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称不排除军事干预乌克兰“政变” 亲俄活动似获俄罗斯撑腰

莫斯科——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把乌克兰发生的事件描述为一场“违反宪法的政变”,他于周二表示,俄罗斯将“保留采取一切可能措施的权利,来保护”乌克兰南部和东部地区讲俄语的人,如果他们有危险的话。

在普京讲这番话的同时,美国国务院一名高级官员周二说,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已到达基辅,他带去了提供10亿美元的美国债务担保、以及提供技术援助的承诺,作为奥巴马政府支持乌克兰新政府的表示,而克里姆林宫不承认乌克兰的新政府。

普京在自乌克兰危机失控以来首次发表的评论中说,他认为目前没有理由让俄罗斯军队介入乌克兰东部,但保留采取军事行动的可能性。

“我们不打算与乌克兰人民作战,”他说。“我希望你们清楚地理解我的话。如果我们做出那种决定,那将只是为了保护乌克兰公民。如果任何军人向他们的人民开枪的话,那将是天理难容的事情,我们将站在人民的后面,不是前面,是后面。看他们胆敢向妇女和儿童开枪!”

在莫斯科的这次为时一小时的新闻发布会上,普京没有用稿子,他措词强烈地否认俄罗斯部队已经占领了克里米亚,他将这场危机的责任归咎于美国,指责美国干涉乌克兰内政,他说,“池塘那边的美国,好像是在实验室里用小白鼠做试验,对后果没有任何考虑。”

普京显然相当生气,他对这场危机的描述与欧洲和美国大多数官员的看法几乎完全不同,也和许多乌克兰人的看法不同。他把基辅的反政府抗议描述为激进分子和民族主义者的一场“狂欢”,还提到他在人群的照片上看到一个纳粹臂章。他还坚称,被赶下台的前总统维克多·F·亚努科维奇(Viktor F. Yanukovich)从未下令让治安部队向抗议者开枪,他暗示那些屋顶上的狙击手“可能是反对派动用的制造事端者。”

普京说,亚努科维奇的致命错误是在几天的流血冲突后,在双方仍在进行谈判时,下令将安全部队撤离抗议现场,并表示他曾私下警告亚努科维奇不要那样做。他说,俄罗斯后来向亚努科维奇提供了帮助,但那完全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因为死亡是除掉合法总统的最简单的方法,而且那会发生。我认为(如果不帮助他的话),他很可能已经被杀死了。”

他对这场危机不会引发战争充满信心,因为正如他说的,乌克兰和俄罗斯士兵是“肩并肩的兄弟”。

“我确信,乌克兰士兵和俄罗斯士兵不会站在对立的不同方面,他们将会站在同一个战线上,”他说,“在克里米亚还没有开过一枪。”

这位克里姆林宫领导人批评了西方的报复威胁,威胁包括实施制裁以及抵制即将在俄罗斯召开的G8工业国会议。“所有针对俄罗斯的威胁都会适得其反,而且是有害的,”路透社(Reuters)报道他这样表示,他补充说,俄罗斯已经准备好迎接G8会议,但是那些不想参加的西方领导人“可以不来”。

普京承认曾在两天前与亚努科维奇见过面,并说后者“安全、健康”。

普京是在宣布一项军事演习按计划结束时讲此番话的,演习是他下令于上周在俄罗斯西部的乌克兰边境附近举行,他已让参加军事演习的部队返回其原驻地。

没有迹象表明此举预示着危机会出现缓解,西方担心此次危机可能会让该地区陷入更广泛的冲突。克里米亚的局势依然紧张,俄罗斯部队正在采取措施封锁乌克兰的军事设施,基辅当局则表示这等于是在宣战。

普京否认那些穿着无身份标志制服、现已控制了克里米亚大部分地区的军事人员是俄罗斯部队,把他们描述为“当地的防御力量。”

他说,俄罗斯没想吞并克里米亚,但他表示,克里米亚公民应被允许决定自己的未来,也就是说,是属于俄罗斯、还是乌克兰。

“我们没有考虑这个可能性,”他说,“这取决于生活在某片土地上的人们,如果他们能够行使他们的自由意志,并确定他们的未来的话。比如,如果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被允许这样做、被允许自决,根据联合国宪章,这是一种权利。但我们永远不会煽动这件事,不会支持这种趋势。”

他说,“只有生活在某片土地上的人,才有权力决定他们的未来。”

但有件事情生动地反映出这场对峙本身及其可能带来的危险:俄罗斯军队周二向空中开枪,对约200名未携带武器的乌克兰士兵发出警告,当时这些士兵正在靠近位于克里米亚的、有争议的贝尔贝克机场(Belbek airfield)外围的俄罗斯营地,试图向俄罗斯人施压,要求返回他们在机场的驻地,并要求对机场进行共同巡逻。

与此同时,路透社报道说,克里姆林宫对美国的经济制裁警告发出反威胁,称莫斯科可能会放弃以美元为储备货币的做法,并拒绝向美国银行偿还贷款。路透社称,发出这个警告的人是克里姆林宫顾问谢尔盖·格拉斯耶夫(Sergei Glazyev),他以采取强硬立场而闻名,但对政策的影响有限。

联合国安理会在周一召开了自上周五以来的第三次紧急会议,乌克兰大使尤里·谢尔盖耶夫(Yuriy Sergeyev)向与会者分发了一封3页纸的信,称自2月24日以来,俄罗斯已向克里米亚派遣了16000名士兵。

谢尔盖耶夫写道,这些士兵已经“占领、封锁并控制了克里米亚的主要乌克兰政府和军事目标。”

在纽约举行的此次安理会会议,是应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维塔利·I·丘尔金(Vitaly I. Churkin)的请求而召开的,他对安理会成员国说,俄罗斯已经采取行动消除了他称之为极端民族主义者的威胁,这些威胁来自包括反犹太主义者、反俄罗斯者、以及反对在乌克兰境内说俄语的人士。丘尔金还拿出了一封亚努科维奇请求俄罗斯军事援助信件的复印件。

但是,这次安理会会议很快变成了东西方之间外交嘲讽和辩论的现场。英国驻联合国大使马克·格兰特爵士(Sir Mark Lyall Grant)称俄罗斯的解释虚伪,而立陶宛驻特使雷蒙达斯·穆尔莫凯特(Raimonda Murmokaite)则对安理会表示,俄罗斯的说法“让人们回想起20世纪最黑暗的记忆。”

丘尔金的发言结束后,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说,“听了俄罗斯代表的发言,人们可能会认为,莫斯科已俨然成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Office of the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的快速反应部门。”

亲俄活动似获俄罗斯撑腰

乌克兰顿涅茨克——在乌克兰南部和东部,在这个国家工业腹地的重要城市里,俄罗斯族民众已发起示威活动并冲击建筑物,要求莫斯科更大范围出兵乌克兰。

但是此地一些要求俄罗斯干预的人本身就是俄罗斯人,他们是穿越国境线前来的“示威游客”。

他们中包括了像阿列克谢·胡佳科夫(Aleksey Khudyakov)这样持护照的俄罗斯人。他来自莫斯科,支持克里姆林宫,他说他特地来这儿“关注此事,或许还会提一些建议”。在哈尔科夫,一名俄罗斯人爬上一座政府大楼,以夸张的姿态插下了俄罗斯国旗——至少营造出了这样一种表象: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的部队是受邀进入乌克兰的。

毫无疑问的是,在乌克兰的这些地区,许许多多的俄罗斯族人对羽翼未丰的政府不信任,其中一些的确会欢迎俄罗斯军队前来。但近来在乌克兰大城市发生的种种事件,看来是延续了克里姆林宫在克里米亚的行动模式。在那里,为俄罗斯铺平道路、帮助他们最后夺取控制权的亲莫斯科武装力量,既非完全自发,也不全是当地人所为。

有大量俄罗斯族人生活的11个城市突然爆发了大规模的亲俄罗斯示威活动。活动的组织看来井然有序,其中也有俄罗斯公民的身影,更有报道称有大量俄罗斯活动人士乘坐巴士前来,其本身就显示了某种与莫斯科的高度配合。至少,俄罗斯人是在煽动对莫斯科有好感的乌克兰人发起抗议活动,为更大范围的出兵做下铺垫,如果普京最终决定要走到这一步的话。

在顿涅茨克,当抗议的人群周一控制了议会大楼时,高音喇叭里放着苏联时期的民歌《俄罗斯人不会屈服》(Russians Don’t Surrender),胡佳科夫与顿涅茨克共和国(Donetsk Republic)的领导人凑在一起交头接耳,后者是当地一个要求基辅给予顿涅茨克更大程度自治的组织。在他的家乡莫斯科,胡佳科夫更为人知的是在俄罗斯政府的默许之下,创立了数个民族主义治安组织。

正是在顿涅茨克——乌克兰被罢黜总统维克多·F·亚努科维奇(Viktor F. Yanukovych)曾经的政治大本营——以及距离俄罗斯边境仅20英里(约合32公里)的乌克兰人口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这种亲俄新热潮表现的最为强烈。

在谣言纷飞、担忧情绪日盛的形势下,出现了一些自封的市政自卫组织,宣称他们将在俄罗斯的帮助下,抗击从乌克兰西部蔓延过来的法西斯主义。普京将新领导人和他们的支持者称为法西斯主义者。

周一占领议会大楼的行动是由顿巴斯民兵(People’s Militia of Donbass)的创立人帕维尔·古巴廖夫(Pavel Gubarev)领导的。顿巴斯是一个产煤区,顿涅茨克也包含在其中。在被占领的议会大厅的讲台上,古巴廖夫发表了一席讲话,他拒绝基辅政权,并呼吁普京向顿涅茨克出兵。

突然出现的暴动震惊了这一地区的许多人。在此地,不少人对于发生在基辅的亲西方示威活动抱有强烈的反感,但直到最近才有更多人提出要与俄罗斯发展更紧密关系。

“我敢肯定是有人付钱给他们的,”55岁、做过裁缝的瓦莲京娜·阿扎罗娃(Valentina Azarova)周日说道,她指的是远处的十几名年轻男子,他们在哈尔科夫市中心的亲俄抗议营地上正嗑着瓜子。

“我是俄罗斯人,我为我的国家感到羞耻,”她说。阿扎罗娃认为俄罗斯军队有可能会进入这座城市。“俄罗斯在这里的影响和在克里米亚是一样的。”

在顿涅茨克,要求与俄罗斯建立更大程度联系的行动似乎已扎了根。周六,市议会呼吁举行全民公决,为该地区更大程度的自治进行投票,但基辅称这不合法。在议会大楼,顿涅茨克地区警察局长罗曼·罗曼诺夫(Roman Romanov)告诉示威人群,他“服从于人民”,但是呼吁他们要克制,说“警察在这儿是来帮助你们的”。

民兵组织领导人古巴廖夫已提出,由他来担任顿涅茨克地方政府的领导人。当他的支持者占领了议会大楼之后,他把议员们都关在了大楼的最高几层,并把他们的身份证收起来一一确定身份,以防他们逃跑。

许多议员显然是为了避免被认出,用笔在证件上涂花了自己的脸。

就在议会大楼被占领之前,一名男子冲了出来,但亲俄的示威者抓住了他,在一条繁忙的市中心马路上对他进行殴打,还在他的脸上浇上绿色的液体。

但总体来说,示威活动的领导人们还是在尽力避免出现暴力失控的局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