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笛:乌克兰完了

顷见BBC报道,克里米亚已经在事实上处于俄军控制之下。俄国政府更宣布,俄军将在乌克兰待下去,直到乌克兰的政治局势“正常化”为止。此前普京早已宣布,俄国有权利出兵保护俄国以及讲俄语的人在乌克兰的权益。

俄国此举,乃是赤裸裸的武装侵略,更违反了国际条约,是典型的俄国传统的最新表现。

须知俄国人签订条约就专门是为了日后撕毁之。当年斯大林与周边邻国签订的所有“互不侵犯条约”,除了苏德条约被纳粹撕毁外,其余统统被斯大林撕毁了。这就是俄国人的诚信,是“军刀说了算”的俄罗斯哲学。

普京不愧是伊凡雷帝、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大帝、斯大林大帝的传人,忠实继承了这一光荣传统,悍然撕毁了俄国在1994年与美国、英国和乌克兰在布达佩斯签订的议定书。在该条约中,俄国、美国、英国一致同意保证乌克兰的主权以及现有边界的完整。作为交换条件,乌克兰将苏联解体后落在乌克兰手中的核武器交给俄国。如今俄国悍然出兵克里米亚,就是最典型的俄国人履行国际条约的方式。

赖账的可能还不止俄国人。乌克兰临时政府向美国和英国呼吁,要他们履行承诺,保护乌克兰的主权与领土完整。奥巴马与卡梅伦应声警告俄国,如莫斯科不改弦易辙,将“面临高昂代价”(face significant cost)。

然而这代价是什么?当年英国曾为其担保的比利时中立被德国破坏而对德宣战,介入一次世界大战;为其担保的波兰国家安全被纳粹破坏而对德宣战,介入了二次世界大战,如今大不列颠可有当年的豪情胜概,讲究绅士“言必信,行必果”的风度,honour her words,对俄国宣战,出兵乌克兰?

No way!大英早就不是当年的超级大国了,可她总是忘记这一无情事实。当年参与担保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完全就是自不量力,是湖南人说的“苕”。自美国人卖烂房子把整个西方世界拖入粪坑以来,整整6年过去了,英国一直在凄风苦雨中挣扎,至今见不到曙光。今年9月间,苏格兰将为是否呆在联合王国内举行公投,如果苏格兰独立出去了,“大不列颠”这个词也就成了历史,届时英国必将沦为比利时一类三流小国,还能管什么隔壁闲事?

老美便如何?虽然经济比英国好一些,其复苏速度还不如德国、瑞典等国,然而其担负的国际责任根本就不是其他国家能比的,也早就超出了本国的国力。就算她如同当年冷战时期一般强大,敢为保卫乌克兰出兵与俄国干仗么?No way!苏联在50年代入侵匈牙利,60年代入侵捷克斯洛伐克,老美干了什么?谴责而已。

这一回也肯定这样,俄国要支付的“沉重代价”,充其量也就是对俄国实行经济制裁与外交孤立。非但不可能是热战,就连冷战也打不“称头”(四川话),盖今日美国再也不是当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超级大国了,不但欧洲不如当年那样听话,唯美国马首是瞻,而且国际舞台上还出现了忠实服从莫斯科那 “最高统帅部” 指挥的“方面军司令部”——中国这个第二经济大国。更重要的是,如今俄国有了瘐毙欧洲的法宝——只要它掐断天然气供应,自德国以下仰赖其供应的欧洲国家都得乖乖竖白旗。

所以,“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幸福,全靠我们自己”,乌克兰只能靠自己救自己了。

然而尽管乌克兰政府宣布全国动员,但克里米亚并无武装冲突发生。据最新现场报道,当地十分平静,只有两千多名当地居民举着俄国国旗欢迎解放大军。更可笑的是,乌克兰临时政府前脚任命邓尼斯别列佐夫斯基(Denis Berezovsky)为海军总司令,他后脚便宣示向克里米亚当局效忠。这也毫不足奇,盖乌克兰临时政府根本就不得人心,可以说是毫无民望。英美把希望押在那一小撮急功近利、利令智昏的冒险家身上,完全是政客们惊天动地的愚蠢使然。

自芦某12年前推出“民主恩赐论”以来,不知遭受了多少人的谩骂与侮辱。最近我的老相好“铁风”(即“魏碑”)先生还写了篇烂“文章”。这些噪音我从不理会,盖它们只显示了作者彻底缺乏理解力,根本没看过或是看不懂我那篇文字,浊气一涌便慨然写下浩气贯长虹的决心书。这类玩意我早在毛时代看到超饱和了,再看完全是自我亵渎。

其实我早说过了,“社会进步的必要条件是统治者的让步”是个普遍规律,并不限于一国之内,国际之间也如此。当年大英帝国的殖民地独立,没有哪家不是靠英国让步取得的。而且,这个通则还可以推广为“弱者的地位改善的必要条件是强者的让步”。

从这个意义来看,乌克兰的命运不掌握在乌克兰人民而是在老毛子手中。因此,乌克兰人最理性的选择,还是效法冷战时代的芬兰、波兰、匈牙利等国,在尽可能不触怒老毛子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实现独立自主。最要紧的就是,决不能给老毛子以武装干涉的借口。而最能坑害本国的,就是张学良、李宗仁一类貌似激进的provocateur(我不知道该怎么翻译才能准确表达原意,那就是故意以过火或挑衅行为为侵略者制造入侵口实的内奸)。

不幸的是,乌克兰前段的政局动荡恰好给了老毛子武装干涉的绝佳借口。乌克兰早就民主化了,亚努科维奇是民选总统,只能通过民主程序罢免,不能以武力推翻之,否则即是政变。本来,反对派已经与政府达成非常有利的协议:提前举行大选,回到2004年的宪法去,限制总统权力。这就是反对派能争取到的最有利的成果。然而那群家伙沐猴而冠,急不可待地要夺权,这才引来他们根本无法抵挡的老毛子入侵,断送了已经在望的胜利。

不难想见,如果不是那群不配冠冕的猴子胡来一气,则哪怕是新当选的总统决定加入欧盟甚至北约,毛子也没有理由入侵。真要入侵,那就是与一个全民选出的主权政府正式交战。莫斯科必须三思而后行。现在把民选总统莫名其妙地搞掉了,弄个名不正言不顺的“临时政府”出来,恰好正中急于打扫“卧榻之侧”、以规复前帝国疆域为其历史使命的普京大帝的下怀。

考虑到西方空前的虚弱与普京从来不容他人分说的霸王气度,窃以为,乌克兰问题将以“格鲁吉亚模式”解决:克里米亚将被俄国吞并,而第聂伯河以东的东乌克兰地区将成立“独立的”共和国,变成俄国事实上的保护国。丧失了东部工业区的乌克兰将进一步堕入困顿,成为美国与欧盟的财政负担。

这个前景虽然幽暗,很可能是老芦基于一贯悲观的天性作出的主观描绘,不过我仍然觉得,在如今的国际情势下,乌克兰被肢解似乎是不可避免的。这道理之浅显,哪怕痛驳“民主恩赐论”的白痴估计也能想明白:乌克兰主权与领土完整的保持前提,是俄国人的克制与让步,而如今俄国面临的主客观情势并不会迫使他们让步。

乌克兰的剧变,对我个人来说,一个重大损失是,克里米亚重入俄国版图后,便不会像乌克兰那样免去欧盟国家的签证了。而那儿的“燕巢”(Swallow’s Nest)可是我魂牵梦萦的旅游目的地:

1

2

我本来还在计划明年上那儿去,可现在全完了。以后若想再去,就得花钱买俄国签证,而俄国签证卖得还非常贵。不过这似乎也是难免的,卡梅伦那白痴正嚷嚷退出欧盟,所以,看来这免签的优惠迟早要丧失,无论克里米亚是否留在乌克兰境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我是公民非人民
    2014年3月7日14:41 | #1

    狗屁,弱者地位的改善是靠自身实力的提升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