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中韩两个糊涂蛋抢遗产

在前不久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闭幕式上,下届东道主韩国奉献了“8分钟表演”,其内容引起部分中国人的不满。这些中国人对韩国冬奥官方宣传片中出现的古琴、水墨没有办法,对后面出现的活字印刷大为不满,认为是“剽窃”。韩媒则坚称活字印刷术起源韩国。

此前,中韩两国的媒体还抢过端午节、抢过孔子的籍贯什么的。韩国人似乎总跟中国人过不去。最近这一次,直接触碰到了中国民粹主义的圣地:四大发明。韩国人认为,最早的活字印刷品是韩国1239年印刷的《南明泉和尚颂证道歌》。中国人则称:早在北宋庆历间(1041-1048)中国的毕升就发明了活字印刷术,早韩方200余年。

到底哪个有道理?让所谓学者们去斗嘴吧,咱们根本别当回事。这些争论纯属一地鸡毛。中国的四大发明,原本就是半瓶子醋的洋人李约瑟生编硬造出来的,根本拿不出科学的论证,更无法得到国际上的公认。当年,李约瑟拿了中华民国政府的好处,手软嘴软,于是投桃报李,炮制个四大发明,作为礼物送给蒋总统,蒋总统以此鼓舞抗日战争期间的士气。这一鼓舞,到后来就越来越当真了,把自己都给骗得相信了。

至于韩国人,他们跟中国人太相似了,为老祖宗立牌坊的时候,什么都敢往上招呼,敢把孔子说成韩国人,实在是奇葩。中国人也同样可笑,100年前打倒孔家店,40年前批林批孔,如今见韩国抢孔子,就气得怒火万丈。

要我说,韩国人要抢端午、抢孔子、抢印刷术,就让他们抢去好了。他们不来抢,我还想送上门呢。因为,韩国人要抢的这些牌坊,我看对当今中国没啥正面意义。四大发明纯属意淫,伤害不了太多;孔子,本是一位颇有学问的、值得纪念的人,结果被中国人搞坏了,让好端端的儒学,害了中国几千年。如今依然不放过孔子老人家,有人硬要搞什么新儒家宪政,荒唐之极。儒家与宪政,相差8万里,硬把两者结合,就如同用西红柿盖房子,毁了西红柿,也毁了房子。

韩国媒体抢印刷术牌坊的时候称:(中国人自认印刷术起源于中国)是“中国自古以东洋文化宗主国自居而带来的误会。”这话其实有一定道理。中国人总念年不忘当年宗主国的荣耀,试图以此逃避今天在制度方面的落后。

日本、韩国,曾经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后来,他们接受西方文明的熏陶,在经济、文化、政治、科技方面均取得了重大进步。而现在,中国经济的崛起,使得日本、韩国心里未免酸楚,一酸楚就给晕头了,居然就抢起老掉牙的遗产了,全然忘记了自己是在西方文明的照耀下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中国人呢,仅仅因为经济指标上去了,就以为自己崛起了,全然忘记自己除了GDP以外,其他方面几乎统统落后于世界,落后于韩国、日本。

所以,中韩抢遗产,是两个糊涂蛋打了一场糊涂架。我呼吁我的中国同胞,尽快放下这些历史包袱或者说历史抹布,去接受最基本的现代政治文明。我们离现代文明,尤其是距离现代政治文明,太遥远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