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兴杰:地缘政治笔记(4)

俄罗斯军队占领了乌克兰在克里米亚半岛的一些边防哨所,俄乌对峙进一步加强,剑拔弩张之势令人揪心。奇怪的是,乌克兰总理亚采纽克却认为乌克兰和俄罗斯危机最严重的时期已经过去。亚采纽克虽然是临时总理,但他还是个明白人,乌克兰虽然身处危机的风暴眼,但真正角力的是俄美两大国,乌克兰根本没有资格参与这场游戏,所以,乌克兰军队一直保持“淡定”应该是明智之举,否则只能充当炮灰。

俄乌之间的争执表面看来是黑海舰队基地之争,但根子是黑海这块地方一直难以消化帝国留下的遗产,黑海一线不仅是欧洲和亚洲的地理分界线,也是东西方文明的界线。大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认为,最初的洲际区分来自古希腊的水手,正是这些水手对起始于爱琴海、黑海海峡至刻赤海峡,最终到达亚速海的复杂内陆水道两侧的陆地赋予了不同的概念。

而最近梅德韦杰夫宣布要修建俄罗斯-克里米亚大桥,刻赤海峡也就有了直接的联系通道,而普京在最近的新闻发布会上也表态不会并吞克里米亚,但是会保证克里米亚人自己选择道路,就像科索沃人一样。很明显,俄罗斯的目标是保证克里米亚半岛独立,而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总理声称应该建立国防部。如果乌克兰肯对克里米亚放手,那俄乌之间的危机确实到了缓解的时候了。

乌克兰不断向欧盟和美国请求援助,但是直到现在,美国也只是口头说说,并没有做出军事援助的姿态,反倒是普京揭美国的短,在伊拉克、阿富汗美国违背了安理会决议,如果俄罗斯要动武,也会遵循国际法。其实普京已经向美国做出了不动武的承诺了,要在安理会通过干涉乌克兰的决议,那不是儿戏吗?同时也敲打乌克兰,如果在东乌克兰出现违法的现象,俄罗斯将会动用武力。

如此看下来,这场危机似乎已经过了高潮,虽然大国的领导人还是在互相恐吓,让旁观者攥紧了拳头,捏出了汗。

(一)乌克兰面对的是一个帝国

在之前的专栏中,笔者曾经谈及帝国至今仍然影响着当代国际关系,有读者跟帖抱怨笔者并没有说明白什么是帝国。的确,在使用一个概念的时候,一定要先把它的内涵和外延界定清楚,否则只能是鸡对鸭说。

关于帝国,每个人都有一个定义,笔者综合诸多帝国历史而抽象出一个简单的定义:帝国是多重权力边界组成的人类组织形态。帝国区别于现代国家,现代国家是权力边界合一(或者闭合)的组织形态,现代国家有明确的领土边界,地理空间上的边界与管辖权力的边界是合一的,一个国家不能越界行使司法权力,也不能去征税,帝国是没有明确边界的,而是有个模糊的边疆。

帝国是有中心与边缘的分野,在边缘地带会采取多种多样的统治方式,给予当地精英更多的权力,只要这些地方能够承认帝国中心的权威就可以。而重要的是帝国是一个自我中心的体系,并不承认边缘地区的平等地位,所以,帝国中心很难与边缘地带的精英进行平等地对话,而是在边缘地区扶植有利于自己的势力,甚至以夷制夷。翻一番帝国的历史,虽然每个帝国都有自己的特征,但以上所述大抵是它们的最大公约数。

看看俄乌之间的问题,用主权国家为基础的国际关系理论似乎解释得不太通,俄罗斯事实上已经控制克里米亚,也就是侵犯了乌克兰的主权,但是无论乌克兰还是俄罗斯都没有宣战。对乌克兰来说,宣战就意味着与俄罗斯开战,乌克兰的政客虽然短视,但是并没有像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那么鲁莽。

为什么俄罗斯没有宣战呢?从心态来说,普京并没有把乌克兰当成一个平等的伙伴或者对手,包括外长、总理在内的多位俄罗斯高官都否定乌克兰临时政府的合法性,一直保持沉默的普京则认为亚努科维奇虽然是合法总统,但是基本不会再有政治前途了。2004年“橙色革命”之后的乌克兰大选,普京摆了个乌龙,乌克兰选举结果还未公布,普京就祝贺亚努科维奇当选。

对于乌克兰的独立,现在很多俄罗斯人都感到痛心。1991年12月8日,叶利钦送给克拉夫丘克的礼物——克里米亚半岛,前苏联高官雷日科夫认为这是叶利钦把沙皇身上的皮袍脱下了给了克拉夫丘克。因为包括克拉夫丘克在内的乌克兰人都认为一旦苏联解体,俄罗斯会把克里米亚半岛收回去,结果是叶利钦拱手相送。

雷日科夫在《大国悲剧》一书中花了不少文字来论述黑海的重要,以及黑海舰队基地所在的塞瓦斯托波尔从法律上说直属于苏联中央政府以及国防部,作为苏联继承人的俄罗斯有权利被塞瓦斯托波尔拿回来。乌克兰意外获得这块战略要地之后便试图整合到乌克兰里面,在此推行乌克兰语,支持鞑靼人,而这次危机之中,鞑靼人是支持基辅临时政府的。

这里需要插一句,鞑靼人曾经是克里米亚半岛的居民,一直效忠于奥斯曼帝国,后来被俄国吞并之后成为俄国黑海舰队的基地,二战期间由于鞑靼人与德军有合作,战后斯大林强制鞑靼人迁徙,而半岛的人种也发生了变化,俄罗斯人成为主流。

乌克兰得到克里米亚半岛之后就支持这里的“原住民”,而排斥说俄语的“外来人”。有个笑话说,乌克兰独立之后,议会开会之前有人问:“有没有俄罗斯佬?没有的话就用俄语吧。”乌克兰为了找到独立的感觉,刻意排斥俄语,当然让俄罗斯比较恼火,这次普京为什么以保护俄语居民的名义出兵呢?在普京看来,乌克兰不过是东西乌克兰加克里米亚半岛组合起来的,东乌克兰和克里米亚都是俄语居民为主体,也就是说普京出兵那是保护“自己人”,至于“乌克兰”,还算不上个国家,2008年普京就有此一说。

我们看历史上的帝国,没有一个不是靠征服起家,又无不在“平叛”中维护帝国的威仪,在帝国统治者看来,边缘地区的独立那就是反叛。苏联不在了,但是俄罗斯还在,普京眼中这些加盟共和国的独立那就是叛乱,如果再想加入欧盟或者北约,对俄罗斯来说就是灾难。为什么普京痛扁萨卡什维利?根子还在这儿。为什么美国和北约没有拯救萨卡什维利,因为美国也是个帝国,两个帝国会承认彼此的平等地位,它们争夺的是霸权,霸权就意味着可以妥协和让步。基辅的那些政客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没有猴急着挑战普京。

20多年前,乌克兰“意外”获得了塞瓦斯托波尔以及克里米亚半岛,并且以此从俄罗斯获得租金,而租金又与天然气挂钩,从而获得了制衡俄罗斯的一张牌。普京现在是要铁定了心把主动权拿回来,当然不能明火执仗地把克里米亚半岛再并入俄罗斯,以“法律”的形式让克里米亚独立似乎是不可避免了。

(二)大陆帝国与资本帝国

帝国和帝国还是有区别的,比如列宁认为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级形式,这个用来描述美国还是比较合适的,因为它是个资本的帝国。而俄罗斯一直对土地情有独钟,算是个大陆帝国。当普京大军压境的时候,美国并不愿意为格鲁吉亚或者乌克兰出头,而是倾向采取经济制裁的方式,在冷战期间,美苏之间不仅是地缘政治上的较量,也在经济领域博弈,苏联的崩溃在很大程度上与市场不发达有关系。而这次美俄之间延续了大陆帝国与资本帝国的游戏。

在地缘政治较量上,美国显然处于下风,一是乌克兰并不是美国的“菜”,黑海之于俄罗斯如同加勒比海对美国一样,美国舰队要到黑海耍耍还真需要好好考虑一下,只有2008年美国军舰到黑好“人道援助”了一把,此前,亲西方的尤先科邀请北约来黑海演习,结果,从敖德萨到塞瓦斯托波尔都爆发了反对示威游行,克里米亚的纠察队还封锁了港口。现在由美国专家认定俄罗斯黑海舰队不具有威慑力,意大利海军就可以打败它,但是现在奥巴马却不会把舰队开到黑海去。在枪与钱对垒的时候,枪肯定能够赢得第一场胜利。

美国的优势还是在庞大的资本市场以及美元霸权,普京派军进入乌克兰尚未费一枪一弹,但是在资本市场却已经损失了不少。卢布近日创下2008年以来跌幅,俄罗斯央行拿出大笔外汇储备来稳定汇率,并提高了利率水平,即便如此,股市还是缩水了10%。即便美国不干预,全球资本市场连成一体,俄罗斯是其中一环,一旦俄罗斯出现风吹草动,资本抽逃也是难免的。美元霸权之下的全球资本市场呈现出诡异的特征:其他地区出现动荡,美元就会走高,因为美国提供了全球最大的避险市场。在一个大资金潮的时代,哪个国家都经不住资金大规模抽逃、货币崩溃的考验。

美国一些议员要求对俄罗斯进行贸易制裁,甚至金融制裁,而俄罗斯则回应,如果制裁,那俄罗斯就放弃使用美元,并建立自己的支付系统,甚至拒绝偿付美国的债务。从现实来看,这更像俄罗斯的气话,俄罗斯经济依靠能源价格上涨而获益匪浅,况且要建立自己的支付系统并非易事,国际货币有很强的网络外部性,只有进入这个资本的网络,货币才有价值。到目前为止,美国只是要暂停与俄罗斯进行的贸易与投资谈判,暂定参加G8峰会的准备工作,真要制裁俄罗斯,单凭美国一家根本做不到,G7中,日本、德国还希望与俄罗斯搞好关系,多买些油气,而英国则反对关闭对俄罗斯的金融系统,伦敦金融城可是英国的命根。

对俄罗斯有制衡的还是资本市场的波动,俄罗斯的经济结构单一,资本市场也不发达,没有外部资金的进入,怎么发展经济呢?自2013年以来卢布表现一直非常糟糕,人们还记得1998年卢布崩溃带来的灾难。对普京而言,尽快结束这场游戏,平复市场情绪,是比较好的选择。

另外,乌克兰的问题终归还是要解决,这个国家已经濒临财政破产的边缘,如果破产了,俄罗斯之前投入的钱岂不是打了水漂。钱包鼓起来的俄罗斯也想用金元外交来笼住乌克兰,一个破产和四分五裂的乌克兰将成为俄罗斯边境的隐患。欠下的债还不了不说,还有难民涌入。

俄罗斯也会以资本博弈的形式进入下半场,西方国家已经着急忙慌为乌克兰筹钱了,如果俄罗斯把天然气价格提高一下,美元就会“漏”到俄罗斯的口袋里。当地缘政治与金融掺合到一起的时候,敌友的分别就很模糊了。

(三)普京的节奏

乌克兰危机表明欧洲还不安宁,奥巴马雄心勃勃的的战略调整不仅在东亚受挫,还受到俄罗斯有力的牵制。随着俄罗斯实力的增强,对欧洲、中东地区会采取更多进攻性的动作,冷战结束之后的二十多年,北约和美国已经把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压缩到了极致,而美国现在已经没有当年那样独步天下的实力和意志,经历两场中东战争之后,美国进入地缘政治收缩的周期,而俄罗斯则处于复苏之中。

俄罗斯一直不甘于做二流国家,而是希望成为世界的老二,乌克兰为普京提供了机会,“我的地盘我做主”,即便是美国老大也得退让三分。更为重要的是,美国战略调整若得不到俄罗斯的谅解,那真是麻烦不断,叙利亚、阿富汗、伊朗都需要俄罗斯的参与。现在普京吸引了美国的注意力,“解放”了给美国制造麻烦的小伙伴,朝鲜连续两次发射导弹,直到第二次发射,美国才回过神来,批评朝鲜违反了联合国决议。

地处欧亚大陆核心地带的俄罗斯具有地缘政治的优势,就像一条巨蟒一样,稍稍动一下就会让周围不安定。奥巴马的战略转移是东亚形势紧张,也减轻了俄罗斯在欧洲的压力,所以普京可以在乌克兰放手一搏。乌克兰危机持久发酵意味着奥巴马在东亚地区会给中国更多点空间,当然也给中国出了个选择题,如何在乌克兰问题上做出表态。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是保持中立的立场,但如果克里米亚在3月30公投宣布独立之后,中国是否会承认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