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之殇催促中国之变

靳薇

3月1日,昆明春暖花开的日子,突然被恐惧和悲伤笼罩。一次恐怖袭击,近30个旅途中的人再也回不到家,受伤者达140余。

我们强烈谴责针对平民的暴力恐怖事件,任何人都不得用任何理由伤害无辜。愤怒和悲伤的同时,也需要思考和追问。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近年新疆频繁发生暴恐事件,并且外溢至北京、昆明?这些假民族之手借宗教之名的事件,能否促使我们进行政策反思?暴恐事件的发展趋势如何?在全世界暴恐事件此起彼伏的今天,中国人是否有智慧从源头上减少暴恐活动对平民的伤害?

任何事物的发生,内部原因都是主要的。笔者认为,暴恐事件频发且外溢有以下内部原因:首先是贫困,这既有物质的困窘,也有精神的饥渴。维吾尔族集中居住(占人口90%以上)在新疆南部地区,这里既是石油天然气等资源的富集地,也是贫困人口比例最高之地。当地民众目前虽已解决基本温饱,但生活水准、医疗、教育和公共服务与内地差距显著,同时也落后于新疆北部尤其是乌鲁木齐等城市。

2010年开始,中央政府号令19省市对口支援新疆,几年来投资数千亿人民币,力度超过新中国建立以来任何时期。强力援助之下,一些民众的生活困难得以缓解,但快速发展中,少数民族百姓由于语言不通、文化水平低、无专业技术等因素,几乎无缘参与、分享这一波发展浪潮,却面对着物价上涨等“荷兰病”之痛,还有文化流失、被边缘化的恐慌。

不可忽略的还有精神的贫乏。普通民众在基本温饱实现后,对传统宗教和文化的需求渐渐增长。当地政府着力解决物质贫困,但对精神需求的变化缺乏及时应对。

其次,政策的不完善及执政能力的滞后。世事推移,但我们的民族宗教政策,数十年不做调整完善。当地各级政府保守的思路、简单化的执政方式、刚性维稳的手段,很难化解发展中产生的诸多矛盾,下情不能上达,民众的需求呼吁无人倾听。

频发外溢的暴恐事件也有其外部原因,即来自境(内)外的极端宗教势力的蛊惑煽动。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东欧解体后,第三波民族主义浪潮、“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独立运动再次席卷世界,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借机泛滥。有漫长边境线的新疆,既面对着“东突”等国际极端势力的渗透压力,同时也要应对境内极端民族主义兴起后分裂破坏的挑战。在维吾尔族聚居的南疆地区,由于物质的困窘、精神的贫乏、各种需求得不到倾听和尊重,有少数民众对共产党政府失去信心,在蛊惑煽动下投入极端宗教势力的怀抱,走上了暴恐犯罪的不归路。

昆明3.1暴恐事件显示出一些特殊信号和发展趋势,值得关注:其一,暴恐活动的目标针对无辜百姓;其二,政治性的暴恐行动地域扩大;其三,组织形式变化,暴力犯罪团伙化、专业化后,破坏性更大;其四,由内生型发展为内外呼应,政府部门破获和处理暴恐事件的难度不断加大。

对威胁中国国家安全、威胁平民生命安全的暴恐犯罪分子,中国政府有责任用最强的力量、最硬的拳头保护所有民众免于恐惧、免于暴恐事件的伤害。但我们也要警惕仇恨的弥散,恐怖暴徒不代表民族也不代表宗教,这伙暴徒只是反人类的极端少数。如果昆明3.1事件导致汉民族和维吾尔族之间的对立、隔阂、歧视甚至仇视,那正中了极端恐怖分子的下怀。

反恐的釜底抽薪之策,是政府着力化解社会矛盾、创新社会治理机制。

其一,改善贫困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及社会生活。经济发展的确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贫困的土地上,最容易开出罪恶之花。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应进一步采取措施,切实解决新疆南部的经济发展问题,改善民生,让少数民族百姓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新疆的资源开采,应更多反哺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当地的各族人民应该享受资源开采的红利。

建议在南疆地区的经济建设必须考虑当地社会的接纳程度,以免激化社会矛盾,加剧社会冲突。政府应采取强制措施,规定大中型企业必须按一定比例招收少数民族职工。中央企业要承担社会责任,有责任有义务为当地少数民族产业工人的成长、提高当地少数民族的就业和增加收入作出应有的贡献。

其二,尊重少数民族的文化与宗教。暴恐活动不是民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是暴力犯罪。但是,如果一个民族的传统文化得不到弘扬和尊重,外来的极端思想就会趁虚而入;如果信仰某种宗教的人都被当作异类压制、被当作潜在的恐怖分子防范,极端宗教思想的蛊惑就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信众。在社会治理中如何对待几乎全民虔诚信仰宗教的少数民族,如何宽严有度审时度势地制订和执行相关政策,如何发挥宗教在社会生活中的积极作用、避免其消极影响,这对历史上没有宗教传统的主流民族汉族,对信仰唯物论的执政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其三,倾听民众的声音,问政于民。近日,新疆20万下基层进乡村干部动身启程,开展为期一年的“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活动,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和契机。中国民众供养着世界上最庞大的公务员队伍,但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严重不足。公务员自认为是“管”百姓的,阻止、禁止、口止是最常使用的“管理”手段。百姓的疾苦上面不了解,百姓的呼声上面听不到,百姓的需求上面不过问,于是问题矛盾陈陈相因、重重累积,终导致激烈的冲突甚至暴力抗争。这是一个全国普遍存在的问题。只是在新疆,在少数民族高度聚居的地区,民生问题往往和民族问题叠加,造成更大的社会问题和矛盾冲突。

其四,鼓励学者调查研究相关问题,让维吾尔族的学者发声。30余年来,中国的学术研究有了长足的发展,为经济发展所需要的学科更是风骚无限,但民族宗教领域的研究,仍然禁区多多,敏感十分。这对完善相关政策、为政府的治理提供决策依据非常不利。要从根本上解决民族宗教因素引发的社会问题,应当去敏感化。采取各种措施鼓励学者深入基层一线,调查研究重大现实问题,改变从理论中找问题找答案的“摇椅上的研究”,多渠道地为政府决策机构提供信息和咨询。要最广泛地发掘社会资源,吸纳民间智慧。

建议关注维吾尔族的学者、宗教领袖和政治精英,应当鼓励和保护他们发声。这些维吾尔族的精英,血肉联系使他们最了解本民族的处境、心理和情感,也对自己民族具有巨大的号召力,政府应当善待善用这个群体。

相信中央新的领导人和领导集体会发挥高超的政治智慧,化解暴戾之气,从源头上减少暴恐犯罪的发生,保护平民不流血、少流泪。期望昆明之殇不要弥漫扩大为中国之痛。

本文作者靳薇是中央党校民族宗教理论教研室主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