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飞机乘客家属:“我们去吉隆坡干什么?”

昨晚9时30分,载有第一批失联旅客家属的大巴驶向北京市出入境管理总队,警方抽调警力连夜为家属办理护照。

继前日的发布会姗姗来迟之后,马航昨日决定,每2小时举行一次新闻发布会。但昨日的发布会仍没有最新的内容公布,仅表示可以帮助乘客家属赴吉隆坡。

生存信号

昨日上午11时25分,丽都饭店的会议室突然骚动起来,马航高管再次被家属围拢。

一名河北男子称拨通了失联航班上哥哥的电话——电话正常“嘟……嘟……嘟……”后断开。该男子表示,他哥哥使用的是新加坡手机号。当天凌晨5时许,他还发现哥哥QQ显示iPhone在线,并向哥哥发送了多条信息,但未收到回复。

该男子称,当天早些时候尝试拨打哥哥手机时,曾多次出现上述情况,并已向马航人员报告了该信息,提出定位请求。马航高管中午表示,尚无拨通该手机号的迹象,且暂时无法定位,让家属再等等。

“不能再等了,都多少小时了!”一名中年妇女哭喊着。一位激动的男性家属将手中的矿泉水重重地砸到了马航高管的心口,该高管退了半步,捂着心口默不作声。

但下午两点半,马航高管告诉家属,马方拨打河北男子哥哥手机时,发现对方手机有响应,不过无人接听。该高管称,他们也在不断尝试拨打航班机长和副机长的手机。他还透露,有消息称机上人员的手机曾有向外拨打电话的迹象,但他同时表示,这可能是假消息,还需证实。

烟道走廊

214会议室比第一天拥挤很多,除了家属和酒店人员,现场还有马航工作人员、溜进来的记者以及30多名志愿者。这些穿着蓝色长衫的中老年阿姨,衣服后背上印着“台湾佛教慈济基金会”字样,她们缓步柔声,给家属端茶送水。

会议室的喧闹与外面的走廊形成鲜明对比。第一天,还有不少嚎啕发泄的家属,昨天更多的是安静的等待和轻声的讨论。约50米的走廊两边是凹凸的白色墙壁,黑色的地面上散落着烟灰和烟蒂,工作人员来回清扫。走廊入口的门都被封住了。宽2米不到的走廊一边放着椅子,坐不下的时候家属在另一边席地而坐,只留下一人通过的窄道,不时有过路者被绊个踉跄。

凑在一起的家属,都在极力讨论飞机的去向。“海上发现的油迹,可能是飞机故意丢下的副油箱。”一名三十不到的小伙子分析道。

“波音777是世界上最先进的飞机,不可能出现大的事故,之前韩亚航空是因为飞行员失误才出事的。”一名坐在走廊里的年长男子说,“就是一个字:盼。”

八份声明

中午12点,来自慈济慈善事业基金会的50名志工穿着统一的服装,出现在丽都饭店门口,带队的基金会委员曾云姬告诉早报记者,

“希望是1名义工陪伴一个家庭。”

至昨日15时41分,马航的声明已更新至第八份。这些声明内容基本可以概述为一句话:飞机失联,搜寻未果。

除了反复强调飞机仍未搜寻到之外,声明还说,一旦确定飞机的具体位置,马航工作人员将安排乘客亲属前往事发地点。亲属的旅行安排及费用将由马来西亚航空公司承担。

昨日下午3时,马航在丽都酒店的第三场新闻发布会上,该公司发言人王名财表示,已告知家属,做好最坏的准备。航空公司还会组织家属前往马来西亚。第一批前往吉隆坡的名单里,每个乘客可以有两个亲属,后面还会有其他批次。

去吉隆坡?

昨晚9时半,一辆载有约50人的家属大巴驶入了北京出入境管理处。当晚,北京警方为有意愿赶往马来西亚的家属办理护照。

昨天17时,在丽都饭店214会议室,马航高管发表声明,家属可以自愿选择前往吉隆坡,马航将首先保证每家有两位家属的名额,并最早在11日安排加班航班。马航同时表示,一旦发现飞机下落,将组织家属前往相应地点。

马航在稍后的一份声明中说,经过协调,北京出入境管理处将24小时开放办理护照,无护照亲属可带身份证和两张白底照片前往办理,出入境管理处可以帮忙照相。

昨天19时,家属在会议室领签证表格,随后出入境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帮助家属申请护照。21时,第一批约50名家属被送往北京出入境管理处。北京市出入境管理处昨晚表示,已加派警力,确保家属在1小时内领取到护照。

但是对于去马来西亚,有些家属表示疑虑,“我们去吉隆坡干什么?”有家属认为,在马来西亚更不利于家属的活动,尤其是在没有中国官员陪同的情况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