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随想:你意想不到的恐怖主义帮手——昆明暴力袭击事件随想

来源

前几天昆明发生了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事件。在网络上,已经有很多人对此事表示强烈谴责。俺也想发表谴责。但是又觉得:光谴责是无法解决问题的。所以就发一篇博文,说说俺对新疆民族问题的分析。
事先声明:
俺本人对恐怖主义是深恶痛绝的。如果某个疆独组织采用恐怖主义的手法,那么其性质就等同于本拉登的基地组织。

★先澄清几个概念

按照俺的一贯风格,先界定几个相关词汇的定义。如果你混淆了这些词汇的概念,就容易陷入思维的误区。

“新疆人”不等于“维族人”
如今新疆的居民,汉族已经超过一半。所以新疆人【不完全是】维吾尔族人。反之,维族人也【不是】全都住在新疆。其他省份也有维族人。

“维族人”不等于“穆斯林”
“穆斯林”(洋文是 Muslim)一词是用来称呼伊斯兰教的信徒。虽然多数维族人信伊斯兰教,但【不是】全部。也有不信伊斯兰教的维族人。

“穆斯林”不等于“疆独分子”
所谓的“疆独”指的是以“新疆独立”为政治诉求的人。显然,【并不是】所有的伊斯兰信徒都是追求“新疆独立”。肯定有一部分穆斯林是对政治不太关心的。
俺估计:支持疆独的穆斯林,应该还只是一小部分(没有可信的统计数据,这只是俺的估计)。

“疆独分子”不等于“恐怖分子”
即使在追求独立的维族人当中,也分“温和派”和“激进派”。“激进”和“温和”是两个比较模糊的词汇。为了避免误解,俺采用如下的定义方式
“激进派”:就是采用各种【暴力的】方式(包括袭击平民的方式)来谋求独立。
“温和派”:就是采用各种【和平的】方式来谋求独立。
只有那些诉诸暴力手段(包括对平民的暴力)来谋求疆独的人,才可以定性为“恐怖分子”。

很多人有一个误解,以为“闹独立”就一定要采用暴力,其实不一定的。比如加拿大的魁北克省也在闹独立,人家就没有搞暴力活动。

★恐怖组织最需要哪些帮助?

很多人往往以为,恐怖组织最需要的是武器弹药。其实不然!
看完刚才那几个概念,你应该会明白,真正意义上的恐怖分子,只是极少数人。既然人数少,那么恐怖组织最大的、最迫切的需求,显然是:想办法让更多人加入他们的组织。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壮大,才能扩大影响力。这个道理是很显然的。
那么,怎样才能让更多人加入他们?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制造仇恨”。不同的恐怖组织,煽动仇恨的方式也不同。对新疆的恐怖组织而言,制造仇恨的直接方式就是“制造维族和汉族的矛盾”。
说到这里,终于触及到本文的主题——谁是恐怖组织的帮手?——【那些制造民族仇恨的人,恰恰是恐怖组织的帮手】。那么,谁经常在制造民族矛盾捏?让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是:恰恰是【党国的维稳系统】经常在制造民族矛盾。说到这儿,估计很多天真的同学一时半会儿都转不过弯来。为了帮大伙儿更好地理解,俺先来讲一个明朝的小故事。

★李成梁 和 戚继光 的两种下场

这俩位都是明朝后期的名将。而且这俩人的年龄相近(李成梁比戚继光早2年出生),职务也类似,可以很好地用来对比。

先来说说戚继光(维基百科的词条在“这里”)
很多人都知道他的抗倭事迹,可惜很多人不知道他修长城的事迹,也不知道他对巩固明朝北线防御的重要意义。抗倭大捷之后,在张居正的赏识下,朝廷在隆庆 二年(1568年)指派戚继光“总理蓟州、昌平、保定三镇练兵事”。之前的明长城比较矮小破旧,戚继光到任后把长城重修一番,光御敌台就造了3000多个 (现今的长城大都于此时新建或重修)。不光修长城,还把当地的驻军训练地很有战斗力(号称“车、骑、步”三兵种协同作战)。
戚继光的军事风格是【斩草除根式】。不论是在南方对付倭寇还是在北方对付蒙古部落,都是如此。所以他镇守河北的十几年间,基本没有战事。从表面上看, 这是对明朝最有利的方式。但戚继光的个人悲剧也在于此。因为没有战事,朝廷的群臣(除了张居正)都没有意识到他的重要性。等到张居正一死,戚继光就被罢 官。晚年贫病交迫,死于万历十五年(享年60)。

再来说说李成梁(维基百科的词条在“这里”)
客观地讲,此人也算是军事人才。他比戚继光精明的地方在于:更有官场头脑。他不采用“斩草除根式”,而是采用【养贼邀功式】。李成梁长年镇守辽东(共30年),面对的是女真部落。他惯用的策略就是:扶植弱的部落去打强的部落。等到“强弱易位”,他再反过来。
因为他从来不彻底消灭某个威胁,所以李成梁镇守辽东期间,经常有胜仗可以打。每次打胜仗,朝廷都对他都加官进爵,皇帝都要拜祭太庙(《明史》记载:帝辄祭告郊庙,受廷臣贺,蟒衣、金缯,岁赐稠叠。边帅武功之盛,两百年来所未有)。李成梁一直活到90岁,官越做越大,威望越来越高,财富越来越多。关于他家的奢华,《辽左闻见录》记载:附郭十余里,编户鳞次,树色障天,不见城郭。妓者至二千人,以香囊数十缀于系袜带,而贯以珠宝,一带之费,至三四十金,数十步外,即香气袭人,穷奢极丽
李成梁这种玩法,对他个人很有利,但是给明朝留下了祸患。努尔哈赤就是在他的扶植下逐步坐大,满族后来把明朝和李自成都给灭了。

★天朝维稳系统和李成梁的相似之处

咱们天朝有一个很牛逼的维稳系统,隶属于政法委。这个维稳系统主要具有如下几个功能:
1. 少数民族地区的维稳(主要是新疆、西藏、内蒙古)。
2. 对维权人士的打压(比如强拆导致的维权,比如环保导致的维权,等等);
3. 对政治异议人士的打压(比如对付俺这种人)
为啥俺把“少数民族地区的维稳”放在第一位捏?因为这部分维稳会牵涉更多的维稳经费。对维稳系统而言,如果经常出现不和谐的事情,他们就可以找中央要 求更多的维稳经费。维稳经费多了,自然会有一部分落入贪官的腰包(你懂的)。而且级别越高的贪官,拿到的比例越大。同时,级别越高的维稳官员,因为不用冲 在第一线,没有生命危险。所以,维稳系统的【高层】官员,巴不得少数民族地区的矛盾激化。
关于天朝的维稳费用猛涨,本博客已经不止一次提到了。为了更加有说服力,俺还特地找来朝廷官方网站的数据作为证据(请参见《点评中国社会九大阶层——没有公平、难以流动、无法稳定》一文的末尾)。
除了“钱”的原因,还有“权”的原因。如果少数民族地区经常发生不和谐的事件,那么维稳系统的官员就更加容易得到朝廷的重视,也可以趁机扩大自己的权力范围。就好比,李成梁可以主政辽东军务连续30年,别人难以替代他。

★维稳系统如何刺激少数民族?

前面说了维稳系统这么干的目的,接着再来说说维稳系统这么干的手法。

◇举例1:(新疆)破坏穆斯林的斋月活动

在伊斯兰教中,“斋月”是一个很重要的活动。不了解的同学可以看维基百科的解释(在“这里”)。咱们的党国整天忽悠说“尊重少数民族的宗教”,但实际上捏?近几年来,新疆地区的斋月经常受到当地衙门的干扰。俺随手找了几篇知名外媒的报道:

穆斯林斋月中国当局加强新疆戒备 @ BBC中文网
这篇报道提到:

克拉玛依市伊斯兰教协会根据自治区伊斯兰教协会 的相关通知做出安排,要求“斋月期间,全市宗教活动场所严禁以各种名义举办经文培训活动,违者将被查处”。克拉玛依市宗教管理当局发布的通知同时表示,宗 教活动场所要严格按照《斋月宗教活动时间表》活动,不得跨区、跨寺、超时活动,不得擅自调整活动时间和活动内容。

新疆严控维吾尔人斋月活动 @ 德国之声
这篇报道提到:

(斋月期间)可以在每一所清真寺前面看到一个特别树立的牌子,上面写着:18岁以下、妇女、大学生、中小学生、公务员不能进入清真寺。那还剩下的还有谁呢?这种做法其实是违反中国宪法的。

新疆维吾尔人斋月活动受到限制 @ 金融时报中文网
这篇报道提到:

在学校和大学读书或工作的维吾尔人被告知,斋月期间他们不得斋戒。

新疆的衙门当然知道斋月对伊斯兰教的重要意义,他们当然也知道,限制斋月的宗教活动会激怒很多虔诚的信徒。既然这样,当地官员为啥还要这么搞?俺不得不怀疑,他们存心想激怒那些信徒。

◇举例2:(新疆)逮捕并重判 伊力哈木·土赫提

此人是中央民族学院的教授,属于在维族社群中很有影响力的人士,而且立场【非常温和】。为了说明他立场的温和,引用一段关于他的报道:

伊 力哈木.土赫提毫无犹豫地指出,中国是维族人的祖国,维族的前途在中国。既然你选择了你的前途在中国,那你就得维护这个国家的统一。他认为,有些人指望将 来中国实现了民主化,然后就有可能争取独立,这是不可取的;同时那种认为可以通过暴力或者依靠西方的力量来争取独立也是不可取的。
伊力哈木.土赫提表示,1949年之后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以宪法形式确认各民族是平等的,同时也是一个多民族国家,随后新疆实行了民族区域自治。宪法规定这 是中国的基本制度之一。但是,民族区域自治这个制度落实得不好,结果,法律成了一纸空文。他认为,在维护国家统一前提下,实现自治,落实和完善自治法,这 就是维族人的前途,也是国家的前途。

(上述言论摘自“法广的官网”)

稍微正常一点的网友,看了上述言论,都应该明白此人是很温和的。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前不久被新疆公安逮捕,然后法院定的罪名是“涉嫌分裂国家罪”。是不是很讽刺?
逮捕伊力哈木,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让某些本来温和的维族人转向激进。在他们看来:连这么温和的学者都被重判,对话之路已经走不通了。
难道这么直接的因果关系,维稳系统的官员看不出来吗?他们又不是傻子。俺不得不怀疑:维稳系统的官员就是想让温和派的维族人转向激进。

◇举例3:(西藏)强制佛教寺庙悬挂中共领导人画像

刚才举的几个例子都是新疆的,再来说说西藏的例子——强制佛教寺庙挂中共领导人画像(分别是:毛、邓,江,胡)。
这事儿可不是俺瞎掰的,可以参见国内的官方网站:“西藏送领袖画像进寺庙 党政大院挂巨幅像 @ 北方网”。
估计大伙儿对佛教和佛教寺庙都不陌生。你不妨设身处地想一下:如果你是佛教信徒,政府把中共领导人的画像挂到寺庙里,你是什么感受?
有些同学可能会说,这是西藏地方官为了拍马屁,所以这么干。但这种解释很牵强。如果纯粹是为了拍马屁,把领导人画像挂到大街上,或者挂到政府部门,就足够了,何必强制挂到寺庙里面?难道西藏当地的官员不知道“藏传佛教”对于藏族的重要性?

★结尾:顺便聊聊某些脑残的网络言论

昆明恐怖袭击之后,俺看到网上出现不少汉族网友的激进言论,比如“杀光新疆人、杀光维族人、杀光穆斯林”之类的。虽然俺尊重这些网友的言论自由,但俺不得不说:发表这类言论的人,基本属于脑残。关于“脑残”这个话题,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看之前的博文《聊聊洗脑和脑残——分析“脑残的起源”和“脑残的觉醒”》。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脑残网民发表的言论,其实也是在帮助恐怖主义。你不妨设身处地地想一下:假如你是一个维族人,本来很温和。但是经常在网上看到有 人叫嚣要“杀光新疆人,杀光维族人”,你心里会有啥感受?说不定你也会转向激进,甚至转向恐怖主义。所以,这些脑残网民跟维稳系统一样,也是恐怖主义的帮 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蓝蓝
    2014年3月7日12:54 | #1

    养寇自重

  2. 2014年3月8日11:56 | #2

    这种“杀光新疆人、杀光维族人、杀光穆斯林”的模式,不就是戚继光的做法么?

  1. 2014年3月11日20:05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