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超日债事件是“有管理的违约”?

140307102736__73426370_tv021425833
超日承诺只能按期支付400万元利息

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宣布“11超日债第二期”无法在3月7日按期支付全额利息,正式违约,开中国公司债违约先例,媒体倍加关注。

违约债券投资人的愤怒之情在中国门户、社交和金融投资类网站上跃然,据报部分债权人抵达上海,要向上海超日讨说法,维护自身的投资者权益;此间市场观察人士意见以“可喜”为主,也有人称“堪忧”。

中国媒体几乎异口同声地把超日债违约称为债券全部刚性兑付历史终结的标志。英国媒体有暗示称超日债违约可能是一场戏。

超日公司5日公告说,由于公司流动性危机未能及时化解,“11超日债”第二期到期应付8980万元利息(1460万美元,870万英镑),只能支付400万元(65.4万美元)。2011年发行的该期债券发行规模为10亿元,存续期限5年。

据新浪网转发21世纪经济报道说,3月5日,11超日债违约消息对市场冲击明显,10年期国债和上市交易的300多只企业债里近240只下跌,24只封闭债券基金中有16只下跌。

业界普遍认为,违约的根本原因在于发债企业本身战略有误、经营失策;以前中国公司债券“无违约”被称为奇葩,实在是政府埋单避免了违约可能造成的震荡。允许违约,对中国金融市场回归本质,健康发展而言,是福音。

剔除扭曲

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曾对媒体表示,债券必然存在违约风险,超日债违约一事仅是债券市场再正常不过的小波动,无须恐慌。

今年1月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信托计划濒临违约,市场和舆论讨论的焦点就是纳税人的钱该不该用来纾它的困。

政府出资纾困,即便是迫不得已,也会带来道德风险,对发债人和市场放出误导信息,不利于企业提高自身效率和竞争力,投资人则认为投资风险可以忽略不计,而债市信用利差机制被扭曲。

易知(北京)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首席投资官周昌滨在财经网撰文说,历来的维稳思路导致信用风险定价功能缺失,市场严重扭曲;允许违约造成的市场震荡、下跌和投资者损失属于“短痛”,但资本市场下跌就是挤泡沫过程,痛过之后,信用利差会更合理,市场结构更优化,由此带来更多投资机会。

周昌滨断言:“2014债券市场实现违约的零突破,可谓市场化改革的关键一步。”他认为超日债违约事件是“合理回归”市场本质。

市场作决定

英国研究公司 “中国经济状况研究所”(China Beige Book)总裁米勒(Leland Miller)对BBC表示,这或许是中国政府的一个战略决策,让部分规模相对较小、违约对市场冲击有限的公司“任其自然”。

有报道称超日产能过剩,经营不善,而中国整个光伏产品制造业正在重组。有消息说,超日的流动性危机不是临时不足,而是公司接近资不抵债。但有网民驳斥这一说法。

据中国《21世纪经济报道》,11超日债去年首次付息日前,公司一个月5次提示违约风险,但公司股价和超日债价格却稳步上扬,“走得风生水起”,这或许折射了中国债市的扭曲,投资者认为反正地方政府、主承销商和评级公司都会设法兜底,此时正是超日债的套利机会。

搜寻中国媒体有关超日债的报道,可以发现本来有可能按惯例被地方政府、主承销商等救赎的,但21世纪经济报道引述一名未具名超日高层说,违约完全是意外,因为原先同意参与付息方案的合作方突然变卦,迫使超日宣布违约。

这或许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对这起违约事件的“政府决策说”。

期待与乐见

《金融时报》近日先后发表两篇评论文章,“期待”和“乐见”中国首例公司债券违约,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该报Lex专栏说,真正的危险不是违约,而在于有人替超日还钱,因为债券的风险估价应该把违约几率计算在内。

评论认为,超日的违约“可能成为不良贷款正在得到处理的第一个信号。让我们报以期待。”这里的期待似可理解为对中国债市将减少扭曲,趋于成熟的希冀。

国际评级公司穆迪(Moody’s)认为中国有一半以上的公司债券达到投资级别,但市场扭曲阻吓了许多潜在投资者。只有信用风险浮出水面,市场才能够据此决定风险定价,享受收益的同时承担相应的风险,保证市场起决定性作用。

英国巴克莱银行分析师向客户书面通报说,超日债违约对整个债市和金融市场的冲击估计很小,而政府允许违约对市场而言应该是件好事。

基于经验对中国公司债券“零违约”的预期,导致大量投资资金流入。超日债违约打破了这一预期,使得中国企业债的风险成为真实的风险。

贝尔斯登再现?

彭博社报道称中国非金融企业在2014年会有2.6万亿元人民币(4270亿美元)的债务到期,比去年增19%。中国央行去年曾暗示利率可能上涨,意味着借贷成本提高,可能会引起局部债务危机。背负高额地方债的地方政府即使有心也很可能无力为企业债“兜底”,而银行或许因为自身坏债、监管约束和其他因素而无法出手相救。

超日债违约事件使市场重提今年中国债市可能面临大量企业债违约风险的担忧。

美国美林证券分析师认为,超日可能是中国的贝尔斯登。美国投行贝尔斯登2008年倒闭,触发全球金融危机。

路透社和《金融时报》均对这一预测予以驳斥。

路透社《热点透视》专栏作者拉森(Peter Thal Larsen)对比了超日债违约和贝尔斯登破产后指出,两者不可比;这种对照唯一的作用是提醒世人,还有中国当局,应该避免那些错误。

美国的危机从贝尔斯登开始,在2008年9月雷曼兄弟垮台时达到高峰。欧债危机时也有人重提旧事,两相对比。结果证明这些对比和比喻并不正确。

《金融时报》记者吉米欧的报道直指“中国贝尔斯登”说法“耸人听闻”、“可笑”。

他写到,“超日的垮台更像是有管理的违约,甚至堪称一场戏。”

文章说,如果中国在规模大得多的信托产品市场出现一波重大违约,那倒有可能引发挤兑,部分影子银行发生崩盘引发市场恐慌,这种可能性确实在增大,但“那一刻”还没有到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