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企成产能过剩制造者 老总一到市长都跟着

  产能过剩是怎样产生的?
  今天下午,在全国政协召开的“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积极化解产能过剩”提案办理协商会上,全国政协委员、福耀玻璃工业集团公司执行董事兼首席行政总裁曹德旺用一个非常生动的故事,诠释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2005年曹德旺在海南投资11亿元兴建了两条玻璃生产线。2008年金融危机,因为不看好建筑用的浮法玻璃生产线,曹德旺关闭了这两条生产线,为此损失了6亿元。
  2009年,一个大央企自认为用非常便宜的价格——5亿元购买了曹德旺的两条生产线。随后,这家央企又陆续投入20多亿元,总计花费30多亿元去改造这个工厂。
  但是因为原本主业不是做玻璃的,做不出曹德旺需要的高端产品,这家央企每月在这个工厂的损失就达几千万元。没有办法,这家企业转而投入了建筑市场,做浮法玻璃。
  曹德旺算了一笔账:全国大约有350条浮法玻璃生产线,按照一条线20万吨的产量来计算,一年生产7000万吨玻璃。扣除工业用的玻璃,剩下6000万吨。一吨玻璃80平方米,一平方米48元。
  中国建筑面积这么大,需要这么大的量?“我提醒大家:那是玻璃,是建筑材料,不是巧克力,不是饼干,是不能吃的。”
  而另外一方面,曹德旺说,国内现有的能满足高端产品的玻璃生产线不足20条,他拥有其中的7条。但是这还远远不够。这位中国最大的汽车玻璃制造厂商说:“我一年需要120万吨玻璃量,7条线才能生产80万吨。在国内我没有地方能买到自己需要的产品。”
  曹德旺委员的故事验证了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的一个观点。在这位长期从事中国经济教学与研究的学者看来,与上世纪90年代电冰箱、电视机产能过剩不一样,造成这一轮产业过剩有一个新原因:很多制造者是全国性的大国企。“这些大公司是上市公司,不缺少资金。”而李稻葵说的另外两个传统原因,一个是地方政府GDP至上的政绩观。
  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总经理李谠委员十几年前曾经在地方工作,并分管招商引资。在她的印象中,当时地方对招商引资的热情远没有现在这样高。如今,可以用“热度非常高”来形容。
  央企的老总一旦到了地方,“每天都被地方各个部门的人包围着,甚至市长、副市长都跟着你。问题是,有那么多商可招吗?”她问。
  李谠听到关于一个关于招商引资的极端故事:某市把招商引资的指标下达给每个委办局,再下达到每个部门领导头上。如果招不来,领导年底就要被黄牌警告;第二年再招不来,领导就要换位子了。
  产能过剩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地方政府追求税收。“很多产能过剩的企业和产业,尽管利润是负的,但是加上税收是正的。我算过,极少有产业交给地方政府的税收和利润之和是负。”李稻葵说。
  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李毅中委员最近翻看石化协会给的材料。这份材料仔细分析下面所属的14个小行业,“几乎都过剩,设备利用率远远低于点名的那五个行业。”
  “产能过剩应该是比较普遍的现象,不要掩饰,要面对现实。这样才能增强紧迫感和危机感。”李毅中说。
  他以曾经产能过剩的光伏产业为例,前年和去年上半年,光伏产业开工率不到50%,多晶硅35%。可现在不一样了。他总结最近一年光伏产业变化的原因:一是在没有掌握核心技术之前不要去盲目攻关、搞产业化;二是积极培育市场,尤其是国内市场。
  “所以政府管规划和政策,不要管具体项目。”李毅中说。他也坦承,在治理产能过剩中的减量置换和等量置换两个原则过去执行得不好,或者说不够好,“这个事情我有责任”。
  尽管今天提案办理协商会来了10家提案承办单位,发改委、科技部、商务部等部门都介绍了解决产能过剩问题的基本思路和具体做法。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巡视员张小济委员认为,化解的办法还是一个错误的办法,毕竟,老板和债权人才最操心产能过剩的问题。
  他的观点有些尖锐:“准生证是你们发的,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政府,你们推来推去没有什么意思。现在死亡、改嫁、过继,还是你们发证。这样搞来搞去,长期解决不了。还是没有市场的力量,还是政府在这里谋划。”
  如何让市场能真正发挥作用?张小济认为最要紧的是“国资委你容忍谁破产?财政部你容忍多少人下岗?多少税收减收?各地政府,包括中央政府都要考虑这个事情。你们要分指标,不如把这个指标分一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