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剑雄:民主,是目的还是手段?

中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 葛剑雄 先生口述,薛莉整理

前几天小组会,大家都很想发言,委员们分别代表不同的群体,有民办学校,有公办学校,有幼儿教育,也有成人教育,各种利益需要提出诉求。当然,可能在“政治”层面上的讨论还不够,就像我前几天讲的,但发言是相当踊跃的。

周五上午开联组会。教育界的三个组一起开。教育部长来了。大家都是很重视这个会的。发言的人也很多,有时都抢不到机会发言。我记得有一年在快结束的时候我站起来说我就讲一句话。那时教育部提出“对作弊行为零容忍”,我就说:“你们是零容忍,还是零作为?”

如今社会各阶层都没有公信力,危险在哪里呢?社会改革需要共识,也是我们讲的最大公约数。当年,比如“抗日”,是当时国共两党的共识;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发展经济是共识;十一届三中全会时“反对四人帮的迫害”是共识。在深入改革后,共识是什么呢?现在各人有各人的目标,阶层的利益是分化的,比如说公务员的利益和所谓的“草根”就不一致;“公车”改革,公车司机的饭碗就没了。这个时候深入改革就更需要公信力,主要的阶层也需要公信力。没有共识,深入改革就更难了。原来改革时,大家都很穷,先富起来,大家都很拥护;现在基础不一样了,先富,谁先富?

社会没有公信力,根本的原因还是没有共同信仰,这是中国很大的问题,甚至一个政党里面有没有一个共同的信仰,都不一定。没有共同信仰,退而求其次,就要有共同理想,再次呢,就是有共同利益。为什么各阶层相互抹黑,就是彼此都觉得对方的利益太多,自己的还不够。

除了“共产主义”这样的政治信仰,还有许多其它的可以信。比如以前中国人普遍信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报应,人人都在修来世,这样对社会不公的现象可以有个解释,就能起到信仰的作用。因为是信仰,就不会去质疑。到底有没有主,到底有没有上帝,就根本不应该问的。但政治信仰就不容易做到这一点。

官方提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24个字,都是人类共同应该追求的,官方应该检讨用怎样的手段对贯彻追求。有些问题要重新思考。比如我们以前讲民主,既把它当作目的,又把它当作手段。现在,我们把它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内容,它就不是手段了,而是一种终极追求,怎么能把终极追求当成手段呢?这样的话,大家可以怀疑,那你其它几个字是不是也是手段呢?手段就是要被人利用的,意味着你追求的可能并不是这个。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10日13:23 | #1

    24个字明明是中华民族的核心价值观!当局硬是要冠以社会主义的定语,豈不怪哉!中国的改革啊,说千道万仍是停在经济领域的某些部分,行政上的特别是政治上的层面根本不敢政革,还是热衷于毛的那一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