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人民币会崩盘吗?

央行最近出重手,让人民币连续急跌,迫使许多人不得不思考人民币会否崩盘这个问题。笔者对这个问题的简单答案是,暂时还不会,风险在增大。

答案虽简单,但讲清背后的道理却不易。人民币汇率涉及的经济学理论,早已突破西方主流经济学的分析框架,颠覆了许多经济学家以为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除了西方经济学本身的理论缺陷,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西方经济学家无法想像,一个共产党执政的东方大国会走国家资本主义道路。而中共之所以能搞国家资本主义,则不能归结为西方的理论错误,而与西方主流精英的认知错误有很大关系。

冷战以西方完胜告终,冲昏了西方主流精英的头脑,以为历史已经终结,自由的市场经济可以推动全球民主化,而资本的自由流动,可以让自由贸易和经济全球化的好处最大化。其实凯恩斯早就指出,在民族国家主导的全球政治秩序下,贸易自由与金融全球化是不兼容的。但西方主流经济学家无视先贤告诫,而西方金融资本的掌门人则利欲熏心,于是给了中共领导的国家资本主义不可想像的历史机遇。

这个机遇,就是中共可以利用巨大的国家权力和大国优势,对贸易自由和金融全球化的游戏规则取完全机会主义的态度,利己则从之,不利则拒之。那为什么西方国家会容忍中共的这种态度呢?一方面是低估了中国,既包括低估了中国的发展能力,也包括低估了中国的自伐能力。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共与国际资本分赃,其诱惑之大,不仅让国际资本难以抵御,也让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政客难以抵御,自觉不自觉地出卖本国和民众的长远利益。

操纵汇率是中共与国际资本分赃最有力的手段,而过去二十年,中共把这一手段的榨取和分赃功能,发挥到淋漓尽致,令人叹为观止。所以能如此,是因为中国的体制有无人所及的能力,全面扭曲生产要素和资产价格,增加国家的短期收入。当然,在封闭的经济环境下,全面扭曲要素价格来增加国家收入难以持久,因为会迅速压制内需,失去增长动力。但通过低估币值,同时廉价输出资本(购买美国国债),中国换来了源源不断的外需,直到资产价格泡沫把美国人噎个半死,金融危机全面爆发。

中共选择以4万亿政府投资的来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是因为温家宝真诚地相信,此时若不尽全力救国际资本和金融体系,中共政权就可能不保。但这一选择,却让中国房地产投资过度,地方政府深陷债务危机。为了阻止经济硬著陆,唯一的办法是多发货币,但多发货币又带来通胀危险。于是,一个看似两全的政策形成了:人民币内升外贬。人民币对内贬值,有利维持经济增长,对外升值,有利阻止恶性通胀,同时也有利于权贵资本和国际资本从中套利。但结果是,影子银行大行其道,套利者的无风险收益高达百分之七,外资银行与国资银行串通,大搞所谓”外贷内保”,热钱滚滚而来。这个吸血的金融,窒息了实体经济,带来极大的金融风险。正如许多人指出的,近来央行连续干预,让人民币急跌,就是为了逼退套利者。

为什么央行没有早些行动?人民币还会升值吗?或从此进入贬值轨道?

货币当局对大规模套利和影子银行迟迟不敢果断制止,反映了国际资本和权贵利益对中国宏观决策有重大影响力,也反映了当局的决策困境。其中最大困境就是害怕出现楼市和人民币同时崩盘,引爆危机全面爆发,威胁政权稳定。不过近两月来,尽管当局大量投放货币,增长依然乏力,这个现实迫使当局认识到必须作出痛苦决断。笔者认为,此次人民币贬值,有可能是当局应对经济危机爆发的一揽子决策之一部分。当局有可能让楼市泡沫破灭,但我相信不会让人民币崩盘,因为人民币崩盘意味著恶性通胀,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真正的问题是,当局有没有能力维持人民币稳定?从短期看,当局有足够资源,尤其是有足够的外汇储备阻击做空,支撑人民币,而且,国际社会也不愿看到人民币崩盘给全球经济带来冲击,因此,为了自身利益也会支持人民币国际化,让中国获得一点类似美国的”霸权红利”。尽管如此,人民币相对美元一定会走软,因为中国不顾后果的增长已伤筋动骨,危及长期竞争力。加上自然资源不足,中国经济将不可避免从双顺差转为双逆差。中国经济、政治和社会将经历一个痛苦的转型,在这个过程中,人民币崩盘和政治动荡同时发生,是大概率事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