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的“丽都”

星期天。北京。

下午两点半,赶至将台路上的丽都维景酒店。自马来西亚航空MH370航班空中失去联系后,马航安置中国乘客家属在这里下榻,也在此地召集记者会,向外报告进展。

由酒店大堂,穿过长廊,走到二层的家属休息区,来回穿梭的多是中外记者同行,挎著相机、手握录音笔,或地上一堆摄影器材。一位中国记者,满脸倦容:“已熬了两天了。顶不住了!” 我问旁边另一记者,下次记者会,什么时间? 他答,三点。又补了一句:“现在,什么都说不准!”

家属休息区的两扇门频频打开、关上、又打开。家属中,有年迈的、年轻的,也有十多岁的孩子。他们多半表情茫然而无望,但似乎把哀痛暂时包扎了起来。三十多个小时的等待、焦虑与煎熬,他们仍在等待奇迹,但他们越来越不敢相信奇迹。

3月8号半夜2点40分, 马航那架波音777-200在空中消失,机上共有239个乘客,其中153人来自中国。

在现场,我没有采访任何一位擦肩而过的家属。此刻,他们不需要记者的介入。拥堵的过道上,记者给他们让路。他们不需要。每分钟,他们需要空间,身心痛苦煎熬中仅存的一丝安宁。一切他们可以回答的问题与感受,记者与媒体都已经知道答案。一切有关的未知,还是未知。

二楼过道一侧,立着今晚一场婚宴的大红喜报,金色的双喜图案上,“刘磊先生、李径小姐 结婚喜宴,在二楼宴会厅”。一墙之隔,正痛忍生离死别。

一位北欧记者同行告诉我有关“假护照”调查的最新情况。另一位记者提及,有报道说,中午曾有一中国乘客的亲属打通过他机上亲人的手机,马方正作调查。过去三十多小时,已听说过太多的传言与推测。三十多小时后,我们仍不知道这架波音777到底在哪里?很难想象,MH370航班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家属休息区门背后,传来几位管门保安的嘻笑声。学会感同身受,毕竟不易。

三点四十分许,休息区走出一中年男子。现场,一片躁动与挤压。所有耷拉著的镜头顿时昂首起来。他是部分失联中国乘客的发言人。媒体请他报上姓名。他说名字不重要。一些记者已认识他。他手里拿著一小叠纸,是三十多位中国乘客家庭的最新声明。

他说,现在正是“两会”期间,不想给政府添任何麻烦。但是,我们已经不相信马航了! 36个小时过去,马航能告诉我们的,仍是飞机失联。这是对家属的极不尊重,是漠视!

在数十台相机、摄像机见证下,他宣读了“部分家属要求”:

1 强烈要求马航在北京时间3月9日17时整公布亊件真相。否则我们将向马来西亚(驻华)大使馆提出交涉。

2 我们要求中国外交部强烈关注和解决。

3 强烈要求中国政府派遣官员,协调失联者家属统一与马航进行交涉。

他手上的这份声明,共两页,手抄的。上面有几处涂改,文字也不尽通顺。后面附了三十多个家庭、一百多位家属的签名。

家属发言人,谢了谢媒体,回休息区了。已近四十小时了。时间的舷窗越挤越小,金色阳光正暗淡远去。笼罩在无助与绝望中,家属与国人在企盼答案,更梦想奇迹显灵。

突如其来的危机,使“国家”在刹那间变得具体且真实起来。安全感,犹如空气,一下子显得如此脆弱,如此至高无上!

微信上,一些网友正讨论要不要出行,是否坐飞机。危机时刻,常人有放大风险的本能,更何况这起“失联”如此诡异和超乎想象。

离开丽都酒店时,已是黄昏。我想,明天重返时,我们应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