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弘:失落的官威

   2013年11月中旬,我应邀到台湾大学法律学院访问。在一个月的见闻中,令我感触最多的是台湾“检察总长”黄世铭被控泄密案。其实我在赴台之前就对黄世铭案有所耳闻。据说,黄世铭素有“只认法律不认长官”之名,曾被马英九誉为“司法铁汉”而提名担任“检察总长”。他在就职前接受立法委员质询时表示,司法官要做“孤寂的英雄”,并声称出任后“不管蓝绿,谁涉案就办谁”。2013年8月,黄世铭麾下的特侦组监听立法委员柯建铭的电话,意外发现柯建铭请托“立法院长”王金平就个案向“法务部长”曾勇夫等人进行“关说”。黄世铭随即向马英九汇报,引爆“关说门”事件,不仅使“马王之争”诉诸法院,而且导致曾勇夫辞职。
   后来,事态发生逆转,柯建铭等人反控黄世铭违法监听和侦查泄密,即在案件侦结之前将案情报告“总统”马英九和“行政院长”江宜桦。台北地检署在侦办过程中不仅传唤黄世铭到庭答辩,而且传唤马英九和江宜桦以证人身份出庭接受询问。11月1日,台北地检署决定依泄密罪等起诉黄世铭,使其成为台湾司法史上首位因刑案被起诉的在任“检察总长”。检察官敢于起诉检察长,此事耐人寻味。
   11月29日,台北地方法院为审理黄世铭被控泄密案召开准备庭。公诉检察官当庭提出指控,黄世铭则进行反驳,并指责公诉人依据主观推测,缺乏专业水准。有一名嘴在电视节目中据此抨击黄“仍在耍官威”!黄世铭的辩护律师团也颇为耀眼,包括前法务部长王清峰和前劳委会主委王如玄。公诉检察官还当庭声请传唤江宜桦作证,但辩方律师反对。法庭评议后决定在正式开庭时传唤江宜桦。12月27日,“行政院长”江宜桦成为该案开庭后传唤的第一位证人。
   在台期间,我还应邀参加了由中国大陆的海峡两岸关系法学研究会和台湾地区的海峡两岸法学交流协会联合举办的“两岸法治前瞻研讨会”。12月6日早上,我按会议通知来到中国文化大学的大夏馆,但会议室无人,管理者也不知情。我打了几个电话才得知会议地点改在交通部集思国际会议中心。这时,一位颇有绅士风度的台湾人也误来此地参会,知情后便同乘计程车赶到交通部。他送给我一张名片,上面写的名字是曾勇夫。
   一位台湾朋友说,在台湾做官,以前是八面威风,现在是八面漏风;以前是一言九鼎,现在是一言九顶(顶撞)!这是社会的进步。
   (本文是2014第一期《法学家茶座》的卷首语)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