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侵略乌克兰是俄罗斯沉陷的开始

自俄军进入克里米亚后,俄国总统普京不承认入侵乌克兰,并称“军事解决是最后手段”。乌克兰局势下一步如何演变,俄军只是控制克里米亚,还是要染指乌克兰东部,甚至挥军入侵整个乌克兰,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如果俄国全面入侵,乌克兰难以抵抗,因双方力量悬殊:俄国有86万军队,乌克兰只有13万。而且俄罗斯近年军费猛增,而乌克兰仍是苏联时代的武器。一是因为经济困难,乌克兰没钱投资军事;二是也有偏安心理,因为西方国家不会入侵,而跟俄罗斯有深厚文化历史连结,所以对俄国入侵缺乏设防。
再加上克里米亚60%是俄国人,又是自治政府,在俄军进入前,当地议会把原总理废黜,换上一位俄国富豪(他领导的政党在上次克里米亚选举时只拿到4%的选票)。他们对俄军持欢迎态度。
普京的策略很明显,以克里米亚有俄国人游行示威(要求并入俄国)、要“保护俄侨”为由出兵。目前俄军已控制克里米亚,下一步很可能用这种“克里米亚模式”向乌克兰东部推进(该地区也有不少俄国人)。据最新报道,乌东部有11个城市出现这种“俄国人示威”;但示威者很多不是当地人,而是被从俄国用卡车运来的(这跟克里米亚的情况类似)。如果西方没有实质性措施迅速抵制,以乌克兰的自身实力等,可能无法阻挡普京在乌东部复制“克里米亚”。
这样看来,普京会“胜利前进”。莫斯科的大俄罗斯帝国主义者们会兴高采烈,普京似乎成了新的“彼得大帝”,为俄罗斯再拓疆土,威震四方。
但从长远看,普京今天的“胜利”是他和俄国失败的开始。
第一,乌克兰抵抗运动正在中兴。虽然俄军进入克里米亚没有遭到乌克兰军队的抵抗(其中也有奥巴马政府的劝说,要乌克兰新政府克制,不扩大事端),但如向乌克兰东部推进,乌军可能不会再容忍克制,双方会有交火。虽然乌克兰有不少俄国人,但乌克兰人占80%,余下的二成俄国人也不会都支持普京。任何国家遭外敌侵略,都将激发出强烈的保家卫国的民族情绪,即使武器落后,装备再差,也会群起反抗。这是普世现象。例如抗日战争,当时日本已进入工业国家行列,而中国还是小农经济社会,虽然两国军力国力相差悬殊,但中国人还是群起反抗,用血肉筑成长城,保家卫国!今天乌克兰人同样有这样的士气。看看基辅独立广场上的抗议俄国入侵大会,从群情激昂、誓言战斗到底的呼声,可以触摸到整个乌克兰的民族脉搏。
如果俄军不向乌东部推进,只是控制克里米亚,也会有麻烦。那里的200万人口中,24%是乌克兰人,15%是鞑靼人(他们当年受苏联迫害,对俄国很反感),两者加起来近四成。有报道说,克里米亚的俄国人多是退休人员等,当地最有组织能力和战斗力是鞑靼人。不仅他们将反抗,而且那六成的俄国人,也不见得都支持乌克兰分裂。克里米亚首府辛菲罗波尔的TNA大学政治学教授杜克妮琴在《纽约时报》发表“克里米亚会是俄国的第二个阿富汗吗?”一文,以她在当地大学任教和生活多年的经验指出,她周围的很多俄国人知识分子,都不支持俄军入侵。当地很多俄国人已乘火车或飞机逃到基辅,根本没有欢迎俄军。
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有230万人口,其中属穆斯林的鞑靼人占12%,约27万人。7世纪前,鞑靼人随着成吉思汗来到克里米亚,成为岛上原住民。但70年前,即二战期间的1944年,他们被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故意指控为德国纳粹的同路人,用火车将他们放逐到中亚的乌兹别克,直到 1991年苏联瓦解才获准返回克里米亚。放逐过程,近半数鞑靼人死于疾病、饥饿或意外。正因为这段血泪史,鞑靼人非常反俄。在克里米亚占多数的俄裔,对俄军到来当然大表欢迎,但普京不断威胁动武,也加深俄裔与鞑靼人间的紧张对峙。“一旦发生战争,鞑靼人一定最先受害。”鞑靼人拒绝承认由俄军扶植的政权。
不仅克里米亚,整个乌克兰人民对外敌入侵的愤怒,将导致对俄军的无穷无尽、无休无止的抵抗。当年一个非常落后的阿富汗,都抵抗得俄军最后失败退出,更何况今天的乌克兰得到整个文明世界的支持。
第二个因素,来自国际社会对俄国的压力。在俄军进入克里米亚时,德国总理默克尔曾跟普京通电话劝阻,她的感觉是“普京活在19世纪”,意思是普京是沙皇式的武力扩张思维。其实普京就是活在20世纪,也完全落伍于时代。20世纪比较著名的苏军入侵,除对阿富汗,还有1956年的“匈牙利事件”,以及1968年“布拉格之春”等。当时是冷战时代,美苏两大阵营势均力敌,匈牙利和捷克又都是苏联的卫星国。当时苏联跟美国及欧洲也没有今天这样的经济连结,所以美欧当时能采取的反制措施有限。今天不同了,俄国经济跟世界密切相连,美欧只是说考虑经济制裁,俄国股市就应声大跌,3月3日跌幅高达11%,是2008年底以来最大跌幅)。如果真的全面制裁,俄国的股市和经济将被重创!
对于普京侵占克里米亚,至今没有一个国家公开支持赞美,反遭国际社会一片谴责,美、英、德、法、意、日、加等七大工业国已决定取消原定6月在俄国召开的G8高峰会,并可能把俄国开除G8。由此俄国将空前孤立,原在国际社会的地位一落千丈。普京政府花了600亿美元的代价主办冬季奥运会,希望通过办“奥运”提升俄国在世界的形象。可是这个“入侵乌克兰”之举,使俄国的世界形象比卢布的贬值还严重,等于“暴跌”。而且普京的个人形象将再也无法恢复。西方领导人就像德国总理默克尔感觉的那样,从此了解“真正的普京”,他只是一个愚蠢蛮横、信奉武力的“前克格勃上校”而已。他目前的举动给世人展示一个当代沙皇、一只政治恐龙!
俄罗斯与文明世界的绝对破裂不是明智之举,这会伤害俄罗斯高层统治者,他们在国外拥有自己的财产,早把某些欧洲国家和美国作为自己在异国他乡紧急着陆的“机场”。另一方面,对美国,尤其对欧盟来说,乌克兰的情况是自南斯拉夫解体后的最大挑战。当代世界脆弱的地缘政治结构正处在冒险之中。
而今天的俄罗斯也不是斯大林时代的苏联,绝无抗衡西方民主国家的能力。
第三个因素,是“战略伙伴”明显靠不住。当年苏联有“华沙条约组织”等卫星国,是个共产集团。而今天共产集团全球崩溃,苏联解体,全部卫星国都已独立,俄国想恢复“帝国”,完全跟时代脱节(也就是默克尔等说的普京活在19世纪)。今日克里米亚之变,可能完全逆转世界格局:可能重回东西方冷战;可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改变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
如果美国重返欧洲,再次把目标锁定莫斯科,则可能顾不上围堵北京。
北京方面对乌克兰危机,表面上态度暧昧,但宣传喉舌,却已流露出按捺不住的欣喜若狂;代表作是《环球时报》的社评和文章,或赞赏普京强悍,或嘲讽西方不敢出兵,或对乌克兰危局幸灾乐祸,并愈加痴迷“硬实力”。《环球时报》早已被中国老百姓嘲讽为“环球屎报”,现在竟然要老百姓忘记俄罗斯侵占中国500万平方公里的仇恨,赤裸裸的沦为汉奸媒体,遭到网民们的普遍反感。其实,如果俄国人真的将汉奸言论当成中国人的一致声音,笔者却倒是乐见其成的。
所以俄罗斯外长声会说:北京与莫斯科的立场一致。果真如此?非也。
首先,如果北京对莫斯科军事入侵的支持,实际上是自打耳光;因为北京的一贯立场是:“反对干涉内政”,俄罗斯明目张胆地干涉乌克兰内政,而且是赤裸裸的武装干涉。更重要的是,北京也曾无数次地宣称:反对境内的民族独立,视之为“民族分裂”。如果北京支持克里米亚独立,这等双重标准,将使它无法在台湾、西藏、新疆和香港议题上自圆其说。而且,中南海领导人或许也注意到一个地缘政治的变局:一旦俄国重新控制克里米亚,垄断黑海,扼住地中海的咽喉,这个横跨欧亚的巨大帝国,在战略环境上,也将构成对中国的大弧形包围。一旦俄中反目——历史上有无数次的教训,中国将难以翻身。
无论出自对自身处境还是对国家未来的考量,北京都不敢深涉普京这趟浑水。当然唯恐中国不乱的五毛和极左政客除外——好在目前并不是他们当家。
美国国会正准备通过议案,要冻结包括普京在内的俄国高官在美国的资产。欧盟国家可能也会跟进。同时美国和欧盟准备给予乌克兰最大可能的经济和军事援助。这些都会鼓舞乌克兰人民对俄军的抵抗。里外的结合,将造成对俄国政治经济及军事的重大压力,那种重负会是旷日持久的,普京等于自找包袱背上了。
俄国将会越来越吃力,克里米亚将成为普京的梦魇。所以乌克兰教授杜克妮琴的文章结论是:对于俄军来说,克里米亚将是“第二个阿富汗”。
不过,以普京克格勃出身的机敏与狡诈,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战争还是可以制止的,莫斯科采取的最后步骤不会发动冲突。俄罗斯也许会就克里米亚问题与西方进行幕后“交易”,以克里米亚作为条件,换取对基辅新政府的承认及对叙利亚政权的认可。俄罗斯出兵克里米亚的决定,不是战争的开始,而是俄罗斯向西方施压和寻求全球政治交易的一种方式。
普京也许会意识到,俄国人在乌克兰领土进行实战行动只会导致所有乌克兰人团结一致,包括说俄语的人,共同反对俄罗斯,并促使乌克兰明确倾向西方。在这种情况下,进一步的发展也不可能有其他的变化。俄罗斯必须同意美国推翻大马士革的政权,并承认乌克兰新政府,以换取西方不采取特别的国际制裁措施而迁就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俄罗斯网络日报评估,“战争目前不会爆发,但是,根据西方政客在3月2日〜3日夜间语调的突然变化,可以判断普京正在幕后与西方进行讨价还价的交易,激烈的幕后谈判已经开始了。”
实际上,普京的最低目标,是趁机让克里米亚独立,脱离乌克兰,削弱乌克兰,就像2008年,普京对格鲁吉亚所做的那样,莫斯科出兵,让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从格鲁吉亚独立出来,削弱了格鲁吉亚。
对乌克兰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时刻,俄乌军力对比悬殊,陆军人数五比一,战车四比一,战机十比一,军舰十五比一。早在1992年,乌克兰就宣布自己成为一个无核、中立和不结盟的国家,实行大规模裁军,让俄罗斯和美国帮助它销毁了其境内的核武器,并把自己仅有的一艘航空母舰卖给了中国。几乎自我解除了武装的乌克兰,如今,无法抵挡俄罗斯的铁蹄入侵。
普京占领克里米亚的借口是:保护克里米亚的俄罗斯侨民,或者,那里的俄罗斯族裔提出了保护的请求,俄罗斯裔占该地区人口58%,具有独立倾向。这也与当年希特勒的借口一模一样,针对捷克斯洛伐克的苏台德地区,那里的德意志人占50%以上,他们展开了脱离捷克的自主运动,与希特勒里应外合。1938年,奉行绥靖政策的英法等国,以一纸“慕尼黑条约”,同意德国吞并苏台德地区,以为希特勒的胃口到此为止,欧洲将赢得和平。结果,次年,希特勒挥兵,占领捷克全境。普京的大俄罗斯帝国迷梦,和希特勒同出一辙。
在过去三个月的乌克兰危机中,欧洲本来是主角,美国原本让欧盟主导解决乌克兰危机,如今却被迫担当起与俄国对垒的主角。一上任就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奥巴马总统,极不情愿卷入战争,其任内的主题,就是撤军、撤军、再撤军。但现在美国和欧盟退无可退,经济制裁和外交惩罚,固然是最先需要采取的手段,然而面对普京与希特勒相像的强权和野蛮,傻子都知道这远远不够。
北约必定出兵,以美国为首,在乌克兰布署快速反应部队,与入侵克里米亚的俄军形成对峙。即便谈判,也要在军事对峙中谈判,才有可能迫使莫斯科退让;如俄国不撤军,北约也不撤军,如此,就相当于将北约东扩到俄国前沿,前锋直达俄国边境;如果普京需要战争,北约必与之决一雌雄。
世界担心核大战,由担心而惧怕。但惧怕的,未必仅仅是文明世界。对立双方,尽管都是核大国,但任何一方,都不敢轻启核战争,玉石俱焚,让人类毁灭。论常规战,今日俄罗斯,绝非美国和欧洲的对手,无论在兵员、武器质量、后勤保障和国际资源上。
只要普京一意孤行,昔日的希特勒德国,就是今日的普金俄罗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4年3月7日19:46 | #1

    现实政治,你吓唬人需要资本,正如美国如果想侵犯任何一个无核国家(当然不会无缘无故,为人权也好,为自己利益也好),根本不需要和你俄罗斯商量一样。

    俄罗斯的资本是核弹,没错西方就怕这东西,然而普京暂时相信也不会蠢到这程度,毕竟西方人怕死,难道俄罗斯人不怕死?而且俄罗斯现在无被任何势力侵犯,首先用核弹的话,那就要看看俄罗斯这个民族,以后还用不用保留在这个世界上了。。。普京即使疯,也不会疯到这个程度。

    目前这情况,克里米亚明显不会轻易落到俄罗斯手,首先俄罗斯入侵在先,有充分的证据表明那些蒙面人就是俄罗斯军人,无法抵赖,不同于2008年格鲁吉亚是先打了那个南奥赛梯,而后才被俄罗斯打回头。另外当地不是所有人都服俄罗斯管,俄罗斯真正占绝对影响力的是乌克兰东南部,那几个靠俄罗斯吃饭的富裕州分,而那些州分乌克兰方面已经派重兵看着,俄罗斯无法轻易得手。

    乌克兰新首相已经表明,克里米亚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乌克兰的领土,加上欧美对克里米亚独立普遍不承认的态度,就看俄罗斯够不够胆打一仗了(乌克兰有足够理据可以派兵平乱,既然俄罗斯说当地的士兵不是他们的人),当然如果美国给力的话,派几艘航母去俄罗斯附近转转,普京相信也会知难而退。毕竟俄罗斯目前无资本和美国干一仗,遑论自己能扛整个世界了。

  2. 我是公民非人民
    2014年3月7日14:51 | #2

    没分析到点子上……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