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 两会报道陷入绝境

每年两会,是中国媒体最集中热闹的时候。15年前,能参加两会报道,被认为是记者的一种资历;10年前,名记者逐渐不想跑两会,年轻记者挑起大梁;5年前,大小记者都不想报道两会了。

以往的两会报道,已经形成了固定套路:

开幕初期,摄影记者跑到天安门广场,走到警戒线前,拍两张游客被警卫拦在外面的照片,发表时标题照片取名为“百姓关注两会”,其实是外地游客在看稀罕。游客们远眺的目光被解释为关注国家命运。

拍两张警卫带着狼狗巡街、漂亮女服务员手捧鲜花的照片,表示欢迎代表委员进京。进京是一种待遇。

找到代表委员,复印两份提案议案,回头一改,就成为自己的专访了。

常委们会分头参加某某团的分组会,不管说了什么,都会让记者完成任务。

报道政协的记者比较高兴,因为里面花瓶比较多。找个电影电视明星,拍个照片,聊聊对祖国文艺事业的畅想。

李小琳、毛新宇、杨澜、申纪兰、巩汉林、刘翔……是这几年的热点,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话。

每年的两会,都会赶上3月8日。在那天,找几个年轻漂亮的代表委员,拍几张花枝招展的照片是必须的……

一些代表委员也逐渐学会了配合。尤其是少数民族代表,一定要穿着平日从来不穿的民族服装,对着镜头骚首弄姿一番……

在网络打开了受众的视野、提高了受众的胃口之后,这些套路已经让人无法忍受。狼狗巡街的照片被大家质问在防范谁;代表委员的豪华伙食受到质疑;不断的警车开道、封路,令北京百姓不满……

网络逐渐成为两会报道的第一重点。这几年,每年在网络都会有人总结出当年两会代表、委员的雷人雷语,比如朱军称赞大学生掏粪改变中国掏粪现状;倪萍说自己爱国不添乱、从不投反对或弃权票;梁蓓说年轻人买不起房没事,20岁女孩子可以嫁给40岁的男人;刘功臣说公务员是弱势群体;叶鹏智说官员不是百姓奴隶,不赞成财产公开……

这些雷人雷语,往往来自官媒,官媒的报道原意是要称赞表扬这些代表委员,却被网络进行了另类解读。这使得原本把自己当明星,想在电视报纸上出风头的代表委员们谨慎起来。

这使得官媒的两会报道日趋艰难。2014年的两会报道尤其艰难。大家应该注意到,此次李小琳女士用高领外套挡着脸,低调而迅速地进入会场,往年,她身穿名牌衣服,她在3月8日翩翩起舞,她说要给百姓建立道德档案;毛新宇先生呢,如果媒体再拿他的照片和语录来报道,会被人认为记者不厚道;围观万年代表申纪兰,也已经无法引起人们的兴趣……我预计,在2014年两会上,就连雷人雷语都会变少,因为大家都知道不能再出丑了。两会报道最吸引网络的,就是雷人雷语,这最后的星星之火暗淡下来之后,两会报道愈加尘埃遍地。

谁让中国官媒的两会报道陷入绝境?我认为,是新闻主管机构的绳索式管理,代表委员的避重就轻、无病呻吟,记者们有限的水平和眼界,这三种因素共同作用,让中国的两会报道成为媒体的鸡肋,记者的梦魇。

就新闻而言,出路在于,让宣传功能退出,让新闻成为新闻。就中国的人大会议、政协会议来说,出路在于政治体制改革。路漫漫。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