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网: 中国互联网创新停滞于05年

来源 泡泡网

文/Vergil

(泡泡特约撰稿)下面是不久前在网上流传甚广的一幅中美互联网公司创立时间和现市值的比较图,引起网友的广泛讨论。简单明了的图形中,可以得出两个清晰结论:

贫富差距。美国互联网上市公司市值规模的差距不大,除了 Google、 Facebook 等互联网巨头外,其余公司的市值规模分配较为均匀相差无几;反观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规模却有如天壤之别,相差悬殊。

创新程度。1998年至2000年是中国互联网第一个春天,孕育了腾讯、百度等诸多优秀互联网概念上市公司后,本该在2000年至2005年这黄金成熟期里硕果累累的中国互联网行业却好像做了绝育手术一般,结下了几个(以360为代表的新生代互联网公司)青涩瘦小的果实之后,就再没有缔造出其它值得称道的上市公司了。而在同时期的美国硅谷,以Twitter、Youtube等为旗手的新生代互联网公司,所打造的web2.0社交概念则是风生水起,发展的如火如荼,引领了互联网的第二次变革。

1
图示来源:36氪

“05级”之后再无”互联网“

———网友“这货是单机”的点评

2005年就像一条鸿沟划清楚河汉界,彻底的拉开了中美之间的距离。那么这个神奇的年份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导致中美互联网行业发展经历了冰与火之歌,让肥沃温暖的中国互联网环境竟一夜之间变成了荒芜寒冷的盐碱地。下面我们看另一份有趣的时间表,从中也许您能管中窥豹发现些许端倪:

2003年2月,位于北京的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综合楼工程竣工。
2003年7月,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处理协调中心更名为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
2003年9月2日,全国”金盾工程”会议在北京召开,”金盾工程”全面启动。
2004年,国家信息安全重大项目”大规模网络特定信息获取系统”,经费7000万,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05年,方滨兴任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兼职教授、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
2005年,方滨兴被遴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2005年,”该系统”已经在北京、上海、广州、长沙建立了互相镜像的4套主系统,之间用万兆网互联。每套系统由8CPU的多节点集群构成,操作系统是红旗Linux,数据库用的是OracleRAC。2005年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北京)就已经建立了一套384*16节点的集群用于网络内容过滤(005工程)和短信过滤(016工程)。该系统在广州、上海都有镜像,互相以十万兆网链接,可以协同工作,也可以独立接管工作。
2006年11月16日,”金盾工程”一期在北京正式通过国家验收,其为”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设计,处理中国公安管理的业务,涉外饭店管理,出入境管理,治安管理等的工程”。(摘自“ GFW的前世今生,一部GFW之父方滨兴的发家史”)
2005年正好是金盾工程中的国家防火墙(以下简称GFW)第一期项目竣工日期,和图示中的2005年年份完全吻合,那两者存在怎样的联系呢?

“平等(分享)、开放(自由)、创新”这三点是互联网的精神中的核心要旨,就如植物茁长发展所必须的阳光、土壤和水分。

“很可悲的中国互联网,自05年后,彻底缺乏创新。大企业被360提醒后,彻底封死了创新的空间。”署名“康国平”的网友点评说:“360的市值大增,绝非其安全价值,而是对百度价值的一部分分流。反观美国互联网市场,不断出现创新企业,价值分配更趋多样化。”

而对一个互联网企业而言,只有不断的技术创新推陈出新,才能推动自身和行业不断进取和变革,否则只有在墨守成规中沉沦和灭亡,而创新所需要的就是一个开放自由的环境,没有技术的壁垒和限制,才能使得互联网从业者第一时间能够获得最新最核心的技术内容和知识,与世界最前沿的互联网发展潮流同步,使得更多的互联网草根能够通过自身的努力获得一席之地,方能够保证一个公平的互联网行业的均衡发展,杜绝通过信息不对称获得寡头垄断的存在。

“05年以后再无独立的新型IT公司,都被巨头扼杀在摇篮里了 ”

———网友“ink 君”的点评

反观国内,GFW上线之后,从最早的法轮功网站的屏蔽,过渡到反动言论和敏感词的过滤和筛查,发展到对整个网络服务和服务供应商的直接封锁和攻击,甚至许多优秀的服务毫无道理的被GFW屏蔽。导致互联网企业的创新能力受到极大影响,使得更多的垄断企业放弃耗时过长、成本过高的创新发展,而选择成本低较小快的“短平快”的山寨发展之路,具体的行径包括:

对国外互联网公司的垄断。GFW上线之后就第一时间打击了 Google中国,使得旗下的主要产品都收到污染和影响,最后导致其不得不移至香港。Google的离去直接导致了百度彻底地垄断了国内搜索引擎市场。同时,对于Youtube、Twitter的屏蔽,导致优酷和微博在国内的垄断和横行,这种行为就像当年明太祖的”海禁”政策和清朝的闭关锁国,直接导致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的衰落和停滞。

对国外优秀互联网服务的限制。例如,Dropbox作为一个优秀的文件分享和同步工具,极大的便利了网友的日常工作和生活。但GFW毫无理由的将其予以屏蔽,虽然后来也恢复正常,但文件更新一直无法保持即时(就相当于一个阉割版);同时,以金山快盘为首的国内文件分享和同步工具,犹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抢占Dropbox原有市场。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其中的利益输出和链条。

对世界互联网信息知识的限制。由于去年诸多抢票软件对脆弱的铁道部售票网站12306的冲击,GFW屏蔽了抢票软件托管的Github服务,它作为全世界优秀的代码托管服务商,在国内有众多的用户和拥趸,此事导致国内互联网行业的一片哗然,最后在巨大压力下放弃了对其的屏蔽。但此事造成的甚远影响仍然不容小觑。

“2005年以后,你创业创不起来了,所有的都被大公司垄断,有个好想法,只要被大公司看上,你就死了,他们不会收购你,只会抄袭你然后逼死你”

———网友“哥德巴赫老哥”的点评

中国寡头的山寨路线

通过GFW的封锁和限制,导致自由的互联网市场闭塞和封闭,使得寡头不断做大,而给互联网草根分一杯羹的门槛和创业成本不断提升。互联网主体间的公平和正义完全破坏。

国内寡头不再需要创新来获得发展,只需要等待国外出现某种创新事物之后,即通过与GFW的某种见不得光的交易将其屏蔽,然后组织一批程序员将其简单粗暴的山寨并推向市场,利用其对市场的垄断地位强迫用户接受,最终将互联网行业变成无法循环和繁殖的一潭死水。同时也铸就了其在国内寡头垄断类似“Big Brother”一样、权威不可被挑战的地位和规则。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标签: , , , ,
  1. 匿名
    2014年3月8日22:12 | #1

    万恶的GFW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