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希孟:移民,还是爱国,这不是个问题

把移民和爱国扯在一起,要做二难选择,这是奇了怪了的问题。可我们明明看到,许多人移民美国,但还继续做“国人”——到了美国,做“国人”就该是做美“国”人,可他却继续做中“国”人,扯起大旗上面有五颗星——可是这五颗星里明明有非法武装——第五颗星资产阶级是革命对象,在打倒之列,地主资产阶级就是革命对象。走资派还在走。海外关系, 那是什么种姓,我可说不清楚,反正不是好事。

移民和爱我中华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最近被赵氏孤儿本山大叔搬上小品舞台。赵本山说他不移民,说他爱国爱到骨头里。 可是,移民与爱国有什么关系呢?我没移民,是因为没条件,这跟爱国扯不上边。不爱国又不是犯罪,爱国不能挂在嘴上体现在委婉动听歌喉里,或写在纸上。爱国应该和霍元甲一样练武功打擂台或者和郎平妹妹一样靠打排球振兴中华——后来的布料排球冠军,中华的大地郭就衰落了——这是什嘛指导思想?一个思维如此混乱的民族必定不能振兴中华。

你不必心虚怕人家说“尔”不爱国。你也没卖国卖情报卖(你想买情报也不够格)女人或卖淫,更没有从心底里对我们伟大的党有过一丝一毫的不满。这个国家就知道叫人耍两片嘴,叫人喊爱国,给他们发两颗糖和豆豆吃。那些把爱国挂在嘴边的人,一有战事,就扭头往回逃跑。爱国爱到这个份上,叫人心烦。 贪官们要是像骆家辉那样作秀就好了。骆家辉分明想入党提干当人大代表。这种作秀,我们中国人分明见惯了。

什么是矫情?矫情就是虚饰。一种虚假的伪君子。张明明骂赵本山说,怎么,移民就不爱国了?不过,就他们二人而言,我想赵大叔可能爱国爱得更彻底:爱国就不该移民,也不穿洋装,应该演小品说中国荤段子低级下流话满嘴。不过不移民并不是爱国的充足而且必要条件,因为不移民的还有不少卖国贼如刘少奇蒋介石汪精卫邓拓胡风。移民也并非不爱国的充足而且必要条件。二者风马牛不相及。“河山只在我梦萦,祖国已多年未亲近,可是不管怎样,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 你为嘛远离国土故乡,没有中国身,只留中国心?柴静到美国生崽子,为嘛)。洋装虽然穿在身(穿你妈的洋装干嘛),我心依然是中国心,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中国印(马屁股上有烙印),长江,长城 ,黄山,黄河在我心中重千斤,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心中一样亲,流在心里的血澎湃着中华的声音,就算身在他乡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

中国心,就那么珍贵?可爱?亲不亲,阶级分。老子革命儿接班,老子反动儿背叛。都背叛了,还爱反动老子?

“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在我胸中重千斤,不论何时 不论何地心中一样亲,流在心里的血澎湃着中华的声音,就算身在他乡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明明打蒋介石斗资本家斗刘少奇阎锡山邓小平达X赖法X轮X功整死胡风彭德怀乌尔开西王丹王新龙内人党,还说大家都是什么炎黄子孙契丹人。

“五千年风雨洗礼黄土地,长江黄河水育龙的传人,八千里川岳根脉相通,五湖与四海天涯若比邻。黄河黄,长江长,长城就是巨人的肩膀,盆地沃,平原广,神州大地日出东方。中国人。中国心,华夏儿女一脉相承,黄皮肤黑眼睛,我们都是炎黄子孙中国人中国心,中华大地一条根,一样血一样种,我们都是中国人。”

哈哈,长城是用来抵御东北蒙古大米牛羊肉的。大同在关外,出了大同就出口。到了关外,就叛国投敌。苏武牧羊节不辱,就是不走西口不到蒙古东北当书记。只有是汉人,同文同种一家亲——刘少奇闻言大喜——我不是叛徒内奸工贼啦。我投敌也是投奔自己人了。我们和贪官和薄熙来和地主富农杀人犯一条根、一条筋、一样血、一样种、一家亲,都是中国人一脉相承一家亲,黄皮肤黑眼睛炎黄子孙,中国人中国心不分男女老幼一体贪污受贿。多么美妙多么一往情深。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