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在中国“性都”东莞,红灯区褪了色

中国东莞——他的手机悄然无声,网聊程序闲置着,保险套没有开封。不再有人来找丹尼(Denny)买春了。

“在东莞,我们有‘莞式服务’,”他说。这名头发染成棕色的年轻人坐在一家酒店的餐厅里,以只公布他的英文别名为条件接受了采访。“这里是性都,名头很响。就像有ISO 9000认证。”这种认证指的是适用于各种服务行业的国际质量标准。

“现在都停掉了,”他说。

中国政府发起了多年来最为严厉的扫黄打黑风暴,而这种严打对人口逾800万的南方都市东莞的经济造成了严重损害。东莞是出口企业的制造中心、外来打工者的圣地,不过也是中国的罪恶都市。现如今,这里的红灯区产业褪了色。

夜店和按摩院,无论是坐落在五星级饭店里,还是在阴暗的小巷中,一律大门紧闭。曾经能从妓院里拿到丰厚回扣的出租司机,如今因为不断缩水的荷包而苦苦挣扎。一些房东难以将公寓租出去,因为性工作者离开了东莞,或是农历新年假期后决定不再回来。

由于严打的力度极大、东莞性产业的规模又相当庞大,地理位置接近的香港的警方表达了忧虑,担心离开东莞的性工作者会蜂拥至香港。

这场严打似乎是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起的一系列运动的最新篇章,而这些运动的目的是让中国官员与腐败形象绝缘。

北京的公安部上月开展了打击“黄赌毒”的专项行动,不过显然严打的重点是性交易。

国际连锁酒店也未能幸免。东莞喜来登大酒店(Sheraton)五层的按摩中心停业,旁边的桑拿部的门上贴有警方的封条。(喜来登的一名经理表示,桑拿部由外部机构运营。不过,接听桑拿部电话的是喜来登的客户服务部。)

公安部下令全国公安机关开展类似的专向打击整治活动。有一则流传的笑话说,为了遏制近期的禽流感疫情,习近平要求“把鸡都抓起来”,却把下达给卫生部的命令误发到了公安部,于是警方认为要去打击性工作者。

迄今为止,政治上付出最大代价的是东莞公安局长严小康。他被免职,并在接受调查。然而,面临最严厉后果的却是性工作者。

“这是打得最狠的一次,”丹尼的一名朋友说。他是名男性性工作者,戴着嘻哈帽,手指上涂着黑色指甲油。“哪里都一样,所以我们连去别的地方都不行。”

丹尼的朋友表示,严打之前,生意好的时候他可以一晚上挣600元以上。但是现在,他对来自潜在客户的联络忧心忡忡,怕是警察“钓鱼”抓人。客户也对主动联络存在同样的顾虑。

严打行动的早期,东莞警方于2月10日宣布,在检查了近2000家娱乐场所后,发现有39家“涉黄”。(“黄”在中文俚语中意为色情),拘捕了162人。根据公安部网站的说法,在头六天里,全国各地停业整顿涉黄场所2400余家,打掉涉黄团伙73个,抓获逾500人。

学者、东莞的性工作者,以及中央电视台的一档节目均认为,东莞的性产业在中国各大城市中最为发达。由于没有在画面中遮盖性工作者的脸,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受到广泛批评。

这里的夜店为客户提供数十种服务选项,其中一些带有典型的中式诗情画意(“出浴凤凰”)。在高档场所与一名女性共度两小时的典型价格为1000元人民币。客人还可以包养情人:厚街地区的街上贴着的一张招聘广告上称,每个月可以赚取1万到3万元人民币。同一张广告上还写着,“包房公主”——在卡拉OK陪酒的女性——可以月入8000,外加小费。顾客不止来自大陆:台湾等亚洲地区的商人在中国之旅的途中,往往会在东莞停留。

“我想,东莞的色情服务人数不是最多,价格也不是最贵,但性产业的确是最发达、最成熟的,”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性别研究学者艾晓明说。中山大学位于东莞所在省的省会广州。

在市中心的东城区酒吧街,沿街的夜店生意全无。所有的大门都被贴上了白色封条,上面印着公安局查封的日期为2月14日,也就是情人节当天。不久前的一个下午,坊桂兰(Vee Plus)的几十个年轻雇员集体坐在店门口,希望能讨回欠薪。

“情况不恢复正常,东莞五个人里头就有两个要失业,”夜店经理林雅东(音译)说。她戴着蓝色围巾,脚蹬细高跟靴。身旁的一名女性则说,“我们不重新开张,吃什么?”其他人点头赞同。

林女士称,这家夜店有七十多名员工,客人来喝酒、玩骰子、听DJ放音乐,并没有性交易。

竞争对手康城酒吧(Cannes)的一名会计说,严打“很烦——谁也不知道是回家、留下来,还是去别的地方找工作。”此人只肯透露姓黄。

“政府在想,拿这个产业怎么办,”他还说,“他们在重新洗牌。”

BB Club的一名经理估计,算上开销和损失的收入,关停让他的生意每天损失6万元。“政府这么干,是有秘密的原因的,”他说。得知当地文化局的官员进来检查,他马上把外国记者带出了大楼。

一名个体司机表示,没有性产业,东莞的酒店和夜店不会蓬勃发展。“没有姑娘的话,谁还去酒吧啊?”他说。“没有姑娘一起,酒都喝不下去。”这名司机只肯透露自己姓刘。他表示,通过介绍客人,他有时一晚上可以从色情场所赚700元回扣。谈及严打,他说,“所有司机都受影响的。我只好节俭一点。”

刘先生从车座扶手下面拿出了一叠传单,上面印着裸女图片、电话号码和服务清单。他说他认识一个新加坡男人,一次点了“五朵金花”,而这段时间,能在东莞找到一个女人服务就算是走运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