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无锡周家:一人“得道”之后

99759480
3月2日,江苏无锡西前头村,周元根的三弟,曾任无锡惠山区国土局副局长周元青的住宅前。

一夜之间,西前头村就仿佛成了旅游景点。你懂的。

3月2日,络绎不绝的好事者,已经开始驾着车、成群结队地来到这个无锡市郊厚桥镇上偏远的小村。村民邹阿娥(化名)说,从早上开始,村口就不断有人前来问路,都是来找那座宅子,“喏,就在那边”,她往西面一指,不再多话。

村口那块刻有“西前头村”四字的石碑旁,已经又聚集了几辆车与好些人,大家拿着手机对着石碑一通上下狂拍,如同在见证或记录某个历史时刻。马路西边也正有人群走出,每个人脸上都略带兴奋,其中有人一边回望、一边压紧着嗓子说:“真的就在那儿!”

尽管在读书时因与同学重名,周元根就改掉了自己这个乡土气的名字,但无法更改的是,他就在这个村子里长大。也因为他,这个并不太起眼的村子,在2014年初春,突然热闹了起来。

顺着一条整饬的进村小道,走不了2分钟,拐过一个弯口,眼前就豁然敞亮。盈盈池水、一遛庭院,江南佳色映入眼帘。众人竞相争看的周家宅子外有活水环绕东南,构造相当用心。

村里现有的其实是周元根三弟周元青和二弟周元兴家的住宅,紧挨在一起。排首东边就是曾任无锡惠山区国土局副局长周元青的家,黑瓦白墙,庭院森森,鹤立于周围的宅院,迥然别致。紧闭的大门外,有一处不大却修剪精致的花篱,墙角还有尾尾修竹,只是已经枯黄。

墙内两层楼高的洋房设计精致,窗户明亮,室内卷帘都高高挂起,并无遮挡。庭院傍水的东侧甚至并无围墙,只有白色围栏,院内景致一览无余;可见到房门口外还放着几篮看似柑橘的水果,只是并未见一个人影。隔水望其东侧宅室,可见屋内挂有书法词文,难辨全貌,依稀有“天地”等字。

主人周元青与周玲英夫妇在无锡市内早已风传去年12月就被带走调查。而他们平时也不住在这里,村里人说这几年都只有一个老婆子在这里看管房子,好像也是他们家亲戚。

“周元青媳妇周玲英,那个女人厉害得很,周元青是怕老婆的,什么都听她的”,村民王元化(化名)回忆说,“周玲英个子不长,长相还可以,是旁边村里公社党委书记的女儿,当年很大的官了,风光得很。”周宅背后是一大片和400米操场差不多大的村里的农田,王元化说之前要搞新农村建设,要给西前头村的村民每户在这个位置都建栋别墅,每家每户字都签好了,就因为周玲英不同意而作罢。而周元青在王元化看来“也还好”,就是文革期间曾做过造反派的头子,那时也是很凶的。

西边紧挨着就是周家三兄弟中唯一常住在村里的周元兴家。这里已没有讲究的庭院设计,楼房外墙贴着瓷砖,屋顶是红瓦,样式和当地大多居民家里差不多,只是更显气派豪华。2月里周元兴已因肝癌去世,敞开的大门里一眼可见厅堂上高高挂起的奠字。门内出入的人看见门口有逡巡的生人就不由得皱紧眉头,并不发一言。

无锡市内也有传闻说周元兴在去年底与周元青一起被带到北京调查,而村里人则说周元兴去年底确实去过北京3个月,但那是为了治病,不过回来没多久也就过世了。

“本身有病就不说了,家里这么大震荡,打击也太大”,村民史永明(化名)说,“年底就有上面的人来抄家了,他们家在旁边安镇买的两栋别墅都没收了,那辆价值上百万的宝马也没了。”村里人习惯用老电视剧里的“抄家”来形容他们所听闻的一切,即使只是针对调查和部分资产冻结。

相对于在市里做官的老三周元青和在外的老大周元根而言,一直呆在村里的周元兴虽然没有公职,但在村里人看来去他家登门造访的人也不少。“周元兴吃酒都要说出来的,醉醺醺打麻将就说出来,今天谁谁谁送给我150万,今天谁送给我50万,现在你去问是没有人说的”,史永明(化名)说,“尤其是企业的有什么难事都会来请他,企业执照,化工的,别人办不到的,他能办到;周元兴的儿子周晓华在四川那些酒厂里帮人买好酒,买一瓶都要给他多少钱的。”

周宅门前的活水首尾都能贯通厚桥镇旁的宛山湖。东面的活水在周元兴家的院落外用气派的白石围栏圈水成池,不时还有若干村民在此垂钓。而顺着小河水由西折北则是连通宛山湖的另一个入口。这里被人为的垒出一个石堤,当地人说这是在周家人的授意下建造,目的是要把内围的水圈起来,保持其四季充盈,其最深处有2个人高;平日若遇水枯,还会专门用水泵从抽水以维持水位。

据村民回忆,这个河道已修整6、7年。而2007年,周家老大周元根攀上了其事业巅峰。

村民说周家人笃信风水。其家族墓园旁的张东升(化名)家就曾被要求将自家后院的小池塘用土填了,以免影响周家的风水。“我在自家屋后挖了一个小水潭养鱼,正好对着墓园大门。95年他(周元根)下来了一次,那两年他们兄弟身体也不好,96、97年吧,就说是水潭破坏了风水,找大队的人来说,让我给填了。那之后他马上就上去了,去了四川。”张东升说。

1999年,周元根成为了西南大省四川省的一把手。

有村民说,张东升的父亲在世时为周家打理墓园,一开始周家每年给张父300元作为酬谢,有两年给过500元,但后来就什么都不给了。而张父过世后,就由张东升一直替周家人打理墓园,尽管周家人就在5分钟步程内,但他们一般只有清明才会过来。张东升有时会对人说:“我帮他管了10年,一分钱都没有的。”

而周家的祖地在村民回忆中以前也是平常人家的那种小土包,是在2007年后才砌出专门的墙围,和河道的修整大概同一时间。

不过现在河道好像已无人再管,西首出口的河堤中间已经掘开,内围的水已不再关得住,而是哗哗外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9日09:38 | #1

    哈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