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说右,NHK不能说左? —— “公共放送”NHK的危机

野島剛

往来于日本与中国之间,我经常会思考NHK与中央电视台之间的差异。

它们都是规模庞大的电视台,拥有多个频道,在广播电视界占据压倒性的优势。一方面,NHK的节目没有广告,而中央电视台有广告;NHK会经常播放批判政府的节目,中央电视台几乎看不到批评政府的报道。在很多方面即相似又不同。NHK与中央电视台存在差异的最主要原因在于,前者是“公共放送”(公共广播电视)、后者是国营媒体。

中国没有“公共放送”体系,只有国营媒体。而日本恰好相反,只有“公共放送”没有国营媒体。另外,存在“公共放送”与国营媒体的根本性原因与它们的生存基础,在日中两国也各不相同。

像中国中央电视台那样的国营媒体,其运营和节目制作原则上处于政府的管理之下。国民导向政府所期待的方向是其存在的意义。

另一方面,像NHK这种“公共放送”,虽然不是私营企业,但依靠从民众那里征收来的收视费运营。与国营媒体一样,在涉及灾害、选举等方面的内容时要优先报道,但前提是节目内容由NHK自主决定。

NHK成立于1926年。在战争中进行过“大本营放送”(指太平洋战争时期日本陆军、海军进行的战况广播),传播“不断胜利”等虚假消息。基于对这一历史的反省,战后NHK再次启程时宣誓要变成为国民服务的媒体,而不是为政府和军队效力。

但是,籾井会长在就任记者会上这样说:“政府说右(NHK)不能说左。”

政府说右时,如果错了的话NHK就应该果断指出“错了!左才是正确的”。这是公共媒体的使命。籾井这段发言听上去一开始就放弃了使命,难免让外界认为他误解了公共媒体的使命。

可是日本确实存在着一种机制,让NHK不得不面临政治介入,这也是事实。原因主要有两个:

一是预算。NHK的预算案需经过国会审议,设计这一机制的前提是,由国民选举产生的议员应该对NHK进行监督和审查。但实际的状态却是,与执政党和政治家保持深厚关系成了NHK政治记者的“隐性任务”。

另外一个原因是,NHK内部有一个名为经营委员会的高层组织,经营委员由首相任命。也就是说,首相可以将自己的亲信送入经营委员会,左右NHK会长的人事布局。因为会长是由经营委员们选举出来的。

过去日本的政治家里,没有人利用NHK的这一制度“缺陷”去试图任命与自己关系亲近的人担任会长。不介入NHK是战后日本政治中的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然而,安倍首相安排小说家百田尚树、评论家长谷川三千子这两位保守派论客担任经营委员。还让与自己关系密切的籾井出任NHK会长。

2000
(NHK新会长慰安妇言论激民愤,超三千封来信要求其辞职。图片源自网络)

没想到,籾井会长在记者会上发言称随军慰安妇“在(战争中的)哪个国家都有”、百田尚树发言否认南京大屠杀,这对安倍政权的形象造成了损害。并不是因为发言招致中韩两国的批判,而是因为它让安倍政权“右”的本质得以放大,比安倍本人的发言更具放大效果。

另外,最大的问题是,安倍政权试图将支撑着战后日本广播电视媒体自由与自律的NHK置于政府的影响之下,这一目的逐渐浮出水面,使日本社会面临一场公共媒体危机,这样的担忧正在扩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