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国内回汉冲突

前段时间网上有人恐吓我“等将来中国民主了,先杀了你个贼回子祭旗!”“等将来‘中华帝国’成立了,你们(各个少数民族成员)连五等公民都当不上!”

这十几年的上网经历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土鳖纳粹主义,皇汉党这个群体真实而大量的存在,若不是他们的叫嚣,如今各个少数民族的类似纳粹主义分子也不会相应形成。

以前看印欧民族的文学作品给俺最深的一个印象就是忏悔之心,之所以有较深的印象是因为身边的国人全然不在意需要忏悔。难道不是这样吗?我经常可以看到侵华日军的老兵为赎罪跑到中国长跪不起之类的新闻,可当年那些打砸抢甚至杀人的红卫兵我怎么就没见有几个出来忏悔的?既然是这样,那中国人又有什么资格说日本人死不悔改?

我看的欧美作品最多的是俄国人的,其实在这方面俄国人在印欧民族中属于比较次的,就算是这样,也比中国人强多了。似乎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历来就缺乏忏悔以及对优秀对手的尊敬、赞叹,全然是一套抹黑系统,敌人永远是描了脸谱的小丑。我在想,几千年来终日与那么愚蠢、劣等的小丑厮杀却经常不能占上风,甚至亡了几回国,那你自己又是个什么凑性?

中国人这个死不认错的毛病,迟早会把自己害死。最形象的描述就是明明只犯了一个错,老老实实认错不就行了?可是不行,非得用一百个谎言来掩盖这一个错误,然后再用一万个甚至一百万的谎言来掩盖那一百个谎言……就这样把自己给陷进去了。

试问,一个族群如果永不忏悔,选择用谎言来代替真相,这样的族群会得到别人的尊重及谅解吗?远的不说,中国转圈的邻国又有哪几个喜欢中国?若说,当年是受宣传的误导,可现在我们可都知道1979年和越南干的那一仗是怎么回事儿了吧?可就是没几个人出来忏悔,就是有一大群人跑出来死鸭子嘴硬说越南当年活该挨揍。甚至还有不少人很自豪的说,当年我们的小伙子在越南的甘蔗地里第一次“尝了鲜儿”(即强暴了越南妇女),然后就让那些女人去肥地了(杀人弃尸)。

这些内容令我看的呲牙咧嘴头皮发麻,这他妈是人说的话吗?还有人味儿吗?把强奸女性当成伟大胜利了?就算对方是打黑枪杀了中国士兵的越南女民兵,但好歹人家是平民吧,你就是泄愤好吧,顶多一梭子过去不就行了,别人也不是不理解,先奸后杀算是干什么?那是人干的事儿吗?这种事干出来还有不少人传为美谈。

令我我不得不在想,这都21世纪了,是不是我身边充满了这种没进化好的人?如果是这样,那太可怕了。

这种话都能说得如此自鸣得意,那别人还不得把你恨死?说这话的人还觉得羞辱了别人,但他们那灌满了尿的脑袋当然不清楚自己出了多大的丑,使自己成为了全人类都来围观的野蛮畜生。

我倒不是在这里冒充神棍布道、传教,只是认为法律源自道德,而道德往往源于信仰,一个没有信仰的族群,哪里还会有什么底线?正所谓“我死之后哪管它洪水滔天?”也就是说没有这类人做不出来的坏事,而且做得几乎一点负罪感一点恐惧感都没有。

无所顾忌往往也就意味着不会去忏悔,看看中国的史书就明白了,两个词,无耻+恶心。

自己从来都是伟光正、高大全,跟文革时候“三突出”的写作方式写出来的一样,只写别人多么的坏,自己多么的好,总是受欺负,遇到自己侵略别人的时候连个“征”都舍不得用,都是用“平”、“镇”、“讨”等对自己有正面形象意义的词汇,好像自己从来都如天使一般圣洁、一尘不染,而别人都是些泔水桶里钻出的污鬼活该挨揍。

在这个篇文章里,言归正传,我主要想讲得还是国内的民族矛盾,当然,讲这个确实不怎么和谐,但既然不停的出事,所以还是得拿出来说说,不过,我这可是一心为了党好啊!

别的民族不说了,我是回族人,那就谈谈网上时不时就会流传的回汉冲突吧。

在西北地区,有点双方“势均力敌”的态势,所以不会轻易发生冲突,在东部就不同了,有的时候不动手就不能暂时解决问题,但也只是暂时解决,实际上这样的话矛盾越积累越严重。

另外一点就是矛盾的缘由,有许多纯粹是个人的纠纷,结果一下子就上升到宗教仇民族恨了。

西北的回族,他们生活在聚居区的,感受不到一些事情,而我就不同了,我自小生活在散居区。西北是打不起来,可一旦打起来就是玩儿大的,东部不一样,真正到你死我活的大规模冲突近乎不可能出现,可小矛盾永远都层出不穷,回汉两族属于一种“相互讨厌”的情况,却也到不了谁也容不下谁的程度。

举个例子,有天我参加一次聚餐(其实我特不爱参加非回族或者非穆斯林的聚餐,没别的意思,只是我不想因为我一个人而使得一群人来迁就我,我不愿给人添这种麻烦),大家照顾我,给我烧了条鱼,好歹让我有个荤菜吃。桌上其他的菜有的我能吃有的我不能吃,离我不远有盘带猪肉的菜,我也没在意,因为我自己吃自己的又不会朝那菜去动筷子。有个朋友挺照顾我,说别把那菜放的离阿萨德那么近,那样不好,接着把菜挪开了,但有一个女人张口就来句,其实还不知道他有多想吃呢。

我当时就恼了,吵了起来,大家都劝,为这样的小事儿犯得着吗?是,或许对汉族人来说这是件小事儿,可对我这个回族人而言呢?我感到是莫大的侮辱,在回族人眼里,这跟汉民之间朝别人的祖坟上撒尿也差不多了。要是换我还十几二十岁出头的时候,我估计对方继续出言不逊就得动手了,假如我当时打赢了,对方怀恨在心,找了一帮人来扁我,我吃了亏,然后我怎么办?肯定到寺里把这事儿一讲,然后一帮回回哥们儿就跟着我杀过去……

难道不是这样吗?这种事只能找自己的同胞帮忙,因为对方无形中侮辱的是你的族群,所以你不可能去找汉族朋友去帮忙“助拳”,那等于对外扬丑,而且人家也未必觉得这是多大的事情必须要通过这么极端的手段解决。

这种事情,生活在东部的回族隔不了多久就会面对一次,你不吵不打你去示弱,人家就有更恶心的话及行为做出来欺负你,而且人家还觉得这样很好玩儿。我一个朋友告诉我她有个老乡男朋友是回族,他们一起出去吃饭(当地貌似无清真餐厅,而那小子也接受非清真的牛羊肉但是绝不接受猪肉)。女孩儿觉得自己男朋友死活不吃猪肉很好玩儿,然后偷偷告诉厨师,水煮肉片不要用牛肉改用猪肉,结果他男朋友稀里糊涂就开吃了,但问题是他跟我一样,从小就不吃猪肉,一吃就能感觉到那不是牛肉,然后暴怒,去找厨房理论,一副拼命的架势,把那女孩子吓坏了主动认错,小伙子差点跟她分手,虽说后来又复合了,可是心里创伤的沟壑却难以弥合了。我想,那女孩子是接受的什么教育?这样做很好玩儿吗?怎么就这么不懂得尊重人呢?这么做有意思吗?他是你男朋友,是你爱的人啊!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他?

遇到我经历的那类事情,能靠正常渠道解决吗?怎么解决?找谁去解决?你老大不小的人了难道还跟小学生一样动不动去告老师?找民委?宗教局?报警?可能吗?现实吗?还不是靠回族自己抱团然后动手?

西北的回族就不会理解东部回族所面临的这种处境,我多年前就去过西北,当时令我很吃惊,在宁夏,非清真的饭店写着“汉餐”的字样,在青海则是“大肉餐厅”,其余的全是清真餐厅,甘肃那种汉族占绝对主流的地方清真餐厅也过半,也就是说非清真的餐厅得标注出自己非清真,跟内地的清真餐厅必须标注自己清真一样。我心说这儿的回族太有福了,是啊,临夏那种地方走几步就是一个清真寺,我老家是个市区人口超300万的城市,回族不到一万,就那么一个清真寺,市区里有几家清真餐厅,哪家的哪道菜做的好吃,哪个菜市场里有清真烧鸡、五香牛肉我们都记得清清楚楚,因为只有那几个地方有。换兰州、西宁的回族他们会有这个概念吗?他们甚至有东部回族一个没有想过的概念“汉餐”,东部回族的概念是哪儿有清真的,西部的概念是哪儿没有清真的。

所以在西北那种地方很难发生甚至也不会发生我上面举得例子,那是真事儿,我选择算了,毕竟当时也吵了嘴骂了人,话语上没吃什么亏,对方也认了错,那就过去了,就和谐了。可是,我能保证那样,谁又能保证别人跟我一样?即便是我自己当时也是硬压下去了火头,换我学生时代或者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照那时候的脾气性格十有八九就得干仗,然后再把这破事儿上升到宗教、民族的高度,如果真的打伤了人,那皇汉党们就可以在互联网上疯传一个新的“回汉冲突”事件了。

所以,根据我个人十几年的经历而言,绝大多数这类冲突都是这种小小不然的事情所引起的,其实极没劲但你却又被裹挟其中不得不为之。

就算是西北的回族,你让他生活在东部,他也会变成那样。再举个例子,我一宁夏的回族哥们儿他当年在北京上学。有天他忽然发现同宿舍的汉族同学用根火腿肠沾自己从老家带来的牛肉酱,那牛肉酱他平时一般直接抹在馒头上吃,他问那个同学,你怎么沾我的牛肉酱吃?同学说,你怎么这么小气,不就一罐酱吗?我都这么沾着吃了一个星期了(也就是意味着我那哥们儿一个星期以来一直吃的都是被火腿肠搅过的牛肉酱)。结果很简单,他把那同学暴打一顿,如果打架吃了亏的是他本人,他势必把全校的回族同学都喊上去报仇,万一他们人少,又吃了亏,或者说打赢了遭致对方更大规模的报复,那下一步就是冲突扩大化,喊上几个学校的回族学生再来打……

而就像我在前面说的“在西北那种地方很难发生甚至也不会发生”,西北那边的相互尊重,其实是一种在势均力敌下的相互不干涉,其实两族人也是相互看不起,这点我从许多细节上都能感受到。

西北的回族觉得汉族无信仰、无底线认为自己是受真主指引的民族,感觉高人一等(不光是穆斯林,其实在这点上国内穆斯林算是轻的,因为毕竟是少数民族,而我见识过不少基督徒,其相关态度不提也罢,反正我是看不上眼)。而汉族则认为自己才是正牌儿国民,回族相对自己只是些“杂鱼”,脑子不好使,倔种(这种情况我不止发现过一次,几乎都是对方不知道我是回族或忘记我的民族身份时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我印象很深的一次是在银川,我一个当地回族朋友的汉族女同学想泡我,我们一块出来约会,提及她的那位同学也就是我的朋友时说,大意为该人许多方面都挺好,绝对是个有能力的好人,但是他吧,在某些问题上过于如何如何,不开化,因为他是回民……她最后那句,因为他是回民,令我感觉很伤心,原来在西北汉人眼里,我们就是这个样子啊?后来好几次在西北听到有人说类似的话,某某人如何如何,唉,再说他是回族,所以也不奇怪……

这是相互尊重吗?这只是相互给相互面子罢了,骨子里两边都看不起。而在东部要么是真尊重,要么是连面子都不给,我上学的时候经常被人喊作“回子”,后来打架的战斗力强了,打不过我的家伙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在远处朝我喊“猪尾巴尖儿,沾白糖,先给回子尝一尝。”人家绝对保持在我追不到打不着的距离,靠,我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有的时候我在想,这老汉人惹人恨的本事在世界民族之林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我是东部城市里散居区出身的回族,这十几年来我了解并见证了一些所谓的回汉冲突。我在成年后做中东线的外贸行业,身边多得是回族阿语翻译,半数以上都是西北的,并且还去西北历游过,对这种事情看得很清楚,少年时代曾经热衷于参与其中,比如到外地“助拳”、帮回回哥们儿打群架、砸假清真饭店……

可是现在再出了类似于德州、中牟那样的事情,我看都不看一眼,因为最好的办法就是大家都不关注,让那件事情自动平息下去,否则唯有增加仇恨,越闹越起劲。就拿十几年前的阳信事件,后来出动武警当然是昏官的昏招,政府也给平反了,可起因呢?因为那点私人的破事儿搭进去几条命值得吗?更重要的是两边都相互恨上了,仇恨是那么容易化解的吗?

我由于被视作“回族穆斯林中的革新派开明人士”,一般遇到国内民族问题、宗教问题、中东问题,不少朋友都来问我的看法。说真的,有时候我都不想再去回答了,心里不舒服,再说感觉无话可说。

我前面说的那些情况三天两头的出。汉族仗着自己人多,回族仗着自己团结,遇到那种小小不然的事情那就打呗,政府一般是一开始对回族宽容压汉族,等事情一下子闹大了,直接就将天平倾斜到汉族那边了。这很正常啊,一开始偏袒下回族看少数民族能不能满意,这事情就算是过去了,一旦闹大了,那毕竟不能得罪了主体民族,肯定是收拾少民,反正内地的少民也不能折腾到天塌了。

当年西藏314的时候,汉人居然只想到报警,你们有没有想过,在那样的时候你报警还有用吗?回族人倒是驾轻就熟,本能的跑到清真寺,阿訇、乡老和有军事经验的人用喇叭喊话指挥,对方只要过线就反击,不过线就只是对峙,另一方面致电甘宁青准备救兵,所以最后损失极小。

20世纪对全国各族人民的伤害是多方面的,关于汉人,不仅仅是文化被摧毁,更重要的是社会的传统结构近乎被完全破坏了,一个离了政府就没有任何组织和秩序的群体,一旦政府不存在了,对于灾难的免疫力近乎为0,等于一盘散沙。

对少数民族又如何?我是个回回,我去研究《古兰经》学习本民族的文化弄不好我得“进去”,可是我要是上街当扒手甚至砍人却能享受两少一宽,这不是逼着我去当坏人吗?为什么要这样啊?

现在不想多说什么了,因为我看得很清楚,这个国家在每一个民族的合力作孽下,已经烂到了如今无可救药的地步,仇恨与祸患已经酿成,再说什么都白搭了,包括我在内,几乎每个人都是罪人,将来等着吞下苦果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4年3月6日10:29 | #1

    伊斯兰教民从来没意识到,当他们对汉人说天天吃的猪肉是不洁食物时,其实就是一种侮辱。
    如果华夏民族说你们天天吃的羊肉是不洁食物,在你们吃羊肉时做出一幅恶心状,你们该做何想。
    请记住,打败宗教的,不会是华人,是科学与理性

  2. 匿名
    2014年3月6日11:34 | #2

    你必须尊重我的传统,我可以不尊重你的文化。操,强盗逻辑。

  3. 匿名
    2014年3月6日11:41 | #3

    住在哪里要遵守哪里的习惯,入乡随俗,不想受限制,回西北回族村住去。
    澳洲穆斯林开车时逛街时都要长袍蒙脸,警察不允许,他们抗议,后来警察说你们可以不开车,不逛街,乖乖的治好了毛病。

  4. fish
    2014年3月6日13:54 | #4

    穆斯林就是张狂。他们被伊斯兰教洗了脑,所以如此张狂。当然不是个个穆斯林如此。要是穆斯林成了中国的绝大多数,你我不愿皈依伊斯兰教的汉人就铁定遭殃,1998年的印尼穆斯林对当地华人大开杀戒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回族/穆斯林跟其他少数民族不一样,其野心是非常大的,得警惕他们,具体看此文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64988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