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大焕:怎样才能让政商精英和国家同舟共济

一年一度人大、政协两会,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各种秀场,各种舞台,各种表演,各种主张,各种目光,各种期盼。和往年相比,今年的两会有很大不同:一是北京的天空不都是阳光普照、春风和煦,而是时不是雾霾遮天、阴翳锁城,代表委员们被迫与北京市民“共一片灰天”,尝一尝过去几十年“只顾增长不顾污染”的厚重滋味;二是痛打大老虎的消息可能会和盘托出,袖袍一抖便惊天动地;三是今年是新的中央政府换届一周年,也是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在中国彻底转型年代正式拿出施政纲领、全面深化改革的开局之年,新成立的国安委和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如何进行人事和制度布局,举世瞩目。

总结过去三十多年改革开放下“中国奇迹”的经验教训,我对两会和改革的期待异常清晰明确,也可以说,这是一个曾经部分受惠于改革开放的共和国公民对于中国未来改革的政治主张:

首先,改革就是要把发展的自由和权利还给百姓。过去三十多年,我们在政府主导、投资主导下取得了惊人的“经济奇迹”,但这些甚至被奉为“中国模式”的“经济奇迹”,伴随着高增长的是高通胀、高负债、高污染、高能耗、高过剩、高腐败、低工资、低福利、低保障。污染留下了,官员升官了;腐败留下了,官员发财了;工业企业和城市房屋大量过剩了,官员升官发财拍拍屁股走人了;官员(或者官员家人)携款移民了,债务和通胀留给中央和百姓了!此外是国企的严重垄断助长了惊人的腐败、严重遏制了中国内地服务业的发展。

政府直接主导微观经济活动,日积月累像一个隐喻: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一列脱离法治和公民约束的脱轨列车横冲直撞,所到之处,江河失色,日月无光,天空黯淡,百姓遭殃。脱轨列车名字叫“悲惨式增长”,就是让我们社会整体上得不偿失,只给官员的政绩、短期地方财政和官商带来好处的增长。所以今天我还想重提温州动车脱轨时写下的那段话:“中国,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不要让列车脱轨,不要让桥梁坍塌,不要让道路成陷阱,不要让房屋成危楼。慢点走,让每一个生命都有自由和尊严,每一个人都不被时代抛下,每一个人都顺利平安地抵达终点。”

严重的工业过剩、严重的污染、严重的“鬼城空城”雨后春笋般扩张、严重的通货膨胀等已是重大政治问题,牵涉到发展的自由与权利在谁手里,发展的成果由谁享受、发展的代价由谁承担的政治经济体制的根本问题。

深化改革的根本任务,就是要破除一切形式的官僚资本,就是要遏制政府亲力亲为冲到微观经济活动第一线的本能和冲动,用宪政和法治管住政府闲不住的手,把发展的自由和权利还给市场,还给民众。从石油系触目惊心的、普通老百姓想都不敢想像的腐败窝案可知,对官僚企业体系的监管是完全不可能的,国企不可能建立真正有效的公司治理,惟一的办法就是把市场还给民众、资本交还财政。

其次,要改变“祼官”、“裸商”把中国内地当礼崩乐坏、炮火连天、“尸横遍野”、大地疮痍、食品药品安全不保的“大前线”,把海外优山美地、法治和福利保障良好的国家当“大后方”的“游戏规则”,让国家的决策者、管理者和企业精英集团形成与这个国家同呼吸共命运的同舟共济关系,彻底铲除“我走后哪管洪水滔天”的制度土壤。

非如此,无以革新我们的制度,无以鼎立我们的精神,无以输出我们的价值观。要做到这一步,其实也简单:一定级别的官员,家属可以出国,子女可以留学,但必须限期归国,不得拥有外国国籍或绿卡,否则一律削官为民,并且清查一切财产往来状况。学习美国的相关制度,要求所有具有中国国籍的公民申报自己和家人以及重要直系亲属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财产状况,并按法律规定纳税。

第三,对于人大制度本身,我的五年期待是:让代表专职起来。很多人都希望中国走向民主宪政,但具体路径却一问三不知。窃以为,市场经济前提就是宪政法治。宪政法治的基础上才能谈民主。而民主,大多数情况下不会是直接民主而是间接民主,改革人大制度是关键。具体做法就是代表专职化职业化,改革官员“自己选举自己、自己监督自己”的体内循环和程序不正义;改变商人借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身份作为护身符和通行证的现象。

第四,我期盼中国建立学习型社会。前提是官员都成为学习型官员,首要学习的就是古典经济学和现代英美法学——这在美国的常青藤大学是学生的必修课,中国要走向现代民主、法治、繁荣、进步的国家之列,官员首先必须学习这些现代文明的基础理论和课程。我们太多的官员无知无畏,越无知越无畏,以为官大学问大——其实是因为官员掌握了过多的社会资源,导致官大马屁多。就以城市化为例,我们的政策和官员65年来一直在和城市化规律大战风车,愈挫愈勇,最近北京市委书记还说:“北京人口调控的当务之急是要痛下决心,综合施策,坚决遏制住人口无序过快增长的势头,要抓好以业控人,坚决淘汰吸引流动人口过多的产业。”

对此,苏小和先生的评论是:“最应该遏制的产业是官僚体系产业,而且这是可以量化操作的,完全可以达成的目标。至于遏制北京人口无序过快增长,基本是一个无知无畏的言论,大略等于郭书记在说,坚决遏制住空气无序过快增长的势头。官员要多读点斯密的经济学,读点休谟的人性论,如果读不懂,可请学者去讲课。这是我的两会议案。”可惜苏小和不是人大代表,没有权力提议案。

我的期盼写完了。最后两句话:权力是好东西,常常让人应有尽有;权力也是坏东西,常常让人一失去权力就迅速成为笑柄。人们对政治家发自内心的尊重和爱戴,并不在于其权力有多大有多久,而在于他真正为国家贡献了什么良好的制度。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3月6日18:12 | #1

    此类文章最是废话。1.上述若是你的期盼,那就继续你的“中国梦”吧。2.上述若是你的进言或提议,则还是省省吧。该如何做,那些人明白得很,只是在为国人还是为自己、在利益的面前,他们自会选择,非不懂。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