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拟增加天然气出口反制普京

华盛顿——克里米亚危机正令奥巴马政府加速行动,削弱乌克兰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这属于外交攻势的一部分,目的是打击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利用本国天然气供应充当武器的能力。

国会山的共和党领导层与大型油企一齐敦促奥巴马政府,加快美国首次出口天然气的进程。尽管环保人士、部分民主党人,以及依赖本土廉价天然气带来的竞争优势的制造业对此予以反对,但在一拥而上的出口声浪中,他们已沦为边缘。

2011年以来,国务院提出倡议,利用美国天然气的繁荣发展来作为应对俄罗斯的筹码。这项倡议本周得以巩固,因为国有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本周宣布,不再以折扣价向乌克兰供应天然气。俄罗斯提供了乌克兰60%的天然气,而此举让人回想起该国以前的数次行动——2006年、2008年和2009年,俄罗斯中断了对欧洲和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

奥巴马政府的策略是,尽可能强硬而迅速地削减俄罗斯的天然气销售,反制普京未来的任何举动。虽然俄罗斯仍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但是美国近来逐步超越了俄罗斯,成为全球第一的天然气生产国。

“我们介入的立场不一样了,因为我们现在生产的能源要多得多,”曾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担任能源与气候变化高级主管的贾森·博尔多夫(Jason Bordoff)说。美国尚未出口本土的天然气。不过,能源部已开始向本国企业签发许可,2015年起开始出口天然气。

本周二,众议院议长、来自俄亥俄州的共和党人约翰·A·博纳(John A. Boehner)说:“总统可以,而且应当立即采取的一项举措是,极大地加快美国出口天然气审批的进程。美国拥有丰富的天然气储备,而我们的许多盟友对这种能源有需求。美国能源部慢到极致的审批进程,实际上等同于禁止我们的天然气出口。而弗拉基米尔·普京却一直在兴高采烈地利用这来资助他的地缘政治目标。我们不应当迫使盟国继续依赖普京来满足能源需求。终结这种实质上的禁令,加快天然气出口的审批,是美国可以采取的支持盟友、对抗俄罗斯侵略的明确举措,同时还能创造本土就业岗位。”

除了语言与历史,天然气是联系俄罗斯与乌克兰两国最强有力的纽带。对双方而言,它既是优势,又是最大的薄弱环节。换句话说,天然气是两国抵在对方头上的武器。

对俄罗斯而言,在控制乌克兰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上,能源供应的重要性与军队本身不相上下。没有俄罗斯的天然气,乌克兰寸步难行。它也是两国财富与腐败的一大源泉。不过,受合同牵制,俄罗斯还必须向西欧供应天然气,而莫斯科仍高度依赖乌克兰的管线来进行输送。

尽管绕开乌克兰的北溪线(Nord Stream)正在建设,俄罗斯目前出口到欧洲的全部天然气中,约63%要经由乌克兰的管道。而且,欧盟仍依赖俄罗斯为其提供四分之一左右的天然气。

在一定程度上,俄罗斯是一个石油国家,因为俄罗斯政府多达一半的收入依赖能源出口,其中天然气贡献了三分之一的收入,但西方并非总能意识到这一点。由苏联天然气部(Ministry of Gas)发展而来的国企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出口的天然气中,13%的天然气由乌克兰消耗。

苏联时代的低效工业依然制约着乌克兰。乌克兰已欠下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至少15亿美元(约合92亿元人民币)的天然气款,这还不包括1月的7亿美元欠帐和2月的3亿至4亿美元欠帐,这已经是打过折后的数字。野村证券(Nomura)驻伦敦的分析师德米特里·佩特洛夫(Dmitri Petrov)说,早些时候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借给乌克兰的20亿美元,以及为天然气储存垫付的钱都还未归还。

经济学人信息社(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的总编大卫·道尔顿(David Dalton)说:“俄罗斯总是把天然气当做施加影响的工具。你欠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钱越多,他们就越觉得能施加更大的压力。”

2009年,因天然气债务发生对抗,俄罗斯将面向乌克兰和欧洲东南部的天然气供应切断了近两周。道尔顿说,自那以后,最近几年的斗争“其实是乌克兰努力想要摆脱俄罗斯,而俄罗斯却试图把它拽回来的斗争”。乌克兰尝试让自己的能源来源多元化,并降低能耗,而俄罗斯则试图铺设绕开乌克兰的管道。

2009年的那场冲突最终以乌克兰时任总理尤利娅·V·季莫申科(Yulia V. Tymoshenko)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签署了一份备受指责的“必付合约”的天然气协议而告终。为期10年的该协议迫使乌克兰支付的天然气价格高于其他欧洲国家,那些国家的运输成本更高。协议还迫使乌克兰每年不管使用与否,都要支付500亿立方米天然气的钱。佩特洛夫说,2011年,乌克兰只用了440亿立方米天然气,而在接下来的2012年和去年,这一数字分别降至320亿立方米和280亿立方米。去年,乌克兰经济衰退,东部依赖天然气的重工业燃料消耗降低。

1月,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要求乌克兰按照合同,再为未使用的天然气支付70亿美元,但被乌克兰拒绝。人们认为,不管在哪个法庭,这一要求都不太可能获得支持。

正是由于季莫申科签署的这项协议,亚努科维奇第二年赢得了大选。2011年,季莫申科因滥用职权的罪名被判入狱。“尽管签下这份合约不算犯罪,但也是一个巨大的失误,”道尔顿说。这也就难怪,普京总是对季莫申科大加称赞。

欧洲也高度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据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的西蒙·吉哈诺-伊万(Simon Quijano-Evans) 称,欧盟至少22%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尽管采取了多项措施,比如与挪威和阿尔及利亚开展的能源来源多元化合作、液化天然气的生产以及与乌克兰和波兰就页岩气开采进行的早期合作,但德国依然有大约35%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法国和意大利的这一比例均为25%左右。佩特洛夫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每年向欧洲输送1630亿立方米天然气,其中大约860亿立方米,即大约63%的天然气要取道乌克兰。

欧洲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程度虽然正在降低,但依然存在,此外,在西欧和伦敦的金融市场上,俄罗斯的资金和投资也已为俄罗斯赢得了影响力。这正是和远方的美国相比,欧洲更难接受对俄罗斯施以严厉制裁的另一个原因。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持股人遍及全球,但它也是混合了国家利益和私人利益的一个怪物。俄罗斯政府拥有该公司一半所有权,但却完全控制着该公司。在以往的天然气定价和输送争端中,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在乌克兰以及整个欧洲的天然气管道政治中总是被作为俄罗斯外交政策的工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