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面临公司债违约的考验

中国迅速增长的公司债市场可能出现首例违约,这将考验中国政府是否会打破长期以来的禁忌、允许公司债违约,以控制失控的信贷。

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Chaori Solar Energy Science & Technology Co., 简称:超日太阳)周二晚间警告称,将无力在周五按时支付两年前所发行债券的利息,金额总计人民币8,980万元(合1,470万美元),原因是公司现金紧张而且无法及时筹集到足够资金。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称,尽管超日太阳可能出现的违约规模不大,但可能是中国大陆债券市场首例违约。周三该公司的电话无人接听,投资者关系部门的一位员工手机也关机。

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和国有银行一直通过提供援助资金或债务延期来帮助存在风险的借款人继续维持,让负债累累的公司能够以低成本借款。

因此很多投资者认为可以得到隐性的担保,他们纷纷涌入中国公司债市场,从而刺激了该市场的膨胀。1月末,中国发行在外的公司债规模超过人民币8.7万亿元,是2007年末的十倍多,即使实力较弱的借款人也能够以相对低的成本融资。

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中国经济学家常健表示,中国需要有真正的信贷违约,以减少隐性担保带来的道德风险问题,发展健康的信贷市场。他说,这也有助于降低没有必要的投资和潜在的坏账积累。

与此同时,违约或许出现在外界对中国整体金融系统愈发担忧之际。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中国金融系统可能会积压越来越多的坏账。地方政府和国有银行已采取行动,为出现问题的信托产品提供支持。在中国,信托产品属于投资品,和债券相比其受到的监管较少。

投资者对待这个消息的态度基本上是泰然自若。中证指数有限公司(China Securities Index)旗下中高收益企债指数周三微跌0.3%。该指数追踪的是沪深证交所100只高收益企业债券的走势。

超日披露这则消息的同时,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正在北京召开。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三在会上对代表强调,政府承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方面发挥更大作用,同时也强调应“防范和化解债务风险”。

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债务水平增速与美国、欧元区以及韩国未陷入深度衰退前的速度类似。虽然几乎没有经济学家预言中国也会步此后尘,但分析人士表示,中国累积的这些债务最终将拖累经济增长步伐,就像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一样。最新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全年中国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增长9.7%,至人民币17.29万亿元。

很多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政府可能只允许那些影响不至于大到引发系统性风险或拖累整体经济的债务违约发生。他们表示,中国领导人目前面临的挑战是在确保经济稳定增长的同时,缔造一个更加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

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的分析师张智威在谈到超日可能违约时说,债市受到的直接影响可能不是系统性的。但他表示野村认为,与中资企业和地方政府存在关联的债务可能会出现更多违约情况。

超日太阳的文件显示,去年上海区政府与相关贷款银行协调将该公司的逾期负债延期,公司才得以避免违约。很多分析师预计这次政府不太可能再次出手干预,不过超日太阳此前表示会尽力将投资者的损失降到最低。

据可查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去年6月末,超日太阳未能按时偿付12家银行近人民币15亿元的贷款。

去年11月份,天津银行(Bank of Tianjin)表示,正在寻找投资者购买超日太阳欠下的逾人民币5,200万元贷款及未付利息。据超日太阳的文件显示,天津银行已经将这笔贷款展期一次,并已经将该公司诉至法庭,希望讨回这笔资金。银行高管周三并未回覆记者的电话。

投资者第一次面对潜在违约事件是在2012年。在地方政府出手相救后,化纤制造商山东海龙股份有限公司(Shandong Helon Co.)人民币4亿元的到期商业票据得以避免违约。

中国太阳能公司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LDK Solar Co.)和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Suntech Power Holdings Co.)去年也逾期未能偿债,但这些债券是在海外市场发行的。

一些分析师对中国潜在的金融问题感到更加悲观。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的崔巍(David Cui)表示,虽然此次违约不大可能立即使中国金融体系陷入流动性吃紧状况,但很可能会引发一连串连锁反应。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