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邦富: 拾金不昧的日本出现世风日下迹象?

“我丢失了一把伞!”

如果我这样的大喊大叫,大家肯定会觉得是我唯恐天下不乱。不就是丢了把伞这么点破事,值得这么大做文章么?可是对旅居日本马上就要30年的我来说,这却是一桩接近惊天动地的大事。
  
首先,伞是好伞。Burberry牌!其次是丢伞地点就在我家楼下的地下食街里。那天下雨,我进食街,把湿淋淋的雨伞收入商场准备的塑料雨套,把伞放在椅子背后,去麦当劳买了杯饮料回来,伞就不见了。

日本是个很不容易丢失东西的国家。有一次,我去机场送人,在车站等车时,随手把小提包放在候车座旁边后就光顾着用手机上网查邮件了。电车来时,没有多想就上了车。等电车开出了2站地,这才想起把小提包遗忘在座椅旁了。电车是快车,要开很远才停车,我急得如火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因为包里放着2张金卡、2张银行卡、身份证及20多万日元的现金。如丢失了,真的损失惨重。

过了20多分钟,当我总算重新回到出发车站时,候车座旁早就没了小提包的踪影。忐忑不安地找到车站职员一问,车站职员捧出小提包,完璧归赵。听说是一位候车的乘客发现后交给车站的。

还有我的西便装也有一番故事。每年到了黄梅季节或夏天,我爱穿西便装。天一闷热,上电车后,就很习惯地把提在手上的西便装往车上的行李架上一放,然后看书读报或者打开手机上网刷屏。有时到站时就急急忙忙下车,过了好一会儿才会想起把西便装拉在车上了。这种囧事每年都会发生,弄得秘书们特瞧不起我,认为我连自己的衣服都管不好。其实,连我自己都承认我真有遗忘西服的传统,以致每年开始穿那件西便服时,我就做好了丢失的准备:今年丢了就买新的。

西便装整整丢失了4次。不过,每次都有惊无险地顺利找了回来。但西便装回来的路程却一次比一次艰难。前3次都是在我乘坐的电车的行李架上发现的,第4次却是在根本没有去过的千叶车站的厕所里被人捡到的。这引发了我的一番遐想:莫非拾金不昧的风气在日本也开始出现退化迹象了?

近读优衣库的总裁柳井正先生的新作《正视现实》,其中有一段话,令人为之震惊。他认为:“贫困会毫无疑义地夺走人们的梦想和希望。当日本陷入贫困时,还能保持得住东日本大地震时受到全世界赞扬的那种高度的精神力量吗?”所以,你能理解了吧,为什么我把伞的丢失看成一桩大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3月8日10:20 | #1

    不用问,中国人偷的

  2. 匿名
    2014年3月8日22:19 | #2

    所以,在巴黎失窃的往往是日本人。话说回来,欧美列强经济发展水平也很高,遗失钱包却往往找不回来,盗贼也不少。莫氏的逻辑有些过于简单化。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