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枫:乌克兰何处去(4-8)

乌克兰的事态正在以出人意料的速度和方向在发展,没有人能够准确预料乌克兰事态的未来发展,但已知的迹象或许可以揭示一点端倪。

过渡政府的成员是在广场上首先向示威群众宣布,然后才在议会得到批准的。这说明了示威群众对过渡政府的影响。这既是直接民意,也是局部民意。这对过渡政府是否能代表全乌克兰及合法性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但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克里米亚。

有些乌克兰民族主义分子公然提出,要禁止俄语在乌克兰的使用,剥夺俄语族裔的乌克兰公民权力,俄罗斯族裔对基辅独立广场上显示出来的民族主义倾向有正当的反对理由。俄罗斯族裔在克里米亚占多数,但并不是绝对多数。克里米亚的归属是一个微妙的问题,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动作不仅影响克里米亚,还影响东乌克兰。

乌克兰是俄罗斯的邻国,这个地理现实是不可能改变的。乌克兰在整体上无意“回归”俄罗斯,这个政治现实也是不可能改变的。普京一方面要阻止乌克兰全面倒向西方,包括丢失克里米亚的黑海舰队基地,另一方面不宜采取过激行动,永久性地确立乌克兰人对俄罗斯的仇恨。从这个意义上说,公然鼓动克里米亚和东乌克兰分裂确实不符合俄罗斯利益,因为俄罗斯还想给基辅留下“回归”俄罗斯势力范围的余地。克里米亚议会和两个机场出现不明身份武装分子(俄罗斯说不是他们干的,但要是最后证明是俄军人员,这将一点也不奇怪),但他们的行动似乎没有明确目的,更像一个隐晦的警示。既提醒俄罗斯力量的存在,又不主动激化矛盾。用分裂主义议题给基辅增加压力,但并不正面鼓励分裂,更不会直接出兵,至少在现在。比如说,乌克兰当局已经宣称,乌克兰警方已经恢复对两个机场的控制。事实上,不明武装人员即使在控制机场期间,也从来没有解除机场警方武装的意图,也没有干扰机场的正常运作。在乌克兰警方是如何恢复对机场的控制还不清楚,但清楚的是这期间没有任何武装冲突。

另一个迹象是亚努科维奇。他是怎么到达俄罗斯的依然是一个迷,个人猜想他可能在俄罗斯方面默许情况下,秘密进入了俄罗斯黑海舰队基地,然后俄罗斯军方把他送到俄罗斯。塞瓦斯托波尔的黑海舰队与俄罗斯本土的联系不受乌克兰控制。据说普京对亚努科维奇并不欣赏。这也难怪,从俄罗斯利益来说,亚努科维奇不仅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是一个油滑的政客。他亲俄,但他维护的还是乌克兰的利益。现在俄罗斯把他抬出来,不是对他的号召力心存幻想,而是对基辅过渡政府的合法性和政策动向造成压力。如果基辅过渡政府不向西方一边倒,还是尊重俄罗斯利益和传统势力范围,亚努科维奇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像垃圾袋一样抛弃掉,反之,他就会被经常拉出来,敲打基辅过渡政府。必要情况下,由亚努科维奇作为“合法总统”出面,邀请俄罗斯军事干预。

应该说,普京实际上是在用大陆对付台独的路数:一手硬,一手软。不过他不可能完全照搬大陆策略的地方在于,大陆的一手硬是“台独必打,说到做到”,而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干预师出无名,而且师老兵软,弄成比第一次车臣战争还要糟糕的局面不是没有可能。普京一手硬的底线是乌克兰不能加入北约,维持黑海舰队在克里米亚的现状。如果乌克兰胆敢把黑海舰队赶出克里米亚,那俄罗斯是肯定要有强硬动作的。普京的优势在于对乌克兰的军力和地形知根知底,更重要的是黑海舰队已经在克里米亚。他的劣势在于,在克里米亚之外,要巩固对俄罗斯族裔占多数大城市(如哈尔科夫),必须占领大片俄罗斯族裔不占多数的广大乡村,那就不是像南奥塞提亚那样支持独立,而是彻头彻尾的占领了,军事、政治上都很难办。总的来说,出兵对俄罗斯是下策,但也是不能不备之策。

普京的一手软是经济整合。东乌克兰依然在经济上高度依赖俄罗斯,这是切入点。但俄罗斯的经济发展和前景都不明,前苏联范围里几乎没有不希望脱离俄罗斯控制而融入西方经济圈的,普京的这一手软只有近期的吸引力,远期并无吸引力。普京的优势在于乌克兰眼下最大的问题恰恰在于近期。

乌克兰经济低迷是长期问题,但在示威开始后,政府运作陷于瘫痪,乌克兰信用降级,国库空虚。如果西方经援不很快到达,乌克兰就要财政破产,不仅外债还不出,政府甚至很多企业的工资也要发不出。乌克兰银行已经制定每日提款上限,阻止挤兑。但挤兑是一个心理驱动的东西,金融信用丧失不是制定每日提款上限就可以解决的。

西方经援也有顾虑。以前不是没有经援过,不是没有附加条件过,但乌克兰几乎没有例外地统统违反了附加条件,规定的经济改革迟迟没有启动。现在美国提供的是信用担保,但并不是直接提供政府间低息贷款,乌克兰政府还是只有拿着这信用担保到国际商业银行市场去寻求贷款。以现在乌克兰这样的政治经济环境,商业银行没有理由不施加高利息。IMF经援也肯定要附加条件,但亚努科维奇转向俄罗斯寻求贷款,正是因为IMF的条件对乌克兰的短期杀伤力太大。现在已经有不少乌克兰人提出,希望西方贷款条件不要过于苛求乌克兰立刻经济改革,但这就是回到没有季莫申科、亚努科维奇的季莫申科、亚努科维奇时代了。

基辅独立广场上的人们正在散去。但要不了多久,乌克兰经济困难的实质就要显现,而这三个月大规模示威造成的经济损失的后果也要显现。过渡政府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看点。说道过渡政府,这主要是季莫申科派的人在掌权。代总统图契诺夫和总理亚森努克都是季莫申科的亲信。在现在这个时候趟浑水,成功了,季莫申科派就坐稳了铁打江山;失败了,就掉入万劫不复。亚森努克在接受任命时说道这是政治自杀,不是没有道理的。但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季莫申科的总统梦想可能注定要破灭。

乌克兰已经动乱太久,继续动乱对所有人都不利。西方将丧失政治信用,俄罗斯则可能担心动乱扩散到境内,乌克兰人民更是直接受害者。西方、俄罗斯都有动机帮助结束乌克兰动乱,但都力图把乌克兰导向自己的轨道。作为事实上敌对的西方和俄罗斯之间的缓冲国,乌克兰的地理现实决定其政治上缺乏自主选择的空间,但最符合乌克兰利益的实际上是走出独立的中间道路,摆脱西方和俄罗斯的轨道。亚努科维奇在危机中还访问中国,正是想试图走这条路,但历史没有给他机会。过渡政府是以向西方一边倒为号召上台的,但西方口惠而实不至,真金白银的援助迟迟不至,活活把过渡政府放上了火山口。然而,要是过渡政府带领乌克兰走出困境,或者至少是乌克兰稳定下来,实现顺利的大选,可以和平转型,那图契诺夫和亚奴森科已经显示出足够政治智慧和领导才能,继续当总统和总理没有悬念;如果他们干砸了,那作为政治派别的太上皇季莫申科也就别在出门丢人现眼了。但季莫申科派要是干不了,还有谁呢?克利奇科是议会里下一个最大反对党领袖,但据报道,广场上的人说,他还是干拳击比较好。

过渡政府现在有两个最大的难题:一是对乌克兰国家机器的控制。过渡政府已经解散了特警部队,普通警方至少在基辅也已经“失踪”,只有在并不听命于基辅的克里米亚和东乌克兰还在执勤。乌克兰军方自始至终玩“失踪”。过渡政府对军方的控制还不清楚,现在任命了新的总参谋长,但是否能调动军队,是否有决心武力保卫乌克兰主权,都是问号。第二是迅速稳定乌克兰经济,要是到了下个月发不出工资的话,天真的要塌下来了。西方可以大把撒钱力挺过渡政府,但还没有看出来西方打算这么做。手头紧当然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可能还是对过渡政府的执政力、耐久力和政治信用存疑。

过渡政府的政治智慧还真成问题。现在克里米亚不明武装分子出现,过渡政府一面大呼小叫俄罗斯军事入侵,另一面要求联合国保护,这是彻底的政治无脑。如果是俄罗斯军事入侵,那乌克兰军队呢?不武装抵抗,至少由军方出面指明俄罗斯军事入侵的现实还是起码的,哪有总统根据电视报导就大呼小叫国家遭到入侵的?要联合国保护更加愚蠢,忘记俄罗斯是安理会五常了?这和萨达姆要求联合国制止美国入侵一样愚不可及。过渡政府只知道四处要求经济援助,但对于怎么恢复国家经济社会秩序,怎么重振经济,这些重要问题一字不提,凭什么外国要把几十几百亿美元打水漂?

过去400年里,乌克兰历史上可能还从来没有过过去两个星期里这么激烈的动荡过。我们在目睹乌克兰历史最重要的一章。

本来根本没有想到这可以写成一个系列,更没有想到可以写到5,但看来乌克兰一时半会消停不了,还会写下去,。

普京获得俄罗斯上院批准,可以对乌克兰出兵。乌克兰的基辅过渡政府宣称,这是对乌克兰宣战。据说前金雕特警部队已经占领一些克里米亚要地,准备事实武装独 立。克里米亚是一个像扁桃体一样的半岛,与乌克兰的大陆连接很短小,容易封锁。俄军对克里米亚秘密增兵,有说已经增兵2000,有说6000,还有装甲 车。乌克兰在克里米亚只有一支3000多人的海岸警卫部队,有火炮,但没有装甲车或者坦克。过渡政府宣称,乌军高度戒备,但不会主动行动,不给俄军借口, 发动208年格鲁吉亚那样的入侵。

乌克兰陆军是全盘继承苏联遗产而建立的,实际上不乏精锐部队,很多前近卫军师。但有三个问题:1、精锐部队的核心战斗力在于军魂,军魂在于传统,割裂了传 统的乌克兰近卫军到底还有多少军魂存在,尤其是面对强大的正宗,这是很大的疑问。2、乌军官兵中有大量俄罗斯裔,在与俄罗斯的军事对抗中,忠诚到底在哪一 边是很大的疑问,尤其在俄罗斯裔占多数的东乌克兰本身也有分裂倾向的现在。3、乌克兰的军工集中在东乌克兰,一旦与俄罗斯的军事冲突爆发,军备供应很成问 题,不仅有俄军占领或者破坏问题,东乌克兰本身的忠诚都难说。即使不搞独立,搞一个中立就够基辅喝一壶的。西方和乌克兰民族主义分子还寄希望与克里米亚的 鞑靼人,他们固然与俄罗斯有深仇大恨,但克里米亚可不是车臣,鞑靼人占少数,根本没有游击战的民众基础,要是敢武力反抗,这一次怕是再也回不了克里米亚 了。

就作战实力而言,乌军有:

79th Airmobile Brigade
19th Rocket Brigade
6th Army Corps, Dnipropetrovsk (Units based in the area of the Southern Operational Command)

17th Tank Brigade, Kryvyi Rih
25th Airborne Brigade, Cherkaske
28th Guards Mechanised Brigade, Chornomorske
92nd Guards Mechanised Brigade, Chuhuiv
93rd Guards Mechanised Brigade, Cherkaske
55th Artillery Brigade
Corps Units

8th Army Corps, Zhytomyr (Units based in the area of the Territorial Directorate “North”)

1st Tank Brigade, Honcharivske
30th Mechanized Brigade, Novohrad-Volynskyi
72nd Mechanized Brigade, Bila Tserkva
95th Airmobile Brigade, Zhytomyr
26th Artillery Brigade, Berdychiv
3rd Army Aviation Regiment, Brody
Corps Units

13th Army Corps, Rivne (former Soviet 13th Army) (Units based in the area of the Western Operational Command)

24th Mechanized Brigade, Yavoriv
51st Mechanized Brigade, Volodymyr-Volynskyi
128th Guards Mechanized Brigade, Mukacheve
11th Artillery Brigade, Ternopil
7th Army Aviation Regiment, Novyi Kalyniv

乌克兰海军和空军更加小,而且更加依赖俄罗斯的技术支援,东乌克兰只有部分生产能力,对发动机、航电、导弹能都缺门。苏联时代的原则是,各加盟共和国的军工和科技体系都不能完整,只有俄罗斯例外。这个策略看来还真管用了。

统统拉起来,俄军并不能小看,但基辅过渡政府有多少实际指挥权,现在还说不好。独立广场上的示威群众倒是很起劲,但他们的“战绩”是面对长时间受命不得轻易动用武力的金雕特警,不是俄军重装甲部队。

克里米亚乌军进入戒备,与其说是准备保卫国家主权,不如说是避免被俄军解除武装的尴尬。但要打是没法打的。另一方面,要是金雕以奉克里米亚自治政权之命成为事实上的边防军,基辅过渡政府就很难办。坐视等于坐视国家分裂,要打就不能不看与金雕并肩的俄军。

普京现在的策略是用对基辅过渡政府实施高压,逼出裂缝来。基辅过渡政府如果不能保证国家领土完整,那面对广场上民族主义示威民众就别混了;如果强力保卫国 家领土完整,那根本没有这个实力和能力,连军队都不见得能调动。事实上,国库空虚至此,下个月军饷是不是能发出来还不知道呢。

基辅过渡政府本来以为经济是最大的难题,而这个难题主要给西方足够压力,是可能挤出几个亿来救急的。现在普京出了更大的难题。亚森努克大概后悔过渡政府是集体自杀的话了,乌鸦嘴!

基辅过渡政府的希望全在西方。但西方对参合乌克兰的事情有多大干劲?除了电视讲话,还没有看到任何实际行动,连钱都掏得吞吞吐吐的。要知道美国有多起劲的 话,不要看奥巴马或者克里怎么说,而要看国会怎么动作。美国国会普天之下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要动不动听证会,弄个决议什么的,对乌克兰的事情一声不吭。理论上外交和国 防是白宫职责,但要是以为美国国会真的那么乖,真是那样运作的,那就图样图森破了。

乌克兰宣布全国总动员,武装部队进入战斗戒备。同时,图契诺夫宣布,乌克兰领空对所有非民用飞机关闭,外长在向美国和英国寻求安全保障。

一直觉得这过渡政府政治智慧太低,但应了一个电影里的一句话:“请不要多说话,免得在众人面前证实你的无知。”

乌克兰军队并非不堪一击,尤其是陆军,继承了不少苏联时代的近卫军精锐部队。但在整个乌克兰政治危机期间,军方奇怪地保持沉默。如果在示威期间保持沉默,那还好用军队不干预内政来解释。现在是到了保卫国家领土完整的时候了,军队一声不吭,这算什么呢?在示威后期,亚努科维奇把总参谋长解职,换上一个海军的人;过渡政府上台后,又换上了自己的两个人(不清楚职位分配,可能一个是总参谋长,另一个海军司令?),但这四个乌克兰军方最高领导人始终没有露面,什么话也不说,不能不使人怀疑军方对过渡政府的忠诚。

克里米亚的乌军据说有被俄军解除武装的,更多的则是被“民兵”包围,要求他们向“独立”的克里米亚政府效忠。如果克里米亚真的和平独立,军队就地效忠是有先例的。苏联解体时,已经在乌克兰的苏军就地向乌克兰效忠,战略部队(图-160轰炸机和黑海舰队)则按照协议分割。这也是如今乌军的基本家底。就地效忠后,不同族裔的具体人员可以自由选择出路,可以选择留下来,也可以辞职回到“自己”的那一方去。

但克里米亚乌军的处境尴尬。在军事上,他们不可能对俄军要求或者姿态做出任何反应;在政治上,他们的地位不明:到底是乌军还是克军?基辅过渡政府说,克里米亚议会的选举不合法,亲俄罗斯的新总理不合法,但基辅过渡政府自己的合法性也是大问号,有什么资格指责克里米亚政府不合法?图契诺夫号召乌克兰人民抛弃分歧,团结起来,但他们在示威的时候,似乎并不在乎分歧,对东乌克兰的利益毫无考虑,为什么现在东乌克兰(包括克里米亚)就要抛弃自己的利益而迁就代表西部利益的过渡政府呢?

乌克兰领空当然不是对乌克兰战斗机关闭的,但外国军用飞机只有俄罗斯的在飞,西方军用飞机并没有进入乌克兰,连这个意思都没有。图契诺夫莫非以为口头禁令就能使得俄罗斯军用飞机停止进出克里米亚的飞行?这样没有执行力的禁令有什么作用呢?这样缺失公信力和执行力的表现不是加强过渡政府的合法性,而是损害。普京需要的恰好就是这样的效果。至于乌克兰外长向美国和英国寻求安全保障,这就更可笑了。大国从来不会因为道义而向第三国提供安全保障,只有利益驱动才可能。而有足够利益驱动时,不需要第三国提出,大国的安全保障就主动送上来了。乌克兰问题上,美英到现在还是不痛不痒,在军事上没有任何准备,过渡政府以为派外长就能说动?说他们政治智慧太低都是客气了。

美国国务卿克里和英国外相黑格都说了些没用的废话,用抵制索契G8甚至取消俄罗斯G8成员来恐吓。这也太拿G8当回事了。这不是大象发怒的时候,威胁要拿走糖块,要大象乖下来吗?大象要是一块糖块就摆平了,还是大象吗?克里还吓唬说,美国可能冻结俄罗斯的海外财产,美国投资可能撤回,卢布可能贬值。呃,除了为富不仁的几个俄罗斯超级巨富,俄罗斯的海外财产有好多吗?冻结切尔西球队?go ahead。美国撤回投资,有好多可以撤回吗?卢布贬值?哦,好可怕,呃,俄罗斯进口本来就是用美元结算的,少进口一点奔驰、宝马也没事;卢布贬值那不增加俄罗斯出口竞争力吗?更何况天然气、石油出口是用美元、欧元结算的。

好玩的是,奥巴马和普京通话90分钟,提醒俄罗斯不要侵犯乌克兰的主权,要尊重联合国宪章。呃,小布什入侵伊拉克的时候,美国忘记了还有联合国宪章这回事了吧?伊拉克人民没有对美军箪壶玉桨以迎王师,克里米亚人民(至少是占多数的俄罗斯族裔)可以欢迎俄军存在的。奥巴马要普京与乌克兰政府协商解决分歧,呃,谁是乌克兰政府?亚努科维奇倒是就在俄罗斯,但他是孤家寡人;基辅过渡政府?没听说过,俄罗斯承认了吗?总统之间通话90分钟是很长的,两人估计谈的很多,但显然奥巴马没有说服普京撤回军队。

据说俄军已经在克里米亚半岛与乌克兰大陆连接的狭窄咽喉部挖壕。壕沟是单兵用的,对于装甲集团大纵深突击为主要战法的俄军来说,这是很奇怪的象征性动作。保卫克里米亚不靠这几条壕沟,壕沟的作用像交通指示牌一样:别越界。

那普京的打算到底是什么呢?是要把克里米亚分裂出去?把东乌克兰分裂出去?未必见得。

在地理上,苏联大体是从沙俄继承下来的。沙俄是一个帝国。换句话说,按照西方的国家学说,这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可能有主导民族,但并不占绝对多数,因此不如单一民族国家更加稳定。民族问题一直是苏联时代挥之不去的难题,苏联解体在某种程度上是用重新洗牌解决民族问题,愿意跟着俄罗斯干的、“优秀”的民族,组成较小的独联体,其他的则甩包袱。结果如意算盘没有打成,没人愿意跟着俄罗斯干。

但民族问题不是苏联时代独有的。经过400年的融合,乌克兰如今也事实上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俄罗斯族裔占17%,而且主要集中在克里米亚和工业发达的东乌克兰。这还不算乌克兰最西部的波兰情节。苏联时代的民族问题乌克兰一个不少,只是在尺度上缩小了而已。基辅独立广场上的示威由欧盟协议问题开始,但最终演变成东西乌克兰民族利益的对立,在广场上,西乌克兰一方获得胜利。但民族问题从来不是少数服从多数的问题,要复杂、持久得多。只有寻求共同利益,共同发展,才能超越民族隔阂,形成国家共识,最终把对民族的忠诚转化为对国家的忠诚。基辅过渡政府既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智慧做到这件事。

但对普京来说,分裂乌克兰并不符合俄罗斯利益。沙俄和苏联时代的经验表明,强力维持的势力范围是一个不稳定体系,只能打造深仇大恨,任何风吹草动都会造成离心。俄罗斯需要一个自愿纳入俄罗斯势力范围的乌克兰。但另一方面,俄罗斯的底线是乌克兰不能彻底倒向西方,连带把黑海舰队赶出克里米亚。在这两个极端之间,有很大的周转空间。普京在做的是确保底线,但尽量扩展有利空间。诚然,乌克兰民族主义势力对俄罗斯的敌意已经根深蒂固,在独立广场上劫持了议题,但这还没有成为乌克兰民意的主流。俄罗斯用极端行动为渊驱鱼是不智的。另一方面,如果乌克兰民族主义成为主导,用东乌克兰分裂主义不断敲打基辅,弱化乌克兰,拖死基辅,但又不真的分裂,导致摊牌,这才是最符合俄罗斯利益的。同理,克里米亚会要求高度自治,甚至包括控制驻军,形成事实独立,但不会刻意追求名义独立。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俄军在克里米亚动作频频,但在东乌克兰并无动作。这肯定不是俄军无力动作。紧急演习中动员的15万兵力就足够打一场闪电战了,克里米亚弹丸之地用不了那么多兵力,何况俄军已经实际控制了所有要地了。

乌克兰在无意中把自己变成了21世纪的冷战前线,这可能是独立广场示威群众始料不及的。

==========

看来我写得还是不够快:新任命的乌克兰海军司令已经宣布向“独立的克里米亚共和国”效忠了,舰队将无视基辅的任何命令。

俄罗斯与西方在乌克兰的军事选择

乌克兰局势越来越扑朔迷离。普京已经得到俄罗斯上院批准,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出兵乌克兰。另一方面,美国和北约不断警告俄罗斯,军事干预要有严重后果,但始终没有给予乌克兰明确的安全承诺。

俄罗斯出兵的理由保护俄罗斯公民和俄罗斯族裔,所以最可能进军到第聂伯河一线,占领俄罗斯族裔较多的东乌克兰,不会占领基辅、敖德萨这些“传统乌克兰”的地方。俄军很可能以“维持和平”为名进占,变相鼓励事实独立,但不见得会吞并土地。进军东乌克兰在军事上对俄罗斯一点挑战也没有。这里一马平川,俄军熟悉地形和道路系统,语言、文化、生活习惯也通,甚至不必随带军需列车,从一般军需到弹药、油料统统可以就地取材(用钱买,不是抢)。俄军的长项在于装甲大兵团高速突进,东乌克兰简直就是天造地设,有名的库尔斯克坦克大会战虽然在俄罗斯境内,但离哈尔科夫只有200多公里,两者地形差不多,而哈尔科夫本身也是二战中坦克大会战的地方之一。这里密布俄军基地,无论是空中保障还是装甲保障,都是近水楼阁。

另一方面,美军或者北约要进军乌克兰,有两个情况。一是战前进驻,这可以在和平状态下进驻、展开,但不可能动作比俄军更快,所以不大可能部署到第聂伯河以东。考虑到俄军作战特点和地形,美军和北约只有进驻重装甲部队才能满足起码的自保。北约虽然是联防互保,但这样的远征作战和北约常规的本土守卫作战截然不同,只有美国和德国能派出这样的重装甲机动部队,英国、法国可以打打酱油,别国就免了。乌克兰不是北约成员,北约成员国没有义务参战,波兰有可能会起劲,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这样的东欧国家到底有多热心参战是一个大问号,有多少能力参战是更大的问号。

进军路线是一个问题。空运可以避免很多外交上的麻烦,但运力绝对赶不上对手从地面摩托化开进的速度和数量。从波兰走陆路是一个办法,但这是直接与俄罗斯军事对抗,加里宁格勒的俄军威胁不可能不考虑,如果俄军借道白俄罗斯,更是巨大的威胁。

一旦冷对峙变成热交战,美军和北约绝对只有依靠空中力量的掩护。俄罗斯空军的实际实力现在肯定不如冷战结束时,而美国空军则绝对高于那个时候,即使不算北约空军的话。问题是同样的: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的空军基地不见得有足够容量容许大量进驻。波兰与北约联合演习不少,但北约飞机大量进驻波兰还没有过,临时这么做会有很多指挥、技术和后勤问题,必然要求大量美军人员进驻波兰。但波兰基地受到近在眼前的俄军威胁(如伊斯坎德尔导弹),波兰基地的美国飞机攻击第聂伯河沿线俄军,这还是可以控制的冲突,但俄军绝对有理由还击美国飞机出动的基地。不过加里宁格勒的俄军伊斯坎德尔导弹攻击波兰基地,这就升级成对北约的攻击,冲突就不可控制地上升了,还真可能打成第三次世界大战。

土耳其是一个变数。土耳其是北约盟国,有现成的基地和协同传统,容纳大量美国飞机没问题。不过这也可能弄成像波兰一样的情况。土耳其现在与西方不对付。乌克兰事态对土耳其没有威胁,土耳其是否愿意主动趟浑水难说。不过克里米亚本来是奥斯曼帝国的势力范围,土耳其要是有想法,也不是不可能。

但这些是选择一:美军在和平情况下进驻,然后冲突在第聂伯河一线升级。如果俄军在有美军介入迹象的第一时间一举进军乌克兰全境,情况就不一样了。美军有100%的理由进驻波兰、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但是否有干劲进入乌克兰与俄军打一仗,这就难说了。个人估计是No。

可美军在和平情况下进驻乌克兰也有问题。乌克兰过渡政府没有这样要求(当然很容易使得他们提出这样的要求),问题是过渡政府到底有多少合法性还是一个问题,尤其在请求外国驻军这样的大问题上。另一方面,亚努科维奇在俄罗斯,他的法理地位不比过渡政府更低。美军进驻的合法性是一个问题。除非美国主动要找俄罗斯打一仗(这样的可能性在现在几乎不存在),合法性问题不可忽视,否则国内都通不过。

在军事准备方面,驻欧美军原主力第一装甲师和第一步兵师已经调回美国,欧洲美军战斗部队现主力只有:

2nd Stryker Cavalry Regiment: Vilseck, Germany

173rd Airborne Brigade Combat Team: Vicenza, Italy

12th Combat Aviation Brigade: Ansbach, Germany

这点部队填进乌克兰,真是不够塞俄军牙缝的。光参加普京的紧急演习就有15万人。但把重装部队几个师从美国本土调过来,霍霍,这可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没有个把、两三个月是不可能的。

21世纪以来,美国战略的重点是亚太轴心,欧洲美军不断削减,北约不断削减,根本原因在于没人能预见与俄罗斯发生现实可能的军事冲突。哈格尔的最新预算进一步削减陆军,力保海军和空军,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英法、以色列不断通过利比亚、叙利亚等地的动乱和伊朗核危机,试图把美国的战略重点拉回地中海,但乌克兰事态才有足够份量,可能会打乱美国的战略转移。

正好100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战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萨拉热窝的那一枪,基辅独立广场的示威会成为成为21世纪的这一枪吗?

乌克兰局势继续扑朔迷离,短短几天,这句话已经成了陈词滥调了,但确又千真万确。乌克兰的局势继续在急速变化,但正在以基辅独立广场上的人们无能为力的方向变化。这场运动以“人民力量”开始,但可能以大国政治告终,其中深意在多少年后都值得深思,但眼下有更紧要的事情。

俄军已经实际控制克里米亚,但并没有进军东乌克兰。俄军包围了若干乌军设施,但双方并没有交火。乌克兰国防部说俄军向克里米亚乌军发出投降的最后通牒,俄罗斯国防部说没有这事,纯属胡掰,整一个罗生门。乌克兰海军新任命的司令宣布向克里米亚效忠,但他回来要求 部下跟他走的时候,部下齐唱乌克兰国歌以示反对他的做法。除了这个前海军司令(现在是光杆司令),乌克兰军方最高领导人依然引人注目地缺席,连出面表个态 都没有。乌克兰宣布军队进入戒备,全国总动员,但乌克兰和西方媒体对乌军具体行动没有任何报导,据说总动员也只有1.5%的人奉命报到。克里米亚局势继续 紧张,但并没有爆发热战,也不像会爆发热战。对于俄军来说,已经实际控制克里米亚,没有必要爆发热战;对于乌军来说,抵抗毫无意义,也奉命不要挑衅,所以 更加无意爆发热战。这样也好,至少还给和平解决留下空间。

普京继续在俄罗斯西部视察紧急大演习,但实际上是在看西方怎么出手应招。西方确实挠头,应对失据。俄罗斯上院已经同意出兵,亚努科维奇作为“合法乌克兰总统”也要求俄罗斯出兵,维持治安,恢复秩序。除了克里米亚,普京不出兵,但出兵的钥匙都已经在手里了。西方怎么办?

G8应该今年7月在索契举行,西方已经抵制预备会议,如果G8泡汤,或者变成G7,这将不奇怪。普京也未必在乎,他不是叶利钦。何况俄罗斯在G8上从来没 有被认真看待过,普京说不定早受够了。事实上,西方对于是否将俄罗斯开除出G8还有分歧。默克尔就不赞成,认为G8是西方与俄罗斯单独对话的唯一直接渠 道,切断渠道无益。不过奥巴马必须要做一点大动作,否则不仅乌克兰和世界上其他期待美国出面撑腰的国家、势力、族群要大失所望,美国国内都不好交代。奥巴 马的叙利亚红线已经成了笑柄,乌克兰是翻盘的机会,否则民主党下一届总统也别指望了。不过奥巴马有什么应对招数呢?

英国外相黑格在基辅,到广场鲜花,与代总理会谈,该做的姿态都做了,但到发言的时候,只承诺外交和经济手段,却排除了乌克兰最希望的军事手段。英国不光代 表英国,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西方,或者在帮其他盟国定调。事实上,如果英国排除了军事干预的可能,法国、德国或者其他欧盟国家就不可能挑头出兵。欧盟不出 兵,美国更不可能出兵。那奥巴马的政治和经济制裁都能做些什么呢?

政治上,联合国的路难以走通,俄罗斯是五常之一,用膝盖想也知道肯定会否决任何对俄罗斯不利的决议。要是抵制索契G8甚至开除俄罗斯G8资格,那G8这张 牌也打不动了。在这一点上,默克尔是对的,切断了渠道,西方更加没有着力点了。普京敢出兵,本来就是死猪不怕烫,这些小动作就不在乎了。好玩的是,最新的 制裁主意是禁止俄罗斯参加马上要举行的世界杯足球赛。假想对话:

西方:俄罗斯你再不从克里米亚撤军,我们就要制裁你啦!……禁止你参加世界杯足球赛!
普京:严肃点,我忙着呢!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从第一次普京时代开始,俄罗斯与欧盟的政治关系虽然不像冷战时代那样冰冷,但远远谈不上火热。在现在的国际政治环境中,西方对俄罗斯要施加政治压力,还真 无从下手。美国现在反复强调的是要莫斯科与基辅对话。但莫斯科更不不承认基辅过渡政府,如何对话呢?西方外长到基辅穿梭,除了给基辅打气,没有多少作用, 因为现在球在基辅,但踢球的脚却在莫斯科。不过没人到莫斯科。不知道是没人愿去,还是莫斯科“家里没人”?据BBC报道,泄漏的英国内阁文件表明,英国不考虑贸易制裁,不打算对俄罗斯关闭伦敦金融中心,还将劝阻任何试图把军事干预列入北约讨论的企图。另外,伦敦和柏林已经在开始担心,万一乌克兰难民潮出现,如何应对。难民不会往俄罗斯或者白俄罗斯跑,波兰、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和匈牙利没有谁有能力接纳足够数量的来自4500万人口的乌克兰难民,最可能的是一路跑到德国。这本来就是西乌克兰很多人最向往的地方。

在经济上,卢布已经开始贬值,莫斯科股市已经开始下滑。普京要是没有估计到这些,那他就太失职了。俄罗斯是BRICS中的R,但实际上,只有欧美在要敲打 中国经济时,才把这个R抬出来,否则在全球化经济中是没有R什么事的。对于这样的经济孤岛,卢布升值、贬值都关系不大,莫斯科股市对俄罗斯经济也缺乏实质 性影响。美欧还宣称要冻结俄罗斯的海外资产,这其实主要是几个巨富的事情。问题是,普京和巨富们都不大对付,巨富们实际上是欧美在俄罗斯政治中最大的同 盟,这一刀砍下去疼的不是普京。况且,巨富们与出兵克里米亚没有关系,整治他们也缺乏法理依据。

俄罗斯与西方的主要贸易在于能源出口和一般工业品进口。欧洲能源的25%(一说30%)来自俄罗斯,这也是俄罗斯外汇的重要来源,大约每天值1亿美元。这 比2003年的45%已经下降很多。2009年俄罗斯与乌克兰因为天然气价格纠纷,俄罗斯还指责乌克兰偷偷截用天然气不付钱,结果关闸两星期,整个欧洲都 结结实实地冻了一下。为了降低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加上环保、节能,欧洲对俄罗斯的能源进口逐年下降,今后还将继续下降,但一时半会断不了。欧洲要打能源 牌不光自己受不了,这张牌普京也看到了,也有准备,不怎么灵。事实上,俄罗斯天然气是用欧元结算的,卢布贬值,反过来用卢布结算的话,出口同样数量的天然 气,俄罗斯还增收了呢。美国不受这个罪。美国提出禁止俄罗斯使用美元,这会对以美元结算的生意带来影响。但只要欧洲继续从俄罗斯进口能源,欧元就不可能对 俄罗斯冻结,美元冻结就失去了意义。

另外,拒绝买俄罗斯能源的影响远远不那么简单。亚努科维奇与普京的协议中,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天然气降价33%,但协议到第二季度就要续签。俄罗斯不用撕毁 协议,只要拒绝续签,乌克兰天然气立刻涨价50%,对乌克兰经济雪上加霜。另外,经过乌克兰而输往欧洲的天然气(占俄罗斯输往欧洲的50%)的过路费是乌 克兰的重要经济收入,欧洲抵制俄罗斯天然气就把乌克兰一起抵制进去了。乌克兰的经济不知道雪上面还能加多少霜而不垮台。经济崩溃比丢掉克里米亚是更要基辅 过渡政府的命的事情。

再者,拒绝购买俄罗斯能源必然导致世界能源价格上涨。事实上,现在已经因为乌克兰动荡而上涨了,但拒买俄罗斯能源将导致更大的涨幅。美国经济尚在脆弱恢复 中,欧洲经济还谈不上脆弱恢复。今天WTI油价为102美元/捅,2008年经济危机前夜,油价为147美元/桶。乌克兰危机未必能把油价推高到这个程 度,但只要涨到这两个价格的中位,就够美欧受的。

最大的变数则在中国。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无论进口还是出口都在世界经济中占很大份量。中国对乌克兰事态采取一贯的中立立场,但中国非常不可能参 与美欧对俄罗斯的经济政治围堵。事实上,据BBC报道,英国外相在出访基辅前已经和中国协商过,但协商内容和结果秘而不宣,估计不合英国口味。只要中国继 续购买俄罗斯的能源,俄罗斯的出口就不会被堵死。中国也生产品种和数量足够多的一般工业品,不怕俄罗斯不够用的。不能用美元结算?连欧元也不行?没问题, 用人民币结算吧。美国还不好说,在欧洲,人民币是可以在卢森堡和伦敦结算的。只要中国这个大口子还开着,美欧对俄罗斯的围堵就是空的。

中国会把这个口子留着吗?这要看是否符合中国利益了。中国与乌克兰无怨无仇。乌克兰历任政府(包括亚努科维奇)都对与中国合作采取彻底实用主义态度,中国 获得了不少好处,也吃过不少苦头。尽管如此,和平、繁荣、睦邻的乌克兰依然符合中国利益,中国无意推动乌克兰的紧张局势。另一方面,增加俄罗斯对中国的依 赖,增加美国战略向亚太转移的阻力,这倒确实是符合中国利益的。

最苦的还是乌克兰人民。本来只是想争取更好的生活,结果掉进了新冷战前沿战壕之间的无人地带。还记得独立广场吗?广场上的人们还在,但似乎已经没有人听见他们的声音了,连过渡政府都成了摆设。亚森努克站在黑格旁边的时候,一脸沮丧。克利奇科还在广场上慷慨激昂,但谁都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季莫申科?她是谁?

在激烈动荡的过去几天中,今天其实算平静的。按说没有什么好写,但竟然有人催债了。再写一段吧。希望接下去真的没有什么好写了。乌克兰已经动荡够久了,该平静了,该让老百姓过日子了。

普京宣布演习结束,克里米亚的俄军部署也基本完成,不需要大动作了。但今天有300多无武装乌克兰空军人员列队走向被俄军警卫的空军基地,受到俄军朝天鸣 枪告警。最后双方争吵之后,并没有继续冲突。乌克兰军人在俄军眼皮底下踢了一会儿足球,然后回去了。不过这是一个信号:普京要是不小心,很可能促使本来矛 盾四起的乌克兰人在民族主义的旗帜下团结起来。没有任何事情比外侮更能团结一个四分五裂的民族的了。比较30年代的中国在77事变前后就容易理解了。当 然,现在乌克兰(尤其是克里米亚)与77事变时代的中国是完全不同的情况,但在外侮激起民族团结这个事情上,还是一样的。

基辅过渡政府除了口头行动外,在内政、外交、安全、经济方面依然一无建树。当然,他们还没有多少时间,但国家情况危急,作为最高领导人,至少应该有一个行 动纲领,努力方向。天天接待西方外长是不解决问题的。俄罗斯已经宣布将取消输往乌克兰天然气的优惠价格,并追讨欠款。美国答应的只是10亿美元的信用额 度,实际贷款还要另外找借家。欧盟也准备提供20亿美元,但这是用来帮乌克兰偿付天然气欠款的。换句话说乌克兰继续的经济改革启动资金依然没有着落。这些 紧急援助只是避免了乌克兰财政破产。

乌克兰的政治秩序和经济秩序是长期关注重点。季莫申科党如果不能处理好大选前的国内民生,大选肯定没戏。亚努科维奇党也不会有戏,整个东乌克兰的利益都可 能在下次大选中被牺牲,但问题是接下来的权力真空由谁来填补呢?极端民族主义势力?季莫申科党依然是西方最中意的,但按现在的表现来看,继续无为而不治几 乎是肯定的。不过西方走马灯一样的外长到访中,还带来了各行各业的顾问,应该就是试图扶起基辅阿斗的。不过从历史记录来看,西方顾问对东欧事情的“政绩” 似乎不看好。好在大选没多久,只要能墙上光两个月就成了。

西方继续对制裁俄罗斯似乎拿不出狠招。今天,加拿大政府出台最新最狠的制裁俄罗斯措施:中止与俄罗斯的军事合作!哦天,离开加拿大的军事合作(是装备还是 指点?),俄军立马成豆腐渣了!事实上,美国和欧洲的态度似乎也不同,美国对制裁比欧洲要起劲得多。这也难怪,制裁俄罗斯不仅伤及俄罗斯,也伤及欧洲,但 对美国没有多少影响。另外,奥巴马在外交上已经几次被指责为软弱,在这个损人不害己的情况下,损俄罗斯一万,伤欧洲八千,美国可能是净赚,因为美国可以用 页岩气输出欧洲补上俄罗斯天然气出口,何乐不为?即使不成,奥巴马也可以把制裁不力怪罪到欧洲头上,“不是我们无能,而是盟国太狡猾了。”

接下来,近期关注重点应该还是克里米亚。俄罗斯基本上已经得到想要的:确保克里米亚不随基辅倒向西方,其他的静观其变。西方已经实际上放弃了争夺克里米亚 的企图,准备实施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控制,但名义上绝不会放过俄罗斯的“侵略行径”和“分裂乌克兰”的行径,一有机会就会用这个理由敲打俄罗斯,长期 敲打下去。另一方面,西方绝无胃口在乌克兰卷入与俄罗斯的热战,美欧都事实表态,军事干预不是选项。在这样的情况下,走马灯一眼穿过基辅的西方外长一定会 不厌其烦地对过渡政府指出:尽一切力量约束乌军,避免与俄军冲突。过渡政府再无能,这个事情还是看得清楚的,事实上乌军在总体上不管是受到基辅的命令,还 是“自发”的,都比较节制,没有过激行动。问题是部分部队不一定受控,但最危险的则是极端民族主义势力不理会基辅过渡政府,自行其是挑衅俄军,引发冲突, 制造事端。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事态走向就非常难以预测了。

普京至今坚持说,克里米亚的武装人员不是俄军,是当地自卫队。这当然是指鹿为马,但可能也有一旦发生冲突,可以推卸俄罗斯的直接责任的因素在内。到时候,冲突各方如果愿意撤火,那就大家一起白马非马;如果还是要继续升级,那到底是俄军还是自卫队已经无关紧要,抄家伙打吧。

在外交上,俄罗斯主张回到2月21日亚努科维奇与反对派的协议,这个协议有德国、法国和波兰外长见证,应该是具有国际公信力的。当然,时过境迁,现在再回 到2月21日协议是不可能的。西方主张俄罗斯与基辅过渡政府直接对话,但俄罗斯不承认基辅过渡政府的立场不像松动的样子。估计5月大选之后才可能有莫斯科 与基辅的对话。但普京已经放话了,连5月大选出来的基辅政府都不一定承认,因为俄罗斯不认为这个大选是合法的。当然,如果5月大选出来的政府是莫斯科认为可以交往的,估计会承认现实。乌克兰政治长期僵局并不符合俄罗斯利益。不过克里米亚问题会很纠结。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俄罗斯不再会轻易“吐”出克里米亚,最低限度是具有外交甚至国防的事实独立的克里米亚,可以与俄罗斯单独缔结条约。这会成为俄乌关系中类似法德关系中阿尔萨斯-洛林那样的问题,随着俄乌力量对比而易手,克里米亚版《最后一课》可能不是说笑。

但如果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力量也受到节制,那接下去就会渐趋平静,知道克里米亚独立公投和乌克兰大选。明天会是什么天?气象预报都不灵了,还是明天起来的时候再看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