乌克兰领土并且封锁了道路等要道,俄罗斯议会也通过了对乌克兰使用武装力量的决议,而乌克兰总统图尔奇诺夫也让乌克兰军队处于最高级别的战备状态,双方只差接战了,但是乌克兰却打电话询问梅德韦杰夫,俄罗斯是否有出兵计划;

第三怪是,克里米亚半岛的问题变成了普京与奥巴马之间的较量,双方吵了一个多小时,无果而终,而奥巴马信誓旦旦地要制裁俄罗斯,杀手锏居然是拒绝参加今年在索契举办的G8峰会。

种种怪现象的背后折射出这场战争的奇特性,最终的结果可能俄军不费一枪一弹不战而胜,因为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者领导人敢于对普京宣战,没有人敢于捅破这层窗户纸。

先从口水战来说吧,乌克兰突然变天之后,美国就担心俄罗斯会出兵乌克兰,苏珊·赖斯还提前打预防针,如果出兵,后果很严重。彼时,冬奥会还没有落幕,普京一直保持沉默,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财长谢鲁阿诺夫、总理梅德韦杰夫先后出来表态,尤其是梅德韦杰夫认为乌克兰的乱局伤害到了俄罗斯的利益。几天之间,普京的沉默让西方国家忙着给乌克兰筹钱,因为这个国家的财政基本处于破产状态。当欧盟和美国还为到底给乌克兰提供多少贷款在讨论或者推诿的时候,普京下令十几万军队检查军备,此举让乌克兰很不爽,还谴责俄罗斯云云。再接下来,就是俄罗斯军队进入克里米亚的机场、港口,原来普京的沉默是为了爆发做准备。

还是亚努科维奇了解普京,他声称非常奇怪普京为什么这么长久的沉默!他逃亡俄罗斯之后发表讲话,把自己打扮成受害者,将责任全部推给了反对派和临时政府,此番言论目的还是防止自己在未来乌克兰政局中被边缘化,为东山再起做准备。亚努科维奇也害怕被扣上叛国的帽子,所以他反对俄罗斯军队入侵。

而普京更有意思,拒绝参与口水战,进军乌克兰根本不需要“打招呼”,俄罗斯军队只是维稳而已,是乌克兰咎由自取。普京还把进军的决定交到议会审议一下,立即生效,从而让这次决定具有了法律保障,也打了美国一个大嘴巴,美国总统可是习惯于先用兵再通知议会。对于俄罗斯议会的决定,乌克兰还是天真地询问梅德韦杰夫到底有没有出兵计划,而梅德韦杰夫则说对这种大概的可能性通过了决议。奥巴马还是坐不住了,要求与普京通电话,打了一个多小时,而普京强调俄罗斯需要保护俄语语系居民。

口水战的背后其实就是意志力的较量,最终化约为国家领导人的意志较量,就目前来看,普京是唯一的赢家,其他领导人都是相形见绌。乌克兰就不用说了,图尔奇诺夫只是临时总统,他并没有魄力以强势姿态面对俄罗斯,而亚努科维奇身在俄罗斯,还等着普京接见。欧盟领导人一向以争吵而著名,凡事都需要谈判,难怪学者罗伯特·卡根指责欧洲人的天真的和平主义,在巴尔干半岛欧盟都没有能力摆平,更不用说在克里米亚半岛了。

奥巴马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利比亚战争让给了英法,叙利亚问题仰赖普京的妙招而免于出兵。而普京已经有在高加索用兵的先例,多数人相信普京是个冷酷的现实主义者,是个不容易被吓倒的硬汉。

由此观之,这场已经发生的战争将继续以奇怪的形式在奇怪的战场奇怪地进行着,但结果将是俄罗斯夯实自己在黑海的战略地位。

【俄罗斯的黑海情结】

走向暖水进入大洋是俄罗斯自彼得一世以来的强国梦想,1783年将克里米亚半岛并入自己的版图之后,俄罗斯就将目光转向了黑海海峡,由此进入地中海。但是这种梦想遭到英国的强烈阻击,整个19世纪英国在地中海的主要任务就是把俄罗斯海军关在黑海。而那个时候奥斯曼帝国处于衰败状态,如何瓜分奥斯曼帝国遗产成为欧洲列强的一块心病,因为无论英法都害怕俄罗斯近水楼台,所以,它们转而支持奥斯曼帝国,正因如此,奥斯曼帝国一直能够苟延残喘。

1848年欧洲革命期间,沙皇尼古拉二世其实充当了欧洲警察的角色,俄罗斯力量膨胀之后也想扩大在奥斯曼帝国的影响力。两个帝国爆发战争,1853年俄罗斯黑海舰队在南岸的锡诺普全歼奥斯曼帝国海军。这一结果让英法国家大为震骇,从赛瓦托波尔到锡诺普,俄罗斯可以控制黑海,另外,当时报纸等媒体开始兴起,“锡诺普屠杀”引起了公众的关注,英法支持奥斯曼帝国,也借机进入黑海。一场近代历史上影响黑海地缘政治格局的战争爆发了,即克里米亚战争。

本来是俄罗斯与奥斯曼两个黑海沿岸的帝国之战,变成了维也纳体系之后的欧洲大战,而且战场还选在了克里米亚半岛。这场战争对俄罗斯影响颇大,黑海舰队全军覆灭,并且不准再建立海军,黑海变成了一个向各国开放的公海。黑海从两个帝国的边缘地带变成了欧洲地缘政治斗争的焦点,俄罗斯对黑海的控制也需要借助欧洲的危机才能实现,1870年法德交恶,俄罗斯宣布重建海军,1877年奥斯曼帝国与俄罗斯又爆发战争,俄罗斯的主力舰队在波罗的海,要进入黑海就必须经过地中海,大英帝国海军根本不会准许其通过。

当欧洲列强参与进来之后,俄罗斯在黑海的地缘控制界线也就慢慢清楚了:最大可以延伸到黑海海峡,但绝无可能控制黑海海峡;最小可以保留克里米亚半岛。这个半岛曾经是奥斯曼帝国的桥头堡,是进入俄罗斯的起跳板,这里的鞑靼骑兵为奥斯曼帝国提供了一直有战斗力的军队。1783年战争之后,克里米亚半岛成为俄罗斯帝国的后花园,而奥斯曼帝国也就永久地退回到黑海南岸。

塞瓦斯托波尔是克里米战争的战场,同时也是俄罗斯黑海舰队的基地。恩格斯认为,克里米亚战争使俄国“第一次迫使它放弃了无论如何决不让出兼并的领土的原则。它的最有组织的部门——军事部门的一切行政制度彻底地破产和崩溃了。尼古拉二十五年来夜以继日地苦心经营的事业被埋葬在塞瓦斯托波尔城堡的废墟中”。这既是俄罗斯的耻辱,也是俄罗斯的重生,相比于克里米亚战争,冷战让俄罗斯失去了更多的领土,环顾黑海,俄罗斯也只有克里米亚半岛可以据守。可悲的是1954年赫鲁晓夫一高兴把克里米亚半岛划给了乌克兰,苏联解体的时候,乌克兰不仅与俄罗斯重新分了黑海舰队,而且还“租赁”给俄罗斯军事基地。

俄罗斯黑海舰队是“寄人篱下”,虽然租期可以延长,但是谁能保证租赁合同不会变呢?克里米亚半岛何尝不是俄罗斯的一块心病呢?如果乌克兰加入北约,那俄罗斯的黑海舰队就孤悬于黑海了,这将比1856年克里米亚战败更严重。前文也提到,俄罗斯在黑海的最小边界线就是在克里米亚半岛。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国势衰弱,勉强以租赁的形式维持这一地缘存在。而现在乌克兰的乱局何尝不为俄罗斯提供了机会呢?普京并没有说明在克里米亚半岛的战略目标,这种沉默更可怕,因为此前普京表示俄罗斯南部的边界线还没有划清楚。现在普京的选择比较多:将克里米亚半岛重新并入俄罗斯,俄乌之间关于亚速海的争论也可以终结了,值得注意的是,乌克兰黑海舰队的旗舰已经“起义”加入俄罗斯海军;支持克里米亚半岛独立,使之成为俄罗斯的附庸国,而俄罗斯海军基地变成俄罗斯的一块“飞地”;维持乌克兰的统一,但是重新修订俄乌之间关于黑海舰队基地的条约。

愚蠢的乌克兰政客为普京创造了一个解决俄罗斯南部地缘难题的机会,从而使俄罗斯趁势夯实在黑海的战略据点。若是如此,中国公司与乌克兰政府签署的改造克里米亚港口的大单可能将随之一变,在地缘政治的风险面前,合同有时候是软弱无力的,中国资本走向世界的时候,应该充分评估对象国的政治风险。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匿名
    2014年3月29日07:58 | #1

    因为生存空间不足,所以要对外侵略,当年的德国、日本,都是这么说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