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距离信贷清算渐行渐近

Craig Stephen

虽然中国政府领导人将今年经济增长目标维持在7.5%的水平,但是整体气氛更加低迷也很明显:全国人大代表的伙食里似乎没有包括酒类,也没有服务员服务。之前在人大会议上端茶倒水的靓丽服务员们也不见踪影,出现的是简单的瓶装水。

Reuters
在过去,经济学家们都乐意将自己的预测与7.5%挂上钩。而对于政府来说,只要踩住“信贷”这个油门,通常就可以顺利实现这一目标。

但时至今日,尽管人大会议还未进入第二周,对于今年经济实现中等以上水平增长的预期却似乎已经开始出现不小的疑问。信贷违约事件与贸易情况恶化的双重打击给北京展现了一个新的现实情况:利用不断增加的信贷来支撑经济的日子未来似乎已屈指可数。

上周五发生了中国首例本土公司债违约事件,涉及债券规模为人民币10亿元(合1.63亿美元)。而周末期间公布的数据显示,2月份中国意外地出现了贸易赤字,这是2013年4月以来首次出现这种情况。这两个因素均显示出,市场未来或迎来货币政策收紧的可能。

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Chaori Solar Energy, 简称:超日太阳)上周五未能在截止日期前完成债券利息支付,公司此前警告称难以筹措到资金。此次债券违约事件的重要性在于,外界认为中国公司债实际上受到中国政府担保的想法就此终结。

乐观看法认为,此次违约事件对市场有利,因为它可以向规模1.5万亿美元的中国国内债券市场注入一定的风险,并帮助该市场合理定价。而不太那么乐观的看法则认为,在目前的中国经济周期下引入市场定价机制、加强市场纪律可能有些迟;人们应该准备好市场振荡的出现,政府支持的消失或就此打开信贷违约事件的闸门。

而目前的现实情况是,中国大多数重工业都面临着高杠杆、产能过剩以及价格下跌的不利基本面情况。本周末的数据也再次提醒了人们这一点。数据显示,生产者价格指数(PPI)下滑2%,连续24个月下降。

超日太阳在太阳能设备业务方面所遇到的难题可能会不同程度地出现在从煤炭、造船,再到钢铁等各个行业。

另外,众所周知,中国政府正在大力淘汰落后产能,而这很可能产生副作用。在上周的全国人大会议上,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承诺今年将淘汰2,700万吨钢铁落后产能。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预计,到2017年之前,中国将淘汰1.3亿吨钢铁落后产能,占中国每年7.5亿吨钢铁产量的一大部分。

考虑到可能出现的连带效应,一些更加悲观的分析师已经将超日太阳的债务违约形容为中国版的“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事件”。

同时,中国在继续打开信贷闸门时面临的另一个制约因素就是贸易顺差不断扩大的日子可能已经远去。已公布的贸易数据显示,中国2月份出现贸易逆差228.9亿美元,出口额下滑18.1%。

这份数据令多数经济学家始料不及,即便假日因素令数据有些失真(今年的春节假日是在2月份,而去年是在1月份)。或许现在人们可以解释人民币近期走软的原因,这完全是因为中国的贸易形势正在恶化。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的贸易逆差是否将成为一种新的常态。大家知道,中国的生产能力因土地、劳动力和污染问题而受到制约,成本的稳步上升使大量低端制造业被淘汰。

这样一来,如果持续多年的贸易顺差和外汇储备不断增加的局面出现逆转,可能会产生深远影响。

近些年来,在基本与其他主要货币挂钩的汇率制度下,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导致货币供应以惊人的速度增长。随着外汇增加,中国央行会发行更多的人民币。有人估算,自2008年以来,中国银行系统的资金规模已从10万亿美元增至24万亿美元。

而今,监管部门可能面临非常不同的局面。

与现在完全相反的场景可能会变为现实:一旦人民币走软,中国央行将被迫动用外汇储备来买进本币,以维护与其他主要货币相挂钩的汇率制度。这将意味着中国的外贸形势会促使央行缩小、而不是扩大国内货币供应。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政府的目标是什么,中国将需要习惯市场强制的去杠杆化和经济增长放缓。中国要收回已投放的巨额信贷可能会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之后更多年,人大代表恐怕要习惯于喝瓶装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