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让谁搬出去?

北京越来越像一只巨大的怪兽。这里集中了全国最好的教育资源、医疗资源,集中了全国最有势力的央企总部。而这些资源却没有给周边的河北内蒙古产生什么拉动作用。不像上海能与江苏浙江形成良好的互动,甚至能沿长江辐射到湖北。
北京独自享用着,膨胀着,拥挤着。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认为水资源的不足会让北京控制自己的规模与人口。但显然北京的官员不愿考虑这些,他们相信,天然气不够,可以从陕北调来;水资源不够,可以指望南水北调。北京在膨胀中依然狂欢。似乎在突然之间,雾霾来了,吞噬着整个北京,所有人都无法忍受,终于惊醒了北京。
学者们抨击着北京的大城市病。最近,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坐不住了,他在调研中要求北京重新定位。可以说,是雾霾迫使北京进行城市功能的一次大变革。
北京必须瘦身。问题是,让哪些功能瘦下去,让哪些人离开北京?
前些年首钢搬到河北只是一个小动作。
北京市主动提出要将大红门、动物园等地的批发市场搬出去。因为这些市场带来的税收已经不足以吸引北京市政府。
这些都不足以让北京瘦下去。北京要想恢复健康的城市生态,必须对自己进行大的手术。至少有三类应该搬走。
首先是要把大部分医院搬迁出去。这么多年来,中国北方地区的居民,习惯性地把北京当成求医的目标地。每天都有数不清的外地人拥挤在北京各大医院门口。医疗水平先进吸引了患者,患者进一步提升医疗需求,需求吸引了财富,财富吸引了大批优秀医务人员前往北京。如此反复循环,北京的医院越来越热。现在,要把这些医院送出去,北京政府和百姓都不舍得,但是,北京已经为自己的自私付出代价,现在必须改变。比如可以在四环之内迁走所有三甲医院,只保留社区医院。将来,一两千万北京人去外地求医,总比几亿中国人到北京求医好。
其次,要把大部分高校搬迁出去。国外的很多名校都建在小镇上,中国的高校却都在往省会迁、往北京迁。
第三,把央企搬迁出去。央企占据了北京的长安街,占据了二环、三环。甚至连庞然大物央视,居然也要挤到原本已经拥挤不堪的东三环。三峡总公司不在宜昌待着,也要来北京凑热闹。每天围绕着中石油、中石化、国家电网等诸多央企的,至少有几十万辆汽车、上百万人。
这些医院、高校、企业搬离北京,会大大改善北京的环境,同时,对北京的税收影响并不是很大。因为中国的分税制,导致大部分税收被国税拿走。所以北京市不会为他们的离开感到太痛苦。
问题是那些机构,尤其是企业,不愿意离开北京。因为,在北京,意味着离权力近,意味着企业的得利、个人的升迁。恰恰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更应该站在政治改革的高度,强迫这些机构和企业离开北京,让他们远离权力,减少权钱交易,减少改革阻力。
说完了让谁离开,接下来,要解决如何离开的问题。某高校老师曾提出“要阻止低素质的人进北京”,此愚蠢言论透露出特权意识,和低劣的歧视。我们要注意:无论让谁离开北京,都不得侵犯企业或公民的正当权利。比如,政府可以用控股股东的身份命令央企搬迁到任何地方,但没有权力命令私企搬出北京。又比如,完全可以用税收、金钱资助等经济手段吸引人们离开北京。
届时,北京只剩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的定位,无论从自然环境的角度,还是从权力的角度,都会清爽干净许多。
民众无法强迫北京瘦身,雾霾却可以。雾锁北京,强迫北京自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4年10月26日07:57 | #1

    嗯那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