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达内:官官相护?医医相护?

昨晚不到18时,以南京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答问的方式,南京日报通过下属网站和微博发布“护士被打案凶嫌袁亚平被刑拘”的消息:“…鉴于事发至今已第9日,陈星羽的伤情尚无明显好转,且不排除造成较为严重后果的可能性…3月5日下午,公安机关依法对袁亚平采取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最终,警方将依据伤情鉴定的结果依法处理。”

  以“大家都非常关心护士陈星羽”为提问句式,南京市卫生局新闻发言人接着宣布诊疗情况:“会诊意见如下:患者目前存在的双下肢瘫痪(双下肢肌力二级),是由于外伤导致脊髓一过性损伤和急性应激反应共同作用所致。辅助检查发现的心包和胸腔少量积液,可基本排除外伤因素导致。经过一周精心治疗、患者积极配合,治疗效果已开始显现…请大家放心,鼓楼医院将继续为小陈的治疗提供最佳的技术、最好的医生、最优的服务。”

  在号召“我们大家一起来祝福陈星羽早日康复”后,以南京市委机关报记者的名义提出的,“还有一个网民们非常关心的问题”,即“玄武警方公布的视频监控是否被剪辑”。

  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再次出面宣告:“2月27日,玄武分局召开新闻通气会公布事发经过视频后,有网民对该视频的真实性提出质疑。对此,公安机关声明,此案的调查工作各个环节均严格依法开展,调取和公布的视频资料是完整、真实的。”

  十几分钟后,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也通过官方微博账号发布告示,宣称已在26日对袁亚平的丈夫、宣传处处长董安庆实行免职:“现已查明,董安庆在其妻袁亚平击打、拽拉护士过程中,未采取任何制止措施,并与医生发生推搡,事后也未及时向组织如实报告情况…省检察院决定,给予董安庆行政记大过处分,免去宣传处处长职务。相关党内纪律处分按程序报请中共江苏省省级机关纪工委批准后,再予以发布。”

  至此,江苏南京官方总算踏出了“官员殴打护士”事发一周后的第二步。随着这两则消息在微博微信和门户首页飞速扩散,为陈星羽义愤填膺的围观者——以医护同行为主——终于可以略感欣慰,业界大V@烧伤超人阿宝便在转发之余扔下一句:“如果这种决定,能早哪怕一天,舆情反应肯定完全不同。”

  在过去一周里,这位供职于北京积水潭医院烧伤科的主治医师始终在为小陈护士鸣冤喊屈,高呼“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一大批几十个甚至几个粉丝的id突然出现,大骂医疗体制,骂医院骂医生。搞得我黑名单都不够了。请问:两位处级干部是医疗体制不合理的受害者吗?他们打人是因为医院对两位处长服务态度不好吗?是因为医院乱收了两位处长大人的医疗费吗?是因为医院误诊误治害死了他们女儿吗?”

  所以,“一手持剑,一手持我所宣扬的真理”的“超人”,特意置顶央求10万关注者广为转发一段视频——《温建民:国家要立法要加大力度保护医护人员的人身安全》。

  温建民是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全国政协委员,他在3月3日下午全国政协开幕会结束后接受记者采访,强调陈星羽“就是瘫痪”:“南京警方先前曾告诉媒体,他们跟打人者没有任何关系,绝无偏袒。警方还表示,护士未出现所谓瘫痪情形,需待法医鉴定结果,再依法进行处理。对于警方和一些电视节目的反应,温建民不掩饰自己的愤怒:‘现在两个打人者居然还没拘留。为什么不拘留?我们去当地的感觉是,对方势力很大,卫生部门感受到无形的压力,其他部门都不积极。’”

  正是这段直斥“对方势力很大”的两会访谈视频,重新唤起了陈星羽后援团的斗志。@西地兰当即宣称“我的思维从来未曾欺骗我”,另一位医界大V@急诊科女超人于莺亦拍马赶到:“我们要求:公布完整的当时录像!征得护士同意的前提下,公开会诊诊断!密切关注打人者的动态,坚决要求刑拘!医师协会和护士所在医院必须公正公开整个事件解决过程。”

  事实上,从事发那一刻起,董安庆和袁亚平的官员身份,就成为这些愤慨者牢抓不放的标签,他们相信,那位丈夫的检察官职位可以使其受到政法系统荫庇,而之所以在事件沸沸扬扬已成全国热点新闻之时,本地媒体仍保持长时间集体沉默,则是因为妻子供职于江苏广播电视总台下属单位——总之,“官官相护”。

  于是,被@白衣山猫点名怒斥的“颠倒黑白”者,既包括曾在事发次日发表《网传南京护士被官员夫妻打瘫仍待证实》的法制网,也包括“在电视上振振有词为凶手洗地”的南京玄武公安分局局长胡士宁,还有“剪接视频的人”,“背后一手遮天的那些人”…
  胡局长是因为在27日公开现场监控视频时的案情说明,而被指责为替董氏夫妇“洗地”:“她只是用自己的雨伞在陈护士的背部打了两下,不是像现在网络上散布的‘用膝盖顶、用伞打…’,没有那么严重…从我们最新了解的情况,肢体恢复得比较好,不是外界传说的‘要瘫痪了’或者‘造成瘫痪’,没有那么严重。”

  此言一出,医界哗然。

  业内人气网站丁香园里响彻“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还要兔死狐悲到何时?”的喊声。他们手持由陈护士所在南京鼓楼医院出具的瘫痪诊断书,为自身群体所遭遇的不公而声嘶力竭。他们开始认定那段被警方公布的监控视视被剪辑过,删去了官员夫妇那天向小护士施以重击以致瘫痪的片断,况且,即便确实只是“雨伞在陈护士的背部打了两下”,瘫痪的严重后果已经造成,“正好击中致命部位”的袁亚平只能自认倒霉。

  期间,甚至催生了少许以移花接木方式伪造“官员施暴”画面的现象——当然,亦有察觉于此的医护人员提醒,不要掉入这些“别有用心”者投其所好而设下的陷阱。

南辕北辙,当这一边的人群痛斥“官官相护”时,那一边却推测真相是“医医相护”。这些围观者选择了相信警方公布的就是原始视频,“雨伞在陈护士的背部打了两下”的力度,让他们开始猜疑为陈护士鼓与呼的医界同行是在虚张声势,南京鼓楼医院出具的诊断书不能避嫌。

  @评论员李铁就是站在那些医界意见领袖的对面:“看过视频的人,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护士被打瘫痪是胡扯碰瓷。哪个医生说是真瘫痪?行!你出具有司法效力的医疗鉴定说护士瘫痪吧。至今没人出,为什么?因为叫唤一下可以,真出了,那是伪证罪”。

  言语间还不乏冷嘲热讽的意味,“南京护士被打案,让我们认识了一个新词:心因性瘫痪。你懂的!中国一个让我特别绝望的地方在于,每个群体都选择用作假耍赖等无耻的方式来维权。病人搞医闹是如此,医生现在也是如此。对于那个被打的小护士,你一开始是受害者,但现在,你变成了一个表演者。奥斯卡已经结束,起来走两步吧。”

  并且,当听到跟帖者声称“任何事情最终的得体状态都是博弈的结果,打医生不对,被打假摔也不妥,但现阶段,我更愿意看到这个护士讹死他”后,李铁更是谆谆教诲:“如果中国人都像右边这样只知丛林法则,某党可以骄傲宣布,你们只配被奴役!”

  “心因性瘫痪”的说法来自宋滇文,一名从事脊柱外科专业22年、处理过上千例脊柱外伤病例的医生。由他署名的《南京被打护士到底有没有瘫痪?》两天前开始流传于微博微信间。

  宋滇文“想从专业的角度,谈谈自己的观点”。他首先承认“视频造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没有哪个机构或者个人会为了减轻某位处长的罪责,而去伪造视频,毕竟患者的伤情是可以通过临床检查和法医鉴定来明确的,如果明显与事实不符,早晚会露出破绽,从而引发更大的信任危机和网络责难”。但与此同时,他也依据与南京鼓楼医院同行的交流经验,“相信受害护士也绝对不是‘碰瓷’行为,更不可能是所谓的‘集体造谣’”。

  面对这幕莫衷一是的场面,这位副教授分析:“患者为青年女性。——这是癔瘫最好发的年龄和性别。发病前有明确的情感冲突性事件发生——父亲第二天要开刀,自己为工作忙碌至深夜,却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气势汹汹的患者家属殴打,之后又被拽出护士站,这种躯体上受到打击后产生的疼痛与内心的屈辱和惊恐交织在一起,产生强烈的不良情绪反应是不难想象的。有外伤史,但不至于造成脊髓损伤——胸椎受到肋骨和胸骨的保护,除非发生高处坠落、运动损伤和交通事故等高强度的外力打击,否则很难造成骨折、脱位,并造成脊髓损伤。即便如部分网友所说,是被人抱住后把伞柄打断,也不好解释。”

  最终他给出了“癔症性瘫痪”的推论:“根据上述依据,癔症性瘫痪的诊断基本可以成立。我们可以说,小陈护士被袁亚平‘打瘫了’,并没有冤枉那位嚣张狂妄的副馆长。但这种瘫痪有别于脊髓器质性损伤而造成的截瘫,两者之间存在本质性区别。不过,癔瘫虽查不到器质性疾病,治疗上却比真正有器质性疾病导致的瘫痪更难。”

  只不过,宋潜文的推论固然能够缓和对峙双方中的部分激动情绪,但还远远不够,在缺乏专业知识背景的情形下,相对多数的议论者还是在“官官相护”和“医医相护”的选项中倒向了前者。

  昨晨京华时报所刊《护士瘫痪的真相到底在谁手中》,就是此间舆情观察:“两者之间,究竟哪方信息才是准确无误的?尽管警方作为政法机关,具有法定权力,但对‘一把雨伞,一个中年妇女,居然能把一个年轻女性打得瘫痪’的质疑,却一直未作进一步的回应。但是,这并不代表温建民委员的话就不可信。就伤情而言,温建民委员是知名的骨科专家,对于病人伤情自然有更专业的判断。况且,在全国两会这样的正式场合,以专家委员的身份,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伤者胡诌乱编的可能性,的确不太大。”

  算是响应这份“及时公开”的呼吁,南京官方在昨天晚间终以双管齐下的手法与董氏夫妇实行切割。然而,正当@烧伤超人阿宝含泪祝愿小陈护士“早日康复,笑颜如花”之际,@沈彬的电线杆子却在一旁苦笑:“这是曲法维稳。和之前温岭幼儿园老师虐童也一样。”

  @评论员李铁更加不肯认输,他已认定这就是“丛林法则”的应验:“南京护士被打案之后,医生群体的丑陋表演会助长更多的医闹。因为人们从中看到的是,医医相互可以翻云覆雨,可以违背行业公正,抱团做出对自己有利的医疗鉴定。这会让人们看到,当患者遇到医疗纠纷的时候,无法从正常程序争取公正,只能医闹…我今天做个记号在这里,‘心因性瘫痪’的陈星羽将会神奇康复的。”

  当然,包括江苏本地的扬子晚报、现代快报在内,今晨出版的中国各地机关报、都市报都把绝大多数版面用在了解读李克强上任总理后交出的首份成绩单,称赞他“背水一战”、“壮士断腕”、“向贫困宣战”、“向污染宣战”的决心,历数他在工作报告中提及的77次改革,以及对简政放权、改善民生的承诺。

  唯有南方都市报,算是在评论版上腾出了块小地方,主张《观察陈星羽事件不宜局限于医患关系》:“中国的医患关系已经十分复杂,而一旦在医患关系之外,其他一些关系也卷入其中,其复杂的程度又会如何呢?陈星羽事件正好提供了一个观察的样本…社会理应为医患关系重归单纯而努力。努力的关键显然在于,无论医疗活动中发生什么样的矛盾和冲突,都让法律来作判断,使规则发挥作用。”

  此时,在凤凰网首页,编辑在《南京警方确认“女护士被打伤”,打人女官员被刑拘》上方加上了另一条昨晚来自@广州日报的消息——《广东潮州发生辱医事件:病死者家属押医生游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