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案续:7名受伤警员均为正面伤

3月1日晚,昆明火车站发生暴力恐怖案件,导致29人遇难,143人受伤,目击者看到数名民警被砍伤。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在事后统计时表示,有7名警务人员在与暴徒搏斗中受伤。3月6日,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办公室表示,该局官渡分局7名受伤的警务人员均为正面伤,目前6人伤情稳定,一名仍在重症监护室观察治疗。

6日,记者前往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探望受伤的民警。在民警谢启明的病房内外,自发前来看望他的民众络绎不绝,鲜花从病房内一直摆放到走廊上。

当日,宜良县汤池镇凤鸣村委会吴海营村小组的朱陈英大妈专程带了130个鸡蛋来慰问受伤的警务人员。她说,在电视上看到警察一心为民的事迹很感动,来探望一下他们。

子弹打光后与暴徒肉搏的民警谢启明告诉记者,目前他恢复还可以,因为流血过多,现在身体没多少力气。谈起那天的情形,他说,这是警察的职责所在,以后遇到还会一如既往地打击犯罪。

昆明警方在暴恐事件发生后的英勇表现,也感动着全国各地民众。四川洪雅县修摩托车的李东,在网上看到警察与暴徒肉搏的事迹后,专门寄到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一封感谢信和1000元人民币,在表达敬意的同时,希望500元捐给受伤的民警,500元捐给牺牲的保安。

昆明市盘龙区茨坝幼儿园一位小朋友利用晚上的时间画了一幅画,送给在幼儿园门口站岗的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茨坝派出所的民警。小朋友的母亲说,孩子想感谢警察叔叔对他们的关怀和守护,现在家长也放心多了。

民警谢启明是如何受伤的?

3月1日晚9点多,昆明火车站的严重暴力恐怖事件发生后,最先赶到现场的是昆明市公安局北京路派出所的民警,派出所共有4名警察与协警受伤,伤得最重的民警叫谢启明,他打完了自己手枪里的全部子弹,头部和鼻部被暴徒砍伤,生命垂危时,被同事送往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治疗。据介绍,在这次出警中,谢启明头部被砍两刀,鼻子被划破,缝了好几针。

昆明暴恐案当晚,北京路派出所值班室内,值班平台上张华星听到对讲机呼叫值班室,“广场有一班人在砍人,打群架,多名人员被砍伤,要求增援。”协调之后,1号巡逻车和2号巡逻车赶往现场增援。1号巡逻车上有民警章建龙和一名苟姓协警,2号巡逻车上有民警谢启明和协警周明伟。当晚值班的另外6名民警和几名协警也随同两辆巡逻车赶往现场。

奔跑中,谢启明对着暴徒喊“把刀放下”,几名暴徒并未止步,顺着北京路,一路追赶几名民警。

谢启明开着巡逻车还没驶近,四处奔散的人群就向着警灯亮的地方奔来。谢启明将巡逻车停在广场岗亭附近,发现人流后面,好几名身着黑衣手持砍刀的蒙面暴徒正在追赶。

见此情况,几名民警下车,掏枪,朝天鸣枪示警。谢启明说,就是这几声枪响起了作用,“那几个暴徒没有再砍路人,向我们冲来。”歹徒冲向民警时,仍然挥刀砍杀附近的平民,谢启明对着人流大喊:“赶快跑,跑快些,躲起来,这里不安全!”

隔着人群,怕有误伤,民警不能贸然开枪。谢启明、周明伟和其余几名民警将五六名暴徒从站前路引向北京路。奔跑中,谢启明对着暴徒喊“把刀放下”,谢启明喊这句话是用的普通话,“不知道他们听没听懂,他们也朝我们吼,说的啥,我们也没听懂。”几名暴徒并未止步,顺着北京路,一路追赶几名民警。

追赶至北京路与永平路路口时,民警打算对暴徒进行围堵,“但当时周围人多”,民警决定将几人引至人流量较少的三叶饭店附近再进行围堵。

对着暴徒开了两枪后,5名暴徒转移目标,开始围砍谢启明,谢启明不停开枪,打完了枪里的子弹。

从永平路口往三叶饭店的过程中,有民警使用灭火器对几名暴徒进行喷射和进攻,周明伟说,在三叶饭店门口时,他正准备将一名暴徒制服,此时,26 岁的协警王洪光赶来协助,从后来赶来的另外两名暴徒挥刀对着王洪光的下身便砍。王洪光只觉得右腿和下体一阵疼痛,意识到被砍,“周围人叫我赶紧跑”,王洪光立即跑向马路对面。

3名暴徒开始和几名民警对峙。在几名民警继续用灭火器对付暴徒时,又有几名民警赶到,打算前后对该处的五六名暴徒进行围堵,周明伟从前方跑上前拦截,被两名暴徒逼到路边。灭火器的烟雾里,周明伟看不清路况,被路边的护栏拦腰绊倒,一名暴徒冲上来砍向周明伟,周明伟一闪躲过,暴徒的长刀砍到了护栏上。此时,谢启明上前支援。

对着暴徒开了两枪后,5名暴徒将目标转移到谢启明身上,开始围砍谢启明。谢启明不停开枪,打完了枪里的子弹,“子弹没了,拿肉挡”,穿着防弹衣的谢启明被砍中一刀,头顶开了一个口子,鼻子被砍断。此时,谢启明身上的防弹衣已被砍破,胸口、裤子上流满了血。

增援民警到达现场鸣枪示警无效后,果断击毙4名暴徒,一名暴徒被打伤。

周警官拦下了一辆私家车,迅速将谢启明送到了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抢救。

“当天晚上就送过来了,大概11点多吧。”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介绍,当时谢启明是失血性休克,院方立即对谢启明实施了手术。目前,他的情况稳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