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出口大跌的背后

汪涛

2月中国出口同比大幅下降18%,远低于预期(彭博调查均值7.5%,瑞银预测-5%),且对所有主要市场的出口均无一例外地下跌。由于1月出口远强于预期,此前市场上很多人预测2月出口也会如1月那样较为强劲。但在我们看来,今年春节时点比去年提前,这大大影响了1月和2月的出口数据、且影响方向相反。我们应当将1、2月的数据合并考察,或者更可取地,等待之后更详实的数据进行验证、不急于下结论。

1-2月合并的出口额同比下降2%。然而,考虑到2013年上半年出口高报现象严重,该数据可能低估了中国出口的真实状况。例如,对香港的出口同比大幅下降21%,而在剔除去年出口高报的影响之后则大幅增长19%。在剔除出口高报的影响之后,我们估算以美元计价的总出口同比增长5%,而12月出口在调整后则同比增长7.5%,这显示出口活动略有放缓。与最近主要港口的外国集装箱吞吐量表现相符,我们估算的1-2月实际出口量同比增速也从2013年四季度的12%放缓至8%。

与中国出口从2013年末开始放缓类似,韩国和台湾地区的出口增速在1-2月均出现了放缓。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反映了气候异常造成年初美国实体经济活动低迷(例如1-2月的ISM制造业指数均值从12月的56.5下滑至52.3),以及欧洲经济增长势头小幅回落(如德国IFO商业预期指数在2月出现下滑)。

另一方面,2月进口保持稳健,同比增速超过10%(瑞银预测3%,彭博调查均值7.6%)。我们估算的实际进口量在1-2月间保持稳定增长,其中自G3国家的进口增速较高(同比增长16%)。飞机和谷物的进口尤为强劲,我们在对这些项目进行调整之后,2月份进口增速为更温和的8.5%。汽车和电子产品的进口增速也比较快,这或许预示着未来加工贸易出口将有所好转。

相比之下,随着1月份节前补库存告一段落,2月从主要大宗商品国(如澳大利亚、巴西、俄罗斯、印度)的进口均有所放缓。2月份铁矿石和铜的进口增速均明显回落,显示用铁矿石和铜作为抵押物的融资活动可能已有所消退。当国内信贷环境收紧时,钢厂和贸易商可能会利用这类活动获取低成本的短期融资。而鉴于最近人民币汇率波动升高,且大多数主要港口的库存已达最大容量,我们认为这类融资活动可能已开始消退。

由于出口大幅下滑、而进口保持坚挺,贸易收支由顺差转为高达230亿美元的逆差。虽然之前也出现过春节因素导致的贸易逆差(2012年2月出现过320亿美元贸易逆差),但这或许可以解释央行在节后为何没有回收足够的流动性。虽然贸易赤字较高,但央行有可能低估了贸易渠道之外的外汇流入,因此回收流动性力度不够,导致银行间市场利率远低于之前水平和市场预期。

展望未来,受益于美国和欧洲需求复苏,我们仍然预计2014年中国出口将会回升。然而,由于人民币兑主要贸易国家和主要竞争国家的货币持续升值,中国出口复苏的幅度可能低于以往,年增速可能低于我们目前预测的10%。不过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我们仍需等待之后几个月的数据验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