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之音: 昆明血案及民族矛盾

恐怖行动的开始还是结束?

华盛顿 — 一年一度的北京两会开幕前夕发生的昆明火车站残杀事件在中国引起了广泛愤怒、伤痛和惊恐等反应。当局严词谴责“三股势力”制造恐怖袭击事件的同时,投入更多警力加大防范和打击官方所说的暴恐活动的力度。有分析认为,武器只能制造新的仇恨,不能化解原有的矛盾,政府应该反思民族矛盾的根源,承认工作失误,调整高压政策,尊重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和文化习俗,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在北京的知名律师浦志强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担心上周发生的震惊中外的昆明事件对于新疆之外的中国各地可能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

他说:“它是一个恐怖主义的行径,它屠杀无辜平民,手段这么凶残,确确实实令人非常震惊,而且也非常愤怒。这是一个基本的前提。但是也注意到了,我非常担心,昆明这样一个非常残忍残暴的恐怖行为,我非常担心它仅仅是开始,而不是结束。 ”

昆明血案已一周,中国政府仍未公布这起被官方定性为暴力恐怖袭击的残杀无辜事件的调查结果或更多佐证。在一些地方,外出谋生的维吾尔族穆斯林成为怀疑对象,被要求限期迁离,就连来自新疆地区的其他民族公民也受到严格查问,从而加剧了紧张气氛。

浦志强表示他对未来两三年的反恐形势很不乐观,对新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也很不乐观。他指出,反恐不是战争,肇事者以统治者很不习惯的方式展开活动,袭击者自己没有想活下来,倒霉的是平民。

这位分析人士认为,2009年乌鲁木齐7-5事件以来这一连串的血腥场面是结果,而不是原因。他提到的引起民族流血事件的深层次原因包括大批内地汉人向新疆移民等问题。

他说:“我还是希望能够从根子上既治标又治本。对现实眼前发生的恐怖行为,一定要认真地去打击,或者说惩治,去侦查、扑灭它。但是必须要考虑别的(深层次)问题。”

自从2009年7月5日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的种族骚乱事件爆发以来,新疆几乎每年都发生一两起乃至数起致命的暴力袭击事件,其中有些袭击目标是警方或政府机构。直到2013年10月28日维族一家三口北京天安门金水桥撞车自焚事件以前,发生暴力袭击的地点一般都在新疆地区以内。天安门撞车事件中,当局声称在烧毁的车上发现一面东突分裂组织的旗帜,但这一说法遭到众多网民的强烈质疑。

官方媒体报道说,在昆明事件的现场也发现了一面东突分裂势力的旗帜,并指出这是一起由新疆分裂势力一手策划组织的严重暴力恐怖事件。对于暴恐事件在新疆频频发生,并向北京、昆明等新疆以外地区蔓延,主政新疆的中共书记张春贤否认是当局在当地实行严打造成,而是归咎于国际恐怖活动上升。

在北京的学者王力雄对西藏、新疆问题有深入研究并出了好几本书,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出了昆明事件这样的基于种族仇恨的流血事件,作为治理者的中国官员向来把发生民族骚乱和暴力事件的责任转嫁外部势力,而不是反思和检讨自身的问题和责任。

他说:“那就像西藏08年事件出来以后,第一时间就说由达赖集团有组织有策划,精心策划安排所做的。但是事实上它到现在都没拿出证据来。在3-14当天,西藏自治区就已经向新华社宣布了,它有确凿证据,到今天它也没把确凿证据拿出来。它这么说的作用就是转嫁、转移它的责任,说责任不是它的,是境外势力进行的。”

在昆明“3•01”事件发生两天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回答该事件与境外势力是否有关和境外势力具体指谁的提问时称:“关于上周末发生在云南昆明的严重暴力恐怖事件,中国警方正在抓紧进行侦破。我们也注意到,根据中国警方初步公布的有关情况,在现场确实发现了“东突”恐怖势力旗帜等证据。有关调查还在进一步进行中,我相信有关部门会及时公布结果。”

不过,官方的新华网日前在引述公安部消息说明昆明事件的报道中,并没有提到“新疆分裂势力”。

王力雄对昆明事件的性质表明了他的看法,并对官方公布的消息提出疑问。

他说:“这个因为我们真地知道的消息不全面,知道的很少,而好多是单方面的。所以,你真地很难判断。从事件本身,当然是个恐怖活动了。但是,是不是恐怖主义,恐怖主义的概念到底是什么,是不是要有些条件来界定它?比如说,它有充分的组织,周密的策划,什么什么,这些。这些到底是不是这样?我们也不知道。也许这些人就是一伙,商量一下,然后就做这样的事情?还是说,它背后有一个严密的组织,进行了部署,派出来做这个事?现在都无从知道。”

纽约时报在一篇报道中提出问题说,上周六在中国西南城市的一个火车站砍死29人、砍伤143人的袭击者,是有志当圣战者的人呢,还是寻求逃离中国的未来难民?

中共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对中国广播网称,这8名袭击者想到境外参加“圣战”,辗转到了云南省的红河。他们在红河做的计划是,跑不出去的话就在红河和昆明火车站或汽车站发动“圣战”,警方正在布控与这8人有联系的一些人。

这位来自昆明的省委书记的说法基于一名嫌疑人的供述,这名女嫌疑人在火车站被警方击中受伤。其他3名嫌疑人也已被逮捕。官媒报道,有4名袭击者被当场击毙。

有报道指出,这篇引述秦光荣说法的文章已被该广播电台从其网站上删除,但之前已被其他媒体转载。

高压治疆 福兮祸兮

华盛顿 — 一年一度的北京两会开幕前夕发生的昆明火车站残杀事件在中国引起了广泛愤怒、伤痛和惊恐等反应。当局严词谴责“三股势力”制造恐怖袭击事件的同时,投入更多警力加大防范和打击官方所说的暴恐活动的力度。有分析认为,武器只能制造新的仇恨,不能化解原有的矛盾,政府应该反思民族矛盾的根源,承认工作失误,调整高压政策,尊重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和文化习俗,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新疆和西藏问题学者王力雄对美国之音表示,对于中国官方媒体报道的重大案件和敏感事件,他一般都是不得不持怀疑态度。

他说:“就是说,它介绍的这些东西,当然不能说全部都是假的,但是那些都是按照它所需要的方式,来透露它想透露的信息和遮盖住它不想透露的信息。所以,对于这样一种信息,你本身就处于一种不对称的地位。我对这样的信息基本都采取一种不相信。”

官方表示,现已查明,这起案件由阿不都热依木•库尔班为首的暴力恐怖团伙所为。云南省委书记对官方媒体透露,昆明事件中被捕的16岁女嫌疑人的供述称,8名袭击者曾试图偷渡国境参加“圣战”。这似乎是迄今为止外界所知的仅有的与作案动机有关的消息。

王力雄对来自新疆的这6男2女舍近求远、试图在云南越境参加“圣战”的说法表示疑惑。

他说:“他那么说去圣战,那圣战为什么他们要出去圣战呢?他为什么不是在新疆去搞圣战呢?”

中共官方的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引述一名新疆反恐人士报道说,一些“东突”分子将云南视为出入国境的“便利通道”。

纽约时报报道说,近年来,许多试图逃离中国的维吾尔族人,在中国与东南亚国家接壤的边境附近被捕获到后,被遣返原籍接受处罚。报道还提到2009年曾出现过的一个引起国际关注的情况:在时任国家副主席、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带着12亿美元援助访问柬埔寨的前一天,有20名寻求避难的维吾尔族人被从柬埔寨遣返回新疆。

王力雄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也提到了柬埔寨遣返新疆维族人的相关案例。

他说:“那些都是什么?有妇女有儿童的,被柬埔寨送回来。这些人到底是出去参加圣战呢,还是躲避政治迫害,还是为了自由的生活?这些,你听他们(官方)来讲的话,你并不觉得他能够解释清楚这个。”

王力雄认为,自从中共将领王震当年坐镇新疆以后,又经过反右、文革等历次政治运动,汉人与当地少数民族的关系愈发紧张,维族穆斯林长期积累的愤怒情绪得不到释放。

昆明惨案发生后,新华网报道说,习近平发出指示,要求全力侦破案件,依法从严惩处暴恐分子,坚决将其嚣张气焰打下去。他在提出要做好受伤和遇难群众的救治、善后工作的同时,也表示要深刻认识反恐形势的严峻性复杂性,但是没有提及是否有检讨或修正少数民族政策的必要性。

知名律师浦志强在昆明事件发生后发出推文对曾主政新疆多年、目前担任官办中国法学会会长的王乐泉提出问责。

原籍山东的王乐泉曾铁腕治疆长达15年,人称“新疆王”。2009年造成数百人死亡的新疆流血事件发生后,乌鲁木齐有上万人游行要求长期奉行高压维稳政策的王乐泉引咎辞职,呼吁王乐泉下课的舆论压力陡然升高。2010年4月,他被免去中共新疆党委书记,由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接替。

当时,香港明报报道指出,北京领导层选择张春贤出任新疆“一把手”是期望以他的亲和力推行“柔性治疆”。但是,张春贤赴任后,并没有稳住当地的紧张局面,涉及少数民族和汉族仇恨的暴力事件并未减少。仅在2011年和2012年上半年就发生了 “7•18”、“7•30”、“7•31”、“2•28”等多次被官方定性为暴力恐怖活动的事件。

两年前,也是在北京两会期间,张春贤对众多媒体记者强调要坚定推行强硬的稳疆政策,却没有提出治本的有效策略。他表示,新疆发生的流血事件与国际背景是有关系的,与“三股势力”、周边形势、世界反恐形势可能都有直接和间接的关系。他当时还留下了一句名言:“新疆对暴力恐怖分子不能施仁政。”

浦志强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也就北京中央政府对昆明血案的反应和处理提出批评。

他说:“我们堂堂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习近平讲要毫不手软,一定要把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我个人感觉这不是一个大国之君的风范。对待恐怖主义的行为,我觉得,既要有非常缜密、非常有效的反恐措施,而且更重要的是,要分析他(肇事者)这样做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有的时候,基于宗教,或者基于种族、民族之间的这样一些东西,有可能会走极端。理论上讲,一个再好的制度,再好的民族关系、国家之间的关系,可能都不足以绝对地消灭恐怖袭击案件。”

浦志强接着指出,尤其是9-11事件以来这十几年,世界一直生活在这种时隐时现的恐怖之中。他认为,他觉得中国近年来发生的恐怖案件似乎有些过于频繁,其根本原因亟待探索查明。

张春贤在正在举行的北京两会期间把翻墙等信息技术指为暴恐事件频发的一个原因。财经网援引他的话说:“翻墙等信息技术手段也造成暴恐事件上升,而翻墙是在有网络信息技术控制的国家和地区所特有的现象。”

中国经济研究学者吴迪则把新疆问题的分析重点放在经济层面上。他在新加坡联合早报上分析新疆恐怖主义恶化原因的文章中指出,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虽然中国的市场经济在新疆迅猛发展,但维族人的参与度却严重不足,并且正在不断被边缘化。

文章说,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作为新疆经济发展最重要引擎之一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雇佣了新疆人口的14%——250万人之多,但只有区区25万人是当地穆斯林。文章问道:就业机会和商业机会被汉族移民垄断,怎能不令维汉矛盾深化?

但是,也有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制度的原因,即使新疆的经济问题成功获得解决,当地长期积累的民族矛盾也难以一时化解。

反恐措施与暴力蔓延

华盛顿 — 一年一度的北京两会开幕前夕发生的昆明火车站残杀事件在中国引起了广泛愤怒、伤痛和惊恐等反应。当局严词谴责“三股势力”制造恐怖袭击事件的同时,投入更多警力加大防范和打击官方所说的暴恐活动的力度。有分析认为,武器只能制造新的仇恨,不能化解原有的矛盾,政府应该反思民族矛盾的根源,承认工作失误,调整高压政策,尊重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和文化习俗,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昆明事件发生后,国际社会的一些领导人也相继作出了谴责恐怖和慰问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反应,其中包括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美国总统奥巴马。

3月3日,美国国务院女发言人莎琪表示,根据中国媒体报道此次暴力袭击事件“以公共场所的随机人员为目标”,所以美国“将其称为恐怖主义行为”。她还表示:“我们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

不过,一些中国官媒对西方媒体没有照搬中国对3.01袭击事件的定性颇有微词,并且对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在声明中使用“senseless violence (毫无意义的暴力)”的说法表示不满,批评西方媒体对昆明发生的滥杀无辜的暴力恐怖事件采用双重标准。

在美国发行的有中资背景的侨报指出,美国驻华使馆声明在言辞中对“恐怖主义”的定义有所回避,引起了众多中国网友及学者的不满。该报说,CNN等美国媒体在最初报道时对于“恐怖主义者”等词语使用引号,也引发中国网友的谴责。

从案发后的官媒报道来看,中国当局谨慎地试图避免指出作案者的维吾尔族背景,但是泛泛地表示,恐怖主义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并在案发后出动了大批警力和安全人员,把守交通枢纽和站点,清查嫌疑对象。不到两天,警方宣布3.01暴恐案告破,三名在逃嫌犯全部落网。

有关昆明砍人事件的消息在网络上传开后,许多微博网友写上“为昆明祈祷”或“我们都是昆明人 ”的字句,并用虚拟蜡烛对遇难者表达哀悼。一些互联网用户写道, “这是我们的9-11 ” ,将昆明血案比作美国在2001年受到的严重恐怖主义袭击事件。

有位楼主对3男2女五个暴徒持刀追杀上千人犯下如此惊天大案感到不解,其帖文质疑道:“首选对遇难者表示哀悼,其次要谴责有关部门,为什么铁路的安全工作这么差劲?”

在北京的浦志强律师也对昆明火车站警方在事发时缺乏反制能力表示失望,并对当局反恐能力薄弱的漏洞与维稳扫黄力量的威猛之间的强烈反差提出质疑。

他说:“平常扫黄抓赌可以出动好几千警力,城管和维稳的力量在街上如狼似虎。可是为什么在昆明火车站这样人流非常集中的交通枢纽,号称两会的安保要比照奥运的模式,比周永康在位的时候还要严格。为什么面对七八个这样的暴徒,恐怖分子,整个昆明火车站的这种布防和反击反制,就完全没有能够形成一种力度呢?5个人动手,用公安部的话来讲,5个人动手,3个人接应把风,还有女人,还有儿童,造成这么大的伤害,那警察、联防、便衣、治安员都干嘛去了?”

3.01砍人事件突发几小时后,警方在昆明和其他一些地方展开了针对维族人的强化治安行动。路透社3月4日从北京报道说,云南省会昆明的新疆维吾尔人聚居的社区一些成员表示,他们感觉受到怀疑。报道援引一名在昆明街头卖烤羊肉串的维族青年的话说:“现在非常紧张,可以感觉到。” 他表示:“人们虽然不说什么,但一直盯着我们。”

据报道,当地警方在维族社区持续搜查,带走一些人问话,有人抱怨警察的枪口对着他们。

在北京的新疆、西藏问题学者王力雄对美国之音表示,从当局对昆明事件的种种反应来看,中国政府还没有从频繁发生的源于民族仇恨的事件中汲取应有的教训,也没有冷静地反思、探求问题的根源所在,而是背道而驰。

他说:“(制造昆明事件)这些人做这些事的动力是来自内心的仇恨。仇恨是怎么产生的?这些个人的仇恨是不是从族群的仇恨当中蔓延、延伸出来的?那么这个族群的仇恨又是怎么产生的,用什么方式去消解?应该是这样一步一步往下去找。但是当然它(当局)现在不会这样做了。它做的就是一个我怎么增加兵力,我怎么增加维稳经费,怎么增加对这些维吾尔人的监视。”

3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负责新疆工作的俞正声参加中国人大会议的新疆代表团审议时指出,暴力恐怖分子是各族人民共同敌人,要坚决依法打击暴力恐怖犯罪,全力维护社会大局稳定。

不过,他又表示,要“把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作为新疆工作的着眼点和着力点。” 俞正声也是负责统战工作的全国政协的主席。他还笼统地宣称要给新疆地区一些经济和福利方面的实惠,要“更加注重教育、就业、住房、社保、扶贫等民生事业,坚持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

多年来,北京中央政府为新疆和其他地区少数民族在优先发展地域经济、计划生育和招生就业等方面制定了若干优惠政策。这些专为少数民族提供的特殊照顾和待遇能够从根本上解决民族矛盾的深层问题吗?

民族问题学者王力雄说:“首先,民族问题不是钱的问题,不是解决问题。用经济手段去解决民族问题是错误的,方向不对。另一方面,你那些经济、经济的发展,你那些拨款,到底都到谁的手里了?真正的当地老百姓得到了多少实惠?即使他稍微得到了一点,对比那些到当地的汉族人,对比那些贪官污吏,对比那些落差,就会让他们更加不满。类似这些问题,不是用经济问题就能解决。”

维吾尔在线网站创办人伊利哈木•土赫提曾对美国之音说,新疆虽然地区发展高速增长,但是经济发展并没有给各民族间带来新的公正,没能让所有人得以分享经济发展的果实。他指出,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治、文化、语言越来越边缘化,特别在言论自由方面遭遇非常大的困境。

天安门撞桥事件被警方定性为恐怖袭击后,伊利哈木•土赫提表示怀疑,并说希望看到更多证据。这位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学任教的学者问道:是什么样的人会带着自己的母亲和妻子用这种极端方式来表达其诉求?

王力雄在昆明事件发生后也提出了一连串类似的疑问。

他说:“这种方式,这种仇恨,是怎么产生的?为什么会到如此地步,到了如此决绝?像这次,能有 16岁少女参与其中。像上次在天安门,带着母亲、妻子,据说妻子还有身孕,一块儿来做这样的事情。达到这样的程度,这种仇恨达到了什么样的地步?这才是令人非常震惊的,也非常恐惧的。未来,一个民族从女孩儿,到带着老人、妻子什么的,都会来做这种事的,它到了什么样的地步?怎么会酝酿发展到这样的程度?那当然是很恶劣的社会,整个在一个长期的过程当中,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到现在这样。”

今年1月中旬,伊利哈木•土赫提在北京被警察抄家后带走,一个多月后被当局以“分裂国家”罪名正式逮捕,关押在乌鲁木齐。当时,有上千人在网上联名呼吁当局无罪释放这位被认为立场温和的维族学者。

1月25日,乌鲁木齐公安局官方微博称:据侦查,伊力哈木•土赫提与境外“东突”势力勾结,利用互联网鼓吹“新疆独立”,利用讲堂煽动“推翻政府”,利用教师身份从事分裂活动,形成了以其为头目的分裂国家犯罪团伙,对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造成严重危害。

伊力哈木在被捕前曾发表四点声明,包括不会自杀、不接受政府指派律师、不会做有损于民族的事情、未参加过任何恐怖组织和没有分裂国家的言行。他的律师李方平表示,当局对伊力哈木的指控站不住脚。

去年10月末,伊利哈木•土赫提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曾以北京首都机场爆炸案主角、控告治安人员将其殴打致残的冀中星为例,表示他担心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会用暴力或不恰当的方式来表述立场。他表示,在新疆许多维族人可能也和冀中星一样,心中积怨没有适当渠道释放,只有用暴力爆发的方式来表达。

这位维族学者说这些话不到一周,山西省委门口发生了造成一人死亡、8人受伤的丰志均连环爆炸事件,该事件尚未定性为恐怖袭击。此后,新疆地区至少发生了5起袭击警方的暴力事件。几个月后,暴力活动走出新疆,远在数千公里外的昆明,有一百多无辜平民被砍,其中数十人,包括老人妇女和儿童,成为刀下冤魂。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