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之劫:杨军民夫妇的旅途噩梦

  【财新网】(记者 秦旭东)3月3日中午,昆明市殡仪馆油管桥服务站,杨军民又见了妻子一面。杨军民今年38岁,他的妻子郭发平31岁。郭发平的生命永远停留在了31岁,她在两天前的昆明火车站恐怖暴力袭击中遇害。

  此前一天,部分遇难者的遗体被送到了这里,还有一些被送到离市区比较远的跑马山昆明市殡仪馆。警察也随之进驻了殡仪馆负责安保,陆续从各地赶来的遇难者亲属,由民政部门负责接待安置。

  杨军民是和亲友们一起,在昆明市民政部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殡仪馆看妻子一面的。他们结婚十来年了,有一个10岁的儿子,正在上小学三年级。孩子现在还不知道母亲去世的消息,他不知道未来怎么跟他说。

  杨军民和郭发平的家在云南省大理州云龙县长新乡永香村上村组,一个贫困的村庄。这是夫妇俩第一次出远门,到省城昆明也是第一次。他们从永香村到十公里以外的乡里,再到四十公里以外的县城,到昆明要跋涉五百多公里。

  3月1日晚9点多,杨军民夫妇和妹妹杨胜芬、表姐郭建育一起,在昆明火车站站前广场的临时候车大厅里,等候十点五十前往浙江金华的K740列车。

  他们要到义乌打工。杨军民的大哥和嫂子去年在义乌的一家锁厂打工。打工比他们在家务农要能多挣些钱。

  杨军民家很穷,靠种玉米养猪养羊之类,一年最多也就能挣5000多块钱。他家的土屋很破,快倒了,打工挣钱可以回家翻修房子。

  他们满怀希望的旅途,在昆明火车站遭遇噩梦。杨军民说,当时他们在临时候车室里等候,里面人很多,突然看见有人“打起来”了,还以为是有人喝了酒打架闹事。后来看到杀死人了,蒙面的黑衣人持刀,见一个砍一个,人们慌忙四散逃跑。

  当时临时候车厅里的人,多数人往北京路方向跑。杨军民和妻子等人跑散了。他回去找妻子时,一路上看到很多死伤者。找到妻子时,她躺在离临时候车室一二十米的地方,胸口被刺了一大个口子,鲜血直流,只有一点点气了。

  警察和医务人员陆续赶来,杨军民的妻子被送到附近的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但已经救不回来了。杨军民听说,这家医院当晚就有十几个受害者不治身亡,也有的可能送来的时候就死了。多数死者受的都是致命伤,伤口在脖子或胸口。

  杨军民的妹妹和表姐后来也找到了。他们没有外伤,但受到惊吓过度,被安置在医院里接受医护。她们一直哭,妹妹更是事发后两天里,没有说一句话。

  杨军民和后来从老家赶来的亲戚被安置在一家宾馆里,有干部模样的人来慰问过。政府工作人员还买了新衣服让他换上。之前的衣服上全是血,是抱受伤的妻子时留下的。

  杨军民说希望能将妻子的遗体运回老家去,让亲人们最后看一眼,然后按传统的方法安葬。这个老老实实的农民,讲述时眼圈一直红着,他说从前天晚上一直到现在,心跳得厉害。他至今想不通,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

  3月3日晚间8点多,新华社发布了消息,3月1日晚发生在昆明火车站的严重暴力恐怖案已经成功告破。以阿不都热依木·库尔班为首的暴力恐怖团伙共有8人(6男2女),现场被公安机关击毙4名、击伤抓获1名(女),其余3名已落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