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映虹:“中国形象”都是西方制造的吗?

前一期《东方历史评论》上有厦门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周宁先生的访谈,题目是“‘中国形象’的诞生与转移”。访谈中周先生对西方的“中国形象”的产生和历史演变有许多精到的分析和卓见,但谈到这个在西方产生的“中国形象”在当今非西方世界的“转移”时却有难以令人信服之处。
事关中国人如何看待非西方世界的思想甚至智力水准,不得不在这里提出一点疑问。
周先生说他原来研究西方的“中国形象”,但后来“觉得老关注西方的‘中国形象’,是一种文化势利,我就开始关注世界不同区域的‘中国形象’,比如日本、阿拉伯、印度的‘中国形象’。我经过四五年做这个课题,关注了一圈后,我就惊奇地发现,我还在研究西方的‘中国形象’,研究西方的‘中国形象’如何被扩散、复制、左右着世界其他区域的‘中国形象’。”
“现在,世界上多数国家都在重述西方的‘中国形象’,它们失去了自身的立场和方法,最明显的是日本和印度,这些都是在历史上和中国交往很多的国家,他们竟然失去了自己观察中国的能力和方法,都是在转述西方,所以过去五六年我都在关注西方的‘中国形象’霸权的问题。”
至于离中国更远的国家,“中国形象”更是在西方影响下:
“在非洲的官方文本中,‘中国形象’基本上是在重复西方的观点,他们这些国家没有实力派记者做实地调查,又大多是西方国家的前殖民地,使用的官方语言是英语、法语等,所以大量复制西方的‘中国形象’。”
周先生讨论问题,是在他的学术框架之内,使用的也是特定的学术语言。但所谓“国家形象”不是一个很专门的科学或学术问题,而是一个很大众的问题,得出的结论如果和日常生活经验背离很远,那就有值得商榷之处。说这么多亚洲国家和非洲国家的“中国形象”都是由西方制造的和从西方复制来的,凭日常生活经验我感到不可信,说得严重一点是对这些非西方国家从知识分子到传媒界到政界和普通大众的思维能力和智力的不够尊重,一定意义上也事关这个世界上某个国家的“真相”是否有可能被认识这个大问题。
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放在那里,和世界有那么多接触,方方面面都暴露在世人面前,世界各国人民怎么会让他们对中国的观感由西方说了算呢?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公正,但毕竟还没有一个一手遮天的“真理部”在那里行使货真价实的“话语霸权”:筛选信息,引导舆论,打压异见。“西方”无论如何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和魔力。
对于非西方国家对世界的认识和理解能力,中国知识分子(中国本身也是非西方国家),尤其是从事中外文化比较研究的学者,如果不抱更多的理解和同情,至少首先应该肯定他们具备和你同等的正常人的观察和思考能力。其次,我想应该承认,他们接触到的有关这个世界的信息,例如有关中国的信息,总体来说,其覆盖面也不见得比中国大陆知识分子能接触到的要小很多,尤其是那些中国希望广泛传播的正面的信息。网络就不用说了,中国大陆电视台和官方报纸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是众所周知的。
在访谈中,可能是因为篇幅有限,周先生似乎没有举出很多具体事例来说明西方的“中国形象”是怎样“左右”着非西方的中国观的。也就是说,究竟这些非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印象中有哪些方面是复制西方的中国观。但我想,如果有事例的话,那无非是两种情况。第一,它符合中国的实际,是西方人先发现或特别强调的,非西方国家觉得中国是那么回事,于是就拿过来成为它们对中国的认识的一部分。第二,它是西方的偏见,不符合中国的实际,但非西方国家信以为真。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那无可非议,只要这个认识是正确的,王五和赵六在采用它的时候就不用管它是张三还是李四得出的。外人也没有理由说:这个观点虽然是对的,但它是张三说的,李四又做了发展,所以你们不应该采用。这是因人废言。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我们要先看究竟指的是“中国形象”的哪个方面。但恰恰就是到了这里,我们看不到具体事例。
周先生的访谈中虽然没有很多具体事例,但他提到了“中国威胁论”,例如他说,“阿拉伯国家也不是没有受西方媒体的影响,比如埃及、叙利亚也有中国威胁论”。那么,我们可以推断,所谓“中国威胁论”就是周先生研究的西方的“中国形象”的一部分,非西方国家不加分析地接受了。
真是这样吗?就周先生前面举的日本和印度这两个“失去了自己观察中国的能力和方法,都是在转述西方”的亚洲国家来说,“中国威胁论”在它们那里可以说是甚嚣尘上,成了这两个国家民族主义的一部分,甚至是所谓“日本军国主义”的一部分。站在中国的立场上,你可以说“中国威胁论”没有根据。但你如果认为印度和日本宣传的“中国威胁论”不是自发的,和他们的切身利益无关,而是从西方复制来的,那不是有违国际关系的日常现实吗?那不是太小瞧了这些国家“反华”的政治家和军国主义者了吗?
就非洲来说,用他们在中国的记者人数少,是前西方的殖民地,使用的是英文和法文来解释他们为什么只能复制西方的“中国形象”是很难令人信服的。日本对中国的报道和研究的密集度在国际上可以说很领先了吧?日本更不是一个殖民地或者说西方语言的国家,而是和中国所谓“同文同种”,还数次侵略过中国,对于中国应该比其他国家更知根知底吧?但周先生却说它“失去了自己观察中国的能力和方法”。
关于阿拉伯国家,周先生说,他们“对中国一直是很温和很友好的。一来,现在阿拉伯国家和我们没什么直接的冲突,二来,尤其最近十多年以来阿拉伯世界是作为西方文化的对立面存在的,所以‘中国形象’在阿拉伯国家基本上还是比较温和比较正面的。”
这实际上是说,当代西方的“中国形象”是负面的多,而阿拉伯世界和西方有冲突,反感西方那一套,他们的“中国形象”就不同。这样说起来,世界上“中国形象”唯一比较正面比较积极的,是在阿拉伯世界,因为那里和西方有文化冲突,所以西方的“中国形象”在那里相对就较难扩散。
这样,所谓“中国形象”的扩散和这个形象究竟在多大程度上符合接受者观察到的中国的实际情况没有关系了,纯粹变成了一个文本的制造,传播和复制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只有制造者有主体性和主动性,其他人都是消极的受众。他们不知道这个形象是否符合实际,也不关心是否符合实际,它们都被那个“霸权”支配了,看不到中国的现实。如果有人的“中国形象”不同于这个在全世界传播的“中国形象”,那不是他们对中国有真正的认识,而是因为他们拒绝那个霸权。
这当然不是实际情况。实际情况是,在今天这个各种传媒和信息渠道空前发达的时代,如果一个国家的形象或者这个形象的某些方面在全世界都是一样的,全世界很多国家的人都这么认为,那多数情况下一定是它本来就确实是这样的,而不是谁的蓄意制造,精心传播和其他人不动脑子的复制。这是日常生活的起码理性。个人很容易被别人误解,但一个国家很不可能被误解,尤其是它的国际形象长期全面被某一部分国家所扭曲,这是不可能的。
你不能对全世界说:你们都是不明真相的群众,你们都是在传谣和信谣。
例如,美国金融体制有重大问题,这是西方媒体数年来几乎天天都报道和评论的,非西方国家媒体都或是转发西方媒体或是发表独立观察,这已经成了美国当今国家形象的一个负面部分,全世界都看到甚至受它的影响,这绝不是中国或者俄国或者阿拉伯世界甚至北朝鲜制造出来后传播到全世界的。虽然我们可以想象有某个国家或某些国家特别热衷于宣传美国的这个形象,但世界各国绝不会说我们眼中美国的这个形象是从这种宣传得来的,他们会说我们有自己的眼睛和脑子,美国就是这个德性。
又如,北朝鲜政权的更替实际上已经成为了王朝制度,“金家王朝”成了北朝鲜的国家形象,世界舆论一般是这么看的,中国的千千万万网民都是这么说的,我们可以想象西方国家特别热衷于宣传这个事实,但我们能说这个形象在全世界的被接受是西方“文化霸权”的结果吗?
谈论一个国家的“国际形象”,重要的是看这个形象多大程度上符合这个国家的实际情况。我不知道周先生访谈中所说的今天世界上由西方制造和扩散的“中国形象”究竟包含什么内容,除了“中国威胁论”。但我知道中国在今天世界上的形象中确实有很多重要方面是西方人首先发现或者特别热衷于谈论的,甚至你也可以说他们是居心叵测,例如腐败,污染,暴力犯罪,食品安全,人权和民主方面的问题等等。而这些难道不是中国人和中国政府自己也承认或至少部分承认的问题吗?这些难道不是中国人每天生活于其中的现实吗?我们能因为西方特别喜欢谈论这些问题就说它们是西方制造出来传播到全世界的吗?
周先生的访谈中比较具体地谈到一点“中国形象”的,是在非洲,但恐怕恰好说明“西方”难以“制造”中国形象。他说: “当然,西方人也很关注中国在非洲的形象,比如BBC拍过一个片子The Chinese is Coming(《中国人来了》),对中国的工业和资本进入非洲很警觉。大致说来,非洲的公共媒体、官方的‘中国形象’主要是复制西方观点,个人在经验层面的‘中国形象’就和跟中国人打交道有关系,而且非洲很大,不同的国家是不一样的,到非洲去的中国人越来越多,非洲人眼里的‘中国形象’也就不断滑坡。”
我们知道,西方舆论不但喜欢谈论在非洲的“中国新殖民主义”,而且一直收集中国人在非洲从事非法经济活动的新闻,在媒体上广为传播,这应该算是西方的“中国形象”了吧?如果周先生的观察或者概括是符合实际的话(非洲人通过“和中国人打交道”后他们心中的“中国形象”就“不断滑坡”),那么无疑是说:第一,非洲人对中国的印象本来不坏,所以西方制造的“中国形象”在那里并没有取得过什么“霸权”地位;第二,通过和中国人直接打交道,非洲人反而得出了和西方制造的“中国形象”越来越接近的印象,那不等于是说西方的“中国形象”并没有太离谱吗?
可见,讨论任何版本的“中国形象”,重要的是看它究竟多大程度上符合实际情况,无论是西方的,非西方的,还是中国政府或者中国民间的。如果你的“中国形象”完全是虚构的或者主体上不真实,即使你有一手遮天的话语霸权加上遍地撒金,那个形象也不会被人自发地接受。如果你的“中国形象”很大程度上符合事实,即使你居心不良,别人也会拿去做参考。一个国家就像一个个人,当它发现自己在镜子中的形象不尽人意时,重要的是知道它是否真的反映了自己的形象,而不是把镜子翻过来去查它是由哪个厂家制造的。
由周先生关于“中国形象”的讨论,我想到在当今世界上,很多国家都会做一些公关,推广自己的国家形象。但这和认为自己的形象根本就没有在国际间得到正确展示,完全被少数国家刻意歪曲了,从而大张旗鼓推出自己版本的国家形象去全面纠正别人的印象不是一回事。就我的观感来说,觉得自己的形象被全世界如此误解并在全世界展开宣传攻势的,好像只有中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