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日本“假贝多芬”首次面对愤怒国民

japan-articleLarge-v2
佐村河内守出席上周五的新闻发布会,这是他被披露作假后首次公开露面。

东京——一名曾被誉为日本的失聪音乐天才、被人们比作贝多芬的男子于周五出现在公众面前,面对群情激愤的日本国民,这是他被曝作假以来首次在公众场合露面。

这名男子是50岁的佐村河内守(Mamoru Samuragochi),他紧皱眉头,咬紧双唇,讲述了他儿时对音乐的热爱如何促使他精心炮制了一出骗局。这出骗局最终戛然而止,因为众人得知,他那些著名乐曲出于他人代笔,他并不是聋子。

“以前我就想,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他在东京的新闻发布会上嘟哝着说,“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我的控制,让我满心恐惧。”发布会上挤满了记者,到处都是摄像机。

他说,“对于每个好意购买我唱片的人,我无言以对。”

佐村河内守编造的故事让整个日本如痴如醉——故事称他是广岛核轰炸幸存者的儿子,在35岁时克服失聪残疾,写出了似乎俘获了所有日本人心灵的曲子。

描写1945年原子弹轰炸自己家乡小城的第一交响曲“广岛”(Symphony No. 1 “Hiroshima”)为他赢得了赞誉,这首曲子的唱片销量达到了20万张。他的作品成了电子游戏的背景音乐,甚至成了日本奥运代表团花样滑冰选手高桥大辅(Daisuke Takahashi)在索契冬奥会比赛中的伴奏音乐。

上个月,他编造的神话轰然坍塌,当时,东京某音乐学院默默无闻的兼职讲师新垣隆(Takashi Niigaki)披露说,自上世纪90年代起,他一直是佐村河内守的代笔。更令人震惊的是,他声称佐村河内守并没有真的失聪。

新垣隆说,他们曾进行正常交谈,相互通电话,甚至还一起听过音乐。

周五,佐村河内守多次鞠躬,显得十分羞愧。他那标志性的飘逸长发、太阳镜和挺括套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相当短的头发和一套简单实用的套装。

然而,佐村河内守说到新垣隆时依然言辞激烈。他说,自己的曲子虽然是新垣隆写的,曲子的基础却仍然是他的宏大主题和音乐架构。

佐村河内守还说,自己虽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聋子,听力方面却的确有障碍,很难听明白谈话内容。在新闻发布会上,他配了一名手语翻译。“他说我们通过电话,还说如果有人从背后和我说话,我会转过身去。这完全是一派胡言,”佐村河内守在说起新垣隆时说。他还补充说,自己准备起诉新垣隆诽谤。我们无法联系到新垣隆对此发表评论。

现场记者并未对他表示同情。“令人生疑的是,你的手语翻译还没翻译完,你就开始回答我们的问题了,”一名记者说。

“高桥大辅呢?”另一名记者问道。这名记者指的是那名花样滑冰选手,在距今年冬奥会开幕还有几周时,他无意中卷进了这起丑闻。佐村河内守说自己太过苦恼,没有看他滑冰。

然而,最让佐村河内守痛苦的似乎是那些最简单的问题。“你一生最幸福的时刻是在什么时候?”一名记者问。

“我觉得我从来不曾有过幸福的时刻,”他回答说。

“那你觉得什么时候是你人生的谷底呢?”这名记者问。

“要我说就是现在,”佐村河内守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