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中国公司债市场可能出现更多违约

中国公司债市场的首起违约可能不会是最后一起。

一家陷入困境的中国太阳能设备生产商未能支付上周五到期的债券利息,这预示中国政府愿意让一些弱势企业倒下,尽管这种意愿是尝试性的。分析人士和投资者认为,这可能会使日渐膨胀的中国债市引以为戒,这个市场一直以来都被认为受到政府的隐性支持。

与此同时,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Chaori Solar Energy Science & Technology Co., 简称:超日太阳)的违约还加剧了人们对于中国金融体系日渐积累的风险的担忧。

中资券商国金证券(Sinolink Securities)分析师黄岑栋说,这就像当你发现自己的厨房里有一只死蟑螂,你知道肯定还会出现更多。

超日太阳未能支付两年前发售的人民币10亿元债券应付的人民币8,980万元(1,470万美元)利息。尽管这个规模相对较小,但却是企业和地方政府在始于2008年底的信贷热潮中所借的将在今年到期的数千亿美元的一部分。

由于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经济同比增幅有可能创15年低点,人们对于企业偿付能力的担忧加剧。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证监会)的一名官员说,在超日的违约事件之后,该机构将关注潜在的地区性和系统性风险。

一些分析人士和投资者对这次违约事件表示欢迎,他们说这是一个信号,表明在经历了多年的对财务上陷入困境的借款人实施救助、帮助其解决问题之后,中国有关部门开始让公司和投资者尝点苦头。

嘉实基金管理公司(Harvest Fund Management)董事总经理张自力说,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他说,超日太阳的违约事件是一个小测试,可以使投资者在购买债券时更加谨慎,这与银行违约不同,银行违约可能会令市场冻结。目前嘉实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超过350亿美元。

追踪中国债券市场的政府网站中国债券信息网(ChinaBond)显示,继超日太阳上周早些时候表示将无法支付债券利息后,评级为AA-(中国的垃圾级)的5年期债券收益率上周四上升0.05个百分点,至7.89%,是自上月末以来的最高水平。

总部位于伦敦的Legal & General Investment Management新兴市场策略师库尔顿(Brian Coulton)说,如果中国想在以银行为主导的框架之外发展国内金融体系,就必须允许债券违约成为一种可能。但他同时指出,这种变革会在短期导致一些动荡和混乱。Legal & General Investment目前的资产管理规模超过7,000亿美元。

过去五年,中资公司的债务增速快于中国经济的增速。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估计,2012年中国公司债务总规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已从2008年时的92%跃升至124%。该行称,这一比例高于美国的81%,也远高于其他新兴经济体40%-70%的比例。

虽然银行仍是中资公司和地方政府最重要的融资来源,但通过债券市场和所谓“影子银行”(包括信托公司、租赁公司、典当行及其他监管松散的非银行信贷机构)获得的信贷日益上升。

超日太阳违约事件是中国债务问题日益加剧的信号。近些年来,即便是在光伏产业产能过剩且公司亏损增加的情况下,这家中等规模的光伏设备制造商仍在举借资金。该公司2012年亏损约人民币14亿元,并在当年发行了这批人民币10亿元的5年期债券,浮动年利率最初为8.98%。

除了涉水债券市场以外,公司创始人倪开禄还将目光转向了信托公司。公司文件显示,2011年3月至2012年11月期间,倪开禄及其女倪娜(当时二人总共持有超日太阳44%的股份)开始将其所持股份抵押给许多信托公司以换取资金。文件还显示,倪氏父女不断从那些公司借钱来偿还现有贷款。到2012年11月,父女俩抵押光了手中的全部股份。在之后的2012年底,超日太阳宣称遭遇严重的流动性问题。

记者无法联络到倪开禄及倪娜就此置评。超日太阳董事会秘书刘铁龙说,对于所欠债券的利息,公司只打算支付人民币400万元。他说,我们将努力尽可能早地向债权人还息,但公司还有其他债务。

现年73的张扣珍是一名上海市民,她的女儿孙文洁称,她的父母也曾经在2012年买入超日太阳的公司债。

孙文洁说,其父母过去原本是投资股市的,但是几年之前换成了债券,因为债券对于退休人员来说更加适合。她说,当时超日太阳的公司债获得了AA评级,这种债券不是说相对好点吗?绝无风险。

鹏元资信评估有限公司(Pengyuan Credit Rating Co.)最初给予超日太阳的评级为AA,但去年4月将评级下调至BBB+。该公司对此不予置评。

超日太阳的公司文件显示,一年以前公司曾与违约擦肩而过,当时在上海某区政府的要求下,银行允许该公司延期偿付贷款。此外,去年6月底,超日太阳也没能按时偿还12家银行将近人民币15亿元的贷款。(该公司的可查此类数据只截止到去年6月底。)

麦格理证券(Macquarie Capital Securities Ltd.)的分析师说,除了超日太阳外,通过信托公司展期的总计达人民币2.7万亿元的公司债及1.2万亿元的高息贷款也将于今年到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